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餘怒猶存,回去對我媽說:「YOU HATE ME!別人都覺得我好得很,只有妳啦,當著大家的面,東嫌西嫌地…」她說:「我那是愛你…」「屁!」』

老友聽到這段,沒笑,停了半天,說話了:「小子,如果你聽『你媽的話』,你就『輸了』。」

他自己也真是,多年為人父母的人啊!我有點生氣了:「你想表達什麼?」他正色說道:「現在我知道:什麼對小孩才是『真正好的』,跟父母『覺得』會對小孩『好的』,有時,根本就是兩碼子事。」我回他:「有時,父母只是為了自己的『面子』吧!」

老友又說:「利用孩子,贏了別人不知所云的『面子』,傷了孩子的『裡子』和『自尊』,所為何來?天下最悲哀之事,此為其一也…

…父母的自私、囉唆、無知,有時她自己是看不到的,可這樣一來,孩子永遠沒有『成長』的機會與空間了。可能,他們希望,孩子永遠是孩子吧!」

似乎他正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老友又接續說:「做父母的人,千萬不要太自以為是,要多聽聽,看看小孩『想要』說什麼,也算是增進親情,長點見識,大家交換點心得,凡事無絕對嘛,何必一板一眼,父母說一是一,呵…

…尤其我們是大人,對父母長輩說的話,聽聽笑笑、聽完,點點頭再笑笑,大家笑一笑就算了嘛,主控權還是在我們身上啊,欸,用不著太認真,真的吵了起來,傷感情嘛…

…你啊,自己都是大人了,要用『大人的態度』去解決,即使她把你當成孩子,你也要堅強,像個大人,展現你的器量,RIGHT?」

老友嘆口氣,幫自己到了杯茶,喝了一口,緩了緩,又笑著對著我說道:「你真是氣焰囂張啊!」「啥?聽不清楚。」「氣.焰.囂.張。」「聽起來不像罵人嘛,哈哈。」「我沒『罵』你,可我也沒『稱讚』你啊。」「我可是『貴客臨門』,不跩不行吔!」「真的風采逼人啊!」「多謝多謝。」

「呵呵,不行呦,尤其對長輩,居然這樣…唉,不過,我聽你,明明你做得很好,恰到好處,神色自若,天衣無縫,你媽啊,她老在哪裡皺眉頭,嘖嘖,所為何來?」「還不如那個『無視我的人』呢!」

「那更別提你老爸了,一個『糟』字,OK?與人相處之道,是要你自己去探究出來的,『顧好自己』先,再談別人,RIGHT?自己都顧不好了,人家無心的一句話,惹得你大發雷霆,心情一下子大受影響,對人際關係也會有負面的影響。」我想了想,說:「也對。謝謝。」

「好了,別氣了。」我嘆口氣:「不氣了。」「想想她平日的好處吧!」「對啦,很天然,很愛撒嬌,像小孩一樣。還加上(老花)眼鏡屬性。」「噗…(忍笑)」

「好了好了,沒什麼好生氣嘛,她是『好意』囉唆,但下次,你就拱拱手,大笑三聲,說:『哈哈哈哈,無福消受,多謝指教,再見。』,溜之大吉,她能奈你何?」「哈哈,對對對!」

老友技巧性的解開了我的心結,但,如果他以後自己遇上了…嘻,可就頭大了唷,正所謂『關心則亂』啊!倒要看看他,如何應變他家老大即將來到的『狂飆期』喔!

「喔,跟他一起狂飆好了。反正『處變不驚,莊敬自強』!啊啊啊啊啊啊啊!誰知?」唉,在他旁邊的人,又要倒大霉囉!嘻!

照片 1516

老友見照片:「噗哧,你老媽還蠻寶的吔,沒擺什麼威嚴啊?你跟這種『天然』的人,生什麼鬼脾氣啊?」我說:「就是因為有時她『太天然』了,累啊,我!」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4/2晚間,老友在鏡前,對空揮擊60招,組合記=4~5拳=一招,我胡亂跟著,快被整死了,沒體力嘛,他老人家拿了小生我一招『肘擊彈射』,還自創一招『偽太極彈射』,都是以快取勝,一招斃命…他興沖沖地繞圈苦思、搬來弄去…

次日一早,SF剛睡醒不久,見老友已在練功,才走進來,老友二話不說,就以以上兩記,死死剋住SF,純以招式取勝。

老友拿起簽字筆,蹲下,準備在白板上『少爺=2 VS SF=11』上再加兩記,SF站在他後面,冷冷地說:「你看不爽!就全擦掉重來啊!」老友小聲說:「可是…」『喀啦!』一記白板擦,從天砸下,落在老友右手邊地上,距離不過差了五公分…他不敢回頭,拾起,擦乾淨白板,重新寫上『少爺= VS SF= 』。

SF又說:「剛剛那兩次,算今天的,你寫嘛。」老友不敢擅動,「砰碰!」這次是一個兩公斤重的啞鈴,落在他的正後方…老友乖乖地在『少爺』之下,寫了個『2』。

「卑鄙小人,你就是這樣…」SF開罵了,老友不甘,回嘴道:「妳從那邊回來以後,就這樣…」SF冷笑道:「奇怪的是你吧!」她怒極,將桌子掀起,摔向沙包,開始赤手空拳,對著沙包,做一輪又一輪瘋狂的猛烈攻擊…大鬧一陣。

老友暫時撤退,一出房門,見兩老擔心地向裏觀望,他趕緊關門:「欸,快去拿一條毛巾,再給我們一壺水,不,一壺茶和一些餅乾好了。快一點!」硬著頭皮,敲敲門,不敢一下進去,裡頭擊打沙包的聲音漸歇,無人回應。老友開門,走進房間,輕輕將門帶上。

SF背對老友,扶著沙包,說:「事情,完全不像我想的那樣子…你們男人就是要去占女人便宜…做什麼虛張聲勢,都在做戲,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我什麼都不是,我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給…我在發洩,我在炫耀…這是為了什麼?」

老友等了一會兒,輕輕說道:「為了妳的自尊啊,…不是她先拋棄、先背棄妳嗎?討回來呀!」SF跌坐在地上,靠向牆壁。

老友又進一步說:「是妳自己要跟我請益的,妳怎知我的想法,我的立場?又怎知我就是個『正人君子』?妳自己做了什麼,是妳自願,沒人逼妳吧!」

SF閉上雙眼:「可我覺得那不是我,那樣狂暴…我掐住了她…」她以手掩面,久久不語。

經過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老友打圓場道:「嗯,她那時,已經到達『極樂世界』了吧?」SF目光渙散:「唉,那倒是…」她搖搖頭:「我下手還算…」她站起,一手扶著桌面,一手掩面,痛哭失聲…

「還沒有斷嗎?」老友心想:「她,後悔了嗎?還有情份在嗎?」他告訴自己,硬下心腸:「不要因為你恨這件事,就不去解決它。」(未完續待)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們,昨天笑MJ也笑得太過分了吧!」
「呵呵!」老友說:「MJ為人所笑,也不是你我的錯啊!」

我認真地說:「可是,身為粉絲,總不能『帶頭恥笑』吧!應該以身作則,以正視聽才對。」

老友見我生氣了,也正經起來:「你人在國外,我看你根本沒有經歷過那一段吧,『世紀大審』,羅織十一條罪狀,最後一條一條地宣告『無罪。』,可是之前呢,我們這邊天天播,天天鉅細靡遺,播到煩死人,不看都不行…

…你可知道,我當一個長年的MJ粉絲,還會被人,不相干的人喔,給指指點點:『怎麼一個大男人還這樣!呵呵!』異樣的眼光,無情地刺過來,還有人自願在我面前,每天邊恥笑,邊報告詳情的…我和你,和別人,還不是從小就看著他長大的,你說我能怎麼想?怎麼跟別人辯白?有用嗎?若不是我被『為人所笑』,就是我要『跟大家一起笑』,你知道嗎,我的心情…

…哼,他有罪嗎?天曉得?我只知MJ他現在是『無罪之身』,恭喜他了。」老友,冰冷地結束這段話。「本文完。」

我急忙道:「喂!砂山我作者的話才說一句,就被你剪光啦!息怒息怒…不過,這樣的痛苦日子,不會再降臨到我們這些粉絲身上了吧?」

老友埋怨道:「當他的粉絲,真的很痛苦吔!真是一個…一個不懂得為自己辯白的『大白痴』!!加上他本身長期的奇言異行,和偏頗的媒體報導,越來越讓人認不出來的造型,和他專輯愛出不出的態度(炸)…

…喵的!所以說,我們粉絲這樣的行為,是『苦中作樂』啊!不然要怎樣!你說啊!去他家前面舉牌子,喊道:『WE LOVE YOU,MICHAEL!』瘋了,真是瘋了,他們懂什麼?一堆蠢蛋!一群愚忠的白痴!!」

老友喝口茶,接續道:「是人,總是會犯錯,但整件事,我實在想不透,想不透…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有時會想,若我是『他』,我會怎麼做?對世間人的冷峻苛評,會有什麼樣的防衛心理,是戰,還是逃?對自己的看法呢?是不是土崩瓦解了,懷疑自己的一舉一動,動輒得咎,所為何來?和周遭人呢,他有可以信任的人嗎?他會不會如驚弓之鳥,日復一日地擔心誰又要『背刺』他了,虎視眈眈地又要吞掉他了,一個人,何以能承受這些,再怎麼樣,他也只是一個人類啊。」

我說:「在煉獄中行走的人類。」「對,願他能早日安息。」「人家還活著呢!」「喔,我認為MJ他是不會再出來做LIVE了,身體和心靈已經全然支離破碎了。」「你說他在演唱會『EARTH SONG』的『橋』掉下來的那段?他沒事樣啊!」「沒事你個頭,你去試試!三條命也不夠你試!OK?他幹麼這麼倒楣啊!真是災星一枚啊!沒變廢人,我覺得是幸運過頭了。唉。」

我企圖緩頰道:「希望MJ他能在家頤養天年,享天倫之樂。」「難啦!MJ這個人啊,還想『回來』…以我們粉絲的心情,當然大聲說好,但…」
老友在「擔心」了,他是個正真正銘的大粉絲,他怕MJ的復出失敗,LIKE HE DID IN 2001。怕他再受到傷害,怕他以後『真的』永遠不出來了(泣)。

剛好他暫停了一下,毫無招架之力的我說了:「好了,今天太沈重了,休息一下。」只聽到他歎一口氣:「好,休息。」

050523_michaeljackson_hmed_3p.h2

這才是我和老友印象中的「麥可傑克森」啊!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史上最貴MV--MICHAEL JACKSON'S 『SCREAM』

砂山:「我真是愧對大家,我不應該說自己是『麥可傑克森教主』的粉絲。」
老友大笑,道:「幹麼啦你,誠心悔改了唄,趕快去合友買他的『THRILLER 25』,GOGOGO,一次買三張:欣賞用、收藏用、和布教用!相信教主會很開心地原諒你的,搞不好,會託夢給你喔!(笑)」

我說:「惡夢吧,欸,我說真的,有一天,我夢見教主變成『神鬼戰士』了。」
老友道:「嘖!您,您眼花了吧,你看到的是羅素克洛威吧…那樣會比較有看頭,肌肉什麼的。」
「還蠻有看頭的,不過被你一說,我不知道『他』是誰了???」
「若是教主本尊,還是穿多一點來的好,防紫外線唄。」
「欸,我看到,他在門外,彎下身來和他的兒子講話。」
「嗯,電影裏有,然後呢?」
「下一幕,他用SF的小擒拿手,揍監獄裏的人,很不幸地,那個人就是我…」老友噴茶!
「嗯,那可能是我的夢,因為我被她打怕了…呵,丟臉。連做夢都被打。」

我突發奇想,天真地想到:「教主大人,乾脆完全用動畫好了,反正他以前也有『動態捕捉』的經驗(例:GHOST),效果不錯。」「若動畫那人,根本不像MJ他本人,有個屁用,浪費錢是也,like那胖子教授,我看到最後都沒發現是MJ呢。(爆)」「喂,你邊看邊睡嗎?我是說,反正他已經是ICON了,何不轟轟烈烈,幹徹底一點,何況,全3D比搭實景(例:SCREAM)便宜許多。省點錢唄。」

老友不服氣,回道:「哪知?你會希望『石川さゆり』(石川小百合)動畫化嗎?」「呵呵,這並不能增加石川她的魅力吧,不過,如果要是有Q版吉祥物、娃娃、工仔,還有人去做漫畫、網站、互動遊戲、同仁誌,應該不錯。」「嗯,教主應該不需要吧。他的吉祥物就是『穿紅夾克的殭屍』唄!(超屌)」「OK!就這樣,Q版MJ殭屍:擁有天然呆的個性,超愛突然唱歌加跳舞,加一點跟其他殭屍的互動,小故事,為『他』做一個專屬網站,叫一些同仁誌畫家,畫一些爆笑的四格漫畫。」老友笑道:「不然,BL也可以喔。(燦笑)」

「對不起,我們這個『砂之椅子』部落格,可是有尺度的,如果玩笑開得太過分,整篇文章會被站主鬼隱的!直接用『完全隱藏』!」「幹麼不用密碼衝人氣嘛?(裝天真)」「尺度尺度。」「小氣鬼。」

我氣到了,順一下氣,正打算如何回歸正題,老友搶先說:「我來幫你,哪一個是正題喔?來,是:第一:『我很愧對世界30億的麥可粉絲,因為…』抑或是第二:『教主大人應該全用3D動畫「鬼隱」好了』,還是,呵,以上皆是」「我餓了,暫停OK?」

老友說:「你啊,應該說:『我砂山真是十分愧對大家,我不應該說自己的部落格是【美食報報】』,怎麼,麥可教主很美味嗎?」「在您的守備範圍之…(苦笑)」「外!」老友又說教:「你應該將這個網站改成『音樂類』或『心情分享』類。」真的被他氣到了!

我辯白道:「本小站『砂之椅子』的美食新聞和食譜,還是有在陸續增加中。但是,最近一個禮拜,被兩個外星來的麥可教徒給HACKING了!」「我看,是您的大腦被『教主大人』給HACKING了吧!」「彼此彼此,榮幸之至啊!」「知音難尋啊!」「對!」「惺惺相惜啊!」「是!」「來段月球漫步吧,HEEHEE。」「欸,您…您別挨罵了!呵呵!」

老友受不了我的牽拖:「回到正題,OK?:
Q:第一:『我很愧對世界30億的麥可傑克森教主,因為…』,請作答。」

A:第一:『…因為我受不了他的快歌,聽了會有想去嘔吐的感覺…。』
(老友:等化器低音調一下,不就得了,不然聲音調小、不要躺著聽快歌,要起來,跟著麥可教主的節奏,來,一起動,一起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BAD?喵?)(我一個大男人,要學他唱就非得『喵』不可。(笑))

『如果我不喜歡MJ他大部分(1/2強)的歌曲,這並不是個正真正銘的麥可教徒。』
(OK,兄弟我,告訴你吧,你把教主的『HUMAN NATURE』還有『YOU ARE NOT ALONE』,一些慢歌經典,練好一點,下次去唱歌時,技驚四座一番,達到布教的目的,OK?反正他的快歌也不是『人類』能唱的!)(嗯,BUDDY SYSTEM好恐怖喔!)(啥?)(沒事…)

老友說:「砂山兄弟你有這份心,在部落格提到一些麥可的陳年往事,大哥我已經相當感動了,我相信,如果有人有機會看到這些,關於麥可傑克森的雜談、手記的人,應該會對MJ他,有另一番的想法吧。幹得不錯,孩子!」「『同志』仍需努力!」「這句話怎麼有點怪怪的…嘖!」

Q:第二:『教主大人應該全用3D動畫「鬼隱」好了』是否為真,請作答。」

A:第二:『以前唱片界也有這種例子。」「YEAH!『Gorillaz』虛擬樂團,RIGHT!BUT,人家MJ本來就是『真人』,你叫他『修很大』--要修到什麼程度?」「像KILL BILL 1那樣,突然來一段充滿風格的ANIME,他在『SCREAM』裏,還不是用了『阿基拉』。「對吔,在『MOONWALKER』裏,最後還變成一隻『偽.剛達姆』!搞不好他還挺『宅』的。」「比我們還『宅』!」「媽啊!見鬼!」』

呵,兩人對教主大人,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同感了,『粉絲妄想』的氛圍,環繞二人,揮之不去啊!

我說:「麥可啊!要修就修大一點,要宅就要更宅一點。30分鐘動畫。『動態捕捉+傑克森波拉克風+人機一體』」老友笑道:「我老了,真的想像不出啊!遠在可見光的光譜範圍之外啊!(遠目),萌要素呢?(爆)」

我狂笑:「對不起,教主的年歲,已經超過了我的守備範圍了。」「也已經超過了我的守備範圍了吔,難怪我們一天到晚在『白頭宮女話當年』呦。」

老友開始了:「以前卡俊秀。」「對!」「身材一級棒。」「是!」「跳舞跳超帥。」「RIGHT!」「唱歌有夠讚!」「YEAH!」老友又對我在做洗腦了,他又在洗腦了,他又在洗腦了,他又在洗腦了,不愧是資深的麥可教教徒啊!我說:「來段月球漫步吧,大哥。WOW!」「你要我跌死啊,不安好心,那是人類的動作嗎?」喂,恥笑夠了吧!STOP!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次說了很多『BAD』這隻MV,也就是MJ在光譜的『陽剛』這一端的代表作,今天,我想要跳到光譜的另一端,窺看他極『陰柔』的一面。老友說:「好,隨你。」

『FALL AGAIN (demo)』這首歌,出現在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The Ultimate Collection (disc 4)(2004)』,幸或不幸,最近幾天,我才得以拜聞之,此闕居然成為我對MJ『歷年歌曲最愛BEST 3』!老友不耐道:「好了好了,用免錢的就別再愛現了,OK?你粉絲當到太平洋去啦!一個子兒都不用花的嘛,嘖!」

這首歌,妙,教主他那猶如剛睡醒的『天然』嗓音(老友:有點大舌頭嗎?),真是得到了史提夫汪德的真傳啊!曲中使用彈性速度、真假音互換、有一點loose的和聲(老友:跟他的『BUTTERFLY』一樣咩。搞不好同期的?)我說:「『BUTTERFLY』是男歌,『FALL AGAIN 』是女歌。」

老友說:「呵,有趣的觀點,但,何以見得?不過,他這闕真的讓我想起了德永英明的『VOCALIST』三連發、大HIT系列…」「嗯,有一點,您該不會是想要叫我們麥可教主,也去唱一片純粹是『女歌』的翻唱集吧。」「以MJ的個性,會再出一張全是勇猛威武的『男歌』來做雙專輯配對吧。陰陽調和咩,呵。」

今天,老友腦袋過熱,一大早就已說出了『非人哉』的話了。「我真是服了您,今天您的『粉絲妄想模式』,啟動得特別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搞不好全天下…咳,算了。」老友克制一下下。我說:「MJ是絕對有這資格的。」「只是看他想不想要罷了,以他『目中無人』的脾性,呵,不太可能。」「要拿版權費給別人,他老人家心疼荷包吧。」「大概不錯,小氣鬼一枚。HEEHEE。」

老友以下精闢言論,我一字不漏抄上來:「若是MJ他真的『做了』『女歌』,可以想見,一定會比溫文儒雅、千首一面的德永兄,有著更多張力、更加狂放、更加雕琢、更具技巧性(我說:搞不好更『天然』哩!)…我期待他的和聲的密度變化…(啥?)音牆,懂嗎?(喔。)」

一邊聽著歌,我一邊用假音聲嘶力竭地跟著唱著:「…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老友說:「嘿!小子,別太勉強了,要人命啊!(笑)」到底是要他的命,還是要我的命啊!糟,他該不會是誤會了吧(汗),真要命。

我說:「這句是用『EUPHEMISM』吧,不就跟演歌裏常用的『抱緊我…』一樣?」「哈,『整首』裡頭都是呢,OK啦,過關!」我說:「那句『…I need your love in my life』唱得很像『…I need your love in my arms』」「呵呵,當真?重播重播。」老友興致來了,一聽之下,無言:「…你騙我,是砂山你自己的變態妄想吧。」「呵。你天然吔!」「…」

老友被激,更加語不驚人死不休了:「啊啊,那歌詞…」「啥?」「…I wanna spend time till it ends…」「怎樣?到天光啊。」「嘖嘖,太天真了,副歌再改幾個字,就變成『失樂園』了…」「喵,不了。」「一對不倫的男女,一段不被允許的戀情,兩人在溫泉旅館的小房間裏,燃盡最後的激情…」「激烈做愛,然後呢?」「嘖!」老友瞪我一眼,似乎對我的不懂情趣,有些不爽。

呵,您『老友』大人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您就是專用這招來釣妹妹的,可惜啊,對老子無效,鐵版一塊。

老友:「咳,我還沒說完,你聽那第三段歌詞,嘖嘖…」
『FALL AGAIN (demo)』第三段,謹節錄如下:

「You’ll try everything you never thought would work before
When you live, when you love, and you give them your all
You can always give up some more…
Baby nothing means anything unless you’re here to share with me
I can breathe, I can bleed, I can die in my sleep…」

(恕砂山不翻譯了,大家自個兒看,因為實在點兒…)

我聽了,說:「麥可,他,睡著了嗎?有些字沒唱到!(爆)」老友說:「他已神遊太虛,FLOW的狀態在亂唱了,喔,不,應該說是『即興創作』吧。」「不是,那詞,是『女歌』吧?好纏綿啊。」「給MJ來唱也沒什麼違和感啦!哈哈!不然你這樣想:『WOMAN ON TOP』,蠻適合他的…(燦笑)」「我X!」

「還有還有…兩人溫存到天明,然後,嘿!(一劃脖子)『心中』啦!(意謂:殉情死),哈!『FALL AGAIN』 啊!今生今世,最後一次啦!『I can die in my sleep…』哈哈哈哈哈!(悚慄調)」我聽了,呆然半晌,「好變態啊!」老友說:「果然教主是外S內M啊!」

之後,我企圖將這強行植入腦中的--「過激」鏡頭刪除…有點難,再刪,還真難,我刪…用狠招『誰かに盗れる くらいなら,あなたを殺して いいですか?』(天城越え)來刪,不行,不巧,兩首『融合』了,WOW!石川,妳不行啊!趕快塞到潛意識裏。

老友說:「呵,我有感覺了,呵。」

狂笑了一會兒,兩人覺得恥笑夠了,老友自動停止,思考起來:「教主啊!真是帶來大家無限的歡樂啊!(XD!)」回歸正題,結論來了:我個人覺得,這首『FALL AGAIN (demo)』是MJ他近年來的作品裏,我最最喜歡的一首,為何?是因為它『天然』吧,渾然天成!很放鬆,很自在,很可愛。

老友說:「這是『DEMO』才會有這種效果,你要是在他『專輯』裏聽到這首,可能就又被他東摸西摸,摸成另外一種樣子了…」「所以你說他不會再收這首了,另外進化的版本?」「『下面沒有了』,他收過了,就不會再收,相信我。」「THRILLER 25?」「哈,那是另外一回事吧!」老友打個哈哈,避過了我的吐嘈,驚險驚險。「不敢不敢。」「既然這首那麼強,他幹麼不收在專輯裏啊?」「跟『BUTTERFLY』二選一吧!略遜一籌。弱了一點。」「有股淡淡的哀傷呢!這歌,唉,也對。可是,怎麼他又放在精選集裏啊?」老友想了一想,說:「他喜歡這首吧,誰知。」

最後,我說:「MJ很喜歡那個『喵喔』的小音效吔。最後他還讚了一下『COOL!』…」「我也蠻喜歡的,不知道是怎麼用的,合成器去調的吧!『喵喔』。」「WOW,唱出來的嗎?」「哪知?」

註:天然=天然ボケ=不食人間煙火(誤)



歌詞:Fall Again BY Michael Jackson

Feels like a fire that burns in my heart
Every single moment that we spend apart
I need you around for every day to start
I haven’t left you alone
There’s something about you, I stare in your eyes
And everything I’m looking for I seem to find
All this time away is killing me inside
I need your love in my life

I wanna spend time till it ends
I wanna fall in you again
Like we did when we first met
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

We fought in a battle, nobody won
And now we face a mountain to be overcome
You can’t turn away, the past is said and done
I need us to carry on

I wanna spend time till it ends
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
Like we did when we first met
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

You’ll try everything you never thought would work before
When you live, when you love, and you give them your all
You can always give up some more
Baby nothing means anything unless you’re here to share with me
I can breathe, I can bleed, I can die in my sleep
Cause you’re always there in my dreams

I wanna spend time till it ends
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
Like we did when we first met
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

I wanna spend time till it ends
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
Like we did when we first met
I wanna fall with you again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You ain't BAD!」Max 一把向Darryl的胸口推去,將他摜到柱子上,Darryl抓緊胸口,眼中怒氣猶如即將爆發一般地,回瞪Max,Max見狀,心頭火起,「So, what's up?」一拳卯在他右臉(左撇子),Darryl踉蹌倒下…。一夥人離去,Tip回頭,以憐憫的目光看了他一眼:「Excuse me, brotha...」,Darryl刻意別過視線,慢慢站起來,套上斗篷,回頭,獨自離去,身影消失在寒冷的夜風之中。THE END。】

老友:「喂,下面呢,該不會沒有了吧!還有很多,不是嗎?」我說:「呼!寫這個真累。」他笑道:「對啊,字斟句酌的,像小說一樣。」「這個才是『真』結局呦!如果照常理來推斷…」「歌都還沒唱、舞都還沒跳就完了,啥子!麥克呢?」「下面沒有了。(燦笑)」「喂!你這個『太監笑話』到底要講幾次才爽啊你!不好笑!」「這不是你的『最愛』嗎?」「哪有,是你先講的,你傳染我。」

4/3,今晨之「天啟之聲」很長,我和老友共創一齣:【Darryl的內心劇場--偽.『BAD』結局】,老友HIGH起來,玩得十分高興,一直要問:接下來怎樣,還擅自加了一些無聊的設定,唉,容後再敘。我說:「欸!這一些雞零狗碎的東西,你還玩得這麼開心!幹麼哩?MJ要說的話,早在MV中,也在我們之前的對話中,不就全都說了?其他的,只不過是『狗尾續貂』罷了。」

老友裝白痴道:「我就是喜歡嘛,長這麼大,也沒寫過什麼同人誌的,今天這樣,機緣巧合,完全是因為有『愛』啊!有『愛』,能創造出不可能的事…」我說話了:「好,那麼就來一段Darryl淋浴的場面好了,讓我們看一下他少男的軀體…」「還少年哩,都快30了,熟男一枚,嘖…嗯,尺度是?」「背面全裸,怎麼樣?您的守備範圍?」「內!」「OK!就這樣,說好了!」呵呵,兩人的『粉絲執念之妄想模式』,今天,可馬力全開啊!

【Darryl回到家,看見媽媽已經回來了,正在電視機前打盹,他放慢、放輕腳步,走到廚房,從冰箱裏拿出了三明治和蘋果,拿到了房間去吃,聽著外面電視的聲音,Darryl坐在床上,啃著冰冷的三明治,望向那一箱帶來的行李,嘆了口氣,躺倒在床上,就這樣原封不動,丟著不管算了,反正,總還是要再『回去』的。】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一:老友說:「Darryl只要走在家裏時,都會刻意放輕腳步,因為,從前『爸爸』只要一聽見,孩子在家走動跑跳的聲音,就會開始破口大罵,進而…。」「這,是教主他本人的親身經歷吧?RIGHT?您真內行啊!」我又問:「『爸爸』?」老友笑說:「天要下雨,娘要嫁,沒法度啦!」

老友之無聊設定之二:蘋果。我說:「向Mr. Big致敬嗎?」「他吃花生吧!你!這沒什麼,我以前愛吃蘋果,當早餐、當宵夜,但自從你說『林檎』不能吃以後,我就…」「唉,天底下的水果多得是,少一味不會怎樣啦!」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三:我說:「懶得打開的行李,你在抄哈利波特第幾集啊!」「你聽我說:那邊是那邊,這邊是這邊,他不想要再去『想』了,兩邊,差得太多,他也不想搞混,就這樣。」「可他一個人,要承受這中間的斷裂。」「對。」

【Darryl躺著,瞪著天花板,發呆了好久,一會兒,他從床旁的書堆抽出了一本…(「PLAYBOY?」「沙特的『嘔吐』。」「算了,隨你。」)…抽出了一本「金枝」(The golden bough),雖然Darryl還不想做個人類學家,但他一向喜歡『故事』,喜歡『聽故事』,他打開了檯燈,嗯,還能用,起身,走到桌前,拉開椅子,坐下,隨意翻開一頁,讀了起來…】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一:老友:「沙特的『嘔吐』啊,嘖嘖,您看過嗎?」「那種厭世感,蠻適合我們的主角。」「我看,你只是喜歡『它』的書名吧。那種存在主義的,看了更想死…呵。」「引一句看來的書評:『…對自己做為純粹偶然、隨機的存在,所感到憎惡…』,符合我們Darryl的心情,那麼『金枝』呢?你覺得呢?」「那就像是『教主大人』會去看的書嘛。」「何以見得?證據拿來?」「若非如此,你自己何必有此設定?」「只是我自己個人偏好罷了。」「欸,害得我也想找出來看看了,我們開個讀書會好吧!」「算了,沒那個閒情逸致。好啦,不然這樣:因為教主常常陷入『SHAMAN狀態』,所以應該會對神話、巫術有興趣才對。」「好,算是說服我了。」老友終於服氣。累啊!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二:老友:「躺著看天花版,是『BEAT IT』嗎?」「他可沒衝出去跳啊!」「呵,也對。」

【房間很冷,冷到他無法專注於書上的字句,他起身,再行李中翻出了毛衣背心,套上,再穿上他最喜歡的冬天外套,好一點了,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了白金懷爐,點起,蓋上,放回絨袋,再擺進右邊口袋。】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三:我說:「家裏好冷啊!」老友:「窮嘛,暖氣省點開。」老友又說:「他最喜歡的冬天外套…直接抄『MAN IN THE MIRROR』嘛。」「白金懷爐就不是抄襲了。是我以前有的一個。」「教主大人會有那種高級日貨嗎?」「您真是愛說笑,要是我說:Darryl他拿出了暖暖包,不是挺爆笑的?」「沒有他看「PLAYBOY」來的爆笑。」老友不知在得意什麼?我正色說:「並沒有這回事!」「嘖嘖,真是不懂男人…」「是、是。」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四:「那件毛衣背心,是鮮黃色的嗎?」「真是夠了!唉!」

【看了一陣書,Darryl嘆了口氣,起身,經過客廳,全黑,寂靜一片,空無一人,到了廚房,他找到了水果刀,洗乾淨後,拿張紙巾擦乾,包著,拿進房間,他坐在桌前,拿起了桌上的蘋果,用水果刀,專心一意地削皮…腦中突然閃現:蝴蝶刀向前劃過、刺去…手上削的蘋果皮斷了,他瞪著斷掉的皮,許久,抬起頭,嘆息一聲,鏡頭照著他的背影。完。】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三:看到『完』字,老友氣到了,怒極反笑:「你以為我沒看過小津安二郎嗎?『晚春』還『秋刀魚之味』,直接抄啊!這樣子,不搭軋啊!」「不然你說怎樣?」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五:「Darryl嘆口氣,放下蘋果,摸向床底,一把用手帕包好的蝴蝶刀,還藏在原來的地方。」「喔~」「他打開刀,檢視了一會兒,刀口仍舊非常鋒利,在燈光下閃耀著一線光芒…」「打開?」「他隨便甩,會掉幾根手指頭吧!」「喔~生疏了。」「…一甩,收回,他順手放入右邊的口袋。」「好爛的伏筆,否決。」「…還好吧。」「呵,不然,您等著,我一定會讓您的小Darryl,死的非常慘,非常壯烈!(邪邪地笑)」老友張口結舌,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所以,我看他還是跳下來,變身成麥可好了,更正更正。」「嘖,膽小鬼。」「不准你傷害他少年的軀體,我.不.准!」「呵,您的守備範圍夠廣嗎?CAN YOU DIG IT?哈哈哈哈哈…(悚慄調)」「喵,我寒了。STOP IT,來人啊!給公子吃餅。」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四:「若MJ不跳下來跳舞,那麼,打賭馬丁史柯西斯會教他們『兄弟相殺』,死到一個不剩,RIGHT?」「50%機率啦。」老友又說:「讓我想一想,OK?」他慎重道:「我餓了,暫停。」「完。」
『終於完了,BABY。』

延伸閱讀:『知音難尋』系列:與老友之『麥可傑克森』雜談手記
◆老友.好奇為何我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上篇)
◆日安.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中篇)-- 德瑞(Darryl)之內心風景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下篇)-- 麥可之內心視界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偽.『BAD』結局】
◆砂山的CD塔崩塌--兼談『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上集)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HHHHHH! I…I ENVY YOU!」「欸,別這樣,只是兩張早場價優待券嘛!」4/4早晨,一進房,看見桌上多了『兩張』NERV…新EVA的劇場版優惠券,真有心啊,老弟,THANK YOU,知道我會去看『兩遍』呦,(老友:人家是叫你『攜伴』前去吧!唉!)去喜滿客好了,人少,又近,如果他們有的話…,老友一知道我要去看,開始無理性地大吼大叫,像個孩子似的。哀呀,他不敢去啊!怕別人知道,自己竟是一個40多歲的EVA宅啊!這樣一來,會滅了他在人前的『威嚴』吧!快50了還迷戀綾波零…「我就是喜歡無口女孩,怎樣!你啊,喜歡的是傲嬌女孩吧!」「嗯,看到明日香,我就像看到我自己…OOPS!」砂山又被一陣旋風給吹露餡兒了。「想都別想!」

我興奮地說:「要不它全部劇場版,再重新上映一次吧,一起對照看。」「嘖,這也要等到它,出完新的四集再說!」「那麼家裏的電視版,先重溫舊夢一下好了。」「你有?」該我炫耀了:「當時TV的盜撮版,和現今正式發行的DVD版,我都有呢!」「有不同嗎?WHERE?」「就加持X美里那段。」「呦,小色鬼,其實你喜歡的是御姐美里(的腿)吧!哈!」我反擊道:「你上次COS真嗣『不能逃,不能逃…』,真是奇觀一枚啊!您是怎麼?守備範圍也太廣了吧。(犯罪了嗎?)」老友辯解道:「我只是看到了他,想到了從前的我,我並不XXXXXX,你知道的,OK?哼!」「欸,OK,別氣了。」

「去看大銀幕,真好,真的,你確定,你要自己去看兩遍?」「YES,但和你,也未嘗不可。」
「呵。」

4/4一早,喔是國定假日「清明節」,幾百年才會來到4/4這天呢,所以老弟他昨天4/3有回來,因為是三天連假的開始。他說,他回來時看到都沒人,覺得很詭異…,我說:「他們去住蚊子館了。」「啥?」「新竹老家啦!這樣,明天就不用在路上,跟返鄉掃墓人潮擠了!」人家都已經開始在拜了,他才發覺自己沒跟上…無奈,昨天他還在上班,怎麼可能跟著去?我說:「算了,我春祭的時候有去啦!你跟我有人去就好了…」

在廚房,兩人準備BRUNCH,我就在那,大推『馬丁史柯西斯』大導演的,他還以為是哪部舊片『計程車司機』什麼的,哈!是『BAD』啦!我過於興奮地,連說帶演帶唱的,搞到快燒聲了…得意忘形啊!(老友:哈!白痴,量力而為啊!)希望他能因此去看那幾篇文,留個言,衝衝人氣…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老友:等MJ他出新專輯就會有人看文了,所以,你要繼續寫下去啊!)其實寫了『BAD』全版MV,我的悲願已然達成了一半,另一半就是『BLACK OR WHITE』的『黑豹篇』。砂山敝人在下我,對於教主大人的這『兩項傑作』之外的,其他音樂及影像,我把它們,還是當成很好的WORKOUT BGM,做運動時,還蠻帶勁兒的,OK?老友感嘆說:「沒想到您的心腸還真硬啊!悲願?」「因為想到教主處境堪憐(哪有!)所以感到『悲哀』,叫悲願。」「哼!我還以為你是懷著『慈悲的願望』,想為教主盡一點心呢。」「其實我只是把心中塊壘,一筆寫盡,以後就再也不用提了。」「好極,不過我提醒你,慢慢來,享受其中的樂趣吧!」「好!」

我說:「如果他以後走JAZZ,QUIET STORM、R&B、SOUL,就算是唱首『TAKE ME TO THE MOON』,我都會買個三張做為:欣賞、收藏及推廣用,但如果,又是我老人家不愛的:砰砰磅磅奇奇怪怪的POP舞曲…謝謝,再聯絡,老子敬謝不敏。」「您真偏食,不過他啊,做你提那四樣中的後三樣,絕對是行有餘力的。客官,您是想點『黑人音樂』吧!」

「嗯,也不是這麼說,要聽得不煩的音樂,就好了。」「何謂不煩?」「不吵是也。」「何能不吵?」「捨棄電化,回歸原音。」「好極!您真的還在海上飄呢!人家都舊浪都上岸了說…唉。找你當製作人一定會虧錢到底…」「人家沒有流行時尚嗅覺唄,只知啥是好貨,啥是濫竽。」「乾脆教他請回QJ,來做大樂團好了,MJ他,年齡也到了…呵(苦笑)」「一首就好,不要多,這樣才有紀念價值。」「啥啊!人家QJ活得好好的呢!」

老友回頭問:「黑豹篇?沒啥好說吧,又無對白、無歌曲、無劇情,驚人影像,勝過一切文字。」「試一下唄,我會盡我所能地去寫的!」「OK!隨你,可要有帥照片啊!」「嗯,盡量,不然用掃描的也行。」「寫完了『黑豹』之後呢?」「下面沒有了(笑)」「(燦笑)真是適合他啊,這句。」「呵呵。」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為何要在這世間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友狂嚎數聲,呦,SF大人不在家,就作怪起來啦,本來還以為他會「心靜自然涼」哩,太高估他了,本能是很可怕的。

我說:「我讀到一本『旅遊心理學』,一翻就翻到:黑人家庭中的女性權力較大。」「嘖,你不是看過紫色姊妹花唄?」「那家剛好相反吧!(怒)」「喔?」老友正在睡眠中,語無倫次了。不過,由我觀察,「母系社會」就是像他家那樣子,鐵定沒錯的,母獅才是家庭的支柱。「別說我,你說的也漸漸不像人話了。」「我肚痛,原諒我。」「快去睡啊。」「一樣痛啊,你以為我睡的著啊你?」「不然哩?」「你的小Darryl,嘿嘿,會死的很慘!」「夠了你,要殺要剮隨便你!」「我們在幹麼啊!互相扯腿說…」

4/3下午,我又上YOUTUBE看了一些MJ爆笑的東西,如電玩的MOONWALKER(SEGA版),真的有人去全破,還錄下來,老友笑說:「最奇怪的,是還有人點選去看,浪費時間!」「懷舊唄。」,那MIDI樂聲,噗,歡樂爆了,原PO還貼心地,附上了原唱上去,以免太傷害觀眾們的耳朵(XD!)不過這遊戲,真有幾有個好處:麥可教主的身影做的十分之好,還有與敵人共舞…殭屍真是好舞者,每一關跳的還不一樣,真貼心,又,教主大人變成(偽)剛達母一枚,大殺四方,最後來一段飛行模擬,真是夠了!老友:「你智商低了20%!哈!蠢!」

「嘖嘖,你感覺如何啊?」「喔,你說那17分鐘版的『BAD』MV嗎?」「欸。」「他演的不錯,從Darryl身上,看到麥可放了很多『自己』在裡面:敏感害羞、沈默寡言、鬱鬱寡歡、強顏歡笑、格格不入,掙扎反抗,受激而起…內心戲不好演啊。」「是呦,他可以去當演員的(笑),不過,演戲實在是一件磨人的事兒,照他那『易感兼孤僻』的個性,應該受不了去當個演員吧!」

我提了一點:「Darryl在他的內心,是個『精神潔癖』,在勉強自己去做什麼事之後…例如:和陌生人交談,或被逼受激,而做出違心之言論和行動時…」「嗯?」「就會咬下他的皮手套,脫掉。」「戴上手套時,是在壓抑自己的血性唄,男人的拳頭啊!」我說:「以前你說過:『你要把血性壓鑄,才能與人和平相處,但是,人啊,失去了血性,就失去了勇氣。』」老友又說:「對,手套=隱藏自我,露齒=攻擊性。脫掉手套=展現自我,露出拳頭=力量的展現。」「不過,對我們來說,Darryl的內在一直像是個謎一般。」「兩面性!」「對!Darryl他就是MJ的寫照啊!錯不了!」兩人的討論熱烈了起來!

我提到:「昨天你說的,我引用如下。」老友:「請便。」

『…人,站在交叉點,勢必要做出犧牲、妥協…,Darryl他自己覺得『我改變了』,旁人也覺得『他改變了』,旁人拿舊有的價值觀去套他,已經不行了,他,一個人,不是被接受,就是被拋棄…『自棄棄人』!』

回到MJ本身,我說:「別人覺得『他』是兩面人,是因為,『他本身』本來就和『他的公眾形象』,差太多了,何況,中間有『一次』超大的斷層,超大的『改變』。」老友慢慢說:「對,這對當事人來說,還是『忠於自己』好吧。」他看著我,不語,讓我說下去…「白斑症?」老友點頭。

我問:「人站在交叉點,除了犧牲、妥協,還做什麼呢?」老友咬牙說:「是男人,就要忠於自己,用雙手的力量,殺出一條血路出來啊!」又說:「將他人,將一切,全拋在身後。」「好一條孤獨之路啊!」

我說:「戰或逃?之前紅外套的麥可弟是『BEAT IT』。逃吧!」
老友:「戰或逃?現在黑外套的麥可兄是『WHO'S BAD?』戰!」他變了,其實他早已說得很清楚了。

兩首歌,一樣是將男性的「血氣之勇」化成歌曲、歌詞與舞蹈,但兩者決定性的不同,是角度和態度,『BEAT IT』以柔克剛--『以舞止戰』,『BAD』中言語和動作的挑釁,是純粹力量的展示--『以舞代戰』。老友說:「對,這每每讓我想到『西城故事』,舞蹈部份是跟它致敬吧。」

「WHO'S BAD?」「以前的麥可弟,是個才華洋溢,心無芥蒂,樂於展示自己的才華,也容易露出受傷的一面。」「你是說他還是黑人的時候?」「然後呢,在『BAD』裏,當他穿著全身黑色龐客造型,自天花板跳下的一瞬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笑)」「他變成『白人』了。我嚇壞了,全世界都嚇壞了!」「你可以說他變白了,是一名患了白化症的黑人。(笑)」「他並沒有一開始就為自己辯白呢!拖了很久。」「我們又不知道,他當事人是怎麼想的,也許他低估了,人們『會』對他的『偏見』會有多大,他也預見不到自己的未來啊!」

好吧,我重來一遍「…當他穿著全身黑色龐客造型,自天花板跳下的一瞬間…」「世界變成彩色了!」「YEAH!」「歌曲本身,我認為是MJ的『快歌之首』,跟隨、拍掌、呼號,靈魂樂三神器都具備了,那貝士,還有那縈繞不去的電鋼琴聲啊!」「JIMMY SMITH!WOW!」「單曲的時刻,還算歡樂熱鬧、五彩繽紛,運鏡恢宏,天衣無縫,他不時對著鏡頭挑釁,頗為震撼,舞蹈是一貫的,複雜到嚇死人,真的到達了像他舞蹈老師說的:『A SOUL OF DANCER。』」「猶如脫韁野馬,誰人能擋?為所欲為、強硬不屈、恣意出擊…全都表現得淋漓盡致,尤其在最後兩分鐘的即興裏!真天才也!」「殺出一條血路了啊!MJ!」「男人的GUTS啊,天下無敵、目空一切,這才是真男人!」「麥可真的變了。」「可『那條線』:作為一個人類的理性,可還算是明智地保住了,看他,最後還與LITTLE MAX握手和解,就知道了。」

我說:「『那條線』:作為一個人類的理性…」「怎樣?」「到了『BLACK OR WHITE』之『黑豹篇』,完全地消失了!」「他是一隻公黑豹唄,動物的本能,殺!」「我想問他:『你想表達什麼?』哀傷、憤怒、破壞、黑暗的展示,是他一生表演中最具TALENT的一段,但也是最為人所非議的一段。」

老友想了一想,說:「人啊,畢竟不能強迫自己,一直適應別人的眼光,一直硬待在光譜的某一端,而把『另一個自己』隱藏起來…這並不是個好方法說。」「那麼請我們教主大人,在光譜的兩端,不斷跳動好了,MAN時極MAN,『娘』時超『娘』。」老友拊掌大笑:「變態喔,他可以的,哈哈,就是他才可以,別人不行啊!!哈哈哈哈!」「嘿嘿。」「大家等著看吧!哼。」兩人的『粉絲執念妄想模式』已然啟動!真是自說自話,自得其樂啊!

「麥可夢中的Darryl夢中的麥可跳完又變回Darryl,麥可的夢完結在何處?」「DANCING THE DREAM,永不結束。」(未完待續)

1544655520_160fc4c3bb
在『BAD』MV,可以看到麥可「第二MAN」的樣子

延伸閱讀:『知音難尋』:與老友之『麥可傑克森』雜談手記
◆老友.好奇為何我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上篇)
◆日安.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中篇)-- 德瑞(Darryl)之內心風景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下篇)-- 麥可之內心視界
◆砂山的CD塔崩塌--兼談『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上集)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SF與老友一起,他開始自HIGH起來,獨角戲COSPLAY他的偶像--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歐巴馬:「OH!歐巴馬先生,請問你的小褲褲是三角的還是四角的?」「喔!兩種我都有吔,不過如果我穿三角的嘛…老婆卡有眼福,厝內工作就一定要…嗯,你知道的…(燦笑),所以說,穿四角的,我比較感覺『輕鬆』吧。(呼)」SF,瞪:「肯定落選。」

老友不識相地,繼續翻SF的衣櫃,不顧一旁射來的嚴寒目光…,看著老友興高采烈的樣子,她搖搖頭,離開戰場,老友得意道:「哈,妳也沒輒,YEAH!」來討打的嗎?明知自己不耐打,嘖嘖。繼續不知死活地「得了便宜還賣乖」,老友說道:「對了,妳的褲褲,我居然能穿得呢!」拎起了一條,綠色格子的男用棉質四角褲,SF平靜道:「喔!那件我還沒穿過,要穿就拿去吧。」「我了,沒想到,我們的衣櫥竟然可以互換…一部分吧…」SF笑道:「你敢穿我三角的?你試試看啊?」「豈敢豈敢。」

老友忽然天外一句:「歐巴馬還是去當希拉蕊的副手,多磨幾年好了…」SF怒道:「我哩咧XXX!」「反正無論如何,接下來幾年會賞心悅目一點吧,跟那皺皮的小布希和麥肯比起來…,還是那位不用整容的歐巴桑,和黑人小帥哥,看起來當然讚!」「唉,選舉是看相貌的嗎?」「不然要看什麼,內褲嗎?」SF被逗笑了:「欸,你說什麼都對。」心滿意足了吧,老友,一切如同你所要的一樣…「欸,不說的,不說的。」

話題一轉,SF說:「很奇怪,我好像覺得『她』,是個代替者。」老友單手摟住她的肩膀,輕聲說道:「本尊在此啊!」兩人這樣,待了一陣,嘆了口氣,老友輕撫心口,SF小心問到:「你怎麼了?病懨懨的,是那天『推手』玩得太瘋了嗎?」「才不呢,是我自己啦…」(氣急攻心吧!)老友坐正,調息:「沒事的…我想吃點什麼…」,手仍放於胸口上,用力呼吸(心病啊!)SF移動:「嗯,去拿。」「馬鈴薯好了。」「配什麼?」「菲力牛排怎麼樣?(燦笑)」「…(笑)」SF慢慢起身:「好。」

SF準備好食物,端到老友房中,讓他獨自在房裡慢慢吃:馬鈴薯泥配兩片烤牛肉和肉汁,還沒吃完,老友拎著餐盤,又跑到SF房間玩耍,看到她正坐在床上,整理照片。老友自她身後探頭,SF說話了:「嗯,這就是『她』,看照得不錯吧!」拿起一張,伊人巧笑倩兮,「嗯!」老友無心地回了一句,其實目光游移在其周圍的咖啡館的景色、街上的行人,這一切,都代表著自由的空氣,心不在焉是也。一張一張,看著看著,SF還真有一套,尤其是抓瞬間『人的表情』,可能是長期在家,拍攝移動中的小孩,所訓練出好功夫的吧!「喔…這麼多。」厭煩了嗎?

「是用她回去要送給他老爸的新機子拍的,試了一下,陰天還下雨,效果很好。」「哦?」老友拿起了一張照片,直式,側光,上面SF獨坐一隅,回頭看了鏡頭,似笑非笑…,她解釋:「因為要全部刪光,所以在路上,隨便找家店,先洗起來。」老友的內心戲又開始了「YES!沒錯的,她…」怎樣,想到什麼了,有膽就說啊!

SF說:「一下就好了,我去拿相簿。」老友說:「『全部都』放在這一本?」SF沒聽出他的言外之意(『妳們『兩個人』的所有照片全部都…?』),「對,順序在這裏,全部放上去,一共有30幾張。」老友接過本子:「我來放,好像很好玩兒。」接過一看,之前的頁數被一條皮帶子『封印』了起來(苦笑)…放棄吧!老友。

雖然感於SF的『不吝分享』,但他隨即發現,照順序排,對他來說,是一件艱難的事,鋪了整整一床,一股聲音從他心中升起:「嗯,接下來就是FLASHBACK嗎?才不,她的口風是世界緊的…」你玩你自己吧,也不想想人家SF對此事之重視,行事之隆重,還用到了難得一用的心機,現在好了,她以勝利者(?)的姿態回來了。都是因為你自己那『好聚好散』想法,強行植入她的心頭,難怪,她現在才這樣:激動難平啊。你啊,這是求仁得仁啊,老友。

老友慢條斯理的,一邊看著照片,一邊說:「嗯,難怪…」「你說我…?」「街景很美。(跌倒)」SF:「這些都是挑過的,當然!準備要放了嗎?就別一定要照順序嘛!」老友堅持:「既然有順序,就要照順序,來,從這邊開始。」老友不理SF怨懟的眼光,站起,面對著鋪到整床的照片,滿意地笑了一下。「OK,可以放了。」似乎玩夠了,想溜。「唉,你…」SF認份,開始認真地排照片成一列,老友不發一語,旁邊東摸西摸,小聲自言自語道:「LET HER TALK! HAHA!」

「這裡呢?」「橋上。」「真好,下午的光線。」「…其實有下雨,小小的,陰陰的…」兩人專挑景物說話,避談影中人物,有意無意?到底是誰先會露餡兒?老友坐下,看SF開始,十分用力地把一張張照片,擺進相簿,數位的SIZE太剛好了…,老友無趣地看了一會兒,突然單手一把摟住她的肩膀,SF煩道:「幹嘛?我正在放這張…」,老友在她耳邊,低聲說道:「I smell that you are thinking of another woman, now…」沉默了一下下,「看著照片,當然!」SF淡然化解挑釁,好一個「心結已了」的狀態啊!(天曉得?)

「你非要照順序嗎?把順序表附上不就得了。」「如果有順序表,可妳裡面又是亂的,豈不可笑?哈!」A型人的龜毛個性啊…「唉,好。」SF真是好脾氣,慢慢一張地仔細放入,心情大好。老友閒得發慌,東張西望了起來,SF見狀,貼心地將拍紙簿遞給他,他拿起了筆,瞪著相片裏的街景和影中人的一顰一笑,似乎心有所感。(空無一物啊!糟!)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30前一日『祭出』了塵封許久的CD碟塔,原因無他,正是『推廣用』,推廣「古典音樂」至家庭中的每一角落,小莫(『莫差爾特』君)協奏曲正是首選中的首選,吃定感性的老媽。老巴(『巴赫』樣)的器樂獨奏也搜出一大堆,適合理性的老爸。

在與山積碟片,和千堆雪般的灰塵搏鬥一小時之後,終於整理完畢,有趣的是,老子我好巧不巧,就是要找一片DENNIS BRAIN的--小莫的HORN CONCERTOS…唉!是『莫非定律』吧!整人!說沒有就沒有。這首可是有關『老媽的回憶』,因為小舅(老媽的弟弟)以前樂隊練習,死吹活吹就是這一闕,令當時的老媽印象深刻,還好有原版的,趕緊丟出,做「孝親行」。

老媽她很是高興,說道:「聽全曲比聽精選集過癮多了。」真有悟性,記得一天早上我播了一闕,老媽在床上邊聽邊賴床,聽完,我考她:「這是誰的?」「莫札特吧。」「什麼歌?」「安魂曲。」輕鬆一語中的,我驚嚇到了,老媽說:「我看過阿瑪迪斯啦,最後一幕就是用這個…,哪天我們一起來看好不好?」是呦,這樣就猜得出!匴妳厲害,那DVD我買了許久,連拆都沒拆咩!終於在『Lacrimosa』的莊嚴曲聲中舉行拆封大典。一定要看!

我說:「精選集是『入門』用的,跨過了門檻,才進入了博物館啊!」登堂入室,有我這一流導遊,作為一窺古典音樂堂奧的嚮導,HEEHEE,不收錢,拿點糖果餅乾,甜甜我的嘴就好了。(老友說:「因為你LEVEL太低,才不敢開口要吧?」)

老媽也翻出一張,看那「讀者文摘」免錢送的小莫選輯,都是選協奏曲第一或第二樂章:「行板、慢板、行板、慢板…」啊呵,都想睡著了,舒眠音樂唄(ZZZ),無聊,要我,就做一個全部都是協奏曲,而且全都是第三樂章的『小莫HIGH翻天--之RONDO混音版』,用來早上做運動、健走晨跑、跳健康操應該不錯聽,呵!

喔!CD塔中,臥虎藏龍,有諾拉瓊絲的demo帶,這不錯,可以看出小妮子她以前想要的的「格局」:大樂團加管弦樂…可比現在還大得多多呢!聽聽看就知道吧!

一不小心,還搜出了,名為『X-BRO RARE I & II(2001)』的兩片CD…謎啊,好謎啊,在麥可教主改信回教之前許久,我就叫他做『X』了,有趣的直感與巧合啊!小心翼翼,將兩片燒錄片(黑色!感恩『NAPSTER』,還有人記得這隻貪嘴貓嗎?)以未知的心情放入電腦,一聽,嗯,還真是張稀奇古怪、詭異至極的合集,是X兄,喔,更正,是教主大人,和『別人合唱』,而收錄在『別人的專輯』的歌。可以說是黑歷史嗎?

下面就是一些關於這兩張謎樣的『砂山嚴選--之「麥可教主大人」之極稀有曲目集 I & II』(呼!好長!)老友說:「改成『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看起來比較賣,如何?」「非賣品是也。」唉,一些無聊瑣事,頗有「白頭宮女話當年」之意味,有興趣的人,請看:

例如:教主與保羅麥卡尼有合作過三首:『The Girl Is Mine』『Say Say Say』『The Man(?)』,好,第一首『女孩是我的』在「人類史上最賣專輯--THRILLER」裡,教主還手繪漫畫一枚,名滿天下,無人不知,哈!


第二首『Say Say Say』則有隻MV:保羅兄演一名闖蕩西部的「騙子」,賣藥的,麥可弟演個幫襯的,琳達則一旁看照著他們(斯人以逝,唉。),加上壯漢司機一枚,奇怪的組合,到處招搖撞騙,(喔,沒看錯的話,拉托雅後來也在那MV裡面呦!),哈哈哈,好笑,好MV,好難找,在YOUTUBE有,音樂本身,十分歡樂的快板R&B,節奏組是MJ,跳的起來,又很有古風的感覺,那藍調口琴,好樣的,精華。而在『THRILLER 25』裡,新版2008,保羅兄的聲音--不見了(?)。這是教主,對保羅說他「不會養小孩」的報復嘛?(老友說:「君子報仇,三年不晚,HEEHEE。」)

第三首『The Man』(???),(聽過的人請舉手,喔,沒有…)是首很保羅風的「流行抒情搖滾」,感覺這麥可弟啊,唱得十分不甘!一個不搭嘎…嘖,到後面好像悶到快爆發了…難怪沒人知道這首,準是被教主大人給踢掉的,『Say Say Say』跟『The Man』,一起放在Paul McCartney的Pipes of Peace(1983)。大家好奇,可以找找看喔,老友說:「可能麥可弟,想要唱一首有『披頭感覺』的…結果…」「美國狼人在倫敦?」老友笑了:「還好啦,這首有歡樂到,保羅的吉他,蠻讚的,其實。」

還有一段很謎的演奏曲,很適合午夜QUIET STORM頻道,有一點,節奏組太單純了,不像他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啊!),老友也不之是何玩意兒,不過有感而發,他說:「如果一直跟著QJ的話,可能他老早就去做JAZZ了…」不太適合他吔,真的,做CROONER只要隨樂搖擺即可,可浪費了他的跳舞才能唄。(老友說:「邊唱老歌『TAKE ME TO THE MOON』,加上月球漫步…嘻!」好糟的景象,自動刪除中。)

與Diana Ross的『Ease on Down the Road』FROM 『THE WIZ』前面的對話還放進去,歌迷自己切割的唄,跟他後來出的小氣巴拉的四張精選集裡的版本(老友說:「你是有什麼意見是不!」),多了一點點,但樂趣加倍!很可愛!老友說:「單曲不放是因為那說話聲音是電影的,有版權問題。」不管!,老友問:「你看過THE WIZ嗎?」「黑人版的『綠野仙蹤』,沒,我會睡著嗎?」「你喜歡Diana Ross嗎?」「還好,我聽過她唱JAZZ,專輯名稱『BLUE』,非常不錯。」「…你對她根本沒交集啊,年紀還小,那電影就算了,會睡著…別抓了。」「喔?真的?」

『Mind is the Magic』,這首也很謎,是白老虎秀『Siegfried & Roy』裡的開場曲(?),,教主大人為其量身定做的一闕,在一大堆打擊樂效果音後,麥可以SHAMAN之姿,反覆召喚兩位魔法師之名,(想像有一堆白子老虎飛來跳去唄),不錯聽,加上魔術影像應該更為驚人!(老友:「你是說ROY頭被咬掉得那一段嘛!」「沒掉啦,也廢了,唉…」「還好,命一條還在啊!他受傷醒來第一句話就是:『DON'T HURT THE TIGER!』唉…」)

廢盤『E.T.: The Extra-terrestrial storybook』,還得過葛來美,想必是好貨一枚,好想聽麥可弟,用他柔情似水的溫柔嗓音,來講個床邊故事吧,一定很容易入睡,嗯,OP「Someone in the Dark」,很「有良心地」收在『2001 THRILLER SPECIAL EDITION』中,如今不難取得,不過,想當初,砂山我15年前,買了張合集盜版錄音帶,就是為了那一首,真是XX。不過歌曲本身,是療傷系的好芭樂歌。老友:「『ET回家』,姊姊惜惜哦。」「……被你一說就變質了。(抖)您的『守備範圍』還真廣啊!」老友:「可不是嗎?(燦笑)」「…」(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知音難尋』系列:與老友之『麥可傑克森』雜談手記
◆老友.好奇為何我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上篇)
◆日安.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中篇)-- 德瑞(Darryl)之內心風景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下篇)-- 麥可之內心視界
◆砂山的CD塔崩塌--兼談『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上集)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友,睡了一覺,神清氣爽,還跑去看了昨天我的部落格,多看了兩眼,笑出聲來,他說:「我真的想聊『BAD』MV,不騙你。我看,今天你就別整人了,速速回歸話題!」「OK!OK!」

我說:「您真早啊!」「好說好說,早睡早起身體好唄!」一個經常連續72小時不睡覺的夜貓人類,說了上面這句話,真是一點說服力也無啊!不過,很高興我的小小文章,能在一大清早(?)帶給他些許歡笑,謝謝。

我說:「明明是歡樂的『種族融合變臉秀』,後面又加上一段狂暴至極的「黑豹篇」,WHY?」老友厭煩道:「喂,小子,你又離題了。」「好好,下次再聊這段…」

我說:「明明前面是笑著回頭說:『NO. No school tomorrow!』的乖孩子『Darryl』之返鄉記,後面他說了啥子?『YOU AIN'T NOTHIN'!YOU AIN'T NOTHIN'!』」「泥人兒也有土性子吧,尤其是那種老實人,被欺負了…」

我說:「戰或逃?之前紅外套麥可弟是『BEAT IT』呦。逃吧!」
老友:「戰或逃?現在黑外套…」我止住他話頭:「且慢!」「啥?」

我(遠目),陷入回憶:「當我還小,第一次看這隻MV時,在開始,也為Darryl感到同情:一個很悶、很乖的孩子,離鄉背井,低調到掩飾自己的出身,在學校好不容易適應了,結果,放假回家,發現…曾幾何時,與當年好友已格格不入,價值觀落差之大!」

接下來,老友做出論述:「是啊!有一好沒兩好,人,站在交叉點,勢必要做出犧牲、妥協或……,先賣個關子。好,Darryl他自己覺得『我改變了』,旁人也覺得『他改變了』,旁人拿舊有的價值觀去套他,已經不行了,他,一個人,不是被接受,就是被拋棄,『自棄棄人』!唉!回到一個『無人可愛』的世界了。」「沒辦法了!」

「自己的根源,如何能忘記,能拋棄?但別人,每個人都這麼想,這小子『忘恩負義、自鳴清高』嘛,想想以前我們對他的恩情,好啦,現在神氣啦,不跟我們一掛啦,『大學生』唄,最後攤牌,『YOU ARE NOT BAD! YOU AIN'T Darryl!YOU AIN'T DARRYL!』抹殺他人格來著!」「RIGHT!MAN!」

「我不是Darryl,那你們又是什麼??成群結黨,漫無目的、閒晃在街頭,還搶老人的零錢『YOU AIN'T NOTHIN'!YOU AIN'T NOTHIN'!』你抹煞我!人渣,你們才不是東西!」我說:「這,是他的真心話嗎?悲哀。若一般情況,就絕交了吧!」

老友許久不語,面無表情,望著我,拇指向下比,說:「絕交。」

「…」(在COSPLAY『20世紀少年』嗎?一瞬間,我寒了起來,頭皮發麻!)他又說:「開玩笑的。呵。」「真的很可怕吔!」「呵呵。」喝了口茶,滿足地嘆口氣。「休息一下。OK?」「OK,吃飯去吧。」「嗯,我餓了。」

我記起老友,他以前說的一句話:「你要把血性壓鑄(壓抑住)才能與人和平相處,但是,人啊,失去了血性,就失去了勇氣。」他,到底想表達什麼呢?順便問問他吧。

「欸,今天,文章的名稱又更加長了一點。嗯?」 「可文章的本身,短了一點…」 「廢話少說,就是這樣。」 「不知再回GOOGLE爬文時,會看到何許風景啊?」 「嘖嘖,想太多囉…」 「唉,怎麼一張MJ=Darryl的照片都沒有啊!黑歷史喔。」 「那相機去照YOUTUBE好了,GOGOGO!」有興趣的人啊,『BAD』17分鐘完整版就在下面喔。(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知音難尋』系列:與老友之『麥可傑克森』雜談手記
◆老友.好奇為何我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上篇)
◆日安.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中篇)-- 德瑞(Darryl)之內心風景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下篇)-- 麥可之內心視界
◆砂山的CD塔崩塌--兼談『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上集)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警告:本篇嚴重離題!離題程度已達90%。)
老友:「你的題名啊,為什麼近日都這麼長?長到不像話!」
我說:「好,明天我的題目就叫做『日安.老友』你給我早一點起床啊!」
老友:「不要我頭剛『端』上枕頭就,叫人起床唄!OK?」

沒有看過麥可傑克森的…(此君在下文中依情況簡稱為:麥可、小麥可、麥可弟、麥可君、教主、教主大人、麥可教主大人、X BRO、X兄或是最為中性的MJ,OK?伙計?好一部『麥可傑克森』的演化史啊!)老友道:「每一篇提到那老傢…,咳,那痞子的時候,都要這麼麻煩嗎?幹麼不用黑麥可、白麥可來分哩?」(酸),我想了想:「他跟他小孩解釋時,會不會很麻煩」老友:「你管他啊!(怒),被你一搞我都不知道要談什麼了,浪費『老娘』的睡眠時間!」「你男人吔!」「『本大小姐』的起床氣是很大的!又,你還不是自稱老子我,在下小生我…」不一樣的名字,不一樣的自我印象唄。

我說:「好了,真的扯太遠了。」老友扯淡道:「要遠就來遠一點,從前從前,在遙遠的銀河系那端…」「夠了!科幻系的下次再談,像『MOONWALKER』 或 『CAPTAIN EO』,OK?好了,各位聽眾,今天我們的主題是: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謝謝」老友道:「麥可.喬瑟夫.傑克森,教主名諱敢直稱喔!你前面說的『簡稱』哩?」掉入陷阱啦!我氣定神閒,拉回話題:「所以我說,若你用黑麥可、白麥可來分,就不能不提到今天的這隻MV『BAD』了。」老友好奇道:「喔,你又看啦!那一版的」好像這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唄!當然是全版馬丁史柯西斯導的17分版本囉,YOUTUBE上有。

老友:「YOUTUBE上啥沒有啊!(怒)」我激動了:「麥可這小氣鬼啊,自世界首播後,就沒有將「這個版本」公諸於世啦!虧他演的麼賣力!」老友氣定神閒道:「呵呵!『BAD 25』啦!一定的,到時連『MOONWALKER 25』也給他數位化重發,再撈一次唄。」不愧是公認的麥可研究家,老練。我問:「那這次『THRILLER 25』怎麼沒發『THE MAKING OF THRILLER』,難得有紀錄片,還比正片爆笑的…」老友捉狹到:「欸欸!等『THRILLER 50』的時重見天日唄,不然,大家要活的比他長,就一定會『再見』的!」WOW!你咒他死啊!粉絲怨念之深啊!由愛生恨啦!

老友休息一下,快睡著了:「到底今天的題目是?」「『BAD』MV完整版啦!」「喔,我代你說了,因為我要睡了,YOUTUBE上有,大家請自便,謝謝,討論完畢。」「欸!您別挨罵了,砂山我還沒起頭吶,『下面就沒有』啦!」「『下面就沒有』啦!,很適合我們的小麥可呢!(燦笑)」「你是跟他有仇不是!(怒)」

老友道:「『THE MAKING OF THRILLER』的特效技術,以現今來看太過老舊吧!」我說:「我們粉絲,是要看當時可愛的『麥可弟』,被石膏模型整得要死不活,還有眼睛被『像撒塔巴斯可一樣』的『黃色硬式貓眼隱形眼鏡』的大刑伺候喔!」老友笑說:「YEAH!他是M,一定不錯,蠻愛自虐的。」「他可扮貓怪和殭屍扮的爽呢,他是S啊!錯不了!」「外S內M。」

其實,黑人男性扮怪獸,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兒,籃球小皇帝--雷暴龍詹姆斯,幾天前就上風尚雜誌,張嘴大吼,抱美女、扮金剛去了!有夠「刻板印象」地,真不知是滿足了何許人對「黑人男性」的想像,『大家』的嗎?老友說:「我的。(爆)」

我回憶道:「我們粉絲要看的,還有麥可弟被導演(JOHN LANDIS)以摔跤招式「大車輪」、「倒栽蔥」伺候。真糟糕啊!」「MJ他白目,說只看過他『美國狼人在倫敦』,難怪!連『The Blues Brothers』都沒看過,該打屁屁。」「還有麥可弟跟OLA排演時穿『粉紅色米奇』長袖棉T…(對他的『普段著』,我真是無言,另一經典是『LEAVE ME ALONE』中的夏威夷衫)」「嘖,怎麼不說那花睡衣呢?唉,若我是導演,也想給他個『金臂勾』!哼!」「還有殭屍舞群耍寶,啃雞腿、剔牙。(爆)」「不過MJ在排舞時穿的黑白皮衣…帥。」「百事廣告,和後來的演唱會都出現過的那--白色皮衣。」「演唱會是要跟『BEAT IT』的紅色皮衣區隔吧!」「哪知?您真內行。」「不敢不敢。」

又開心地聊了一會兒,「欸,今天的話題是?」「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謝謝。」老友怒道:「連個影都沒談到哩!談個屁啊!」「好,正式開始!」「別再離題了!哼!」「喔,我在MV里看到衛斯理史奈普哩。他們兩個,後來不是空手道師兄弟嗎?巧合!」老友恥笑到:「教主大人的空手道,是不是學到太平洋啦!」「你叫他去打警察唄,找死啊!已經衰到底,就別自找麻煩了!」老友想了一想:「若『挨打』對他有利的話,他會去挨的,連槍子兒也得挨啊,回去再用氣功調一調就罷了,『忍一時之氣,保百年之身』,若被人知道他有兩下子,還敢反抗…,就會被槍打到稀巴爛,成為廢人吧,我想,還是低調點好吧。」他還蠻同情教主大人的嘛。我結尾道:「欸,他武術這方面是相當低調,低到太平洋去了。」老友語重心長道:「武術不是什麼好東西,自衛、防身、運動還可以接受,對打是一定會有人受傷的,小心,逞血氣之勇,造成終身的遺憾啊。」「老人家就去學太極拳唄。SF就是。」「她的太極勁可厲害了,跟其餘她以前學的湊在一起,就…」「就是您只有挨打的分兒了,原來,您也是M啊!」「少囉唆!」

「你要談『BAD』不是?(抖)」老友已然失去耐性!我說:「休息一下!散會!」強制脫離「…who's BAD?YOU'RE TELLING ME! YOU'RE DOING WRONG…」他喃喃自語,雙手抱頭,頹然倒下…他,真的想聊吔!(未完續待)

你看他:粉紅米奇T麥可弟VS舞王佛雷亞斯坦…


延伸閱讀:『知音難尋』系列:與老友之『麥可傑克森』雜談手記
◆老友.好奇為何我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上篇)
◆日安.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中篇)-- 德瑞(Darryl)之內心風景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下篇)-- 麥可之內心視界
◆砂山的CD塔崩塌--兼談『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上集)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英語幾句髒話髒字,像是 shit!、damn!、dick!、bitch!、fuck!,是全球都愛分享的聲音,是無國界的感歎詞詛咒詞,是世上最共通的語言。它甚至與人們的英語程度完全不相干。一般總會將這個現象歸罪於英美文化,尤其英美電影電視音樂流行文化,的強勢傳播、英語覇權、自我殖民什麼的。然而,事情當然不像大學研究生想的這麼簡單,這裡面有許多許多好玩的微妙。

其中很重要一個因素是,文化距離,及距離產生的美感。用外國語說句髒話,除了時髦洋派高級之外,對於本國的說話人與聽話人其實並沒有產生等樣的語意文義效果。從語意方面來看,也正是這層聽力隔閡,語言隔閡,這由能指與所指構成的聲音符號系統裡的指涉阻斷劑,讓英語髒字在中文語境裡如此受歡迎。因為它在中文語境中,很反諷地,其實是乾淨的。

就好像,在中文書裡 blog 裡都要用「操」、「逼」等替代諱字來美化和掩蓋原本不堪入目的漢字的一些作者,卻可以很輕鬆自然地寫出拼出 f u c k 四個英文字母。就像「美眉島聲音現象系列」裡一篇前文《美眉島聲音現象:(三)Fuck Fuck Fuck Fuck Fuck》裡提到的,令洋人不解、不能忍受的是,漢人甚至會以口掛英語髒字而自豪。根本因為中國人根本聽不到讀不到感覺不到那個英文字之髒。根本是戴著橡皮套子在幹。用美眉島島語獨有的語法句型來說:根本是在幹假的。

另外,媒體上的美國人,尤其全球酷字的代言人──美國黑人,實在太酷了,酷到能把最髒最刺耳的字都偶像化,神聖化,變成悅耳的音節。拿美國黑幫說唱來說,Ice Cube 的音樂好聽夠力至極,即使四分之三的歌詞都是髒到不行的髒字,仍然絲毫不減其美韻。你聽著那首酷歪了的 R&B 風的 “X-Bitches” (War & Peace, Vol. 1, 1998) 裡的那句指著三人一個個罵的 “Fuck you, fuck you… and fuck you”,能不開口跟著唱嗎?

用自己的語言唱呢?髒話中文固然可以出現在男人私下談話的每一句話裡,但可能出現在流行歌歌詞裡嗎?Motherfucker 一字的中文版可能在流行歌裡出現嗎?普通話(國語)流行歌裡最危險的一次可能也不過是崔健斯斯文文、充滿壓抑唱出的那句:「我去你媽的,我就去你媽的」。

若要譯 Miles Davis 自傳,譯者編者動筆之前就必須先解決的頭號難題就是:充斥全書充斥 Miles 滿嘴的 motherfucker 這個字該如何美化,如何改寫?但這字從 Miles 老大嘴裡出來,怎麼就是,他奶奶的酷?

這現象太奇妙,太堪玩味。但上面都還沒說到重點。兩月前,在關於語音學和其他毫不相干的一堆胡思神遊裡,我猛一頓悟,得一新論,全是由語音,由聲音本體出發,是回到具象音樂老祖 Pierre Schaeffer 的「聲音體 objet sonore」和「還原聆聽 écoute réduite」(切斷聲音與外界一切的符號指涉聯繫而專注聲音本體現象的聆聽模式)的層次。

在我看來,英語的髒話字,就是「入聲」字。它們多半在聲響上相當於漢語的「入聲」。比如前面提舉的 shit!、damn!、dick!、bitch!、fuck! 等。

漢語入聲的特質是短促、急收尾,拼成羅馬字母時常呈 t, p, k 等尾音收口 (lok, tut, tap)。在現代北京話/國語/普通話裡,入聲早已被一刀全部砍掉,但仍保存在粵語、閩南語、吳語、晉語等方言中,甚至連鄰國的日語、韓語,越南語中也還能看到痕跡。

一般形容入聲的聲響會說它有種「急促閉塞的頓挫感」。但我認為,它由於特別短、急,其實具有一種激烈的爆發性。在某些場合,它是發音者在脫口之前就必須先儲備一些力與氣,最後才迸發出來的。那「憋、爆、收」的味兒,那節奏,那趣味,不是只通普通話/國語的同胞可以輕易體會的。但,只要會罵 Fuck you! 的同胞就可以。

除了入聲之外,這些英語髒字甚至也是「第四聲」(去聲)。這入聲+四聲的本質、這種重味爆發的力量,就是英語髒字的語音本體力量、聲響本體魅力。

漢語髒字呢,在聲響方面稍稍遜色。比方漢語的頭號髒字肏,就不是入聲字,即使在古漢語中讀法似乎也不是。肏字的結尾「奧」音是開放的,無力的,它的聲響力量來自於它開頭的聲母在齒間的磨擦爆破性質,以及它韻母的第四聲降調。幹字也差不多是靠四聲的快速降調來壯聲勢,但起音的聲母又更弱了些。現代漢語中保存入聲字最齊全,最具漢語古味的廣東話、閩南語,它們的主要髒字,似乎也不是入聲字,有的甚至不是去聲降調。

入聲在現代北京話/普通話/國語中被全數拋棄,是漢語歷史發展中的一大損失。也是為什麼今天廣東話、閩南語流行歌都要比國語歌好聽、更堪把玩的一大主因。

Fuck! 結果竟然是英語髒話,讓我們懷念起,入聲。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