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ACA 比利時藝術家 Wim Delvoye 下水道作品個展

亞洲巡迴展 台灣首展




《新聞資料》
高雄市立美術館在本(95)年6月1日至6月30日間,於館內前廳舉辦一次非常「另類」的展覽。這次展出的主角是最為人們所不屑的「便便先生」,而「它」,就在美術館中進行現地製造。為了引進這樣引人注目且「味道十足」的展覽,高美館特別透過與樹德科技大學的合作,並透過任教於樹大的藝術家黃瑞芳與上海名策展人顧振清共同進行策展,將比利時藝術家Wim Delvoye的國際代表作下水道作品「CLOACA」推薦給台灣觀眾。

「CLOACA」是一組擬人化的機器,人們將食物每日分次餵食給它,再透過它肚中的生化物質酵素、膽汁等進行與人類腸道類同的食物消化,進而解出「便便先生」。藉此機器運作的展示,在藝術家的世界巡迴過程中,觀察到不同民族對「藝術」、「文化」、「行為詮釋」有著相當多元且迥異的回應,相當有趣且值得現代社會深思。

除了引進並關注生態藝術的議題外,高美館也關注在文明社會中大吃大喝再集體減肥的人類病態。本展除了為亞洲首展外,也將是台灣唯一的展出點。高美館歡迎大家在6月1日至現場參加開幕,現場比利時藝術家將親自介紹他的展覽,也歡迎有興趣的民眾,撥冗至美術館參觀「餵食」、「消化」與「便便出爐」等行為儀式。5月底來台的藝術家本人,也將於6月1日於高雄樹德科技大學舉辦一場演講,介紹其下水道作品創作理念。結束高美館展出後,即將運往上海繼續其亞洲美食之行。

(高雄市立美術館展覽組2006.05.16)

《詳細資料》

曾以X光片呈現人類口交、手淫等性愛姿態,也將肛門肌理塗上口紅仿如唇印印在白紙上,

更以局部特寫拍攝從皮膚上擠出粉刺,彷如從地表上鑽出的牙膏狀新生命般的錄像作品的著名比利時藝術家Wim Delvoye 將於六月一日起在高美館展出其最著名的大便機器 -- Cloaca下水道作品。

Wim Delvoye曾參加過1990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和1992年的卡塞爾文件展,他的代表作“ Cloaca”擬人化地呈現了機器的餵食、消化、排泄過程,以當代藝術的方式探討人類和機器、藝術和科技的關係,於2000年起在歐美十個美術館巡迴展出。下水道作品經過不斷的改良,目前已開發完成第五代機器,這部全新的機器,今年六月起將巡迴展出於亞洲地區,台灣爭取到為亞洲巡迴展首站,隨後將展於中國上海、日本、新加坡等亞洲地區。

藝術家黃瑞芳於去年底赴上海多倫現代美術館參展由顧振清所策劃的「兩個歐洲兩個亞洲」當代藝術展時,與同時參展的Wim Delvoye 相談甚歡,進而敲定促成此響譽歐美的大便機器來台展出的合作計劃。黃瑞芳與顧振清並將共同為Cloaca 策劃亞洲其他地區的展出,兩人並於五月底赴日本安排巡迴展出行程。

此作品藉由人造機器動力運作結合化學酵素成份,模擬腸胃消化系統運作,以全球化的進食及排泄形式,涵蓋了人與科技環境互動關係。並涉及生命科學、環保、哲學、社會等議題探討。2000年起在歐美國家展出時,各國民眾有著完全不同的反應。Wim Delvoye的作品總是選用可口可樂、豬、這類的元素,他認為這些是現下最全球化的代表元素。之前做的四個Cloaca機器,是其可餵食容量及消化速度不同,但這一系列能吃能拉的擬人機器在各國的引起的觀眾反應卻也完全不同。不同的觀眾回應讓這機器產生了不同的文化附加值。這也是藝術家所欲呈現當代全球文化內部本身多樣化的一種表現。

在德國展出時,觀眾反對說,在非洲還有那麼多人挨餓,為什麼要在這裡以“藝術”的名義浪費食物?美國人則絲毫不考慮“浪費”的問題,他們只是擔心聞了 “大便”,會因為細菌而染病;瑞士人認為它有礙整潔、不美觀,每天有人及時地來打掃機器周遭的場地;加拿大人好奇地跑來問這個機器是怎麼做出來的? 法國人則升到政治、經濟層面來討論。比利時人則認為“這算什麼藝術品?這可不是藝術。” 此展的來台也將反應出台灣民眾對此前衛作品的接受程度。此作品先前展出經驗中,以「獻祭」的形式餵食給機器,而後觀看其消化過程。藝術家在機器產生人造糞便後,收集並以真空包裝作為作品的另一種的呈現紀錄。

藝術家將在開幕上親自餵食機器,及請來賓共同與機器用餐,不僅讓此作品靜態展出,更兼具行為互動概念。由於這是Cloaca首度享用東方美食,為避免其水土不服而產生現場拉肚子現象,策展人黃瑞芳也已商請腸胃科醫師待命,適時可投予腸胃藥治療之。展場也將陳列出每日餵食菜單與所排泄出各式便狀。

Wim Delvoye曾用自己的名字作成“迪士尼”的字型商標,把可口可樂(CocaCola)作成“下水道”(cloaca)等。他與工程師合作研究了人類消化系統,然後複製了這個機械的消化系統,這個冷冰冰的生產線過程非常類似福特創始的汽車生產模式,但是複製了腸胃消化系統,並沒有辦法複製肉體器官之外的思維心理。為此,他實現了用福特汽車生產模式的方法來挑戰福特所代表的“單向度的人”。因此在前四代機器歐美展出時,轉化了福特汽車橢圓型藍底白字的商標來詮釋其概念。策展人黃瑞芳與藝術家從去年底開始討論這部西方機器首度東行之旅的新商標,原欲尋找一個亞洲知名的企業商標改造成大便機器的東方版圖騰,但幾經斟酌後決定將此第五代的下水道機器新LOGO以聞名全球的香奈爾五號香水樣式為藍本。Wim Delvoye繼續不遺餘力地在作品中暴露現代圖騰的荒誕。

這位以作品前衛創新著名於國際藝壇的比利時藝術家,這兩年也在北京郊區設立了全球唯一的藝術農場,每天將豬隻麻醉一小時紋上各式圖騰,像生產麥當勞、可口可樂那樣來生產LV紋身豬 。2005年底在上海多倫美術館顧振清策劃的“兩個歐洲-兩個亞洲”的展覽中,Wim Delvoye展出了四張紋身豬皮。他也將繼續將下水道計畫持續的發展,賦予此能吃能拉的作品更多面向的功能與省思。(策展人黃瑞芳)

《Cloaca去過的地方》

2000 Cloaca 展出於比利時安特衛普、奧地利維也納、德國杜塞爾道夫

2001 Cloaca-New&Improved 展出於瑞士蘇黎世、美國紐約、法國里昂、加拿大多倫多

2003 Cloaca-Turbo 展出於義大利、法國

2004 Cloaca-Quatro 展出於比利時布魯塞爾

2006 Cloaca Five 高美館展出,並將巡迴展出於亞洲、日本、新加坡等地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