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恩的角度卻是冷的,冷靜、冷誚、冷酷,冷到她的負面批評讓設計師痛恨,冷到讓總是熱情如火的時尚報導,終於吹下一陣醒人頭腦的冽風……

今年秋冬高級時裝發表會結束了。總結半年後的風騷重點,凱西霍恩(Cathy Horyn),《紐約時報》風尚版的資深記者,歸納出一個印象:有力的輪廓,不管是疊層堆砌的膨脹形,或者精心削減之單純形,都是絕不模稜兩可的身影線條。

別的時尚編輯說:這一季的故事是「現代的浪漫」、「甜潤的憂傷」。意義不詳的感觸式觀察,細想後只剩空泛。霍恩的角度卻是冷的,冷靜、冷誚、冷酷,冷到她的負面批評讓設計師痛恨,冷到讓總是熱情如火的時尚報導,終於吹下一陣醒人頭腦的冽風。

譬如Alexander McQueen秋冬季美不勝收的作品,霍恩說:美則美矣,卻不見得現代。他的剪裁、做工無懈可擊,但終究是個說故事的人,這一點違背了現代感。好參考的歷史線索,成了他的阻礙,「如果能把神奇的縫線技巧轉向到未來?」霍恩提示性地問。華裔Vera Wang本季色調之壓抑,形狀之刻意平凡,「效果很悲慘,好像造訪荒廢的動物園。」

霍恩對Prada秋冬作品意見強烈。她問:時裝批評者要從每季系列看出什麼?她答:設計師對我們時代視覺上的理解。意思是,每一個時代主流服飾的形式,影響了男女的輪廓線條,又造就獨特的時代感,例如旗袍和長袍的身影是中國二十年代的視覺印象。那麼,在眼前變化加速的世界,誰在創造我們的時代剪影?在這方面,霍恩認為Prada一向能命中新一波潮流,但這一季卻失手。讓人喜歡的設計是不少,但,把胸罩縫上毛衣,一項反覆出現的手法,讓她感到勉強、連設計師本人都不是真心相信的感覺。「一旦感覺不真,立刻引起不信任感。」這直覺讓霍恩寫道,Prada這次是讓她深感折磨的一場秀。

她可能是現場唯一被痛苦襲擊的人。霍恩的意見是少數中的少數,影響力卻不可忽視。

霍恩的報導能與每季新衣一樣令人興奮,不僅在辛辣直言,更在能指出什麼好、為什麼好;她連叫好標準,也與眾不同。她盛讚Raf Simons為品牌Jil Sander所做的首季女裝。有的設計師空有女人的某種形象、賣那種形象,卻一點都不了解女人;霍恩指的是前Gucci設計師Tom Ford。「冷酷的當代真相是,女人不需要男人的尊重和愛。她們自己過得有特別的尊嚴和獨自感。」這系列服裝「乾淨、有重點的線條,不須他求的權威氣氛,冷冷捲覆的沉默,讓我忽然意識到他一定花很多時間思考女人。」這位比利時設計師,「有能力觸及某個情感上、心理上的真實,像孤立的感覺,但不會去定義這個感覺,更不會把後現代的反諷加上去……他思考的是如何讓他的衣服傳達出這種能量和態度。」

美麗衣服就算有百種原因去喜歡,我們卻只知道標榜一個:「華麗」、「貴氣」、「奢華」詞窮中的階級暗示。霍恩的冷眼點出這最貼身的身外之物,有太多可觀察的細節,可內省的角度。身為流行時裝想要裹起的人形,誰真想過「現代人」該是個什麼樣?這些功課全都交給設計師來費神。但要在千百種風格中,找到那一件了解你、你也了解它、你和它可一起說出「我是誰」的衣著,最重要得有的不是錢,而是自我理解。這功夫,沒有設計師能代勞。呼應霍恩的輪廓結論:我們要選擇什麼線條勾勒出自己?

【2006/03/22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山 的頭像
砂山

砂之椅子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