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1-11-26    中國時報    文/王瑞瑤

▲PIERRE MARCOLINI在10年前拿下世界甜點冠軍的作品-飛旋。

▲PIERRE MARCOLINI接受台灣總代理葉兩傳挑戰所設計的鹹點-花園秘境千層派。

▲原吋呈現的芭琳娜(PRALINES),大約是食指指節般大小,每個售價86元,從左至右分別是PM經典莊園、玫瑰奶、覆盆子、黃金心與熾愛。

▲厚度只有0.3公分的超薄片,還有不同的夾餡在其中。

▲赤色爪哇有爪哇咖啡、伊朗開心果、巴西巧克力慕司與白巧克力慕司等層層疊疊的口感。(PM提供)

▲巧克力之神PIERRE MARCOLINI與他設計的二次方行家巧克力。

     「捏緊鼻子喔!我沒有說放,你可不能放,先咀嚼一下,用口腔感覺它的滑順,5、6秒之後再放手,有沒有,你有沒有感覺到玫瑰的香氣呢?」

     那天下午,坐在巧克力之神PIERRE MARCOLINI位於新光三越A4館2樓黑壓壓一片的專賣店裡,幾乎只用嗅覺與味覺品嘗所有的巧克力與鹹甜點,沒想到善於行銷包裝的PIERRE MARCOLINI,吃巧克力的花樣可真多,雖然大師早已離台,但各種招術全傳給了台灣行銷公關經理Amy,「聽她形容巧克力如此微妙微肖,好像巧克力之神上身。」連老闆娘Daphnne都忍不住笑出來。

     ■口中慢咀嚼 感覺像作夢

     醜話先說在前,巧克力之神的巧克力很昂貴,特別是他突破傳統的包餡巧克力-芭琳娜(PRALINES),就是不要你咬開,而要你一口咀嚼,所以平均重量在7克左右,差不多一個食指節般大小,一個售價86元,光是那天下午,我便吃了PM經典莊園、馬達加斯加莊園、巴西莊園、玫瑰奶、熾愛等5個5口共430元。

     Amy唱作俱佳的解說,有如黑暗中的明燈,點亮我對巧克力的粗淺認識,在味覺與心情形成高潮迭起的興奮,從苦甜澀中掙脫而峰迴路轉,發現巧克力的桃花源。不過這種感覺也像做了一場夢,聽得人暈陶陶的,醒來卻是船過水無痕。

     因為在我家冰箱裡早躺了一盒PIERRE MARCOLINI為台灣獨家設計,限量發售的冰火五重天巧克力,一盒36個售價3600元,在直徑2.1公分,高1.5公分的巧克力迷你杯裡,填裝日本柚子、巴西青檸檬或南非百香果的濃縮果汁,不明究裡的我一次連吞3個,從來分不清是什麼果汁在酸,也從來沒有做夢的感覺,只能說有人帶路,真的很不一樣。

     ■產地與莊園 左右了味道

     芭琳娜是有甜點概念的巧克力,22款口味懷著大師的用心,連續品嘗比較巴西莊園、PM經典莊園、馬達加斯加莊園,發現同樣是迷你巧克力杯裝著巧克力甘那許,也都是濃度72%,但不同產地、不同莊園的味道居然差異那麼大!

     「對啊,PIERRE MARCOLINI是第一位把巧克力產地、莊園、品種,甚至種植者的特性清楚區分出來的人,從1995年至今,他已經遍訪全球主要可可豆產地,並挑中了12個莊園,他的巧克力絕不亂混!」閃出崇拜眼光的Amy說,在有力人士的引介下,大師是唯一合法出口古巴可可豆的人。

     ■滋味雖狂烈 餘韻去得快

     巴西莊園有明顯的苦酸滋味;混合委內瑞拉、迦納與秘魯可可豆的PM經典莊園則微苦微酸,但餘韻急轉為澀;馬達加斯加莊園有覆盆子與煙燻味,三者味道皆濃,但消失亦快,嘴裡幾乎無味。

     捏著鼻子品嘗的玫瑰奶,放開手的瞬間彷彿置身玫瑰綻放的花園,聽說橙花、黑醋粟、百香果都有相同效果;形狀像心臟的熾愛甜蜜中帶酥脆,像煙火般狂烈,同樣稍縱即逝。

     沒想到幾個巧克力,便有刻骨銘心的感受,原來愛情與巧克力之間真的可以畫上等號,同樣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甜點和鹹食 全部都進口

     PIERRE MARCOLINI還接受了台灣總代理葉兩傳的挑戰,首度在專賣店開賣甜點和鹹點,那天下午我也吃了:菠菜干貝馬卡紅、花園秘境千層派、鮭魚愛克萊爾泡芙、赤色爪哇、飛旋、金色晨曦等6款點心。

     金色晨曦就是檸檬派,上面覆蓋有空氣感的義大利蛋白糖,裡面的檸檬餡原料來自南法蒙敦,搭配糖漬檸檬片,在嘴裡交錯苦甜與虛實。

     鮭魚愛克萊爾泡芙是鹹的閃電泡芙,裡面夾著類似卡士達醬般綿密的茄子泥,佐以外熟內生的鮭魚丁,豪華又新奇。Daphnne說:「台灣根本做不出來,妳所見所食全是比利時進口,到台灣組裝或裝飾,是賣一個虧一個。」與神交手,凡人難擋!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2.18 01:44 am 近幾年來,在台北市某些特別的巷弄中,有為數眾多的創意店家、工作室,或是公司聚集在那裡。巷弄,成為創意人喜歡棲息的生態環境。大馬路上的創意物種,遠不如巷弄裡的物種來得豐富與密集。

我將這樣的趨勢稱之為創意城市的達爾文悖論(Darwin's Paradox)現象。演化論大師達爾文觀察到,生態的腹地愈大,並不意謂著生活在其中的物種種類就愈多,兩者之間並非成比。達爾文讚嘆,物種最豐富的地方,並不是在廣大的印度洋海域,而是在小小的珊瑚環礁水域。

台北創意城市的演化,非常貼近達爾文的物種觀察。想要體驗這座城市精彩的創意表現,必須離開大馬路,走進巷弄裡,漫步在大大小小的「文創街」上。就我的觀察,中山北路二段廿巷是台北文創街發展的代表案例。

這條巷子不長,是中山北路二段全球精品旗艦店與國際旅館正對面的一條小街道。位於巷口的,是台北珍貴的三級古蹟美國大使館官邸,現今成為重要的文化地標—電影主題館「光點台北」。沿著巷子走下去,座落在兩旁的大多是屋齡超過廿年的三、四層樓建築物。在創意人的巧手(我稱之為另類的都更)下,這些人們認為不如拆掉的舊房子,一間一間的蛻變成為具有強烈風格魅力的創意店家。

在政府沒有直接花任何經費的情況下,短短三百公尺左右,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小型的創意聚落,一個創意密集使用的空間場域。創意人選擇在這裡成立創作工作室(例如玩銀工房),或是成立企業經營的辦公空間(例如出色創意、八角設計等),而更多的創意人選擇在這裡開店展售商品,例如‵0416×1024、carole chang、OBEIOBEI、ppaper cafe等。

由於複合式經營的光點台北有展覽館、藝文廳、電影院等設施,使得中山北路二段廿巷文創街的空間機能更加完整。一條短短的巷子同時擁有創作、辦公、展演與消費四種空間,讓這條文創街擁有得天獨厚的發展條件。

我之所以認為中山北路二段廿巷,是文創街的代表性例子,絕不只是因為這裡的空間機能完整,更是因為在這裡,不管是何種商業類型,創意都是開店經營者的共同語言。走在中山北路二段廿巷,人們將會發現到,不是只有設計師開的店展現創意,這裡的髮型沙龍、麵包店、餐廳、咖啡館、婚紗店或是公平交易店,也都是講求創意表現。創意是這裡店家天經地義的經營律則。

中山北路二段廿巷的精彩,是從巷子口走到巷子尾,是從櫥窗、店面、招牌、一直到產品。在這裡,創意人的才華與巧思,真的是街頭巷尾隨處都可以體會得到。更難得的是,創意的體驗,可以從中山北路的出口一端,延伸到附近的知名文創品牌the one概念店,另一端則是從捷運線性公園的出口,延伸到對面的文創商店蘑菇與台灣好店。

台北已經有好幾條文創街,例如忠孝東路四段一八一巷四十弄、永康街卅一巷、富錦街等,小小的街道卻可以讓人們感受到豐沛的創意能量。常聽到人們抱怨,除了夜市、故宮、台北一○一、小吃、形象商圈之外,不知道如何向外地人(尤其是外國友人)介紹台北的風情。下次試試文創街,是值得人們細細品味的台北城市地景。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2-06 01:08    中國時報
   
     再到以生火腿和乾酪出名的帕馬,主要也是為了要了解這兩種食材中的頂級食材,一是以有別於一般Parma ham為名的Gulatello生火腿,另一就是要品嚐不同於一般以一年份或三年份銷售而是八年份的帕馬吉安諾乾酪。

     帕馬是義大利北部重要的精緻農業之城,一位在義大利讀書的台灣女生告訴我,她學校的老師告訴她不要以為農夫很窮,義大利北方像帕馬的農夫就很有錢,言下之意要她們看準了再交男友。

     火車從摩德納往帕馬開,快到帕馬前十來分鐘,窗外就飄來很濃的養豬味,沒錯,真的是豬圈的味道,因為不少養豬大戶就在帕馬臨近的鄉村,味道才會這麼重。

     但養豬味進到了帕馬城就沒有了,因為帕馬是集散地,火腿成品早已製好,鼻子尖的(像我)就開始聞到陳年火腿的香味。

     帕馬本來就是以陳年生火腿聞名,而Gulatello指的是用製造帕馬吉安諾乾酪時剩下的乳清餵養豬,之後只選用豬的後臀,為了讓豬有特大的臀部,這些豬必須比做一般帕馬火腿的豬多養半年,而在熟成風乾火腿時,也要花更漫長的時間讓Gulatello縮成原來大小的一半,這樣製成的生火腿當然比一般的帕馬生火腿的滋味要濃郁香醇。

     我第一次吃到Gulatello是多年前在米蘭,圓木盤上端來切成如粉紅玫瑰花瓣的生火腿時,我立即知道這不是我平常慣吃的帕馬生火腿,果然,吃了一片立即吃出這是珍品生火腿,後來才知道Gulatello本來是不外銷的,只有產地才吃的到,也是當年在帕馬旁小村出生的音樂家威爾第一生最愛吃的美食。

     Gulatello經義大利的慢食協會在1998年於杜靈舉辦的美食節中一炮而紅,之後義大利各地也都吃的到Gulatello了,但食家都知道,要吃最好的,還是得到帕馬。

     我很幸運,一到帕馬,就遇到當地正在舉辦帕馬食材展,看到了當初堅持用手工製造Gulatello的幾代傳家,還看到一整本專書談Gulatello的製造,這才叫真正的重視食材,台灣的農委會有出過一本書只談一樣食材嗎?

     在帕馬的幾天,在推廣自然農法的市集上吃Gulatello,在有名的餐廳也叫來吃,在熟食舖也買來吃,大飽口福,但因為吃的都是薄片火腿,其實算下來也沒吃到多少豬肉,不像吃蹄膀,可見Gulatello是多麼精緻的農業,不用養太多豬,就可以支持Gulatello利潤豐厚的市場。

     除了火腿外,帕馬吉安諾乾酪當然也是這回旅程的重點,我特別要吃的就是八年份的乾酪,因為在台灣要買到八年份乾酪不容易,來到原產地當然要吃最好的。

     台灣雖然也有生產芝麻菜,但香氣滋味和義大利就是不同,而我很喜歡吃芝麻菜拌帕馬安吉諾乾酪,只要灑上一些精醇的特級橄欖油,我還喜歡把乾酪切片沾摩德納黑醋吃,在餐館裡也會叫生牛肉加乾酪當前菜。

     這些吃法,都用不到什麼烹調手法,所以說義大利食物的精髓在優質食材的本身,台灣在推廣美食的時候,不能只談菜式或廚藝,最基本的競爭力是在食材的品質,不要忘了,食材才是美食的核心價值。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照片提供◎陳思宏

我演的短片《宮保雞丁》在德國電視台3sat播出時,木蘭餐廳的一家人剛好看到。幾天後我到木蘭用餐,吃著老闆特別加料的貢丸麵,老闆娘說在電視上看到我的演出,問了我幾個化妝的問題,然後淡淡地說:「其實我以前也是拍電影的。」她女兒在一旁說:「我媽懷我的時候,還在拍電影。每個人都說這生出來一定是個男的,只有歸亞蕾說,這一定是個女孩兒。」

我看著總是有點害羞的老闆娘,說到拍電影的往事,神采昂揚,眼神的布幕拉開,膠卷播放器啟動,配樂緩慢地在耳裡繚繞,一部鮮為人知的懷舊老片,開始在我眼前放映。

這幾年柏林中餐館的生意不好做,台灣人開設的餐廳紛紛關門,木蘭是少數還供應道地台灣口味的餐館之一。老闆王經華,老闆娘趙祝平,女兒王嘉鈴,兒子王嘉維,一家親切低調,辛苦地維持餐館生意。許多僑胞的活動都會選在木蘭,我多次前往採訪,見到王家微笑端出的飽滿水餃,總帶著感恩咀嚼美食,謝謝他們還撐著,讓我們在柏林的台灣人需要用家鄉味撫平思緒時,總還有一碗熱呼呼的手工貢丸湯麵,讓我們邊吃邊擤鼻涕擦眼油,湯碗見底,皮膚上的毛細孔都張口笑著。

「可不可以,找個時間,慢慢地,跟我說妳的故事?」

電話那頭,趙祝平依然靦腆客氣:「當然好啊,只是,我怕我的故事太平庸,你聽了會覺得沒什麼好寫的。」

臉是任她揮灑的畫布

我選了一個週六下午,去木蘭聽她說故事。我先問她,哪一年來柏林?當時知道柏林圍牆的存在嗎?在那個年代,離開台灣很不容易,來之前,對歐洲有任何想像嗎?

她拿出私藏的相簿,眼睛光芒閃爍:「1982年,我帶著我的女兒從台灣飛來柏林,當時我先生已經在柏林的中餐館工作三年了,我來與他團圓。不過,這不是我第一次出國,其實我二十歲那年,就跟著白景瑞去韓國拍攝《一簾幽夢》啦。我是那部電影的化妝師。後來,我也跟著外景隊去了美國,來了歐洲,所以,來這裡定居之前,我對歐洲有個基本概念了。」

她是《一簾幽夢》的化妝師,她二十歲那年,就幫甄珍、謝賢等巨星化妝。當年是台灣文藝片的全盛時期,那部讓全島嶼瘋狂的愛情片化妝師,竟然就在柏林,就坐在我眼前。片中角色費雲帆的家在義大利,需要雪景,劇組就近到韓國拍攝。那時,趙祝平剛開始闖蕩電影界,憑著優越的化妝技術,得到了近距離為巨星打點容顏的機會,一起出國去拍外景。

趙祝平的人生電影開始放映,卡司星光閃閃,聽故事的我,只能一直不斷驚呼。膠卷開始快速轉回1970年的台北仁愛路,十六歲的趙祝平,與朋友在這裡合開了一家美容院,提供按摩、修容等服務。在朋友的介紹下,她去中視應徵化妝師,但可惜戲劇所需要的妝不是她所擅長的,於是她先開始與李行的化妝師賈魯石學習戲劇化妝,進入《風從哪裡來》電影劇組當化妝助手,這部電影的女主角,是傳奇女星唐寶雲。很快地,她的巧手在明星之間傳開來,工作邀約開始上門,她成為白景瑞電影的專任化妝師。

她開始忙碌的化妝師工作,《楓葉情》、《晴時多雲偶陣雨》、《晚間新聞》等電影都是她負責化妝。李美彌執導的《晚間新聞》的記者會上,趙祝平與所有的幕後工作人員,一起與演員胡慧中、歸亞蕾、秦祥林在記者會上亮相。她說,當時幕後工作人員很少有這種公開露面的機會,金馬獎也沒最佳化妝獎。她站在台上,和演員與所有工作人員一起面對媒體,辛苦的幕後工作終於被公開肯定。她能把「清新脫俗」、「醜惡奸巧」、「傷痕累累」、「帥氣出眾」這些劇本上的抽象形容詞,用彩妝具體地表現出來,臉是任她揮灑的畫布,那個從小就對「美」特別有興趣的女孩,終於找到自己的路,從單純的美容師成為專業戲劇化妝師。

趙祝平手上的相簿,根本是1970年代的電影黃金派對,紅地毯上巨星閃耀,我的尖叫在木蘭餐廳裡迴盪,全都是我小時候跟姊姊迷過的明星啊。趙祝平與凌波的合照,拍攝於《紅樓夢》的定妝攝影棚。她一直是凌波的影迷,想不到竟然可以幫這位永遠的梁山伯化妝,趁拍攝空檔,她和凌波留下了珍貴的合照。溫拿五虎來台灣拍攝《追趕跑跳碰》,她也是化妝師,與五位活潑的港星開心合影。照片慢慢翻,鄧光榮、翁倩玉、陳莎莉、胡茵夢,甚至相聲家魏龍豪、雕刻家朱銘身旁,都可以看到趙祝平年輕的模樣。她身旁的巨星表情、姿態都很放鬆,這不是要發給記者的劇照,這是工作夥伴的私人合照。她是這些巨星信任的化妝師,淺淺笑著,總是有些許的害羞。

再翻一頁,我看到了林青霞。

當年,白景瑞拉了大隊人馬,遠赴歐洲拍攝外景,在一個半月裡,一次把《人在天涯》、《異鄉夢》、《留學生》的外景拍攝完畢,趙祝平就是隨團的化妝師。在拍攝空檔,她與工作團隊遊歷歐洲,留下了珍貴的合照。那個年代,一般人很難出國旅行,但她卻與夏玲玲、林青霞、秦祥林等巨星同遊羅馬、威尼斯。在瑞士,她和林青霞一起入鏡,林青霞的媽媽也在她鏡頭前留下珍貴的身影。照片裡的林青霞美麗脫俗,巨星身影令人捨不得翻頁。這歐洲實地拍攝的「留學生三部曲」,取材白景瑞個人留學義大利的經驗,成為台灣影史上令人難忘的影像,也是趙祝平最美好的工作回憶。

突然,我想動筆寫電影劇本,把這個旅程寫下來,透過一位化妝師的眼睛,觀看那一個半月的歐洲拍攝生活,當年能這麼大手筆地出國拍電影,這無疑是台灣影史上重要的篇章之一。當時沒有狗仔尾隨,演員可以專心地演戲,明星光芒純粹無雜質。化妝師的筆刷沾了金粉,為那個風華的文藝電影年代刷上閃耀光芒,那些用電影築夢的演員與導演都穿著1970年代最時尚的衣服,在羅馬街頭等白景瑞喊:「開麥拉,action!」化妝師在演員臉上塗上最立體的光環,明星身影入膠卷,在銀河裡青春永恆。除了令人懷念的大明星,雕刻大師朱銘也在拍攝隊伍裡,他的作品也出現在電影當中。真該有部電影,向這些帶給我們夢想的電影人致敬,紀念那個璀璨國片年代。那是個單純做夢的年代,一去不復返。蔡琴這樣唱:「以身外身,做亮銀色的夢。以身外身,做夢中夢。」

洗盡鉛華做羹湯

十八歲進電影圈,一直到三十歲,趙祝平的電影履歷表非常驚人。她曾經同時為三部電影化妝,訓練的一批化妝助理,有些都還在台灣電影界奮鬥。除此之外,她還幫許多女明星出席重要場合時打點妝髮,生活多采多姿。

此時,她在片場認識了擔任行政的王經華,進而相戀結婚,兩人產下一女。王經華得到一個去柏林擔任廚師的機會,決定先自己去打拚,等生活安穩之後,再把妻女接到德國。她三十歲那年,決定拋下台灣的一切,帶著女兒飛到當時被圍牆包圍的西柏林。行前,她把一整疊的電影劇本全都處理掉,太重了,根本無法帶到柏林,電影人的身分,就留在台北吧。這十二年的電影人生涯,她以最近的距離,端詳過所有大明星的容顏,在台北絢爛忙碌的生活其實夠了,她此刻渴望安定,建立一個溫暖的家。

從1982年到現在,她在柏林一直過著恬淡的日子,帶兩個小孩、協助丈夫經營餐廳,原本經營的泰豐餐館因為房東易主,才另找地點,開設了木蘭。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之後,外食人口銳減,中餐館的生意開始難做,木蘭挺過蕭條風雨,如今依然每天開門服務客人。這間樸素的中餐館裡,王家四口緊緊相守,共同辛苦維持著生意。趙祝平從前是個專業的電影化妝師,如今則是餐館裡的糕餅師傅,包子、蘿蔔絲餅、芝麻球等小點心都是她的拿手絕活。化妝的巧手,在麵糰裡攪和,依然有辦法調出令人驚豔的美味。

聽她的故事,我發現,她就是台灣的第一代明星造型師。我試著想從她口中打探一些影劇八卦,畢竟造型師與明星如此貼近,一定知道很多第一手祕辛。但她只叫我多吃木蘭的手工水餃,便起身離桌去幫我泡茶。她絕不說八卦,這是我們這一代已經遺失的敦厚。電影是個影像工程,她用彩妝協助建築美好,情愛糾葛風花雪月都不屬於她的專業。不攪八卦漣漪,所有巨星,在她的記憶裡,永遠都是上妝前的素淨臉龐,純真美麗。

聽故事那天,我提到林青霞最近出版了自己寫的自傳,我託朋友從台灣幫忙帶書來柏林,讀完之後我會帶來木蘭,算是幫忙捎來失聯老友親筆寫的消息。我貪看林青霞與趙祝平的合照,一位是跨世紀的華人巨星,一位是台灣電影工業的重要化妝師,可惜聯繫早斷了。兩個台灣女人如今都回歸平淡,有了自己的家,一個在香港,一個在柏林。兩個女人,都把她們最好的青春年華,奉獻給了台灣電影工業。

我不可能有機會認識林青霞,但坐在木蘭餐廳裡聽故事的我,可以對著說故事的人說:「很高興認識妳,趙祝平女士。謝謝那些電影。謝謝妳。」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長青」的老闆提議除夕當天餐廳不對外開放,只給自家華人,每個人收個幾塊餐費,讓大家熱鬧過好年,僑團馬上響應,報名熱烈…2010/02/17

台灣白湯與四川嗆辣

放逐者。1949年者。留學生者。台獨者。一室都依約,大紅。「我來柏林六年了,第一次過年圍爐,聽說要打麻將,穿條紅內褲,要把大家的歐元贏回家!」大聲說話的是個讀化學的,台灣南部子民,明明嚴冬沒日照,仍一臉健康黝黑。據說博士論文快分娩了,每年都在實驗室裡跟島嶼的老婆小孩網路拜年,今年終於露臉,過時的大外套悶不住酒臭。另一個也來自台灣的年輕女孩被他的酒氣逼退,拉小提琴的,剛考上愛樂,老柏林華人一看就知道是剛來還沒朋友,才誤闖這除夕聚會,想說可以認識個什麼同鄉,以後生活有照應。

餐廳名叫「長青」,老闆兼大廚是澎湖人,老闆娘來自四川。老闆在八○年代初期就來西柏林開餐館,當時被圍牆圍住的西柏林生意好做啊,西德經濟好啊,外食人口多,老闆的肥大肚子抵住賓士的方向盤,雖孤家寡人,至少有大把鈔票。1989年圍牆突然倒了,原本以為生意版圖可以更擴大,卻開始面臨兩德統一的陣痛,城市裡的失業率愈高,店裡就愈冷清。某天,來自四川的女孩走進店裡,點了最便宜的客飯,說了自己流亡的故事。她來自天安門廣場,坦克車來後,一路沒回頭的逃,直到德國政府給了她簽證。老闆收留了女孩的輾轉,菜單上多了道地的川菜。

「這裡,就缺個中國城!」嘆氣的是北京來的學者,在紐約教過書,從坐下來就嚷著,紐約法拉盛過年的氣氛多濃啊,沒丁點少數族裔的扭捏,這裡真是冷清。「誰說,昨晚台灣僑委會辦的新年晚會多熱鬧,還有華航機票可以抽。我們台灣政府對僑胞最好了!」他口音姿態清晰標記了出身地理位置,頭上戴著綠帽。北京學者隔兩圓桌嗆:「我抽德國台北來回機票幹嘛?要去台灣還要簽證!」兩桌外,綠帽子一把火旺了起來:「台灣是獨立的國家,中國人要來請申請簽證!」「你不是中國人,那就不要跟我們過中國年!」「我們是自由國家,不跟你們共產……」眾人突然很有默契的同時間站立走動講話,人海亂語收掉戰火,拜託,大過年的,鬥政治多觸霉頭。

火鍋上桌,賓客們驚呼。柏林道地的中國餐館不多,這幾年收掉很多家,現存的很多都是越南人開的,德國人反正吃到味精濃的就認為是中國菜,但這哪能解大夥思鄉之情。「長青」裝潢老舊,八○年代嵌在牆上的神氣雕龍畫鳳,此刻斑駁頹喪,但這裡可以吃到台菜川菜,平日總能見到幾個老饕華人。所以當老闆提議除夕當天餐廳不對外開放,只給自家華人,每個人收個幾塊餐費,讓大家熱鬧過好年,僑團馬上響應,報名熱烈。老闆要大家身上都穿點紅色,學洋人來個主題派對,讓大家在小空間裡打滾磨蹭,沾染大喜氣。火鍋展鴛鴦,台灣白湯或四川嗆辣,自己選邊吃。筷子敲擊聲迅速塞滿餐廳,老闆摸摸自己瘦削的肚子,好幾年沒看到這樣的滿座盛況啦!

感謝龍應台這德國媳婦

龍應台也來了。有剛從台灣回來的,拿出《大江大海1949》傳閱,讀過的幾個,說自己讀著大哭哪。這角落都上了年紀,旗袍中山裝,時代醃漬過的滄桑。好幾個在1949跟著家人倉皇到了台灣、香港,後來有人嫁給德國人、有人跟著十字會來這裡當護士、有人來開餐館超市,全都落腳柏林。一個老太太笑著:「我們現在在台灣可是顯學喔!謝謝龍應台這個德國媳婦啦!」他們國共內戰時逃離家鄉,在台灣經歷貧窮,來到德國實際體驗冷戰,又目睹了柏林圍牆倒塌。離散在他們身上刻皺紋,無論何地,他們一直在異鄉。

一個老柏林華人抓著小提琴女生聊:「看到你們年輕人來柏林真好啊,以前我們就幾隻小貓。其實很久以前德國有華人社區,但是都被納粹給趕跑了。這些死德國佬……」小女生口中悠悠吐出:「我小時候看過劉若英演張幼儀,劇裡她來柏林念書。我覺得德國人很好啊,我沒被欺負過。」老男人沒聽過劉若英,小女生假裝去上廁所,移身去別桌。酒太多了,或者,年味太重了,皆醉。法輪功那一群罵著共產黨,說台灣真好啊,法輪大法好啊。讀化學的那個在角落偷偷哭著,沒人知道他老婆今天早上說要離婚。火鍋撤,麻將上,城牆之戰,白花花的歐元在不同的口袋遷徙。老闆和老闆娘搬出卡拉OK,小提琴女生跟幾個剛剛認識的台灣留學生看著那些老舊的歌單,發現此地的華語流行歌曲只更新到1992年或者更之前。

老闆唱〈愛拚才會贏〉之前,感謝大家來「長青」,年後,這間店就要頂出去,他們撐不下去了。他話還沒說完,一群年輕人就走了,說要去酒吧續攤。他衝出去對那些快速閃進雪裡的紅色身影喊著:「虎年快樂!」

真所謂異鄉。雪裡,一切輪廓模糊,紅色身影快速消失。積雪、冰柱、語言、氣溫都依然異質,他站在這個陌生空間裡,悄悄想念著澎湖夏天。他走回「長青」,法輪功、台獨者、北京學者對著麥克風一起吼著〈中華民國頌〉。真是醉了,真是,過年。

陳思宏小檔案

從彰化永靖出發,途經台北,來到德國柏林,一路念書、寫作、演戲、當記者,百般嘗試。有時因經濟覺得自己渺小,卻又常因自己與文學藝術如此靠近,在心裡悄聲驕傲。還在學習,還在路上。出版過小說,例如《態度》。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天蔡英文的小豬回娘家,群眾擠在凱達格蘭大道搖動小豬撲滿高喊凍蒜,給近來飽受藍營以宇昌案攻擊的蔡英文,滿懷的溫暖。
昔拒絕貼畜生標籤

三隻小豬偶然成為蔡的吉祥物,且一發不可收拾,竟無意間蔚為風潮,是本次大選最令人意外的驚奇。但是,從文化的角度看,並非偶然,而是台灣的動物倫理文化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以致可以順水推舟,而且水到渠成。

台灣農業時代的動物觀是人與動物的二元對立觀,人急於棄絕自己的動物身分,因此在思考動物與人類關係時,大多認為「我們」若替「牠們」爭取權益,就是對我們的傷害;動物天生就是以成為我們食物的價值而存在。就人類而言,對動物的態度只有歧視與敵視。

從語言來看,歧視、敵視動物的語詞極多,像是狼心狗肺、狼子野心、豬頭狗臉、狡兔死走狗烹、笨的像豬、過街老鼠、鼠肚雞腸、獐頭鼠目、熊心豹膽、潑猴、懶驢……,對動物的歧視來自於我們比牠們聰明的優越感,而敵視則源於遠古時人們常遭動物傷害的「祖先記憶」。

此外,動物做為人類的食物而存在,也至少4百萬年,對吃的食物有必要建立倫理關係嗎?

從敵對進步到寵愛

20多年前如果蔡拿三隻小豬當作大選吉祥物,必定遭人恥笑為笨豬、臭豬、懶豬而難以接受。現在,三隻小豬既是對抗大野狼(國民黨)的隱喻,也讓人覺得可愛、有趣,比毫無生命的平安符高明多了。

台灣這10多年來,自發性學習了西方的公共道德、公共意識等公民社會的元素,其中與動物的關係得到深遠的改進,從農業時代的歧視、敵視動物,到現代社會的愛護動物、與動物平等相處,其間轉變就像從不排隊到自發性排隊,那樣經過長久的努力。

就算宰殺家禽、牛、豬、羊、魚、蝦等,也不先虐待之後才動手,而宰殺的科學工具也盡量往減少動物的痛苦為方向設計,並且心中暗唸佛號為之超渡。
當代動物倫理學者相信,那些虐待動物的人,也會虐待人;一個民族怎麼對待動物,就會怎麼對待人。

台灣進步到美化動物、關愛動物(看看多少人寵愛養的貓狗),而非歧視、敵視動物的「和諧社會」,才有蔡英文拿小豬當吉祥物的結果。三隻小豬是偶然嗎?非也!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11-26     中國時報

 三色田園沙拉/380元▲生菜沙拉與薄片比薩的組合,拌著巴薩米可醋的大量生菜,還有大片帕瑪森起司提香。

 燻鮭惡魔蛋/300元▲蒔蘿奶油取代蛋黃,讓燻鮭魚水煮蛋也走健康路線。

 經典BBQ碳烤雞肉比薩/350元▲孫大強手拿的是全球最暢銷的經典BBQ碳烤雞肉比薩,煙燻馬芝拉起司加重其中風味。

 龍舌蘭雞肉菠菜寬麵/360元▲龍舌蘭青檸汁的酸,加上辣椒奶油醬的溫和辣,創造全新的清爽口感。

 加州總匯比薩/380元▲酪梨、蛋黃醬生菜、番茄,堆高在碳烤雞丁和煙燻培根的厚底比薩上,一餅兩吃。

 孫悟空&筋斗雲/250元▲香蕉與比薩的結合,巧克力是讓他倆甜甜蜜蜜的小紅娘。

     寬達食品董事長孫大強又引進一家美式連鎖餐廳,位於台北華納威秀2樓的「California Pizza Kitchen(簡稱CPK)」,有亮晶晶的棕櫚樹、超級大的窯烤爐、很先進的壓麵機、美又帥的服務生,以及聞起來非常香、看起來料很多、吃起來很夠味的加州融合風比薩。

     ■老孫賣派 有信心

     繼麥當勞、T.G.I.FRiDAY’S、Outback澳美客牛排館、Sonoma Grill帝國牛排館之後,孫大強的餐飲帝國再添新軍,成立25年,橫跨16國擁有260家店的CPK,日前進駐台北信義區。

     好久沒有公開露面而被媒體團團包圍的孫大強,拿著全球銷售排行第一的經典BBQ碳烤雞肉比薩拍照,自嘲是「老孫賣派」,「不過這比薩可真好吃,無論是傳統的瑪格麗特和義式香腸,還是中式烤鴨、泰式雞肉,甚至在比薩上堆滿生菜,什麼樣兒都好吃。」

     十幾年前孫大強第一次在美國吃到CPK的比薩就想引進台灣,但當時美方只想推廣Pizza Hut而作罷,如今趕在他坐六望七之年實現當年計劃,孫大強樂不可支,第一家店投資控制在1億元以內,預估全台灣將開10家以上的分店。

     義大利麵食在台灣競爭激烈,國際連鎖、個人小店,比比皆是,敢問教父哪裡還有空間?「吃了覺得超值,再加上舒服的空間與服務,自然能吸引客人,尤其是年輕人。」

     ■各式比薩 味道有個性

     比薩上桌,無論是傳統或創新,都有共同的特點:薄底比薩比別家的薄比薩厚一點,厚底的比別人的薄一點,味道很香、鋪料很滿、烤色很美,有的麵皮邊緣高高鼓起,有的配料堆得像小山,有的甚至內藏玄機,即使是你最熟悉的瑪格麗特比薩,賣相與味道都大不同。

     紅紅的番茄醬與切成細絲的羅勒任意揮灑,與白白的馬芝拉起司相互交錯,瑪格麗特比薩雖然號稱傳統,但不油不濕,不滑口也不會拉絲,吃起來乾爽脆口,隱藏其中的帕瑪森起司讓溫柔的瑪格麗特變得有個性。

     加州總匯比薩乍看之下只有新鮮酪梨切片、蛋黃醬生菜絲與番茄片,搬開了這三樣,發現厚底比薩很有料,碳烤雞丁、煙燻培根,以及烤得焦香的馬芝拉起司,等於是沙拉與比薩的雙響砲。

     同樣概念卻更簡單的還有三色田園沙拉,撒上帕瑪森起司粉烤成焦糖色的比薩薄餅,堆滿大量且多樣的生菜,以及大片鹹香的帕瑪森起司,嘗起來有巴薩米可醋的開胃陳香。

     ■多種配料 秘密武器

     外國人最愛的還有:泰式香脆沙拉、加州宮爆義大利麵、泰戀地中海捲餅等,花生、辣椒、檸檬、香菇、豆芽、芝麻醬等都成為CPK的秘密武器。總經理游宗堉還透露,光是進口麵粉就用兩個名牌,起司也超過7種之多。

     開放式廚房裡最搶眼的是,號稱全台最大,直徑2.15公尺,一次可塞進16個12吋比薩的窯烤爐,還有3秒鐘把麵糰壓成薄餅的壓麵機。壓麵機的原理類似台灣蔥油餅小販的壓餅機,但不同的是壓麵機有溫度,定溫120度C左右,瞬間壓薄的同時,也讓麵皮定型,是全台首見。

     INDEX

     ★California Pizza Kitchen威秀店/台北市松壽路20號1&2樓(信義華納威秀)/02-27228383/11:00~24:00/收一成服務費

風靡全美California Pizza Kitchen美味披薩進駐信義威秀

來源:威勢公關  更新:2011/11/22

繼引進麥當勞、T.G.I. FRiDAY’s、Outback澳美客牛排館及創立Sonoma Grill帝國牛排館後,台灣餐飲巨擘「寬達食品」今年最新代理的美國知名美式餐飲品牌—California Pizza Kitchen(CPK)。將正統「加州融合式美食(Fusion Cuisine)」及全美最受歡迎的“Designer Pizza”同步引進台灣。

 位於台北市信義威秀影城1、2樓的California Pizza Kitchen(CPK)不僅斥資新台幣5,000萬重金打造,更以罕見的大型開放式廚房,以近新台幣200萬之造價,打造全台最大的「比薩窯爐」,量身訂製一款秘密武器「SOMERSET壓麵機」, 這號稱全台最大的比薩窯爐直徑長達2米15、總重量達2.6噸,一次可烘烤16個12吋的比薩,當初不僅動用了15名壯漢搬運,為考量樓地板的支撐力,特別增加四支鋼柱以支撐窯爐重量,窯爐內部溫度雖然高達480°F,但經過內部設計的降溫系統,烤出來的比薩外脆內軟,介於傳統義大利薄皮比薩及芝加哥厚皮比薩之間,這就是加州式比薩的獨特口感。

台北信義區是美食兵家必爭之地,California Pizza Kitchen(CPK)3.8公尺挑高的開闊空間,以及將近200個寬敞的座位區,一樓更以戶外座位區的方式營運,讓喜愛戶外座位區的消費者也能沉浸在自然光下大啖加州美食!同時,也讓每一位踏進California Pizza Kitchen(CPK)的顧客可以在黃色調與溫暖木質感的空間裡,享受全店視覺焦點的LED棕櫚樹散發的熱情與落地窗灑進的自然陽光下,體驗充滿加州風情的服務及美食!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