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本文轉錄自 HatePolitics 看板 #1LkZgRUD ] 作者: KingKingCold (お元気ですか?私元気です) 看板: HatePolitics 標題: Re: [討論] 為何課綱引起如此大的爭議? 時間: Thu Jul 30 22:54:14 2015 ※ 引述《sading7 (sading7)》之銘言: : 因為國民黨現在正在進行的是去台灣化 : 如同扁晚期做的去中國化一樣 : 但不一樣的是 : 反對去中國化的是一些深藍老人和國民黨 : 但反對去台灣化的卻是未來台灣社會的主人翁 : 國民黨這次要對抗的不是民進黨 : 而是民進黨的根底 : 也就是台灣主體意識 : 然而,台灣主體意識早已是多數台灣人的主流思想 : 也因此馬政府才會遭遇這麼大的阻力 : 遠遠不是當時扁去中國化所能比擬 我個人覺得,這是必然的結果。 因為開啟的大門,不是這麼容易可以關得上的, 啟蒙後的思想,不是這麼容易可以扭回瘖暗的。 以前我一直有一個疑問, 為什麼回歸之後,香港人這麼排斥中國人?? 為什麼中港矛盾越來越深,為什麼中港理應是同胞的人,卻越行越遠?? 明明香港人的國族認同相當堅定, 當中也不乏許許多多不斷移民進入的中國人新血, 為什麼中港矛盾會隨著時間逐漸加深加劇?? 後來我在看某個九七特輯的時候,當中一個香港學者提出他的看法: 香港自受英國殖民以來,經過了百年的時間, 這百年的時間,香港人受到的是英國法治精神的薰陶, 香港人走過華人獨特的貪污腐敗警察收賄的時代, 卻也走過英女皇特設廉署,反貪掃黑的年代, 香港人與世界不同的地方作交易,看過各種思潮,體驗過自由的氣息, 所以香港人心中,有一扇大門是在這百年以來, 已經被人用千鈞之力,緩緩打開了的。 十多年前回歸中國, 香港人才發現, 中國人想關閉他們心中那扇已經開放的門,通往自由的路, 所以他們反抗,他們劇烈反抗, 因為他們不容許開放的門,就這樣重新關上。 我覺得台灣人的情況也是一樣的。 國民黨逃來台灣所帶來的第一代的人, 他們的根是中國,所以他們歌誦鄉愁,他們嚮往長江黃河淮水, 他們哼著小時候故鄉的山歌,長城的歌謠, 滿腦子想回到他們失去的國土上,想反攻。 國民黨政府當時的官員,無論高層低層,絕大部分就是這些人。 而他們把他們的鄉愁與意識形態寫進去了他們編譯的課本裡面, 讓他們的下一代繼續回味他們的鄉愁。 所以第二代的人,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那些中年人,那些現在當權的人,那些社會中堅, 他們從小在台灣出生長大,讀的卻是他們上一代灌輸給他們的長江黃河, 他們從小到大眼巴巴地望著跟朋友遊玩戲水的新店溪淡水河高屏溪, 但是所思所想所學,卻是他們一輩子從未見過的故國家園,一輩子從沒看過的珠江淮河。 這帶來什麼後果?? 當你成長時的體驗與情懷,與你成長歷程所受的教育沒有共鳴的時候, 你的根在哪裡??你尋不到。 你的上一代的根,在你們心中發芽成長, 但是諷刺的是他們給你們準備的根,和真正撫育你成長茁壯的這塊小島的土地, 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的,甚至你根本就是個好幾代都在台灣紮根的本省人跟客家人原住民, 卻還是被迫在所受的教育上,跟著上一代的敗軍之將, 一起在午夜夢迴,尋找那些對你們夢幻又虛假的根。 這個情形在我們這一代有了改變,因為兩個人, 一個叫做李登輝,一個叫做陳水扁。 他們把台灣史地獨立成冊,特別拿出來列入特別課程, 一個學期兩個學期,你國中高中,學的就是你生長的這塊小島的歷史跟風土。 這個時候我們這一代才發現一件,明明很簡單, 但是我們上一代沒發現也被迫沒發現的事實: 原來我們也有自己的根!! 原來台南孔廟是海賊王鄭芝龍的兒子打來台灣後, 他手下的軍師蓋的,原來我們台灣出了這一個, 在金庸筆下文武雙全,忠肝義膽的陳近南, 原來嘉南大圳使得台灣農業進步茁壯, 原來這麼多抗日勇士曾經在這塊土地游擊埋伏,最後被日軍殲滅, 原來我們現在站在這大稻埕,以前曾經有這麼大的來頭,是北部經濟貿易中心, 從這裡出發的船隻,還曾經在唐山日本交易樟腦茶葉木頭,甚至遠航至歐美行商。 我們才發現,原來我們小時候的兒時情懷,奔跑的馬路,校外教學的古蹟, 跟父母一起去吃的小吃店,遊玩的溪谷, 可以跟我們所學的相結合,相印證,原來所謂的歷史跟地理,可以跟我們這麼近。 原來我們可以找到我們的根。 於是,我們心中的那扇門,被打開了。 今天,國民黨執政下的教育部,說要微調課綱。 為什麼要微調??為什麼不直接修改課綱?? 因為101課綱實施至今,為期六年才過期的課綱,現在根本沒有資格也沒有合法性去修改, 所以政府看了看,如果現在不改,我們明年萬一滾蛋了,誰來改?? 於是假借"些微調整"的名義,行"大幅更換"之實。 所以我們的下一代,當然會怕, 他們怕自己,自己的學弟妹, 心中的那扇門,又要被人強力地,蠻橫地關上了, 我們又要追尋那些老人夢裡的他們的根了, 那到時候,我們的根又會跑到哪裡去了?? 拼了命才打開的門,不是這麼容易闔上的。 所以這些年輕人們質疑、反對、抗爭、 殉道。 為了他們,還有他們下一代的根。 所以國民黨, 我求求你們高抬貴手。 你們已經讓我們的上一代失根漂浮,無所依靠了, 請你們給我們的下一代,至少給他們, 有跟我們一樣的,最基本的幸福。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JokePtt (浮塵一世 笑 滄海)
看板Gossiping
標題Re: [新聞] 民間團體:加入TPP衝擊大 資訊應透明
時間Tue Jul 28 10:03:42 2015

TPP絕不是傻子想的只有輻射食品或米豬米牛那麼簡單


台灣應該拒絕加入TPP

 

猶記得上次大選公投時,當時某個綠色的政黨要強推國會減半修憲。
喊出了這是最後一次的合身合適的修憲。當時無人迎其鋒。
當時某個藍色的政黨只是反對公投綁大選,卻沒有反對公投。
其結果就是公投要綁大選與不綁大選上交鋒,但真正修憲完會導致的後果卻是無人聞問。

還記得當時投票,我投了反對票,當時年輕的我還在投票所看投票。
我只記得開出來結果近700張贊成票,只有2張反對票,當然其中一張是我投的,
當時圍觀開票2.30個五六十的老灰仔,瞬間由閒聊的"憲法專家",變成要把搗蛋的抓出來
的暴氣者。
口中還念叨"嘿投反對a ,係來亂的呦!!嘿啥郎投a?"到處的問…
我心裡看到投票結果,才想你們才是來亂的…
其實我還蠻想舉手說反對票是我投的,因為……
但是那時候請原諒我怕死,我怕我連財政學裡的財字都還沒說完就老灰仔海被KO…
當時我記得我有上這個版?還黑特版?忘了 上去po文…
我反對的理由很簡單,因為財政學裡有提到政治鐵三角:
政客(國會議員)、官僚(行政官員)、利益團體(財團)
一個是尋求選票極大化、一個追求預算極大化
、一個一有機會就會勾結前兩者尋求利益極大化
這三者容易鉤串鉤結 會造成社會福利效用的損失。
而所謂的國會減半,只是讓上述政治鐵三角鉤串的機會成本降低,
變得更容易鉤串… 而產生競租行為
猶記得我當時po完文後,還有投贊成票的網友說看完之後就後悔沒投反對票
當時我只是直覺覺得修憲這樣會有問題 但沒想到遠見還不夠
沒想到後來會變成國會失靈那麼嚴重政治事件
即使到現在個人依舊認為當初國會減半的影響比現在各方的修憲主張還重要!!
18歲?在籍投票?現在國會最大的問題癥結是代表性聲音不足
藍綠金主綁住了少數立委 而不恢復減半員額
還是會變成未來的少數政黨被多數政黨給捆綁
即便現在民意要求給少數聲音 某些政黨面和心不和的退讓
如果未來國會人數依然還是少數立委而不修憲恢復員額
那是不是未來的每一次選舉 少數民意都要被大額勢力招降捆綁才能出頭?
並不是台灣時時都有那樣的勢頭可以翻轉
這次修憲不管修了什麼 只要國會員額沒增加就是徹底失敗
即便未來會有跳樑小丑與經綸學者共處一室的情況
但不能否認那就是民主的必要之惡
可怕的是公投當時並無人討論減半修憲會未來的不利影響
媒體?記者?媒體人?報紙專欄副刊?No one do nothing…
猶記得當時媒體只是像現在這樣整天民調民調的叫…
或者各家媒體因著各家老闆的立場整天只批鬥對手的私德小事之類
(以上這一段跟標題無關 但其個人經歷跟接下來要講的精神有關)
民調?民調?是大多數人的意見? 還是被製造出來的意見?
還是大家只是盲目附庸被製造出來的潮流?那大多數人的意見
是可以引領未來的意見?誰說的?誰保證?
雅典曾經用民主殺了一個偉大的哲學家 柏拉圖的老師蘇格拉底
只因為他堅持不斷的與人的思辨對話惹怒了一群保守的人
至於那些人保守什麼?也許只是不爽…也許是他的思辨剛好侵害他的利益
也許是大家都喜歡活在別人價值中 不想跟別人不一樣
也許是情緒性的不認同他 卻又無法在口舌的"爭論"佔上風
終於 在雅典"民主"的票決下
蘇格拉底死去 只因為蘇格拉底的良心
以上這一段先告一段落

接下來進入正題,先說結論:台灣應該拒絕加入TPP
不知道現在各位幾歲?如果說個人估計加入TPP可能會影響你人生的四五十年
你兒女人生的二三十年,甚至你孫子的人生都會受其影響 你信嗎?
有那麼重要?那麼嚴重嗎?或許大家只是輕率盲目的如信仰的支持
可能因為某個綠色的候選人說要以加入為目標 結果就變成你的目標?
但是,為什麼支持?對自由主義的信念?
那為什麼你們會認為自由市場會讓你過得好?

還記得前陣子,公視有播一部【你所不知道的資本主義】記錄片
在好像第五集還第六集 有提到李嘉圖的比較利益法則跟所謂的Free market
提到海地為例,海地在開放自由市場前,有自主的稻米農業
可是在IMF WTO以李嘉圖的比較利益法則的前景誘惑下
海地買的到進口的泰國稻米、越南稻米 米國小麥、玉米等
但海地的農業卻垮了
而海地的輕工業及其他產業並未如李嘉圖所言的比較利益法則而建立
於是,進口的物資讓北美某強國通路商做利益獲取下
海地幾乎吃光了農業時期的老本積蓄
接下來IMF又對他們說 Y=C+I+G 當國內需求與投資不振下
要舉債下擴張政府需求但其結果只是讓海地欠滿了北美某強國外債
然後利益讓北美某強國的企業賺走
而海地本地並沒有如當初IMF所講的建立起輕工業 農業又瞬間倒下
接著一埸大地震 徹底震垮了海地 還記得當時海地的悲慘景象
聯合國的賑災部隊進駐了這個脆弱國家 之後就出現了北美某強國的部隊掌控了糧食
然後對海地的災民說 想要糧食就拿年輕女孩的身體來換
真是見之悲慘聞之驚竦
於是當中那些經濟學家很隱諱的提比較利益在現實中的世界幾乎很少發生
又提及18世紀的李嘉圖其實是當時大英帝國的銀行家所扶持的經濟學家
他的理論會用來推展自由市場
來包裝當時英國工業革命先驅者及金融家的強大影響力也是背地後的事實
他們還提及所謂的比較利益現實中的世界卻是幾乎不會發生
只有極少數的特例可以在自由市場的開放中成長裡面有提到台灣
那些經濟學家不曉得為什麼
只是把可能性推給了台灣人的努力跟技術?
但是,真是這樣?見到海地悲慘結局的描述後,個人一直有個疑問…
為什麼台灣在之前的命運沒有落入海地般的下場?
結果回頭去翻以前台灣歷史
發現居然是管制救了台灣 讓台灣跳過了悲慘結局
或許很多人不喜歡 但癥結點的確是發生在老蔣時代
1953年起 台灣連續有6期的四年經濟計劃
目標是進口替代 以工業替代農業出口
當時的主流產業是農業及農工式的輕工業時代
但個人覺得最重要的影響是當時限制外國商品進口的策略
當時的外國當然是指米國跟日本已經工業化一段長久時日的工業領先國家
海地跟台灣中的區別是台灣在對外的管制保護中換血自己的體質
然後在小蔣時代換血到石化鋼鐵重工業及現在的高科技工業
然後台灣在換血自己的體質中 積纘了自己的積蓄
以工業產值消費日常消費
而海地卻是在農業時期就接受外國勢力的建議 信仰了Free market的好處
結果海地卻是出現了亞當斯密說的絕對利益法則(幾乎等於贏者全拿的概念)
海地在各方面贏不過先他發展的國家 無論農業、工業、輕工業、軟性工業等
而某方面來說台灣還真要感謝老蔣的不信任老米
必竟被人耍一次叫不小心 耍二次還信叫笨 耍三次還信叫傻 之後還信叫瘋
雅爾達密約、馬歇爾調停跟國共內戰時米國抽軍備那個自己去找資料
講點經濟戰的部份 眾所周知1929美股大崩盤後開始的世界經濟大恐慌
米國陷入大失序、而歐洲還在一戰後的泥沼 全世界只有一個國家安好如初
就是剛完成北伐不久的中國因為採銀本位躲過了金本位國家的大恐慌
也就是當時的袁大頭勝過了洋"金"幫成為穩定東亞的力量
當時北美某個強國心想怎麼可以只有你好過 然後所謂的經濟學家就勸當時的老蔣
硬通貨的銀兩已經跟不上世界驅勢 於是1933年國府開始廢兩改元(消滅袁大頭)
某強國心想 不對…怎麼中國還是用銀通貨 然後1934年就開始白銀採購政策
然後他的經濟學家又對老蔣說 你看 白銀少了製幣不是就有麻煩
於是中國1935年又改成紙幣為主的法幣 結果不到十年間法幣的幣值也開始惡化
接著該國經濟學家又對老蔣說 你看 全世界的潮流就是以金本位元的紙幣流通
中國就是搞自有法幣才會出問題 接著到了1948年又改成金圓券時期
中國那時的貨幣信用就徹底崩潰了
貨幣十幾年間大規模大改又是大回收禁用又是大浮印
加上最後又連結到當時世界的潮流 正在崩壞的各國金本位元幣
終於老蔣還是被北美某個強國的經濟學家錶了
加之後來韓戰前北美某個強國想搞老蔣政變他的事
五六○年代 其實那時的米國一直想開放台灣市場銷貨到台灣結果被擋
還好那時台灣經濟大幅成長期有限制國外商品 台灣才得以轉型
再舉個堅持自由市場的例子 在【你所不知道的資本主義】記錄片中
有提到一戰後的德國陷入悲慘性的通膨與失業
那時在希特勒之前的財長聽信了
應該是古典學派的油太冷經濟學家海耶克的話
說市場最終會在企業倒閉 失業人口到均衡點後 自然的恢復生機
(也就是古典學派市場自由市場那一套)
最後一戰後德國因為海耶克的幾句話多餓死個人沒查資料過
不過以德國的人口來算 恐怕也超過幾百萬人
最後德國的"民主"催生了希特勒的掌權
其實個人以前一直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的納粹德國民眾會那麼恨油太冷的原因
看完了這個法、德、比、粵合拍的經濟學記錄片 終於了解了
而這個海耶克後來對著德國說 德國就是太晚相信自由市場
然後之後又干預 才會讓德國的慘況持續
相信當時德國人的心中真得很OOXX
無怪乎後來近代的德國要獨立發展切合自身狀況的經濟學派 ex.萊因經濟學派
而這個海耶克就是跟著名的干預學大師凱因斯大論戰的那個海耶克
When the long time,we will be dead。的那個dead,可是真得會死人的dead
接著80年代後一直到現在,海耶克終於又熱起來
南美、中美的民眾拿反海耶克人像來抗議全球化(其實是某國化 但不能講 會被萬里追殺
)
中東、非洲的民眾拿反海耶克人像來抗議世俗化(其實是某國化 但也不能講)
而南歐被要求繜節國家抗議民眾則是拿支持海耶克人像來抗議歐盟財政一體化(干預化)
台灣的抗議?? 對海耶克的態度?主張?誰是海耶克?
恐怕還是沒有多少人搞清楚…
問題是其他國家的民眾都很清楚阿…
大政府vs小政府 干預化vs自由化 重稅vs輕稅 保護vs開放
國有化(政府接管)vs民營化(私有化、財團化、外資化)
福利化(社會化)vs資本化(放任化)
恐怕有人會說…兼採 如果有講出兼採這話的政治人物
記得把他(她)踹到歷史的糞坑
無論他(她)多年輕
古典、凱因斯、新古典、歷史學派、供給經濟學派、貨幣學派…
論戰了幾十年 就是沒有聽人講有兼採集成的經濟學家
更何況是智商低經濟學家好幾等的政治人物
但台灣的問題很多是自相矛盾的這個也要 那個也應該
如果掌權的政治人物看不清事情 釐不清時局
可是會貽誤你至少1/4 * n倍世紀的人生
至於國之任者 誰人能眺望遠方 當執國之重器?是選舉的事 就不在多論
接著各位大家先稍微記一下兩個時間1984年 跟2002年
1984年是台灣開始解除進口管制、外匯管制、
大降關稅、開放外資、民營化的始點
2002年是台灣加入WTO與世界各國更進一步自由貿易的開始
其實做研究這兩個時點是很好的分割點 來研究前後幾十年的經貿變化
接下來我們來談談什麼是自由市場吧!
我看記錄片經濟學家都很愛用比擬的方法來說明
個人就試著用稍微生動點的比喻來說明
現實貿易可以把它想像成一個決鬥擂台
而兩邊政府就是父母教練指導員之類的
本來我想說企業就像兩方的小孩 不過這樣講太血殘了
就把他們想像是為格鬥而生存的選手
原本雙方大人們(政府管制)定好的規則
不准打臉、不准偷桃撩陰、不准攻擊要害、不准使用武器、
可以戴減少50%傷害護具、限制最大使拳力道
然後雙方企業進行進行生死格鬥
但因為雙方大人們的保護 所以最多只是幾個回合被擊倒
有更大的可能是雙方來來回回的持續攻防 事實上雙方都生存下來
而如果進行更自由的市場 就等於保護的規則被拿掉
比如關稅就像減傷護具 而限額就是最大使拳力道
兩邊做無規則限制做至死方休的生死決鬥
大人們(雙方)講好的打到死都不能插手
一場至死方休的比賽 企業所擁有的一切技術、行銷、運籌力
就像擂台上的選手的武技跟手上能使用的武器
以台灣目前的戰力比喻
就像是手中握有長短棍武技初有所成的格鬥者
而北美某強國就像連霸數百場不敗的戰神級選手
手中又握有可散射連發的死光雷射槍武器
而東北亞某島國則像是可挑戰最強霸者的最強冠軍候補之一
手中握有的是一樣可散射連發的衝鋒槍武器
(以上大約以工業化、農業、服務業、工業科學基底各方面評估)
即然可以選擇自由貿易(企業生死擂台)的對手
為什麼一開始不選擇可以贏又比自己能力差的當成長的糧食呢?
那麼急急忙忙就要加入跟整體實力起碼是世界前三中的兩國的企業們死鬥
又是為何? 稍稍回顧一下台灣的歷史 1984年開始開放外資
比如那時雞類連鎖台灣有香雞城、手扒雞 還有各地的土窯雞
麥當勞跟肯德雞都是那時進來的 結果呢?
拿著機關槍的麥當勞叔叔跟肯德雞爺爺毫不客氣的宰殺
手中只有指甲剪的香雞城阿姨、手扒雞姐姐 還有各地的土窯雞奶奶
用他們的行銷、用他們廣告、用人們對進步"乾淨"的食物印象
以及用他們對某些幼童洗腦式的歡樂芬圍
然後麥當勞叔叔跟肯德雞爺爺開始在台灣雞類連鎖稱霸
但結果又是如何呢?近來UK名廚踢爆米國的麥當勞
雞塊都是一些骨屑、阿磨尼亞肉、跟一些廉價殿粉合成
薯條成份中含一大堆化學成份、還有一部份石化原料
(怎麼不直接買塑膠袋回家吃還比較快?對吧?)
漢堡套餐有人在常溫下放20幾天發覺竟然不發莓不生銹不腐爛
由驚訝 驚嚇 到 驚恐 驚慌
當然米國如此不代表台灣如此
但相較台灣的香雞城、手扒雞、土窯雞
是不是 "相較比較不天然一點的" 幹掉 "天然" 的飲食
那不就是經濟學所說劣幣趨逐良幣…的逆選擇
而台灣當初的香雞城、手扒雞、土窯雞有打到米國嗎??
完全沒有 當中差異幾十年以上的管理、行銷、財務距離
而就員工結構來說香雞城、手扒雞、土窯雞 大部份都是用正職工作者
而麥當勞、肯德雞則是多用"工讀生"(其實就是臨時約雇人員)
外資勢力的稱霸 台資勢力的沒落死亡 其實也是台灣勞工結構惡化的開端
結果卅年後的今年 麥當勞叔叔長了長腿 在房價地價高點準備抽腿
這就是外資企業的仁義
那當初被殺掉的台灣天然飲食的香雞城、手扒雞、土窯雞回得來嗎??
當初那些本土企業的正職員工 又流亡到哪去?
這就是自由市場對先進國家開放的下場
大家應該有在電影台看過【阿嬤的夢中情人】吧!!
剛看到有一點個人覺得很驚訝 片尾中稍稍提到台語片以前威風頂盛的時代
一查居然是在兩蔣時期 台語片反而是被受歡迎應該很好比較
必竟網路上有什麼電影資料庫之類的 造不得假
而關鍵點果然還是1984年 當時開放了好箂塢片來台上映
台語片、國片至此以後一同走向沒落
聽說以前中影文化城養活很多電影人 現在完全看不出來
說真得 我真得不知道卅年前好箂塢片到底有什麼好紅的?
那時的好箂塢片都很公式化 就兩個白人認識不到一分鐘就親嘴
不到卅分鐘就上床交配肉搏 不然就是粗劣的怪獸跟人類莫名的情感
(當時還沒有所謂電腦特效 怪獸都是用黏合的)
好箂塢片比得上台片當時編劇的無窮創意嗎?
什麼黑玫瑰跟一點紅在月球大戰
要床戲也可以史豔文、藏鏡人、苦海女神龍亂鬥
要人獸情也可以拔長劍 跨神鵰這麼有創意
為什麼當時國片會被完全壓著打呢?
因為當時的某一性別人士集團以只看好箂塢片
不看國片自居(無意引起性別大戰 只是陳述歷史)
脫口說出就是好箂塢片很摩登(以前的潮)、很羅曼帝克 (被洗腦)
還有有些人則是連國片都還沒看過就在鄙視
(那麼公式化 到底那裡摩登羅曼帝克? 以當時社會環境 傷風敗俗卻是有一點)
而當時另一性別集團的態度卻是…
娘娘說得是 微臣僅遵娘娘教誨之類的順臣態度
國片就在這種社會紛圍下 慢慢的亡了
直到這五年十年才剛始慢慢轉好
但各位可以想像兩蔣時代劇院滿滿的戲都是台語片跟國語片嗎?
直到現在劇院上的 現在都以好箂塢片為主吧…
果然在在證明台灣人只有嘴巴愛國 行為一點也不愛國
台灣人長期以追捧好箂塢B級C級片為樂的行為
使得台灣電影不如以前黃金時代 台灣電影人離散為多
而台灣電影可以打進北美嗎?在愛國又愛唱國歌的米國人眼裡
就是一群yellow 一群Asian拍的片 恐怕連看都不會想看
非得要經過國際幾大展過洋水闖出大名聲 國外戲院才映
但是跟好箂塢隨隨便便B級C級片就可以在台上映 雙方能量根本不成比例
這百年來只有一個yellow每拍一部 米國爭著上映
那人叫布魯士。李 因為米國老黑超愛的一個布魯士。李
養活多少當時香港的電影從業人員結果現在好箂塢的手段是
你香港功夫片領先 就挖你成家班袁家班
你台灣導演有世界水準 就挖你台灣導演拍米國片
結果台灣電影人還是死一堆 一堆人整天在那光光光的
結果都是旅外幫米國生態體系賺錢
這就是電影工業弱國對上電影工業強國的自由市場競爭啊!!
稍稍回到經濟學上的論述
可是經濟學上不是管制會造成生產者剩餘跟消費者剩餘的效率損失
自由市場競爭不是會讓生產者剩餘跟消費者剩餘雙雙增加嗎?
個人原先也是這樣想 但在看過【你所不知道的資本主義】記錄片後
深深覺得這現實有盲點 如果記錄片那一票經濟學者所說為真
IMF長期以來讓人開關的說帖理論就是錯 包括李嘉圖的比較利益
個人參酌幾個實例去看 忽然發覺問題癥結應該出在時間
我們被灌輸的模型是管制前的效率跟開放自由化的效率比較
可能從原本的效率點到新的均衡點只要幾個月的時間
那新均衡之後呢?五年、十年後生產者剩餘跟消費者剩餘又是如何?
應該沒人知道… 但是開放自由市場卻是承現不可逆性
這世界好像還沒發生開放外資 外資進駐後 對本土資本不利
然後政府回頭說 自由化的開放不算
全部回到開放前的管制限制 外資全都再出場
這就是自由化的不可逆性
我的老天啊!! 對人民如此重要的生存依歸
開放影響了卅、卌年以上的生態 我們只看幾個月的效率改變圖就決定?
那不是目光短淺如豆?以管窺天嗎?只看近不識遠嗎??
但是生產者剩餘跟消費者剩餘的增加是事實吧?
但是這時在沒有圖形模型的五年、十年世界 這時我們就必需用頭腦
生產者剩餘我們的企業能分多少?消費者剩餘我們的人民能享受多少?
個人認為這時就是誰的比較?誰的利益?登場的時候
承如之前【你所不知道的資本主義】裡的經濟學家所說
李嘉圖的比較利益現實中很少發生
所以現實世界恐怕是偏亞當斯密的絕對利益法則(幾乎贏者通吃)
(個人沒有做相關研究 必竟個人已經過了學生時期)
但我以邏輯推度那幾位大賢所說是可信的
李嘉圖的比較利益可能只會發生在兩個綜合實力各方面相當的情形下
而至於強弱分明的國家間的比較 想當然會跟著絕對利益法則法則走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多數國家在Free market後 我的比較會變成他的利益
因為這世界自由市場絕少發生實力相仿的事
必竟工業的始點 工業基礎 科技化基礎 農業現代化基礎
領先的國家常是一開始就領先到頭
生產者剩餘也許管制前本土產業佔8成 外資佔2成
自由化之後生產者剩餘增加 但在強弱分明下
可能本土產業佔1成 外資佔9成這就是我的(民眾)比較 他的利益
舉個例 萬一不幸台灣真的加入踢屁屁(TPP)
米國日本的進口車在國外售價約2~3萬USD台灣25%~30%關稅拿掉
米國的什麼肌肉車 日本的什麼神車
只賣你6、70萬 以本土為主的國產車會掉多少?
那不是很爽嗎?進口車國產價
(如果你會這麼想也代表你也是那種嘴巴愛台灣 行為卻不愛台灣的人)
生產者剩餘之後就會被國外資本拿走
幾個月後,也這幾萬名在國產車廠討生活的眾多老爸老媽們就被鬥到失業
然後吃老本吃積蓄的消費者剩餘一開始爽後 慕然發覺不久後一切都是幻覺
因為你車廠的老爸老媽們因為公司吃不到市場養不起那些人 所以被開了
當然消費者的成份會改變 這個例子汽車太大了 如果是一般的小物
消費者剩餘就會被觀光客吃走(也許恰恰是賺走你錢的外資企業的家人或員工)
因為本地民眾的消費者剩餘主力少了本地的企業的生產者剩餘支撐
其結果就是米、日取得絕對利益 依恃他們已累積多時的整體實力
再舉個例 台灣現階段本土黃豆的成本因為產量少 耕地少 已經比不上米國黃豆
但因為很多人因為健康的關係選擇本土黃豆
假設本土黃豆貴米國黃豆2.5倍價 如果加入踢屁屁(TPP) 台灣關稅再降
可能本土黃豆價格都不變 但比較健康的本土黃豆可能會變米國黃豆4~5倍價
這個價格不是逼著本土黃豆的農友去死嗎?
至於為什麼本土黃豆比較健康
這是想當然爾 因為米國黃豆成本低大多船運 會經過三四個月船期
又這種東西低價 不可能多費心力溫控冷藏
所以大多數米國黃豆都會在高溫潮溼的環境下來台
而這種環境就是黃鞠毒素的滋養環境
然後過多的黃鞠毒素也是台灣國病肝病的來源
另一個原因是台灣本身對種子類食物的過份仰賴 卻忽略種子類保存上
台灣本身的氣候就是高溫潮溼 也很容易生成各種毒素病毒本身如果保存不好本來就很
容易傷肝以食物旅程較短的本土種子類食物
本來就比較健康 米、麥、豆類都是
如果本土農友再被鬥倒 台灣再無健康堡壘
也就是劣幣趨逐良幣逆選擇的情況會發生 以米國本身強大的農業生產來說
台灣真得鬥得過米國孟山都整體強盛的邪惡勢力嗎?
現在很多好箂塢明星在推公平貿易(也就是多消費弱勢國商品 扶持當地小農小商)
會推的原因是很多自由市場下
米國企業的強大連米國人都看不忍蹴睹
但是那個原本的自由市場架構太大 這些公平貿易不過就是當中小小逆流
那種貿易行為能存在多久都是個問題…
因為誰知道當初他們的政府 不知道為什麼開了一道不可逆的自由市場之門
他們就被迫在這洪流中浮沉 簡單一句就是實力差異太大
這就是所謂自由市場
再舉個例子 台灣這些年開始有些人開始想做一些動畫產品
但是因為市場自由化的太早 台灣動畫市場老早被日本的動畫所佔據
電視最精華的播出時段 播的都不是台灣自產動畫
卻整日裡以追捧他國漫畫動畫為樂
(台灣自產動畫我只在電視台看過一部【神雕俠侶】的卡通)
而台灣又充斥著那種嘴巴愛台灣行為卻不愛台灣的人
專以貶低踩踏自己人來滿足彰顯其對憧憬外國美好的幻想
有些人可能甚至連比如日本某漫畫家因為澇屎而休刊的小事都一清二楚
卻可能連台灣有什麼漫畫家名字 試圖努力在洪海裡求生都不知道
整日寧願付一大筆授權金給外國人養活他國人
而不斷的追逐外國產業的動漫衍生的公仔、周邊商品
卻少人對台灣自產動漫及其衍生物給予支持
這也是台灣很多產業打不過歐米日等先進國家的主因
在台灣本地市場而言
相反的反而在台灣倍受自己人打壓的文化藝術家 動漫工作者
反而在國外受很多阿斗仔所接受 真是一種倍受諷刺的反差
即然講到動漫 多少要跟先烈們 如卡神們致敬一下
至少你們勇氣在長久以來被米日外商殖民的企業環境中
開出一條路給台灣的工作者走 雖然很多後來又被什麼台灣鄉民踩爛
講到這又不得不提一下 之前有件新聞
是台灣電動機車賣十出頭萬被罵翻的事 真是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外國的特斯拉賣台幣四百多萬都有人玩的很開心
台灣自製出了機車版的特斯拉 卻被罵得要死?
一個成長期的產業 卻要求要賣衰退期的價格 這才是荒謬思想
剛起步的產業 難免有很多改進的地方 需要很多資金金流
卻在這時被嫌的一沓糊塗 這才是口口聲聲愛台灣的荒謬
不過是兩年的汽車折舊價格 這也嫌?
機車版的特斯拉A!機車版台製的特斯拉A!!
成長期尚且如此 那你們要它進入成熟期賣多低?costdown上癮了嗎?
一個新興產業賣毛三毛四 毛一毛二
這在任何有志扶殖新興產業的國家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笑話
我想告訴大家生產者、消費者剩餘有時間盲點
現實因為有絕對利益法則 所以更應注意自由市場開啟的不可逆
但另外從米國控制IMF 米日又同時控制亞銀
而這兩個單位又以資金不斷逼迫一些新興國家開啟自由市場
而現實上米日在billionaire跟millionaire(USD計)的富翁數上長期是世界前二看來
這些盲點應該不是被忽然發覺 而是長期已被知曉卻被特意不告知
也就是說華爾街油太冷金融家們學的經濟學
跟你們這些新興國家學得是不同套但是他們卻可以藉由你們的學習
讓你們接受 反過來從中獲取最大戰略利益
這恐怕也是歐洲主要國家都各自要發展自己的經濟學派的原因之一
而台灣要從當中存活 也只有不斷的對已知的經濟學做理論與實用的思辨
舉了那麼多自由市場例子表示我反海耶克? 並不是…而是要看情況
如果自由市場有農工商業先進領先國
為了台灣企業利益就不應加入
而如果完全沒有農工商業先進領先國
為了台灣企業利益就 台灣就應該加入
因為絕對利益法則 也因為自由市場不可逆性
也就是說台灣應遇強則反對海耶克 遇弱則支持海耶克
也就是要以台灣為技術高點囊括最大需求
回到主題 台灣應該拒絕加入TPP的理由很簡單
因為TPP會有米、日TPP如果是純外交連盟 加入並無妨
但是明顯的TPP就是自由市場協定
如果TPP沒有米、日
加入台灣反而可以競爭中 在比較中取得絕對利益
但是要TPP沒有米、日 不可能不是嗎?
TPP中 日本或許因為技術與米國均勢
相對利益法則出現的機會很高 但台灣不是
這個世界就個人分類 有幾塊市場
米國及周邊是一個大型市場但已成米企禁臠
中國是另一個大型市場
歐洲是一個中型略大但被搞生病的市場
東南亞則是一個中型有機會成長為大型的市場(破十億人)
阿拉伯非洲是個一個中型但卻不斷被放戰亂種子不穩定的市場
日本是個封閉的中型自有市場
台灣要展現自己的技術 獵取台灣出海口的最大需求
關鍵不是踢屁屁(TPP) 而是RCEP
舉個例廣達在雲端才開始起步 你們贊成它這時跟米國
也就是IBM 古歌這種立足近百年的米國科技發祥公司
做無條件限制的捉對廝殺嗎?
or 人口有破十億人的東盟 但是雲端產業卻是空氣做捉對廝殺?
同樣的問題 你們贊成台積電跟米國的Intel做無條件的捉對廝殺?
or 人口有破十億人的東盟 但是半導體才初起步的新加坡公司?
(雖然號稱世界第一 宇宙無敵的台積電已經跟Intel開戰了)
同樣的問題 你們贊成台灣金融業
跟東盟最主要的金融業國家新加坡對戰搶東盟十億人口的需求?
or 米國3億人口需求市場 但是卻有著最多其奸似鬼智商高絕的油太冷金融家?
你們贊成台灣農品跟沒有巨大有力的東盟個體農民競爭?
or 農業高科技化生技化邪惡勢力遍及五大洲七大洋的孟山都巨人開戰?
你們贊成台製的通訊軟體beetalk 要跟米日的Line、Whatsapp對戰?
還是東盟的某某某通訊軟體公司(應該有 但不知道什麼名)對決?
這時請把你右手食指的第二指節切齊你的左乳頭
好好的感受十幾秒你手掌下的世界 回答你的答案
你(妳)真得要台灣大中小企業 現在全面性的跟米日企業
做不死不休 至死方休 不打到最後一分錢一個人絕不休止的死鬥嗎?
或許有人會問 台灣主要競爭對手不是南韓嗎? (鬼話)
東西貨物放上了市面 還有分這塊東西跟這塊東西友好?跟這塊東西競爭?
從一家公司 一個法人出世開始 市面上的所有同質公司就都是競爭者
你以為2~3%的HTC 競爭者只有市佔第一的三星?
沒有市佔第二的阿婆?市佔前十的中國手機?
以一打十 以一打百 本來就是企業生存常態
絕對不會有我跟你友好 我東西就賣少一點 讓你賣多一點的情事
台灣會把南韓視為主要敵手 是政治人物 企業為了轉移現實壓力的手段
只要有仇恨目標 就會被接受台灣勞工被壓搾的合理美化
另一方面也是米日技術高端企業特意養成的壓價生態
你台灣只要產業不自主 我可以隨時抽你單給他 也可以隨時抽他給你
米日企業只要技術轉移給兩三個國家
那個給單對象可以是南韓 可以是泰國 可以是新加坡 是馬來西亞
甚至可以是馬達加斯加主因的癥結是台灣本土企業的出海口(品牌支撐)不夠
回到之前的說法 就是本地產業生產者剩餘拿的不夠多
只好轉過來壓搾生產要素 土地租金漲 原料漲跌互見 企業家精神沒有
最後的結果就是壓低你我他的薪水勞動所得
歐洲一系的經濟學家早就質疑勞力不該為生產成本要素
而是應該當做生產產品必要的過程 也就是把薪資的給予
當成支撐社會的經濟活動很重要的一環
但是像台灣資本市場自由化後 外資化(米日外資為大宗)
你們可以去查外資握了台股多少市值? 查到你會嚇很多跳
外資券商(背後可能是米企客戶)常要求台股多配發股利
即要抽你單又要讓你多配發 你以為上市台企要從那裡搾出錢?
不就是你我他的薪水… 替米國日本當奴
不就是從資本市場自由化開始?
台灣現在的情況未必比18世紀資本主義壓搾的農莊黑奴好!!
(有空各位可以去比較一下工時 薪資水準)
某些程度台灣人的低薪要怪自己人的不愛台灣
一支笨Q 阿sir 啊輸死 HelpTheCompany手機…你買六七千
台灣企業可以實拿六七千生產者剩餘
一支阿婆手機二萬多 台廠只拿得到台幣二百多的生產者剩餘
還一堆人沾沾自喜自以為潮
當有人在你面前炫耀阿婆新機時 你敢不敢嗆回去?
一支平價的台廠機養活的台灣勞工 抵得過你三十隻阿婆養活的台灣勞工
這個數字差距就是自由化後
本土產業跟外國產業分別拿到生產者剩餘對台灣勞工的影響
只因為你覺得米國貨 潮 有設計感 新穎 你買它 結果很多人就低薪
這就是自由市場輕易開啟的後果
台灣2002年加入WTO後 一些關稅因為有落日條款 可能會遞延四五年
你只要觀察台北最熱鬧的東區 是本土店家多 還是歐米日系的店家多
你就可以慢慢去估台灣本土企業面對
那些技術、行銷、設計、門面都高人一等的米日外資
是可以拿到多少生產者剩餘?
而且很多時候台灣的媒體還瘋狂的為那些外資行銷
台灣人又蜂擁的餵養那些對台灣體系可以拿到生產者剩餘0或很低的外資品牌
而台灣小企業在面對高額租金成本 本就比不過那些飄洋而來的米日歐外資
加上自己人不支持 (外國人都會看不下去 搞什麼公平貿易了)
台灣中小企業在WTO自由化之後其實倒掉很多
至於你要去研究WTO開放的外資威脅影響 你可以去比較
2002年+落日條款年限為時間分界
台灣中小企業的每年倒閉關家數做前後比較(官方有像有相關數據)
台灣人一直在忌憚ECFA 但是ECFA的貿易開放還沒開始
台灣目前經濟這副慘狀從邏輯來說跟ECFA沒什麼關係
況且個人認為台灣民眾不會對陸資企業有追捧的效果
從工業、服務業上 中國大陸的水準在台灣人的觀念中有很大落差
反而整體實力技術高台灣一等的米日 才會對台灣中小企業才是殺傷力驚人
某個綠色報紙的言論看了真會讓人吐血的沒有邏輯
說台灣開放ECFA後 查甫找沒工 查某找沒昂
OK 就當這樣好了 假設台灣整體技術實力排20幾
大陸排40幾往30幾邁進 東盟九國在5~60
新加坡在30幾(不比台灣多樣性)
那該報紙一直在論壇由什麼律師、醫師說台灣"應該"加入踢屁屁(TPP)
疑?排名20幾的台灣打不過40幾的大陸 (??)
那應該是台灣長痔瘡了吧?
卻要給世界整體技術實力排前3 中的兩國的米日同時踢屁屁(TPP)
那不是如同兩腳如貝克漢的世界級腳力同時踹在台灣的痔瘡上
那台灣的痔瘡還不爆掉流血而亡?
其實我一直搞不清這種比自己差的打不過 卻要同時挑戰世界級前3的邏輯
律師?一個依附在台灣人爭端上的行業
醫師?一個依附在台灣人苦痛上的行業
兩個台灣不受自由市場競爭衝擊內生型的行業
卻連這種簡單的經濟邏輯都搞不懂 卻自以為是引領台灣的精英
大肆的揮擭消費人們給予他們的尊重(還是只是因為收入多就學問大?)
但是 不懂經濟卻硬要指導人分析自由貿易又是怎麼回事?
個人我一直想不透台灣硬要加入踢屁屁(TPP)的理由??
假設陸資來台開了一家店 標榜正宗(哪裡?上海還四川好了)
台灣人會大肆吹捧 趨之若鶩嗎? 我想並不會!
但是如果是一家日資來台開了一家店 空運了4個日本日式料理師傅
假設它開在原本五家台灣人開的日式料理店間
經過台灣人的吹捧跟不愛台灣
那原本五家台灣人的店在技術上 知識上 knowhow上比不過日資
吸走了五家店8成的顧客
那4個日本師傅 讓台灣人師傅失業的不是4人而是20人個台灣人師傅
消費者可能只是把原本一周一次的台灣人日式料理換成正宗日式料理
(不愛台灣 不愛台灣 不愛台灣)
結果原本那五家店加總起來的生產者剩餘8成 全部被那一家日資拿走
以至那五家店付不出高昂店租全倒了…20人個台灣人師傅跟倍數的台灣外場失業了
結果存活的那家日資 會理台灣氛圍的薄利多銷跟愛台灣嗎?
不會,理都不會理你
就像麥當勞一樣 就算沒有虧 但營益率不夠高就徹走
根留台灣這種話他不會理你 因為會理這話的店已經全被日資幹掉
就算留著 台灣人也是賺少數外場奴工錢 真正核心技術還是在日本師傅手上
待徹走 台灣人師傅可能已不知流散到何處 技術生疏 失志落魄
這就是外資化的影響
台灣分到的本土生產者剩餘不足 衍生的本土消費力不足
小確幸 小小確幸 小小小確幸 本土的技術比不上米日就一直挨打 就一直低薪
這不就是WTO開放後的台灣 一些台灣店家打不過的技術經驗較高大怪獸
紛紛倒倒倒倒倒 因為程度差太多 因為台灣人自己只會挺阿斗仔
這些年 台北街頭店家越來越外國化 薪資越來越奴工化 是不是?
再舉個例 假設索尼微軟沒有出過遊戲機台灣人想做台製品牌的遊戲機
假設這世界已有僅大陸牌 印度牌你會覺得如何?
應該是這世界無限寬廣 機不可失吧!
為什麼? 因為你相信台灣人的技術技術能力可以很快追上
台灣可以吃到很多的世界需求
但回到現實 假設索尼PS4 微軟Xbox one因為售價因為踢屁屁(TPP)
由原本的1萬5 踢掉關稅只賣五六千 加上周邊產品衍生物的進口數目又增加
支援的遊戲片又因此多上好幾倍
你一家台牌遊戲機 還在苦苦的找肯支援你們家體系的遊戲商的起步
面對技術 銷售經驗 顧客knowhow多二三十年的米日資
你怎麼辦?你的員工怎麼辦?你的台灣品牌夢怎麼辦?
如果你是台灣廠商 你睡得著嗎?這裡的遊戲機可以用任何事物取代
日本人不是最愛動腦想一些奇奇怪怪的新事物嗎?
日本米國的創新力一直比台灣強 那當他們所有企業8成以上全都大軍壓境
台灣大企業 中企業 小企業 小小店面 沒本事離開台灣的企業
要怎麼活過等級比你高半個世紀的工商業強國的無差別自由殺虐?
這幾天 在台灣盟友韓國被列強逼著在面板退讓低頭下
只剩台灣一國抵抗面對WTO的列強們…
對面板業來說隨時要準備被犧牲
有多少員工的吃穿 多少員工的生計
明明很努力的創新4K營幕 轉眼間米日又研發了量子點營幕
在劣勢下 又要被開關 拿掉保護
天曉得為什麼當初2002年為什麼要加入WTO??
開了一扇關不了的大門 補都補不了台灣還有一個不要踢屁屁(TPP)的理由
就是沒有地緣位置的優勢
如果以北美一大塊市場而言 原物料從巴西出發 到墨西哥智利做半製品
物件旅程還算合理 但是半製品由墨西哥智利跨過一整個太平洋
來到台灣加工成成品 然後再跨回一整個太平洋 回到北美大市場
你真心覺得這樣的物件旅程合理嗎?有效率嗎?
無論加不加入TPP 最終要攻北美的廠商 還是會落腳墨西哥米國周邊
哪怕他們會收退休警察去墨西哥打毒梟 都不會選擇這麼漫長的物件旅程
反而加入RCEP 原物料可以在印尼馬來西亞
走個短短的黃海回台加工再運到各個RCEP市場上
對海岸國家來說是現有的黃海
對陸地國家來說未來克拉地峽+東盟高鐵系統
這就是兩條棧道通往十億人口需求的棧道
雖然這麼說可能會刺傷某些人的心
台灣本來就是在文明劃分線北緯30度以下
本來就是在亞洲東南 本來就是外國人眼中的東南亞國家
何不爽快一點承認 然後把東盟十國想辦法在經貿的地圖上
變成台灣的經濟國土 上明珠台灣 下明珠新加坡
台灣企業如果認真想攻滅新加坡企業 有很難嗎?
可能對某些人來說 主要競爭國由韓國改為新加坡很難吧?
如果在泰國劃一道中國大陸出亞洲記的克拉地峽 (摩西是誰不重要)
即弱化新加坡 又強化台灣經黃海 克拉地峽 入東盟陸地國航線
此時不玩 更待何時 據說日本也相當哈這條未開的航線
我個人是想不出 不吃這東盟十國生產者剩餘的理由
這就是地緣位置優勢 這就是地緣經濟 衍生出的就是地緣政治
那些幻想台灣會飄到中美洲的人就省省吧 實際一點
台灣這輩子都會在東南亞!!台灣該做的是加入它們
然後想辨法成為王 東南亞的王!!
如若不是王 至少也要做個假王
這樣台灣的地理位置才有效 然後就只是比重環節調配的問題
我若為大統領 一定改企業差別稅制
ex. 台灣本地/(台灣本地+東南亞)投資+薪資>50% 課17% <50%課25%之類的
怎麼會產業空洞化? 一群法律系領政的腦袋都不知道想什麼?
整天鬼吼鬼叫的誇飾自喜 或者鬼吼鬼叫抓破頭皮拉扯頭髮的怒批
其實只要一個小小的關鍵點公式改一下就好了
這難道就是法律系式的治國與監國??
瑪麗亞 阿三 賓賓 我來了!! 這有很難啟齒嗎?
台灣的未來看他們吃穿有什麼不對?
各位應該有讀過18、19世紀所謂 "喪權""辱國"的歷史吧!!
所謂"喪權" 列強拿走的是你的關稅自定權
目的是什麼各位應該想的到吧
就是讓工業革命後列強優勢的商品進入到你的市場
以競爭強的產品一個一個擊敗你們的起步的工業、商業
"辱國"當時最主要是劃定勢力範圍 目的很簡單
就是要你們這個地方的所有需求可以供養他們的企業
為此 他們在當時不惜在世界興戰
而這個時代 居然傻到人家一說 就隨意的把自由市場主義當成真理
真是荒謬 在兩個世紀前 那是戰敗國才要接受的
現在某些財經媒體一直說 台灣金融不夠自由化 外資投資增加太少!?
你要不要再查查外資買了多少台灣上市公司的市值? 打工仔當上癮了吧?
隨便舉些例子 米國是本地米資多?還是外資多?
中國改革開放快三十年 是本地中資多?還是外資多?
人家的經濟成長果實是本地廠商吃的多? 還是外資吃的多?
台灣以前經濟高度成長的五.六.七○年代 工資上漲最多時
是本地台資多?還是外資多?
台灣不缺資金 銀行的中心那個人這些年也不斷放出資金
米資日資這些年也差不多把上市公司買光了
為什麼還要再放一些技術高台灣幾等的外資大怪獸在台灣境內肆虐??
那些外資吃食了台灣的生產者剩餘 回饋支撐的本地消費者剩餘又不多
台灣有足夠資金為什麼不用在投資 而要去炒房地產?
因為投資完是要打仗的 二十年前你的對手可能只是剛起步的小台資
現在隨便你的對手就是大怪獸外資 打的贏的難度一整個不一樣
你覺得是你台灣人的店會有排隊人潮 還是外資的由你窟窿、炸弱?
(你看 台灣人不愛台灣的是不是特別多!)
天曉得台灣放那麼多外資入駐是為什麼?
本來台灣人開的店打台灣人很順手
現在幾乎是一起步就要打國際級的怪獸一失敗就傾家盪產
你說你要是借到錢 是會投資?還是會投房地產?
那些財經媒體說台灣引進外資不夠多才不夠好的理論基礎在哪?在哪?在哪?
倒是說一說? 還是只是個不知道為什麼的流行話?
台灣要對米日企業全面無規則開戰(加入TPP) 以台灣企業的整體實力來說
至少還要30年吧!! 當然有些企業號稱世界第一宇宙最強如台積電例外
相信還是有人會說要挑就挑最強的戰 人生才夠味…
呵呵呵… 基本上個人是不反對那種思想
但超過9成以上的企業都比米日弱 這是事實吧?!
做人某方面來說要廓清事實!!
你、我、他以及諸般眾人以現實來說 對米日都還太弱了
在這提個題外話 個人畢生宏願是
希望終有一日可以在米國金融市場軋爆其奸似鬼華爾街的索羅斯、巴菲特
現在台股市場那些大戶只會欺負自己人散戶 有點太沒出息
至少來個七擒七勝索羅斯、巴菲特 人生才夠味 是吧…
(近來社會的意氣、狷狂好像都錯了方向 看到社會新聞心有所感 唉~~)
但以你、我、他目前實力 真得是遠遠不足
所以我們需要三十年的時間
這三十年我們就拼命的學習怎麼打敗他們約定好了吧…各位
三十年後大家一起相約去軋爆索羅斯、巴菲特
三十年後 卦山佛蓮 金融決巔 勿失信約
題外話就在此先告一段落
近來有一則米國的初選新聞 米國武則天對了她的選民說了:
(米國唐高宗愛吃哈根達斯 米國武則天確認無誤)
TPP會替米國的中小企業增加額外需求 米國民眾應該要支持
(要知道米國大統領候選要發展經濟政策言論
背後是真得是一些米國其奸似鬼等級的一堆華爾街經濟學家在後面出謀劃策
也許已經有兩三個不同的經濟學派大論戰後得出的共識決策)
替米國增加額外需求這一句 隱含什麼意思各位知道嗎?
現在世界總需求在走平或走弱中 米國武則天經過她的財經幕僚提示
說出的說應該正確 也就是說:
米國可以透過TPP 把加入的其他國家的生產者剩餘一大塊一大塊的割給米國
亦就是其他國家的生產者 將在米國這個TPP體系中 喪失它們的生產者剩餘
而且米國武則天還大肆抨擊dirty floating(直譯骯髒浮動)
要加入TPP的國家都應拿掉dirty floating(人家嫌你髒呢…)
要知道台灣一直被米國列為匯率操控國名單之一
拿掉dirty floating的意思就是要對銀行中心超級A的那個人進行政變?(疑?)
這時候 有個綠色的台灣大統領候選 跑到了米國還應允了米國
米國的政策就是台灣的政策 (疑?)
這時阿拉我心中就微微感到不妙… (難道台灣要吞踢屁屁這顆毒?)
然後那個綠色的台灣大統領候選 就"意氣風發"的對米國媒體發表言論
有人把這個叫做"霸氣"(疑?)
然後回台灣某個綠色媒體
把米國國會允許台灣加入TPP 當成恩給 當成歡慶之事(疑?)
然後前幾天那個綠色的台灣大統領候選對著樂於配合的米國前副大統領說:
她的綠色政黨長期以來都支持台灣加入踢屁屁(TPP)(疑?疑?疑?)
先說米國為什麼要樂於配合?
有人要把它們國家企業現在及未來的需求及生產者剩餘送給米國企業
米國媒體及米國國會當然爽了 但是割的又是誰的利益?誰的未來?
二則"霸氣"這種事 應該怎麼看?
米國武則天的主張的的確確替米國中小企業割到了陸陸續續的利益
講出來的話有經濟基礎的底氣 自然有"霸氣"
但是那個綠色的台灣大統領候選
在不知不覺中把台灣企業的目前未來的生產者剩餘一塊塊割給了米國
還志得意滿的自認值得誇耀 這算是"霸氣"??
如果是不知不覺被米國話術矇了 頂多算笨
但如果是知道呢… 知道還要把台灣利益割給米國 那就不能原諒
雖然個人認為可能是前者
再則米國的政策就是台灣的政策 本身就有極大問題
米國的政策是基於米國政治經濟基礎
台灣的政策怎麼是基於米國的利益?
台灣一直以來的問題 台灣一堆藍綠主要政治人物 都是法律系出身
其所謂的幕僚 大多也是 所謂的政策 也只是以打倒對手為號召
也就是以情緒性的手段打倒對手 (法律系訓練出來的思維)
從沒有想過以理性經濟學的方面來分析台灣現狀
來找出對台灣最有利的經濟政策
在【你所不知道的資本主義】中 曾提及經濟學以前叫政治經濟學
意謂即從事政治活動 經濟學的思考是應該且必要的常識之一
哪知現今的台灣 藍藍綠綠的政客們
除了動不動就進出 AIT說對手壞話
所謂的維基解密
就是米國上臣對台灣政客的私下評比後的往米國本土傳的譯文
由維基解密看來 台灣政客專在私下扯自己人的人
向米國利益輸承當順臣的還真是頗多
台灣目前政客到底有何層面是被稱得上引領台灣的思想及腦袋?
基本上柏拉圖在他老師被雅典所殺後 曾主張政治應由哲學家治國
個人的看法跟他略略不同 現今情勢 國際金融情勢變化多端 金融陷阱林立
一國的政治應該由可以廓清世局與未來的人當引領人們的精英與腦袋
而這種精英絕不是法律系出身 而是要通懂經濟的人
話說回來 法律系又那裡稱得上引領台灣的精英?的腦袋?
台灣歷經了快16年法律系荒政
然後接下來那個法律系候選人又提出極度傷害台灣的政策
(如果不知道哪裡傷害 之前的文字再重讀十遍吧)
阿拉個人已徹底的不信任所謂的法律人治國
沒眼界卻話都隨便他們說
只要稍稍對經濟學有感覺的人 都會覺得不妥吧!
這樣台灣人還要用這種人當台灣的腦袋嗎?
推著小豬就能治國? 露個奶穿著慢跑短褲就能治國?
穿著超人裝推推團康就能治國?
一個到處叫人道歉的人、的團體 推出會傷害台灣半世紀以上的經濟政策
連為什麼支持的理由都沒有?那是不是也要出來回收政策再向人民道歉??
有時候阿拉都懷疑台灣人是不是都只看皮相 以皮相擇人… 唉…
趙括雖帥雖擅舌雖年輕 但在國家之輕重上 仍遠不及廉頗
魏延馬謖雖擅武雖年輕 但在國家之輕重上 仍遠不及諸葛
執一國之輕重 必得其腦 切適時局 進退得法
台灣的財政體質已經被稱為乞幫 一群地方中央已然缺錢缺血
如果還要打開堤防 迎接無數波外資技術大浪潮
台灣的經濟主力中小企業死了 你台灣政府的財政來源又如何平衡?
台灣是要變另一個海地?冰島?希臘?西班牙?義大利?
難道有國家把經濟支柱毀壞還不會衰弱的嗎?
請各位把你右手食指的第二指節切齊你的左乳頭
好好的感受十幾秒你手掌下的心聲 然後閉上眼
好好想像未來的世界 問問自己 萬一台灣加入了踢屁屁(TPP)
米日的中小企業也如米國武則天所言往其他TPP國家移動進攻賺取"新"需求
米國日本的中小企業 對台灣這塊在當中算有錢的肉 會放過嗎?
踢屁屁(TPP)跟WTO一樣 是一扇開了就關不了的門
這幾天台灣在WTO被列強逼著犧牲你重點產業面板還在耳邊吧!
為什麼?為什麼?天曉得為什麼?
自由市場在比你產業競爭力強的人進來時
本來你就會受極度傷害(如果還不知道為什麼傷害 之前的文字再重讀十遍吧)
如果米國、日本 的技術優勢的中小企業8成以上都來攻台
台灣那些脆弱中小企業會死幾成呢?
1成?2成?3成?4成?5成?6成?7成?8成?9成?9成9?
一群技術比你們高超好幾層的競爭對手永遠比低技術的強
米國 日本 總體實力世界前三 對吧!
你們捫心問 如果你是中小企業主
面對比你領先10.20年經驗的老米老日 你們睡得著嗎?
如果是你的子 你的女
那時面對比你領先40.50年經驗的米日的半百老店 你們睡得著嗎?
如果是你的孫 你的孫女
那時面對比你領先70.80年經驗的米日的根深巨怪 你們睡得著嗎?
你知道一時的盲目 會讓多少人失足?
台灣有多少中小企業是沒辨法從台灣移走的 要逼死他們嗎?
會被逼死吧? 贏過世界第一第二存活下的又有幾家呢?
阿拉不敢說替萬民請命那麼偉大 但請各位算一算
中小企業 及他們未來的子女兒孫加一加
有幾萬人、幾十萬人、幾百萬人呢?
說真得 想到這點 你們真得睡得著嗎?
那以後你們面對你的子、你的女、你的兒、你的孫你是會選擇變成你所討厭的廢物大人
樣 對著他們說
你們就是不努力、不用心 一點腦袋都不用 一點辨法也不想才這樣
還是選擇哭著對著你的子、你的女、你的兒、你的孫
向他們懺悔 你在該說話阻止的時代時點
天曉得為什麼被催眠被洗腦被跳越被集體忘卻
默默的 默默的 不作為 然後就被通過了 (不說話==同意?)
(沒有知識看出錯誤的方向 本身就是種罪?)
這種事本來早該在2002年前 要開WTO關時 就該被火熱討論結果呢?
當年的政客 媒體 名嘴 報紙也跟現今一樣擁有的特定藍綠立場
隨著老闆為擁而擁 為反而反只追著民調 只是追著花絮小事
國中各位應該也學過一句 蝸牛角上爭何事?
可能二年後就理都不想理的事而大做文章
明明就有著會影響五十年以上的經貿大事 卻當做沒為回事
沒有支持 也沒有反對…
然後十年後才有人出來替早該發聲的十年前人喊
天曉得當初為什麼要開放外資?
阿拉之前看了皮卡丘後 深受感動 對記者這個職業充滿了敬意
想說阿拉以後就不罵記者了但是
近來看到財經台 政論節目 新聞 真是失望
都沒有記者或媒體人對經濟學有什麼感想嗎?
對著台灣民眾未來的廿、卅、卌年 影響民眾死活的重大的經貿決策
還是主要候選人提出來的 沒人有想法嗎?
整天民調民調的提是怎樣?不知從何來而的意見也無從評論起
卻拿這個來引領國家?荒謬至極…
你們的未來要由這團空氣替你們決定嗎?
整天不著重處的討論 討論再多有何用?
何謂重處 民眾的生死之門
比如像標題這種問題!像WTO、像TPP的威脅啊!不是嗎?
看來台灣的民主真得出問題?
這種加入踢屁屁(TPP)的經貿大事問題
本來是要政治精英的人出來點破討論
本來是可以預見未來的媒體出來警示
本來是摸過經濟學的眾多前輩出來指導
怎麼最後會只剩阿拉一個小小的鄉民在擔心憂慮??
台灣的精英是不是 不是那種可以引導人走向光明未來的精英?
是因為全都是為辨而辨的法律人系統?
還是就算有人摸過經濟學 也沒人把它當真?
還是台灣根本上就沒有所謂的精英體系觀念?
阿拉真得覺得 台灣所有政客每年都應該來個經濟學檢定考
連主要媒體人也是 然後再來個公布應考分數 讓人民評定
這是治國的基本觀念 不是嗎?也是本來就應具備的一部份
為什麼台灣有連個基本觀念的人在哪? 都還是個謎?
最好所謂的大統領候選人政見發表會 來個經濟學模型的提問
然後候選人就模型補充現在是何階段?想法?落差?條件修正?
之類的 那才是顆足以引領台灣眾生前進的腦!不是嗎?
台灣人想要的民主型式是怎樣的?
是像柏拉圖一樣 堅信哲學家治國的精英主義?
還是你閉嘴!!我才是民主 你們所有人給我閉嘴?那種激奮式的發洩?
還記得第一段末段阿拉所提吧…蘇格拉底死於何人之手 前例還在那!
歐洲經過那種舊資本主義 共產 法西斯諸多煽惑人心的時代
所選擇的是相信精英主義
所選擇的是抑制那種像希特勒式乘仇恨而來的反動
而台灣呢? 而各位呢?
個人是依舊相信精英主義
只不過個人認定精英是通學經濟學的精英
可能非可能某些鄉民所信仰的精英
現在這個八卦版上有 16200人
個人絕對相信這個版上很多台大生 很多人智商遠超越我
很多人隨便的理性冷靜用膝蓋想 就可以超越頭腦發熱的阿拉
很多人也許看不到1/3 就已然看到台灣未來數十年命數
但是我還是相信阿拉我的看法是對的因為我所依憑的
非紫薇斗數 非鐵板神算 非空乏的奇檬子不好
而是半部思考過的經濟學
搞不好可能會問 你是誰派來的?黃易?藍監?綠綠?
個人沒那麼粗淺 基本上我並不信任藍綠的領導人
我若為藍藍綠綠 早就把政策回歸思辨正軌
稍稍回到第一段末段 蘇格拉底為什麼要發言?
是他所有的知識與良心啊!!
藍色的馬大統領好像也想動加入踢屁屁(TPP)的腦筋
藍藍綠綠的候選會不會又再次聯手一起把台灣的未來踢屁屁呢?
那台灣到時又該如何?
我若為藍藍綠綠 一定死命的勸你們的主子加入踢屁屁(TPP)萬萬不可行!
那可是幾十萬人、幾百萬人的命!
現在這個八卦版上有 16200人
不知道聽進去的有幾個?Maybe不到2/700… Maybe更少…
但你們有法清楚且簡短的
對那些社會上還不了解踢屁屁(TPP)威脅性的人說明嗎?
即使你是相對少少數的2/700?有句話說得好 不知道,可是依舊存在!
可是看起來不知道的 依舊是大多數…
人民真得要在不知不覺中親手結束自己的未來嗎?
接著我個人想再對將滿18歲的人問一些問題
當你們急急忙忙的想要投票權 你們有想過你們的存在本身
就會大量稀釋一些認真思辨過未來的人的份量
那你們要如何彌補這個被稀釋後的份量?
當多數的別人只看到兩年的未來 你是否能看見五十年後的未來?
那你們又是如何來決斷TPP這種事?依據什麼?理由?
這些問題同樣給滿20歲的 滿25歲的 滿30歲的…那你們呢?
如果你們曉得問題而反對
那你們又要如何說服那些早已中了政治毒根深地固的老灰仔?
我相信或許有人直接End
但是你人生往後的五十年可以用End忽略 然後解決 就好了
唉…語長心重

諸君啊! 米國有所謂芝加哥經濟學派、費城經濟學派
德國有所謂箂茵經濟學派 奧地利有奧地利經濟學派
台灣該是建立起可以斷時局 適現實 覷未來的
台灣的八卦山大佛經濟學派的時候了!!
是該舉起理性思辨的大旗 加入經濟學研究的時候!!


大佛將出 前事濁流盡歸土 卦山踏地 豈容妖邪攔世途

乘風勢起 行人間路 跨略棘途

 

 

--
推倒藍綠的高牆?覷眼睨睥人間惡邪??

未若一句

處女座才是最強的!!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