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鋼琴家普列文結婚之後,慕特與普列文兩人互相扶持,也互相提攜,有了更多的音樂計畫。慕特除了用自己基金會名義委託普列文創作新曲之外,普列文要做德國童謠的專輯,慕特也幫普列文蒐集資料,慕特說,他最喜歡的一首德國兒歌就是《如果我是鳥,我一定飛向你》,兩人的感情,就在這首歌謠當中表露無遺。

如果說卡拉揚是慕特藝術上的父親,那麼,第二任丈夫也是知名音樂家普列文呢?講起家庭生活,慕特微笑自然洋溢臉龐,她說普列文不喜歡她這樣形容,「但是我是非常仰慕他的一切。」慕特說普列文對各種音樂都瞭若指掌,自由進出,「也帶領我進入。」但是普列文對慕特有何要求呢?慕特開起了玩笑,「他可能要我煮飯比較多。」慕特說,她與前夫所生的一雙兒女,都在學音樂,老大瑞秋吹的是長笛,老二理查喜歡鋼琴,慕特說她曾經試過給老二拉小提琴,但是理查說他拉的音樂「怎麼跟媽媽都不一樣?」不過慕特並不會要求他們一定要做音樂家,慕特給了一雙兒女更多的路去選擇,讓他們有自己的發展。

慕特自己的基金會也在發掘學齡前的天才兒童,「只要一個點,這個小朋友就有可能會突飛猛進。」慕特自己是在私塾完成高中教育,才去念音樂學院,「所以我比別的小朋友有更多時間可以思考。」這也是卡拉揚給慕特深遠的影響。

慕特說,也許古典音樂唱片產業會被改變,但是身為一位音樂家,「要找各種途徑為喜歡音樂的樂迷服務。」慕特的個人網站相當豐富,自己也非常注意禮服與外型,「看看我還有多少錢,就買多少錢的禮服。」慕特說,要用現代的方法不要讓現代樂迷對古典音樂感到陌生,「當然音樂教育也非常重要。」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