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妳的生活,每一分一秒接觸到的都是政治。
從妳是個胚胎開始,妳媽咪依法不能隨便墮胎、在妳太小的時候不能知道性別,這是政治。妳出生以後,登錄戶口、辦理健保卡,這是政治。長大了一些,就讀公立或私立的幼稚園、政府補助多少,這是政治。
幼稚園畢業以後,根據戶口就讀哪一間國小、哪一間國中、營養午餐有沒有補助、用了什麼升學辦法升高中大學,這是政治。妳讀的課本是政治、妳讀書一定要讀完九年(或十二年)國民義務教育也是。
出門看到不平整的馬路是政治、浪費時間不合情理的紅綠燈是政治、連搭公車十公里免費都是政治。繳稅是政治、看醫生有健保是政治、考駕照要滿十八歲是政治、出國用護照是政治、妳用的電怎麼發的也是政治、規範妳的法律是政治、總統是誰當然也是政治。
好多好多,數也數不清。所以親愛的,別再說政治與妳毫無關係了。
妳的生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政治。連空氣,都是。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ick Orange
1月17日 22:38 ·
臉友留了很多言要討論漢人或唐人的問題---(以後沒演講費不談這個商業機密囉)

這麼說吧,其實無論「漢」或「唐」都沒有可對應的「血」,這可以從很多方面說,當然也可以從山頂洞人說起。再說山頂洞人前,先簡說「唐」。「唐」是十五世紀後對日本對外來人或物的稱呼,唐音作kara/から。當近松 門左衛門在1715年(正徳5年)寫『国性爺合戦』這部文樂時,也曾以「和唐(藤)内」這個名字,陶侃國姓爺的混血身分為:wa kara nai ,日語即,和(わ)唐(から)內(ない)。這是一部人形淨琉璃,所以每當 國姓爺登台自報家門時總要擺個相撲力士的姿勢,然後很蠢地說一次 “わからない”──觀眾哄堂大笑──意思思是「我也不知道」。就舞台文脈的意思即「我對自己的出身也不知道是怎回事」。「唐」在十五世紀的貿易裡,包含朝鮮貨(自新羅時代即如此)、琉球王國或呂宋去的南洋貨,而不止於元、明貨物或人物。

接著是比較複雜的「漢」,這有很多切入點。這次從山頂洞開始(以後要收錢)。山頂洞人與北京人是在同一個地點,只是考古層位不同。山頂洞人那個層位裡有七具骨骸,七具有三種不同來源,一是通古斯人、一是亞美尼亞高加索、一是崑崙種(即所謂的orang pulau海洋系馬來人),換言之,這麼複雜的混血,到底有沒有「歷史上的在地中國人」呢?

漢、唐、中國人,在17世紀初的英語或葡西語裡被記載為chinese、chinois、cino、chino…這個稱呼是對一個「地理空間」裡,一群膚色相似的人的概稱,但它的語源卻來自公元前2世紀的希臘文獻對呼羅珊Khorasan地區以東的泛稱,為什麼這麼稱呢?呼羅珊大道在耶穌誕生之前就已經是布帛、貴金屬、香木,東往西來的要道,希臘化時代裡,稱整個現代伊朗以東的地區為sinai或Seres(Σῆρες絲所來自的地方),那裏的人在公元一世紀就信仰印度佛教,最有名的一位國王是希臘人Milinda ,希臘文獻記為Mέναδρος ,165~ 130 B.C. Menander I,敦煌出土文書記為“彌蘭陀王”。在古漢語文獻裡記為「大夏」Bactria=Βακτριανή 。

在公元12世紀以前並不存在chinese這種稱法,不過卻可以在公元四世紀的法顯、公元七世紀八世紀的玄奘、義淨等法師的文獻裡看見「中國」兩個字,這個「中國」是指「中天印度」而非唐土。16世紀末,隨著耶穌會傳教士來到亞洲的頻率與人數漸多,對海洋亞洲的認識增加,它們採用cino等字眼標記在亞洲大陸極東陸地的人,不過並沒有統一的記載形式,因為每個紀錄者來亞洲的目的、任務、經過、停留的地方都不同,很多紀錄者會用當地地名指稱該地人,或救生計特質而分類標誌那些人,比方它們稱海洋系閩南人為sanleys*(漢字常記為“生理人”就是閩南語的生意人),有時又直接用當地語言拼寫當地地名分類當地人,這種現象從日本九州島南端到東南亞越過蘇門答臘,到安達曼海,那裏有許多閩南人主要是潮州人以補燕窩、海參做遠程貿易。這種「貿易離散社群」使海洋亞洲的人種分類出現非常不穩定的界線。

先寫到這裡,我寫這些脈絡是不希望探討亞洲人種與民族問題時───就是甚麼華獨或台獨的爭吵從定義就迷蹤,最後流於各說各話,爭吵不休。過去我一直強調,ethnos不是nation更不是race,這不是我個人的意見,而是民族學與人類學一直以來的定義。這定義是來自近一百多年的調查與反省,race是生物醫學研究層次,ethnos是根據母語界定人群,nation是根據現代國際法的國籍(nationality)進行的分類。漢人之所以不存在,正是因為不存在一種「源初的單一的漢語」──請回想或自行去找中學時代曾念過秦滅六國同時廢棄不同的文字書寫系統的資料,深入去追究,就會發現一個異質化程度非常高的「口說語」至今仍在極東亞陸的不同地理界線內被操使為日常用語。18~19世紀對這些口說語的分類,主要是由法國與部分英國人進行的調查,無論收集與分類都出現嚴重的瑕疵,以至於最後產生所謂的「漢藏語系」這個有待被翻案重新研究的語言分類。

好啦再說就要收錢了,光是這些就值每人交100元學費,想知道詳情請自行約團,每人100元10人開班。商業機密不多說拉掰掰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昨晚天馬茶房外的緝菸殺人事件一直沒有得到正面回應,市民的憤怒沸騰了一整晚,到了2月28日早上正式引爆。積怨爆發的市民沿街敲打吶喊,呼籲大家作夥起身抗爭。上午先是重重包圍專賣局臺北分局要求懲兇,又進一步焚毀局內的貨品,頓時濃煙四起,然後…
 
停!這個畫面先定格一下,我們把焦點對到後面那棟被包圍的建築,對就是它,三層樓的矮磚屋。
 
(現場照片支援:http://bit.ly/1PgrKN6
(現場照片再支援:http://bit.ly/1PgrIVK
 
騎樓上方那個橫面被煙遮住不太清楚,上面一塊一塊深色的字寫的是「專賣局臺北支局(由右至左)」。
 
這棟建築建於日本時代的1921年(再5年就100歲囉),是株式會社辰馬商會蓋的本町店鋪,拿來租人。它本來的設計是兩間相鄰的店面,在後方還有倉庫。後來臺灣總督府相中這間房子,便一次將兩間都租下來打通,給專賣局使用。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日本移民被引揚回日本,房東與房客都走了。這些土地與建物於是被新來的中華民國政府收佔,原本的「臺灣總督府專賣局臺北支局」變成「臺灣省專賣局臺北支局」,物是人非的繼續運作。
 
然後不幾個月,二二八事件就在這裡點燃了。
 
全臺北上上下下罷工的罷工、罷市的罷市。這些日子以來,食物與民生物資不斷被新政府徵收、外運到中國,臺灣的通貨膨脹一天比一天嚴重,民不聊生。專賣局還壟斷了菸酒火柴的專賣權,並以緝私名義強行沒入菸販的香菸及貨款,不但菸販頭部被重擊出血、過程中還有路人被拔槍擊斃。
 
抗議群眾眼看包圍專賣局無效、焚毀也無效,政府依然擺爛沒有人要出來負責,所以市民們便轉往行政長官公署擴大抗爭。中午,行政長官公署樓上傳出槍響,對下掃射,槍林彈雨中大批群眾倒下,重傷身亡。在眾怒越燃越烈的狀況下,中華民國對臺的三月屠殺正式展開。
 
--
 
這棟見證了二二八引爆時刻的專賣局歷史建築,最近好像要被拆掉了。
 
二二八事件後不久,專賣局改制變成公賣局,也遷出了這棟辰馬商會店鋪,原建築就賣給了彰化銀行。前幾天,彰化銀行對外公告招標(http://bit.ly/1lvHHB8 ),規畫改建成13層樓高的大樓,希望「積極活化不動產,對外招租挹注獲利」。
 
雖然目前這棟磚造樓房已經被臺北市文化局認定為歷史建築(http://bit.ly/1RSHWVG ),擁有文資身份,它對臺灣建築設計的重要意義被肯定,同時也提到了這座建物對於臺灣重大歷史場景的記憶保存效果。
 
然而現實是,這個響噹噹的、文化局給的「歷史建築」頭銜在法律上只是虛張聲勢,並沒有辦法對產權單位有具體的約束效力。無論所有權人要怎麼處置它,大家依然都只能勸導、建議、拜託、麻煩、求求你不要這麼做,就像口頭打屁屁一次這麼虛。
 
--
 
去年二二八的時候也po過一次文(http://on.fb.me/1RSJdvO ),說這間彰化銀行是我們每天上班都必經的一段路、每天複習的一段歷史。
 
很多時候無意間走過,都會被那個具體的歷史場景印象冷不防的撞得滿臉。好像那個幾十年前的事件突然從冷凍庫中化出來,給我們一記當頭棒喝,隨時要我們認真看看、想想我們遺落了什麼。
 
很多時候走著走著是會哭出來的。
 
看著臺北街頭行色匆匆的上班族,然後與腦中那幕怒吼「阿山無講理!」「豬仔官陪人命!」的激憤市民景象無預警的重疊起來。每天每天上班下班,都在一直提醒我們,不要忘記、不要忘記。
 
然而二二八這段黑歷史至今都還沒有正式打開,殺了多少人?誰遇害了?誰殺的?為什麼殺?真相沒有還原、調查還沒落實,我們也尚未走到究責、解決這一步,遑論反省、原諒與共生。
 
然後這幾天居然又聽到,啊,專賣局要拆了!這是在摧毀誰的記憶呢?除了天馬茶行早在十年前被拆掉,現在好像又有一名新的「目擊證人」要被剷除了。關於在專賣局前發生的一切,那些歷史面貌好像也將隨著它的灰飛煙滅而越來越模糊。
 
我們的財團時代已經來臨,它們正掠抓著我們的文化與記憶向前衝,往失控的那一端奔去。只是這次這麼剛好,它們要摧毀的那顆、包裹具體場景的時空膠囊,正是執政當局處心積慮想要抹滅的歷史呢。
 
--
 
怎樣可以救它?
 
如果你不期待彰化銀行良心發現,就只能看臺北市文化局有沒有guts將它指定為古蹟,這樣誰都不准動它一塊磚。
 
請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用快速的資訊擴散給他們壓力、用人數與憤怒值讓文化局了解我們都在乎。
 
(只可惜中華民國的古蹟認定標準很奇怪,這個快一百歲的辰馬商會店舖在他們眼中只能達到「歷史建築」的標準,而那座所謂的「中正紀念堂」在被指定成古蹟時才落成20幾年呢,柯柯。)
 
--
 
延伸閱讀:

文化恐怖份子凌宗魁FB(http://on.fb.me/1RSHXZB(他很帥)
臺博特展相簿(http://on.fb.me/1RSIVoP
反對北市府所有權人獨大的文資審議(http://on.fb.me/1lxktKV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民黨碰到驚天大敗,一堆國民黨人提出改革方案,我看了不免也手癢,也想提幾個改革的點子,但是呢,這些點子放在有稿費的專欄,顯然對不起老闆,所以就又放回根據地了。

我看一下這些國民黨改革派提的方案,ㄎㄎ,全都是照著民進黨人的想法來走。什麼年輕化啦,放棄黨產啦,見鬼了,提這種東西像話嗎?中央委員們會支持嗎?能符合一百年來的黨魂嗎?

我也是國民黨員,只是可能快二十年沒交錢了。以下我也提五個國民黨的改革方案,這五個方案,保證完全貼近國民黨的本質,不但可以再次擦亮黨的金字招牌,更可以讓黨邁向下個一千年!

第一,黨產一毛不還。

什麼不當黨產,都是屁孩之見。國民黨的黨產,都是戰利品,是一刀一槍打打殺殺出來的成果!誰都不准幹走!每一毛都是合法!因為刀槍就是法律!

現在年輕人講說什麼「可愛就是正義」,屁!金錢才是正義!加入國民黨,支持國民黨,票投國民黨,都是為了錢!錢!錢!沒錢就是屁!所以黨產,一毛不還!

第二,徹底老人化。

年輕人什麼都不懂,老人才是國家的希望和未來!都快成仙了,才能突破時空限制嘛!

所有中央委員,都要限六十五歲以上,這個黨才有救!年輕人全部不准講話,吵死了,年輕人懂個屁!那些青年委員不靠黨,出去工作,能賺幾毛?老人不用工作,都有很多毛!因為有月退俸。

不如加個限制,有領月退俸的,才能出任中央委員,因為能領月退,才有智慧!

第三,力行貴族主義。

聽都沒聽過的人,是有個鬼用。國民黨就是要搞徹底的貴族化,才有向心力!

三代以內當過國民黨的閣員,才可以成為黨提名的公職候選人。那些無名的家族,誰知道有沒有混到民進黨的骯髒基因!黨就是要走九品官人法,血統不純的,家門報不出名號的,最多只能去選里長,只能站在貴族後面當屏風!

第四,去台灣化。

什麼愛台灣!無聊!中國才是中國國民黨真正的家!

直接把「台灣」從黨的一切文書中抹掉!只要在文字上完全不提台灣,就沒什麼天然獨!從現在開始,提到「台灣」的部份,全部用word「取代」功能改成「中國」這兩個字,徹底的去台灣化!

第五,無腦問政。

什麼理性問政?沒必要!對民進黨人,對台獨份子,辱罵就對了!講什麼道理!道理是和中國人講的,對台灣獼猴,講人話也沒用!

施政質詢,唱歌就對了!不然就問台上的民進黨官員識不識字!如果想不出要問什麼,就當龜孫子罵!民進黨就是欠罵,只要用力的罵,藍軍票就會投出來!正藍軍一向不看議題的,因為看不懂!但你夠大聲,正藍軍就爽!爽就對啦!

以上就是我提出的五點國民黨改革方案。保證正宗國民黨風格,完全真藍味,希望國民黨人好好參考參考,別聽民進黨人的鬼話!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即便你認為中華民國是台灣的事實上政府,但即便是這個身份,它也只說過:
 
「台灣是我的,我就是中國。」
 
更甚者,它的體制、政府的實踐,都只是告訴全世界「我並沒有意圖與中國區隔」、「也沒有成為國家的意圖」。
 
而這兩個關鍵的意向,就是台灣想作為國家,從來未曾向世界開口的內容。
 
任何政府,都只能在它所主張的範圍之內被承認。台灣既然未曾開口說「我不是中國」、「我想成為國家」,自然不會得到如此的承認。
 
相反的,台灣越是強調「中華民國=台灣」,則是越將自己納入一個中國的框架、強調自己作為事實上中國地區政府的意願。
 
友邦們的認定,就是「你是合法的中國政府」、其他國家也則只能把你視為「中國的內政問題」,這都只因為
 
「我們未曾開口」
 
 
http://constitutiontw.org/archives/2401
台灣主張了什麼?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前總統:元宵節快樂!

  就在您太太吳淑珍女士明天出庭的前夕,我寫信給您,希望您不要見怪。但願沒有干擾到您的作息,影響到您的情緒。我知道您不會在意吳淑珍女士明天開庭會說些什麼,如同對您兒子陳致中上個月出庭所提認罪協商,是否會對您接下來的官司造成衝擊,您一向無所謂。因為我對您的了解甚深,您擔心太太的身體健康能否負荷出庭的意外,不要再發生2006年12月16日第一次出庭當場昏倒的意外,更不能出現危及生命的終身遺憾。

您重視的是您的下一代您的孩子能否真正的自力更生,靠自己的努力及能力養活小家庭,這才是生活的意義、幸福的真諦。這些是您做為先生及父親的心情與親情。至於官司,您相信太太與兒子一定不會害您,如無辜受累,您也不會有任何怨懟。

  今天您的恩師李鴻禧教授來看您,我沒見過您這麼高興。記得您曾向李教授說過,卸任總統職務後,將跟著老師唸書,以前書讀的太少;並隨著喜歡旅遊的老師和師母出國走走,老師可以當導遊。出國觀光旅行顯然已不可得,但多讀點書,以免書到用時方恨少,則還有機會,希望您很快寫完第二本獄中的書後,好好地看一些好書,再繼續寫您期待已久的第三本書,對您最摯愛的國家-台灣做出更大的貢獻。

誠如李教授隔著玻璃、鐵欄杆,透過對講機告訴您的。老師說您的人生太豐富了,不管榮華富貴或酸鹹苦辣,都嚐盡了。有人只享榮華富貴,未經酸鹹苦辣;有人過盡酸鹹苦辣,從未享受榮華富貴;有人二者能兼而有之,但沒有您的徹骨體認。您一生勞碌,力爭上游,登上九五之尊;卸任後不久,即身現囹圄,前途茫茫,已是第三度入獄,在台灣的政治人物當中,難出其右。這種人生可比海上波浪,有時起、有時落的精彩一生,是幸,也是不幸;是不幸,也是幸。是時也,也是命也。

綜觀您八年總統的功與過,有待蓋棺論定。2300萬台灣人民如何看待這八年,歷史學家如何寫就這八年,一切言之過早。不過有些事情,倒是可以回顧一下;假如時光倒流,歷史可以重來,您還會重蹈覆轍?抑或記取教訓,會有迴然不同的做法?有無遺憾,甚至後悔的地方?您在黑牢裡不適有向天父上帝、主耶穌認錯悔改嗎?成功的經驗就不必贅述了,失敗的教訓,錯誤的決策,可以和大家分享嗎?有些事情,或許敏感、不便明講,但點到為止,亦可借鏡參考。我對您的認識,以及跟您前後一甲子的貼身觀察,我願試著提出來,如有不對,尚請海涵。

  第一:您沒有宣布台灣獨立,舉辦統獨公投,您可以做到卻沒有真正做到,這是您對不起台灣人民的地方。

既然您從政三十年,是在追求台灣的獨立建國,當您有了權力,有了總統身份,您可以像現在的馬英九總統,他可以一意孤行地去推動他的一個中國、終極統一夢;管您嗆馬圍陳,四大協議拒送立院,也能自動生效;美國籍、美國綠卡,馬英九說自動失效就失效,任誰也拿他沒辦法。人家馬總統能,為何陳總統不能?

2000年的「四不一沒有」不是有「中國無意對台動武」的前提條件嗎?中國有意對台動武,並做準備,這是公開的秘密,所謂「四不一沒有」早就沒有了,您還怕美國幹嘛?您宣布獨立、舉辦統獨公投,中國的飛彈真的會打過來嗎?您就任總統之初,又無鳥籠公投法,依據世界各國立法例,辦公投不必有公投法,國民主權的自然法理,就是公投的有力依據。您真的宣布台灣獨立、舉辦統獨公投,頂多藍營、統媒跳腳,可以想像他們一定會利用國會多數把您以叛國罪通過罷免及移送法辦,總比現今羅織貪汙罪名將您關起來好多了。

您就是瞻前顧後,聽信您的前任李登輝總統說什麼中華民國憲法及國統綱領兩根柱子不要碰;生怕美國不高興,不敢得罪。二任八年,拐彎抹角,什麼中華民過在大陸,中華民到到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台灣,台灣不是中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多麻煩,乾脆一次到位,又如何。何必防衛性公投、入聯公投,九彎十八拐,直接舉辦統獨公投,可能早就過關了。您一心一意要推公投,未採鯨吞策略,而用蠶食方法,逐步漸進的推動,結果公投沒過關,反而您被關,太不值得了。

  第二:您沒有認真推動轉型正義,太不懂中國歷史,太不了解中國人的本質性格,不夠厚黑,沒有清算鬥爭前朝高官,沒有追討國民黨的黨產,是最大敗筆。

您真的那麼相信聖嚴法師的偈語:「慈悲沒有敵人」,那是宗教家的境界,政治哪有政治家,有的都是政客,敵人是沒有慈悲的,對敵人慈悲,就是對自己殘忍。馬英九上台,他懂得中國厚黑學,為官之道臉皮要「厚」,心子要「黑」;他更熟讀馬基維利(Machiavelli,1469-1527)的《君主論》,「令人畏懼要比受人愛戴更安全」。為了陳雲林來台,他可以派出鎮暴部隊毆打手持國旗的無辜人民;為了轉移施政無能,他可以透過特偵組追殺前總統周遭十三族。

您就是學不會,難怪您的恩師李教授說您書讀的不夠多,您太太也常說您做總統不夠狠,太心軟了,才會被反噬。您的前任、國民黨籍的總統,事情不會比您少,只因為他是第一位台灣人總統,您就處處保護他;人家不但不領情,還倒打一耙。您原諒宋楚瑜的興票案,人家也不會感謝您。您以為選戰結束,就是和解的開始,您對連戰不再追究,人家可以跟共產黨和解,和您則只有鬥爭,「聯共制扁」,您還看不出來嗎?有人說您的下場是自找的,是對敵人仁慈的後果。馬英九說過,跟著他走準不會錯,「令人畏懼要比受人愛戴更安全」是之謂也。

  第三:您沒有指定接班人,才讓天王天后爭的見血見骨,而失掉大選,是您的責任。謝長廷前院長曾當面埋怨您為何不指定接班人,搞的天王天后一串像肉粽,太多了。您讓每一個人都經過相當、甚至相同的歷練,先做主席後做院長,或先做院長再做主席,似乎機會均等,資歷完整,反而使得每一個人都認為您之後,下一個就是自己,畢竟距離總統大位只差一步罷了。

長廷兄說的一點沒錯,只是每一個人都期待指定的接班人就是他(她)自己。據了解,呂前副總統也曾跟您提過,2006年北高市長選舉,您力荐謝前院長參選台北市長,才讓他活了起來。如果謝不選首都市長,他是否有機會代表民進黨角逐2008年總統,不無疑義。當然,呂更希望您指定的是她,因為她離總統辦公室最近,只差一樓而已。

李登輝就是從副總統變成總統,連戰也是以副總統身份成為總統候選人。呂兩任八年副總統,是任期最久的副總統,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沒什麼不可以。或許是事後諸葛,您任內擔任閣揆最久的就是游院長,也是做的最認真、最有政績的院長,當初您不必想那麼多,乾脆讓游院長繼續做下去,三年又三年,一直做到2008年的520,又何妨?果真如此,沒有謝蘇之爭,只剩一位天王,搭配唯一天后代表民進黨競逐2008年的總統,應該不至於只拿41%的選票。

  第四:您不應該辭掉主席,您應以總統兼主席的身份穩定民進黨內部,做到總統卸任為止,否則就是失職不負責。

在謝長廷主席任內修改黨章,規定總統民選後,具有最高民意基礎,總統是民進黨籍,應兼任黨的主席,此即「黨政同步」的思維考量。為了尊重民意、順應民意,總統兼主席不是來自黨意,任期與總統任期同,應無大選輸掉,要負政治責任,辭職下台的問題。日前主席蔡英文都認為年底縣市長選舉結果好壞與主席無涉,主席一任兩年,她一定會做滿兩年的任期。遑論總統兼黨主席,總統任期未屆滿,為何要為2004年立委選舉從87席增加到89席、得票率得票數都成長,只因未如預期理想高標100席,而負責辭職下台?無可否認地,在您兼黨主席的兩年多,是黨最團結,也是最有力的時候。否則2004年總統大選一對一的硬仗,怎麼贏得了?

由於您辭黨主席,必須重新改選,這些都是黨內比較紛亂的原因之一。紅衫軍之亂期間,包括一罷、二罷、三罷總統,黨內意見分歧,甚至有黨籍立委辭職明志,無不與此有關。派系利益問題,領導高層個人算計問題,多少讓黨內分崩的裂痕更加擴大,迄至2007年總統大選、立委選舉黨內初選的競爭白熱化,益發不可收拾。不是我要說您,您不兼黨主席的後遺症可大了,沒人幫您負責,您自己要負最大責任,民進黨敗在內部,敗在自己不團結,這裡所說的不團結,不指黨內,也包括黨與支持者之間。

  第五:您沒有提名蔡英文出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蔡英文不會成為今天的黨主席《自由時報》也不必寫社論呼籲民進黨需要有氣魄,不怕受傷的領導人。

不曉得您對蔡英文的了解有多深?我相信您知道有這個人,是在1999年您成為黨的總統候選人之後,在您的學習之旅中,曾請她講解有關台灣參與GATT、WTO等國際經貿組織開始的。接著是2000年當選後,請她入閣擔任陸委會主委。

2004年連任後,她表示只要游院長續任,她就不入閣,當時蔡英文是無黨籍。是2004年10月,您以兼任主席提名一半的不分區立委,想到提名蔡英文,形象清新,又是高學歷女性,專長國際經貿組織及兩岸事務,對民進黨的立委選舉應有加分作用,就這樣成為民進黨員。距2008年4月選上黨主席才三年六個月的時間,難怪主席寫文章說她還在學習做民進黨員,而每天都感覺比前一天更民進黨。

民進黨可以選出資淺黨員當黨的領導人,又是傑出女性,這是黨的進步性。

《自由時報》對蔡主席是非常支持的,從未批評過,今天社論題目是〈全民保台運動植基於領導人的氣魄〉,不只罕見,並且一語道破。社論中特別提到蔡主席領導的民進黨八個月來,整個黨予人的觀感依舊停留在「療傷止痛」與「各自計算」的複雜狀態中,非但對公共政策主動提出強而有力的論述能力未見,更不要說採取了何種感動人心的行動,讓人民在漆黑的漫夜看到遠方的明燈。社論中更指出,民進黨的當務之急,需要一個清楚方向、不怕受傷的領導人。要能精準的抓住民意的脈動,一旦定調絕不憂讒畏譏。

一個活力政黨必須具備議題設定的能力,不斷藉創造議題帶領風騷,除嚴謹的學術訓練,更要洞悉政治的眉角,落實在政治行動中。只有七位縣市長、二十七席立委,不是民進黨的藉口,民進黨可以在成立短短十四年後執政,只有二十幾萬黨員也能選出過半的總統,足見少數多數的分水嶺不是「人數」,而在「人」,包括領導人的氣魄等等。我不相信蔡主席是「藍骨綠皮」,但要成為真正的民進黨人,能夠有效帶領民進黨,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學習?

  第六:您的心就是太好,太軟,為黨捐輸,為候選人挹注競選經費,有功無賞,打破要賠。

沒有錯,國民黨有黨營事業,有黨產,又有長期良好的政商關係,募款容易。民進黨什麼也沒有,都要候選人自己想辦法,這是不符合《憲法》第七條黨派平等權的。黨的募款委員會要求總統一人的責任額一年一千萬,八年就是八千萬,加上還有很多的工作與活動必須支持,金額以億計,這還不包括兩次大選捐給黨的三億四千萬。您對黨的捐獻金額絕對是黨內最多的一個。而黨內同志參選,北高兩市市議員、立委、縣市長、院轄市長,兩任八年總統共六次,不能大小眼,必須雨露均霑。

市議員最少,每人也要一百萬,立委從每人一百萬到兩百萬,縣市長至少三百萬,大縣二千萬,院轄市長一千五百萬到四千萬,加上輔選經費、以及給有黨及黨友的選舉錢,少說也有十億以上,都沒有收據,候選人不可能申報。這是台灣的選舉文化、政治文化。據查,其他人擔任主席、院長或派系領袖也都會分配、給錢、不是通通有獎,錢沒您給得多,但都是募來的選舉政治獻金。

當然拿到您給的錢的公職候選人有人承認,有人不講話,有人否認,有人顧左右而言他,您說這是人性的弱點,即使貴為黨內菁英,亦不容易超越,可以理解,更可以諒解,您歡喜做,甘願受,不會責怪任何一個人。除非國民黨不再有黨營事業,不公不義取得的黨產全部還財於民,政黨一律平等,還有改為百分之百的公費選舉,否則目前的《政治獻金法》、《選罷法》與《財產申報法》對競選經費的規範絕對是有限的。

  第七:您沒能約束太太,通過不了家庭這一關,造成對台灣、對民進黨、對同志、對支持者這麼大的傷害、傷心、失望與絕望,您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法律責任應接受並靜待司法的偵查審判;政治責任、道德責任則應一肩挑,並向全民及支持者道歉。您雖是三級貧戶出身,但絕非愛錢的貪墨之輩、視錢如命的貪財之人,您一向視錢財為身外之物,一生勞碌工作,戮力為公,清廉自持,不貪不取,為公募款您會開口,為己選舉您不敢啟齒。家裡的財務從未過問,八年總統的薪俸尚未碰過,口袋裡頂多幾千塊的零用錢,可以放很久。生活簡單,沒有娛樂,沒有享受。

一輩子不愛錢,不管錢,卻為了錢的事,被控A錢、洗錢,實在不值得。我知道您不是怕老婆,而是尊重太太。對太太的任性、霸道不是沒有想法,而是好男不與女鬥。對太太有時候在公開場合讓您難堪,您都盡量得忍了下來,以免出醜。由於太太為了您參選縣長才下半身癱瘓,終身與輪椅為伍,精神肉體遭受嚴重創傷,關在家裡有如活動監獄,生不如死,脾氣暴躁,摔東西、撕照片,甚至以死相逼。基於「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坐輪椅」的虧欠內疚,不太去過問每天在家裡見了哪些人,如果太太不主動提及,您不會知道。太太整天不出門,有人找她聊天,日子比較好過。

久而久之,太太做了不應該介入的事,甚至瞞著您收人家的錢,藏了起來或匯到國外,鑄成今天的大錯和永遠無法彌補的缺憾。

這也是您的命,所謂「成也阿珍,敗也阿珍」。但話又說回來,沒有您的參政,她也不會活得這麼辛苦。上一次廁所短則一小時,長則兩小時,終致昏倒,來不及穿褲子馬上抱到床上等甦醒過來。這種生活方式,嚴重的話,有時一天二至三次。加上骨瘦如柴,只剩皮包骨,東酸西痛,腸穿孔致腸子被切掉三十公分,對吃的東西非常敏感,又常脹氣,每餐都吃得很少,長期以來都處於貧血。如果不是為了兩個孩子,她不知道已經死了幾次,早就投胎再生了。

您不會當面責備她,您願代她受過,她為您已經坐二十四年的輪椅,您為她坐二十四年的牢獄也是應該。人講「尪某相欠債」,夫復何言?只是對不起台灣,對不起黨,對不起同志,對不起支持者對您的栽培與期待,您內心的痛苦與慚愧,即使被槍斃也無法贖罪。

  第八:您不該踏上政治這條路,不應該選上總統,不應該連任總統,應該在2004年3月19日的暗殺行動終被打死,也不會有今天的滿門抄斬,「親痛仇快。」

對民進黨及長期支持者而言,「成也阿扁,敗也阿扁」,本來沒有您,憑何做總統。您推翻國民黨政權是犯了「竊國者誅」的滔天大罪,一定要受到國民黨的政治報復、政治追殺。您主張「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接受您是中國人,還要搞台灣獨立建國,對中國黑心政權而言,您是數典忘祖,是分離主義,是叛國份子,是犯了殺頭之罪,是國共兩黨的頭號戰犯,所謂擒賊先擒王,您是他們眼中的萬賊之首,先被追殺打擊,一點都不冤枉。

如果您不參與美麗島事件的辯護,也不會從政。如果您不從政,去選什麼台北市議員,搞什麼組黨促進會,也不會發生蓬萊島案去選台南縣長,導致太太遭受政治車禍的謀殺。如果您聽太太的話,不去選什麼立法委員、台北市長及總統,也不會有今天的清算鬥爭。如果2000年總統大選,您不要那麼賣力選舉,就讓宋楚瑜當選,坐牢的可能是李登輝,也不會輪到您。如果您已經做了一任總統,不再去尋求連任,也不會去得罪連戰、宋楚瑜、國民黨與共產黨,更不會得罪黨內派系及天王們。如果,如果,五個如果,一切都已經太慢了。

如果您小學時跳進嘉南大圳,不諳水性,不會游泳,溺死水裡;1974年10月7日遠航從台南飛台北的班機被劫持往廣州機艙燃燒起來,墜機而死;1985年11月18日政治車禍不要撞太太,而是撞到您,車禍死亡;總統任內多次搭乘「空軍一號」行政專機引擎吸入鳥禽,甚至有一次從台南飛台北連續兩次要降落桃園基地、松山基地緊急再拉起,萬一技術欠佳或運氣不好摔下來,失事而死;2004年3月19日那兩顆子彈打的正著,射入肚子內大出血,中槍死亡。那麼多次,只要其中一次意外罹難,一了百了,也不至於拖到今天受凌遲受折磨。

陳前總統,辛苦了,這是您做台灣總統的代價,沒什麼好埋怨的,做為台灣人的悲哀,做為台灣人的總統同樣悲哀。上天安排您的台大學長馬英九,在您之後做台北市長、總統、甚至讓馬總統來押陳總統,想必有祂的用意,只是我們現在不知道而已!今天是元宵節,馬英九的天燈升空時意外起火燒掉,祈願您的天燈,也是您的心燈冉冉升起,直到天際。

 祝 台灣平安,大家都平安!

                   和您同年同月同日生,也叫 阿扁 敬上
                             2009.2.9元宵節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