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地正悄悄掀起新一波的工業革命。

從北美加州的西雅圖、舊金山、奧克蘭、柏克萊到北卡羅萊納州夏樂市,連中南美的布宜諾斯艾利斯都被捲入這股「零垃圾」旋風。

跨越半個地球,澳洲的坎培拉、紐西蘭的三分之一城鎮,紛紛訂下「零垃圾」目標。

倫敦奧運 要辦零垃圾競賽

大英帝國甚至宣稱,要將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辦成零垃圾競賽。

跨國企業也高舉「零垃圾」大旗,沃爾瑪、豐田、福特、耐吉、全錄等矢言要成為垃圾的終結者。各地政府則開始立法規範電腦、手機、包裝的廢棄處理。

生物學家、社運人士康盟納1971年在《環境的危機》一書中率先提出「零垃圾」這個名詞。零垃圾是指,設計、製造、消費和再生利用產品的一連串過程,不造成任何必須拋棄的廢棄物。

要邁向無垃圾世界,有賴全球經濟脫胎換骨,一些有識之士形容這是「下一波的工業革命」。他們希望製造業向大自然學習──每種生物的排泄物成為其他生物的食物。

美國波特蘭的非營利組織「零垃圾聯盟」常務董事查爾棻說:「零垃圾的觀念是向大自然取經,每種生物在生命結束時,不管是一朵花或是一個死屍,都有利用價值,並沒有產生有毒物質或『垃圾』,對下一代造成傷害。每一樣東西都是可以再度使用的資源。」

企業不只要重新思考垃圾堆裡有什麼東西,還要賦予「垃圾」新的定義。提倡生態設計的《搖籃到搖籃》一書作者布洛加特指出,廠商所拋棄的東西只是原材料冰山的一角,平均占整個生產製程所用原材料的5%,「再生利用不會改變那堆垃圾,我們首先必須重新思考如何製造產品。」

垃圾回收 利用科技做助力

零垃圾的理想雖遙不可及,但是垃圾處理的經濟性大增、科技日新月異、社運人士大力鼓吹,最重要的是大企業希望營造綠色企業的新形象,零垃圾理想的實現,似乎超乎預期。

透過舊金山,或許可以一窺無垃圾世界的面貌。這個城市的Norcal垃圾系統提供三種顏色的容器,藍色容器裝的是可再生利用的廢棄紙張、玻璃、塑膠、金屬:綠色容器裝食物和庭園廢棄物,黑色容器裝的是前往垃圾掩埋場的廢棄物。輪胎、床墊、燈泡也在回收範圍。

零垃圾世界的實現,科技是一股明顯的助力。Norcal造價3,800萬美元的可再生利用物質破壞設備,巨大的真空管可以從新聞用紙中分出電腦用紙,從水瓶中分出塑膠罐,並區分鐵罐、錫罐和鋁罐。分解出來的各種金屬,會賣到大宗商品市場。

令人無法想像的是,美國輸往中國大陸的最大宗物品居然是廢紙,貨輪回航時通常會載滿中國大陸以廢紙製成的包裝材質。

另一部機器則負責壓碎廚餘和庭院垃圾,在保存三個月後,化身為有機肥,以每立方碼8到10美元,賣給納帕山谷的釀酒廠和農場。

Norcal執行長桑尼亞科莫說:「如果再生利用可以製造出有品質的產品———乾淨的紙張、玻璃製品、木材,就可以找到需求這些產品的市場。」

如今,舊金山的再生利用率高達68%,居美國各城市之冠,繼續朝零垃圾目標邁進。

丟棄付費 提高再生利用率

推動這股良性循環的另一股力量,來自於市場誘因。舊金山居民一個月要繳22美元的垃圾收集費用,如果黑容器裝的垃圾較少,可減收5美元。

舊金山市環保局局長布魯孟菲德說:「最重要的是,以財務誘因來激勵居民做該做的事,而且做錯事要付出更高的代價。」丟棄付費的觀念,大幅提升再生利用率。

目前積極投入的組織或企業,大多透過再生利用或製作堆肥,儘量降低送往掩埋場的垃圾,事實上,這只是治標不治本。有些企業則從源頭著手,例如被喻為零垃圾設計先驅的運動用品巨擘耐吉,使用可再生利用的聚合物、水溶劑(可降低毒性物質和能源消耗),以及利用舊汽水瓶織成的纖維。

邁向零垃圾可能所費不貲,不過效益可能沒有那麼明顯。美國國際開發署研究員馬杜斯說:「會計慣例不一定和垃圾成本有關,國際開發署會以汙染罪名處罰你,但對思考如何達到零垃圾,給予的獎勵極其有限。」

調整製程也必須投入龐大的資金。馬杜斯表示,廠商一旦投資了,就不希望整個拆掉,因為環保科技一花就是數百萬美元。輝瑞藥廠綠化學小組前負責人邱伊,以製藥業為例指出,沒有人會在獲得食品暨藥物管理局核可後,又更改製程,這像考試拿了A,又要求老師重打分數。

掩埋場經營者、塑膠容品製造商更是希望一切維持原狀,把垃圾運到掩埋場至少目前是處理垃圾最便宜的方式。「草根再生處理網」也表示,就獲利性來說,掩埋場排名第一,再生利用仍然殿後。

不過,假以時日,再生利用會有更好的報酬率。在供應萎縮下,油價可能漲升,大宗商品價格會上揚,伐木製造紙張的成本會上升,會造成大地傷害的化學肥料將由堆肥取而代之,掩埋場收費會提高,而且掩埋場會釋放造成溫室效應的甲烷。再生利用變成高達2,380億美元的商機,可雇用110萬人。

終結垃圾 從點線串連成面

邁向零垃圾世界是條漫漫長路,但只要跨出第一步或許就能抵達。一位垃圾管理業者就說:「我們把這個概念視為一種教育工具,讓企業開始思考自己的垃圾裡有什麼東西。」

麻州大學綠化學中心主任華納說:「零社圾這個理念可能做不到,它可能只是一個神話,不過這不代表邁向零垃圾這個目標不值得努力。」

邱伊強調,「零垃圾」不會有實現的一天,不過卻是個有用、積極的目標。他比喻,就像之前四分鐘之內跑完1哩(1,609.344公尺),被視為不可能的任務,如今已成為中距離職業賽跑選手的標準,「我們永遠無法以零分鐘跑完1哩,但時間每縮短一秒都是令人興奮的。」

推動「零垃圾」從提高原材料再生利用率著手,最後則希望改變產品製造的方式。布魯孟菲德說:「垃圾並不需要存在的,它是設計上的瑕疪。」如今地毯業者 Interface、化學業者巴斯夫、家具製造商Herman Miller和Steelcase、服飾業者耐吉、Patagonia都從讓產品更易再生利用的角度來重新設計產品。

建築師麥唐納夫表示;「我們談的不只是減少垃圾,而是終結垃圾的概念。」

推動「零垃圾」世界,如何由點串連成線,再擴大成面,是政府、企業必須共同思考的課題。美國再生處理聯盟執行董事柯瑞伯說:「如果我們不加緊腳步,則沃爾瑪、戴爾和其他先驅者將難以為繼。」

【2007/03/28 經濟日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砂山 的頭像
砂山

砂之椅子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