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前總統:元宵節快樂!

  就在您太太吳淑珍女士明天出庭的前夕,我寫信給您,希望您不要見怪。但願沒有干擾到您的作息,影響到您的情緒。我知道您不會在意吳淑珍女士明天開庭會說些什麼,如同對您兒子陳致中上個月出庭所提認罪協商,是否會對您接下來的官司造成衝擊,您一向無所謂。因為我對您的了解甚深,您擔心太太的身體健康能否負荷出庭的意外,不要再發生2006年12月16日第一次出庭當場昏倒的意外,更不能出現危及生命的終身遺憾。

您重視的是您的下一代您的孩子能否真正的自力更生,靠自己的努力及能力養活小家庭,這才是生活的意義、幸福的真諦。這些是您做為先生及父親的心情與親情。至於官司,您相信太太與兒子一定不會害您,如無辜受累,您也不會有任何怨懟。

  今天您的恩師李鴻禧教授來看您,我沒見過您這麼高興。記得您曾向李教授說過,卸任總統職務後,將跟著老師唸書,以前書讀的太少;並隨著喜歡旅遊的老師和師母出國走走,老師可以當導遊。出國觀光旅行顯然已不可得,但多讀點書,以免書到用時方恨少,則還有機會,希望您很快寫完第二本獄中的書後,好好地看一些好書,再繼續寫您期待已久的第三本書,對您最摯愛的國家-台灣做出更大的貢獻。

誠如李教授隔著玻璃、鐵欄杆,透過對講機告訴您的。老師說您的人生太豐富了,不管榮華富貴或酸鹹苦辣,都嚐盡了。有人只享榮華富貴,未經酸鹹苦辣;有人過盡酸鹹苦辣,從未享受榮華富貴;有人二者能兼而有之,但沒有您的徹骨體認。您一生勞碌,力爭上游,登上九五之尊;卸任後不久,即身現囹圄,前途茫茫,已是第三度入獄,在台灣的政治人物當中,難出其右。這種人生可比海上波浪,有時起、有時落的精彩一生,是幸,也是不幸;是不幸,也是幸。是時也,也是命也。

綜觀您八年總統的功與過,有待蓋棺論定。2300萬台灣人民如何看待這八年,歷史學家如何寫就這八年,一切言之過早。不過有些事情,倒是可以回顧一下;假如時光倒流,歷史可以重來,您還會重蹈覆轍?抑或記取教訓,會有迴然不同的做法?有無遺憾,甚至後悔的地方?您在黑牢裡不適有向天父上帝、主耶穌認錯悔改嗎?成功的經驗就不必贅述了,失敗的教訓,錯誤的決策,可以和大家分享嗎?有些事情,或許敏感、不便明講,但點到為止,亦可借鏡參考。我對您的認識,以及跟您前後一甲子的貼身觀察,我願試著提出來,如有不對,尚請海涵。

  第一:您沒有宣布台灣獨立,舉辦統獨公投,您可以做到卻沒有真正做到,這是您對不起台灣人民的地方。

既然您從政三十年,是在追求台灣的獨立建國,當您有了權力,有了總統身份,您可以像現在的馬英九總統,他可以一意孤行地去推動他的一個中國、終極統一夢;管您嗆馬圍陳,四大協議拒送立院,也能自動生效;美國籍、美國綠卡,馬英九說自動失效就失效,任誰也拿他沒辦法。人家馬總統能,為何陳總統不能?

2000年的「四不一沒有」不是有「中國無意對台動武」的前提條件嗎?中國有意對台動武,並做準備,這是公開的秘密,所謂「四不一沒有」早就沒有了,您還怕美國幹嘛?您宣布獨立、舉辦統獨公投,中國的飛彈真的會打過來嗎?您就任總統之初,又無鳥籠公投法,依據世界各國立法例,辦公投不必有公投法,國民主權的自然法理,就是公投的有力依據。您真的宣布台灣獨立、舉辦統獨公投,頂多藍營、統媒跳腳,可以想像他們一定會利用國會多數把您以叛國罪通過罷免及移送法辦,總比現今羅織貪汙罪名將您關起來好多了。

您就是瞻前顧後,聽信您的前任李登輝總統說什麼中華民國憲法及國統綱領兩根柱子不要碰;生怕美國不高興,不敢得罪。二任八年,拐彎抹角,什麼中華民過在大陸,中華民到到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台灣,台灣不是中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多麻煩,乾脆一次到位,又如何。何必防衛性公投、入聯公投,九彎十八拐,直接舉辦統獨公投,可能早就過關了。您一心一意要推公投,未採鯨吞策略,而用蠶食方法,逐步漸進的推動,結果公投沒過關,反而您被關,太不值得了。

  第二:您沒有認真推動轉型正義,太不懂中國歷史,太不了解中國人的本質性格,不夠厚黑,沒有清算鬥爭前朝高官,沒有追討國民黨的黨產,是最大敗筆。

您真的那麼相信聖嚴法師的偈語:「慈悲沒有敵人」,那是宗教家的境界,政治哪有政治家,有的都是政客,敵人是沒有慈悲的,對敵人慈悲,就是對自己殘忍。馬英九上台,他懂得中國厚黑學,為官之道臉皮要「厚」,心子要「黑」;他更熟讀馬基維利(Machiavelli,1469-1527)的《君主論》,「令人畏懼要比受人愛戴更安全」。為了陳雲林來台,他可以派出鎮暴部隊毆打手持國旗的無辜人民;為了轉移施政無能,他可以透過特偵組追殺前總統周遭十三族。

您就是學不會,難怪您的恩師李教授說您書讀的不夠多,您太太也常說您做總統不夠狠,太心軟了,才會被反噬。您的前任、國民黨籍的總統,事情不會比您少,只因為他是第一位台灣人總統,您就處處保護他;人家不但不領情,還倒打一耙。您原諒宋楚瑜的興票案,人家也不會感謝您。您以為選戰結束,就是和解的開始,您對連戰不再追究,人家可以跟共產黨和解,和您則只有鬥爭,「聯共制扁」,您還看不出來嗎?有人說您的下場是自找的,是對敵人仁慈的後果。馬英九說過,跟著他走準不會錯,「令人畏懼要比受人愛戴更安全」是之謂也。

  第三:您沒有指定接班人,才讓天王天后爭的見血見骨,而失掉大選,是您的責任。謝長廷前院長曾當面埋怨您為何不指定接班人,搞的天王天后一串像肉粽,太多了。您讓每一個人都經過相當、甚至相同的歷練,先做主席後做院長,或先做院長再做主席,似乎機會均等,資歷完整,反而使得每一個人都認為您之後,下一個就是自己,畢竟距離總統大位只差一步罷了。

長廷兄說的一點沒錯,只是每一個人都期待指定的接班人就是他(她)自己。據了解,呂前副總統也曾跟您提過,2006年北高市長選舉,您力荐謝前院長參選台北市長,才讓他活了起來。如果謝不選首都市長,他是否有機會代表民進黨角逐2008年總統,不無疑義。當然,呂更希望您指定的是她,因為她離總統辦公室最近,只差一樓而已。

李登輝就是從副總統變成總統,連戰也是以副總統身份成為總統候選人。呂兩任八年副總統,是任期最久的副總統,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沒什麼不可以。或許是事後諸葛,您任內擔任閣揆最久的就是游院長,也是做的最認真、最有政績的院長,當初您不必想那麼多,乾脆讓游院長繼續做下去,三年又三年,一直做到2008年的520,又何妨?果真如此,沒有謝蘇之爭,只剩一位天王,搭配唯一天后代表民進黨競逐2008年的總統,應該不至於只拿41%的選票。

  第四:您不應該辭掉主席,您應以總統兼主席的身份穩定民進黨內部,做到總統卸任為止,否則就是失職不負責。

在謝長廷主席任內修改黨章,規定總統民選後,具有最高民意基礎,總統是民進黨籍,應兼任黨的主席,此即「黨政同步」的思維考量。為了尊重民意、順應民意,總統兼主席不是來自黨意,任期與總統任期同,應無大選輸掉,要負政治責任,辭職下台的問題。日前主席蔡英文都認為年底縣市長選舉結果好壞與主席無涉,主席一任兩年,她一定會做滿兩年的任期。遑論總統兼黨主席,總統任期未屆滿,為何要為2004年立委選舉從87席增加到89席、得票率得票數都成長,只因未如預期理想高標100席,而負責辭職下台?無可否認地,在您兼黨主席的兩年多,是黨最團結,也是最有力的時候。否則2004年總統大選一對一的硬仗,怎麼贏得了?

由於您辭黨主席,必須重新改選,這些都是黨內比較紛亂的原因之一。紅衫軍之亂期間,包括一罷、二罷、三罷總統,黨內意見分歧,甚至有黨籍立委辭職明志,無不與此有關。派系利益問題,領導高層個人算計問題,多少讓黨內分崩的裂痕更加擴大,迄至2007年總統大選、立委選舉黨內初選的競爭白熱化,益發不可收拾。不是我要說您,您不兼黨主席的後遺症可大了,沒人幫您負責,您自己要負最大責任,民進黨敗在內部,敗在自己不團結,這裡所說的不團結,不指黨內,也包括黨與支持者之間。

  第五:您沒有提名蔡英文出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蔡英文不會成為今天的黨主席《自由時報》也不必寫社論呼籲民進黨需要有氣魄,不怕受傷的領導人。

不曉得您對蔡英文的了解有多深?我相信您知道有這個人,是在1999年您成為黨的總統候選人之後,在您的學習之旅中,曾請她講解有關台灣參與GATT、WTO等國際經貿組織開始的。接著是2000年當選後,請她入閣擔任陸委會主委。

2004年連任後,她表示只要游院長續任,她就不入閣,當時蔡英文是無黨籍。是2004年10月,您以兼任主席提名一半的不分區立委,想到提名蔡英文,形象清新,又是高學歷女性,專長國際經貿組織及兩岸事務,對民進黨的立委選舉應有加分作用,就這樣成為民進黨員。距2008年4月選上黨主席才三年六個月的時間,難怪主席寫文章說她還在學習做民進黨員,而每天都感覺比前一天更民進黨。

民進黨可以選出資淺黨員當黨的領導人,又是傑出女性,這是黨的進步性。

《自由時報》對蔡主席是非常支持的,從未批評過,今天社論題目是〈全民保台運動植基於領導人的氣魄〉,不只罕見,並且一語道破。社論中特別提到蔡主席領導的民進黨八個月來,整個黨予人的觀感依舊停留在「療傷止痛」與「各自計算」的複雜狀態中,非但對公共政策主動提出強而有力的論述能力未見,更不要說採取了何種感動人心的行動,讓人民在漆黑的漫夜看到遠方的明燈。社論中更指出,民進黨的當務之急,需要一個清楚方向、不怕受傷的領導人。要能精準的抓住民意的脈動,一旦定調絕不憂讒畏譏。

一個活力政黨必須具備議題設定的能力,不斷藉創造議題帶領風騷,除嚴謹的學術訓練,更要洞悉政治的眉角,落實在政治行動中。只有七位縣市長、二十七席立委,不是民進黨的藉口,民進黨可以在成立短短十四年後執政,只有二十幾萬黨員也能選出過半的總統,足見少數多數的分水嶺不是「人數」,而在「人」,包括領導人的氣魄等等。我不相信蔡主席是「藍骨綠皮」,但要成為真正的民進黨人,能夠有效帶領民進黨,還有多少時間可以學習?

  第六:您的心就是太好,太軟,為黨捐輸,為候選人挹注競選經費,有功無賞,打破要賠。

沒有錯,國民黨有黨營事業,有黨產,又有長期良好的政商關係,募款容易。民進黨什麼也沒有,都要候選人自己想辦法,這是不符合《憲法》第七條黨派平等權的。黨的募款委員會要求總統一人的責任額一年一千萬,八年就是八千萬,加上還有很多的工作與活動必須支持,金額以億計,這還不包括兩次大選捐給黨的三億四千萬。您對黨的捐獻金額絕對是黨內最多的一個。而黨內同志參選,北高兩市市議員、立委、縣市長、院轄市長,兩任八年總統共六次,不能大小眼,必須雨露均霑。

市議員最少,每人也要一百萬,立委從每人一百萬到兩百萬,縣市長至少三百萬,大縣二千萬,院轄市長一千五百萬到四千萬,加上輔選經費、以及給有黨及黨友的選舉錢,少說也有十億以上,都沒有收據,候選人不可能申報。這是台灣的選舉文化、政治文化。據查,其他人擔任主席、院長或派系領袖也都會分配、給錢、不是通通有獎,錢沒您給得多,但都是募來的選舉政治獻金。

當然拿到您給的錢的公職候選人有人承認,有人不講話,有人否認,有人顧左右而言他,您說這是人性的弱點,即使貴為黨內菁英,亦不容易超越,可以理解,更可以諒解,您歡喜做,甘願受,不會責怪任何一個人。除非國民黨不再有黨營事業,不公不義取得的黨產全部還財於民,政黨一律平等,還有改為百分之百的公費選舉,否則目前的《政治獻金法》、《選罷法》與《財產申報法》對競選經費的規範絕對是有限的。

  第七:您沒能約束太太,通過不了家庭這一關,造成對台灣、對民進黨、對同志、對支持者這麼大的傷害、傷心、失望與絕望,您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法律責任應接受並靜待司法的偵查審判;政治責任、道德責任則應一肩挑,並向全民及支持者道歉。您雖是三級貧戶出身,但絕非愛錢的貪墨之輩、視錢如命的貪財之人,您一向視錢財為身外之物,一生勞碌工作,戮力為公,清廉自持,不貪不取,為公募款您會開口,為己選舉您不敢啟齒。家裡的財務從未過問,八年總統的薪俸尚未碰過,口袋裡頂多幾千塊的零用錢,可以放很久。生活簡單,沒有娛樂,沒有享受。

一輩子不愛錢,不管錢,卻為了錢的事,被控A錢、洗錢,實在不值得。我知道您不是怕老婆,而是尊重太太。對太太的任性、霸道不是沒有想法,而是好男不與女鬥。對太太有時候在公開場合讓您難堪,您都盡量得忍了下來,以免出醜。由於太太為了您參選縣長才下半身癱瘓,終身與輪椅為伍,精神肉體遭受嚴重創傷,關在家裡有如活動監獄,生不如死,脾氣暴躁,摔東西、撕照片,甚至以死相逼。基於「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坐輪椅」的虧欠內疚,不太去過問每天在家裡見了哪些人,如果太太不主動提及,您不會知道。太太整天不出門,有人找她聊天,日子比較好過。

久而久之,太太做了不應該介入的事,甚至瞞著您收人家的錢,藏了起來或匯到國外,鑄成今天的大錯和永遠無法彌補的缺憾。

這也是您的命,所謂「成也阿珍,敗也阿珍」。但話又說回來,沒有您的參政,她也不會活得這麼辛苦。上一次廁所短則一小時,長則兩小時,終致昏倒,來不及穿褲子馬上抱到床上等甦醒過來。這種生活方式,嚴重的話,有時一天二至三次。加上骨瘦如柴,只剩皮包骨,東酸西痛,腸穿孔致腸子被切掉三十公分,對吃的東西非常敏感,又常脹氣,每餐都吃得很少,長期以來都處於貧血。如果不是為了兩個孩子,她不知道已經死了幾次,早就投胎再生了。

您不會當面責備她,您願代她受過,她為您已經坐二十四年的輪椅,您為她坐二十四年的牢獄也是應該。人講「尪某相欠債」,夫復何言?只是對不起台灣,對不起黨,對不起同志,對不起支持者對您的栽培與期待,您內心的痛苦與慚愧,即使被槍斃也無法贖罪。

  第八:您不該踏上政治這條路,不應該選上總統,不應該連任總統,應該在2004年3月19日的暗殺行動終被打死,也不會有今天的滿門抄斬,「親痛仇快。」

對民進黨及長期支持者而言,「成也阿扁,敗也阿扁」,本來沒有您,憑何做總統。您推翻國民黨政權是犯了「竊國者誅」的滔天大罪,一定要受到國民黨的政治報復、政治追殺。您主張「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接受您是中國人,還要搞台灣獨立建國,對中國黑心政權而言,您是數典忘祖,是分離主義,是叛國份子,是犯了殺頭之罪,是國共兩黨的頭號戰犯,所謂擒賊先擒王,您是他們眼中的萬賊之首,先被追殺打擊,一點都不冤枉。

如果您不參與美麗島事件的辯護,也不會從政。如果您不從政,去選什麼台北市議員,搞什麼組黨促進會,也不會發生蓬萊島案去選台南縣長,導致太太遭受政治車禍的謀殺。如果您聽太太的話,不去選什麼立法委員、台北市長及總統,也不會有今天的清算鬥爭。如果2000年總統大選,您不要那麼賣力選舉,就讓宋楚瑜當選,坐牢的可能是李登輝,也不會輪到您。如果您已經做了一任總統,不再去尋求連任,也不會去得罪連戰、宋楚瑜、國民黨與共產黨,更不會得罪黨內派系及天王們。如果,如果,五個如果,一切都已經太慢了。

如果您小學時跳進嘉南大圳,不諳水性,不會游泳,溺死水裡;1974年10月7日遠航從台南飛台北的班機被劫持往廣州機艙燃燒起來,墜機而死;1985年11月18日政治車禍不要撞太太,而是撞到您,車禍死亡;總統任內多次搭乘「空軍一號」行政專機引擎吸入鳥禽,甚至有一次從台南飛台北連續兩次要降落桃園基地、松山基地緊急再拉起,萬一技術欠佳或運氣不好摔下來,失事而死;2004年3月19日那兩顆子彈打的正著,射入肚子內大出血,中槍死亡。那麼多次,只要其中一次意外罹難,一了百了,也不至於拖到今天受凌遲受折磨。

陳前總統,辛苦了,這是您做台灣總統的代價,沒什麼好埋怨的,做為台灣人的悲哀,做為台灣人的總統同樣悲哀。上天安排您的台大學長馬英九,在您之後做台北市長、總統、甚至讓馬總統來押陳總統,想必有祂的用意,只是我們現在不知道而已!今天是元宵節,馬英九的天燈升空時意外起火燒掉,祈願您的天燈,也是您的心燈冉冉升起,直到天際。

 祝 台灣平安,大家都平安!

                   和您同年同月同日生,也叫 阿扁 敬上
                             2009.2.9元宵節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