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傳統曲目。對口。短段。作者佚名。“八扇屏”是八扇屏風的簡稱。屏風是清代官宦人家放在大廳裏擋風或是作為屏障的家具,一般都是硬木框兒絹裱的芯兒,一共八扇兒,每一扇兒都畫有歷史人物故事,或寫著詩詞歌賦。《八扇屏》運用“貫口”的手法,由甲簡明扼要地介紹畫屏上某些歷史人物的主要事跡後,揶揄乙無法與古人相比,而找出笑料。每段貫口中有褒有貶,如稱楚霸王項羽,是有勇無謀的“渾人”;稱後漢三國時的張飛是“莽撞人”;稱三國時的東吳大夫魯肅是“忠厚人”;稱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的軍師苗光義是“江湖人”;稱三國時年少有為的周瑜、孔融和宋代的司馬光、文彥博是“好小孩子”;稱唐代的開國大將尉遲恭是“鄉下人”;稱輔佐周朝的姜子牙是“漁人”;稱宋代岳飛的幕僚王佐是“苦人兒”。這些人物都來自膾炙人口的古典小說,也是評書藝人津津樂道的形象。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以來,相聲演員表演《八扇屏》時,由於時間限制,一般只能從“渾人”、“莽撞人”、“苦人兒”、“小孩子”、“江湖人”這五種故事中,選擇三種來演。

擅長此節目的演員有張傑堯與緒德貴、陳子貞與廣闊泉及高玉峰、劉寶瑞、趙春田等。



渾 人
想當初,楚國霸王項羽,目生重瞳,板肋筋,膂力過人,帳下有八千子弟兵,那真是攻無不取,戰無不勝。只皆因鴻門宴劉邦赴宴之時,項伯拔劍闖入,在席前舞劍。多虧大將樊噲,保走劉邦。從此鬥智,張良訪韓信,韓信登臺拜帥,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智取三關,九裏山,十面埋伏,困住霸王。霸王失機大敗,正敗之時,面前有烏江攔路,後有韓信追兵趕到。霸王抬頭望,見江中來了一只打魚小舟。霸王點手喚之曰:“漁家,將孤家渡過江去,有薄銀相贈”漁家言道:“你的人高馬大槍沉,渡人難渡槍馬,渡槍馬難以渡人。”霸王言道:“那有何難,先將孤家的槍馬渡過江去,然後再渡孤家不遲。”漁家聞聽,順舟靠岸,將槍搭在船上,馬匹拉上舟中,一篙支開,船離江岸,約有數丈,漁家拱手言道:“呔!項羽聽真:我並非是漁家,乃是韓元帥帳下一員大將。奉了某家元帥之命,特意前來盜你槍馬,看你身為大將者,無槍,無馬,無卒,孤身一人,必落到韓元帥之手?”霸王聞聽,頓足捶胸:“悔不聽亞父範增之言,今日果有此敗,我有何面目去見江東父老,看來孤乃一渾人也。”

小 孩 子
想當初,(大)宋朝文彥博,幼兒倒有浮球之智。司馬溫公,倒有破甕救兒之謀;漢孔融,四歲讓梨,懂得謙遜之禮;(十三郎五歲朝天,唐劉晏七歲舉翰林,一個正字參朋比。)(漢)黃香九歲溫席奉親;秦甘羅,一十二歲身為宰相;吳周瑜,(七歲學文,九歲習武,)一十三歲(官)拜(為)水軍都督,(統帶千軍萬馬)執掌六郡八十一州之兵權,施苦肉、獻連環、借東風、借雕翎、火燒戰船,使曹操望風鼠竄,險些命喪江南。雖有臥龍、鳳雛之相幫,那周瑜也算小孩子當中之魁首。


粗 魯 人
想當初,唐朝有一位粗魯人。此人復姓尉遲,單字名恭,號敬德,保定山後劉武周,日搶三關,夜奪八寨。自秦王夜探白壁關,敬德月下趕秦王,打三鞭、還兩、馬跳紅泥澗。自降唐以來,徵南大戰王世充,掃北收復皮克能!跨海徵東,月下訪白袍。唐王得勝,班師回朝。那尉遲恭因救白袍,在午門外拳打皇叔李道宗,打掉門牙二齒。唐王大怒,貶至田莊,到後來白袍訪敬德。那尉遲恭獨坐船頭垂釣,忽聽得身背後人又喊,馬又叫,“吾乃徵東薛平遼,特地前來訪故交,你我金殿去交旨,保你為官永在朝。”敬德言道:“將軍不要錯認!我乃山野村夫,耕種鋤耪(刨)一粗魯人也。”


莽 撞 人
想當初,後漢三國,有一位莽撞人。自從桃園三結義以來,大爺,姓劉名備字玄德,家住大樹樓桑;二弟,姓關名羽字雲長,家住山西蒲州解梁縣;三弟,姓張名飛字翼德,家住涿州範陽郡;後續四弟,姓趙名雲字子龍,家住真定府常山縣,百戰百勝,後稱為常勝將軍。
只皆因,長坡前,一場鏖戰,那趙雲,單槍匹馬,闖入曹營,(單人獨馬,抵擋曹兵)砍倒大纛兩桿,奪槊三條,馬落陷坑,堪堪廢命。曹孟德在山頭之上見一穿白小將,白盔白甲白旗號,坐騎白龍馬,手使亮銀槍,實乃一員勇將。心想:我若收服此將,何愁大事不成!心中就有愛將之意,暗中有徐庶保護趙雲,徐庶進得曹營,一語未發。今日一見趙將軍馬落陷坑、堪堪廢命,口尊:“丞相莫非有愛將之意?”曹操言道:“正是”。徐庶言道:“何不收留此將!”曹操(聞聽)急忙(這才)傳令:“令出山搖動,三軍聽分明,我要活趙雲,不要死子龍。倘有一兵一將傷損趙將軍之性命!八十三萬人馬,五十一員戰將,與他一人抵命。”眾將聞聽,不敢前進,只有後退(往後而退)。趙雲,一仗懷揣幼主;二仗常勝將軍之特勇,殺了個七進七出,這才闖出重圍。
曹操一見,這樣勇將,焉能放走?在後面緊緊追趕!追至在當陽橋前,張飛趕到,高叫:“四弟不必驚慌,某家在此,料也無妨!”讓過趙雲的人馬。曹操趕到,不見趙雲,只見一黑臉大漢,立於橋上。曹操忙問夏侯惇:“這黑臉大漢,他是何人”?夏侯惇言道:“他乃張飛,一‘莽撞人’。”曹操聞聽,(呀!)大吃一驚:想當初關公(羽)在白馬坡斬顏良之時,曾對某家言道:他有一結拜三弟,姓張名飛,字翼德,在百萬軍中,能取上將之首級,如探囊取物,反掌觀紋一般。今日一見,果然英勇。撤去某家青羅傘蓋,觀一觀(那)莽撞人的武藝如何?”
青羅傘蓋撤下,只見張飛:豹頭環眼、面如潤鐵、黑中透亮、亮中透黑、(壓耳黑毫)海(頦)下扎裏扎煞一部黑鋼髯,猶如鋼針、恰似鐵線。頭戴鑌鐵盔、二龍鬥寶,朱纓飄灑,上嵌八寶——雲、羅、傘、蓋、花、罐、魚、長。身披鎖子大葉連環甲,內襯皂羅袍,足登虎頭戰靴,跨下馬——萬裏煙雲獸,手使丈八蛇矛,站在橋頭之上,咬牙切齒,捶胸憤恨,大罵:“曹操聽真,呔!現有你家張三爺在此,爾或攻或戰、或進或退、或爭或鬥;不攻不戰、不進不退、不爭不鬥,爾乃匹夫之輩!”大喊一聲,曹兵嚇退;大喊二聲,順水橫流;大喊三聲,把當陽橋喝斷。後人有詩讚之曰:“長坡(當陽橋)前救趙雲,嚇退曹操百萬軍(老姦臣),姓張名飛字翼德,萬古留芳莽撞人”!莽撞人——張飛!你比得了嗎?

苦 人
想當初,金宋交兵,金邦四太子完顏兀術,帶領雄兵四十萬,進犯中原,與大宋岳飛岳元帥會兵於朱仙鎮,那兀術連打數十敗仗。事出無奈,才將二世子完顏兀河龍調在陣前,立分勝負。二世子只生得面白如玉,齒白唇紅,頭戴一頂虎頭盔,身穿大葉如意連環甲,內襯素羅袍,足蹬虎頭戰靴,坐騎白龍馬,手使雙槍一對,真乃是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由清晨戰到日沒,只殺得金銀銅鐵八大錘,狄雷、嚴成方、岳雲、何元慶是大敗而歸。岳飛聞聽,心中大怒:“明日本帥親自會他。”話言未了,由左邊廂閃出一人,此人姓王名佐,字文成,朝上搭躬,口稱:“元帥,且請息怒,今日陣前小將,非是兀術親生之子,乃是我國名將之後,當年,兀術頭進中原時,大破潞安州,潞安州總鎮姓陸名登字子敬,人稱小諸葛,皆因寡不敵眾,才失落了城池,全家盡節而亡。陸登拔劍自刎,氣絕屍不倒,受兀術三拜,許下三件大事,一不傷子民,二撫養孤兒,三與他夫妻並葬,死屍這才倒落塵埃。乳娘抱定孤兒,進了金營。兀術遂將孤兒認為親生之子,撫養成人,一十二歲,請來白善人傳授槍法,學藝四年,練成雙槍一對,真乃是蓋世無雙。此將有萬夫不擋之勇,不可強戰,只可智取。若想收伏此將,並不算難,三計可成也。”岳飛言道:“哪三計?”王佐曰:“苦肉、詐降、反間計。”岳帥聞聽:“哎!恐怕畫虎不成反類其犬。”王佐無言而退。日後,元帥並未升帳,王佐猛打聚將鼓,故犯軍規,將王佐責打四十軍棍,只打的皮開肉綻,逐出帳外。王佐回到營中,將潞安州之圖畫了一張,藏在自己發髻之中,右手持定寶劍,將自己左臂斷下,右手持左臂。偷出宋營,直奔金營,見了兀術,口稱:“狼主千歲,我家元帥不仁不義,勸他歸降,不降不戰,無故將我責打四十軍棍,是他氣恨不出,又將我左臂斷下,我無處投奔,聞聽人言,狼主仁義過天,特意前來相投,情願鍘草喂馬,充一小卒。”兀術一見,慘不忍睹,遂傳一令:“我國金人聽真,王佐所到之處,不要阻攔於他。”王佐在金營住了數日,一日偶遇二世子兀河龍,世子指兵卒問王佐:“他是何人?”兵卒言道:“他乃宋營投降之人,此人專講南朝風俗故事。”這樣,公子把王佐帶到自己營中,王佐每日與公子說書,日後才挂畫獻圖,揭破了潞安州之機關,乳娘見此圖,大放悲聲,指圖對公子曰:“孩兒啊!孩兒啊!你父死在金人之手,趁此時機,不替父報仇你等待何時。”公子聞聽,頓足捶胸,立即大反金營,把兀術殺了一個瓦解冰消,王佐帶公子來見岳飛,岳飛:“哎呀我的賢弟,謝謝你的大功告成,可惜你斷去左臂,真乃是六根不全一苦人也!”後人有詩讚之曰:“洞庭王佐字文成,斷臂說降陸文龍,金宋交兵朱仙鎮,萬古流傳苦人名。”(李金鬥述)

“鳥”
想當初,公冶長老先生,(乃孔門的高徒,能辨鳥語。)一日無事,獨坐涼亭。見池邊落一大雁,松柏之上落一小燕。小燕對大雁曰:“仁兄,逍遙貴體,來此何幹?”大雁池邊飲水,洋洋不睬。小燕怒曰:“人講禮義為先,樹講枝葉為源,我拿好言對你,為何不理,莫非癡呆聾啞乎?”大雁曰: “樹高蟬聲細,山高語音低,水深流去慢,貴人語話遲。”小燕怒曰:“哼!爾有何貴?項長尾短,足大肩寬,鵝鴨不像,豈不反乎!”大雁曰:“那爾有何貴呢?”小燕曰:“我生在高樓大廈,長在鳳閣涼亭。晝遊花叢柳巷,夜宿紗納涼亭。閒觀琴棋書畫,悶有才女陪伴。”大雁曰:“那么,爾可曉得三綱五常?”小燕曰:“不知,不知,願聞其詳。”大雁曰:“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此為三綱。五常者,乃仁、義、禮、智、信。見諸蟲不吃為仁,見食不爭為義,前後飛排為禮,不受人擒為智,春往秋來為信。父亡母不嫁,母亡父不娶,父母雙亡,守孝三載。哪像爾等,見諸蟲就吃非仁,見食就爭非義,前後亂竄非禮,受人擒非智,來去無時非信。父亡母嫁,母亡父娶,父母雙亡,狐群狗黨,亂戀失群,真乃畜生也。”小燕聞聽,大叫三聲,墜樹而死。大雁騰空而起。公冶長老先生有感於心,提筆留詩一首,讚嘆曰:“燕雁池邊語嘩喧,各分禮義辨愚賢。一般都是南來雁(燕),愚者愚來賢者賢。禽鳥尚能知禮義,為人何不孝當先。”看來人而不如一鳥乎!(天橋諸君版)


“糊 涂 人”
想當初,元順帝無道,普天下哀鴻遍野,民不聊生,為防蒼生造反,大丞相脫脫定下一計,曉諭天下,恩開武舉,各路高人紛紛進京。老脫脫又定下十條絕後計,想把天下的英雄一網打盡。在武科場中,有一員好漢,乃是懷遠安寧黑太歲、打虎將軍常遇春。這位英雄是馬踏貢院墻,戳槍破炮,摔走炮臺,扯天子半幅龍袍,揪袍捋帶,酒潑太師,杯砸懷王,單膀力托千斤閘,摔死金頭王、砸死銀頭王、槍挑銅頭王、鞭打鐵頭王,二十七座連營一馬踏為灰燼。天下英雄逃出京城,扯旗造反,常遇春扶保西吳賢王朱元璋,指揮義軍,兵奔京城,一路上是攻無不取,戰無不勝,斬關奪寨,勢如破竹。
此時節,能與朱元璋抗衡者,惟有姑蘇王張士誠,北漢王陳友諒,三方成鼎足之勢,張士誠與陳友諒為結盟好,定下兒女之親,姑蘇大殿下張仁過江認親之時,為劉伯溫所獲,暗中定下一計,命金陵名將巧嘴華雲龍喬裝改扮為姑蘇殿下,過江認親。華雲龍來至九江,陳友諒滿心歡喜,不料想,旁邊驚動一人,此人年紀(近)六旬左右,須發銀條,根根露肉,條條透風,兩道劍眉直插入鬢,一雙俊眼(一對虎目),皂白分明。頭戴帥盔,朱櫻亂顫,內穿軟甲,外套大紅襖,上繡蟒翻身,龍探爪,海水江崖;左肋下挎著一口青鋒寶劍,真是不怒自威。此人乃九江大元帥,老將軍張定邊。張定邊看破其中有詐,幾次進言,陳友諒充耳不聞,反道老將軍審時不清,見事不明,挾私憤,官報私仇,真乃一糊涂人也。
到後來,陳友諒中華雲龍之計,兵發玉山,起兵之時,那張定邊頭戴麻冠,身穿重孝,手拿哭喪棒,跪倒馬前,是哀哀切切,陳友諒並不理睬,催馬而去。大隊人馬來至玉山,嗆啷啷一棒銅鑼響亮,四下裏殺聲震耳,九江人馬死傷大半,陳友諒丟盔卸甲,遍體鱗傷,落荒而逃,逃至九江口,前有大江,後有追兵,“看孤王死於此處”,言還未盡,一葉扁舟,悄然而至,船頭上昂首挺立,正是那赤膽忠心老將軍張定邊,口呼“我主不必驚慌,糊涂人特來接駕。”陳友諒頓足捶胸,滿面羞慚,“悔不聽將軍之語,到如今,國破家亡,前言在耳,孤有何面目重見故人,老將軍那裏糊涂,分明是我北漢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這正是:九江口內擺大兵,偷梁換柱顯奇能,扁舟一葉來救主,耿耿丹心老英雄。(天橋諸君版)


江 湖 人
想當初,大宋朝有一位江湖人,此人姓苗名訓字廣義,不遇之時,在灑金橋旁,擺下一座卦棚。巧遇未遇時的宋太祖趙匡胤,一日,趙匡胤打馬從此經過,見橋旁人煙稠密,圍著一座卦棚。竹布上有副楹聯。上聯寫:“一筆如刀,劈開昆山分石玉,”下聯配:“雙瞳似電,觀透滄海變魚龍。”橫批四個大字:“斷事如見。”
趙匡胤一見心中不悅:“何處狂生,敢出此浪言大話?待我下馬訪之。”隨即解鞍,將馬拴在柳樹之上,分開眾人,走進卦棚,向先生躬身言道:“先生,你看我後當如何?”廣義定神一看,是大吃一驚,原來是日後開國之君!急忙站起,口稱:“萬歲,草民接駕來遲,望祈主公恕罪。”趙匡胤聞言,大吃一驚:“先生你莫非有瘋癲之症?胡言亂語。”廣義言道:“我主不必驚慌,看我主雙眉帶煞,暗藏日月;二目有神,兩耳垂肩;左肩頭有一朱砂紅痣,日後必為九五之尊。”趙匡胤聞言,心中暗想:“我左肩頭有朱砂痣,他人怎能知曉?莫非到後來果應他言。”想罷對先生低聲言道:“若能如此,當封先生為護國軍師。”廣義謝恩。趙匡胤走出卦棚。向眾人道:“列位聽真,此人乃是江湖人,江湖術士,江湖口,不過奉承而已。”說罷上馬,夠奔他方而去。
不久,陳橋兵變,黃袍加身,果將廣義封為護國軍師,執掌三軍。到後來,湖北韓龍進來他妹韓素梅,貌美非常,媚主爭寵,太祖酒醉桃花宮,帶酒醉斬鄭子明,酒醒免去苗先生。廣義去後,太祖後悔,對眾人曰:“可惜我那苗先生,他乃灑金橋旁賣卦之人,乃一江湖人也。”

全錄整理

八扇屏
我沒事我就好這個作詩 哎 吟個詩呀答個對呀 寫個文章呀 沒事我就愛作詩
好習文墨消遣
那不是頭些日子 我自己上那個北海公園去玩去了
啊 到那邊玩去了
啊 就沿著那個五龍廳的那個湖邊太夜池旁

我就看那個湖光山色 嘿 呵 陣陣秋風送爽 頗有詩意
你瞧
在當時的情況之下我的詩興大發
哦 你作了一首詩
啊 作詩啊

來不及了
時間不允許了
對了
您呢
那么我就以這風水為題 粗粗糙糙作了一幅七言的對聯
那就很不容易 您說說這個對聯是什么詞句


啊 怎么 您要聽聽
哎 我們呀希望跟您研究研究
啊 可以可以
您說說這是什么詞
我這個對子是以風水為題
哦 風水為題

上聯是什么詞呀
是風吹水面層層浪
好 哈 太有意思了啊
見笑見笑
啊 您客氣客氣
唉 唉 唉 唉
現醜現醜
哪裏哪裏哪裏
慚愧慚愧
太客氣了
哎 羞哉羞哉
你還有完沒完了你 這人好玩笑啊 簡直是 您別看字不多 很優雅

很有意思
什么話呢
嗯 你這下聯是什么詞呀
嗯 啊 嗯 下邊

啊 您說問這個風字下邊 風字下邊嘛就是這個吹呀 口字旁一個欠債的欠字 哦 吹 不費吹灰之力 吹
是 這個我知道
哎 對對對對
我是問您這個下聯
哦 再下面 水面 就 就是當水皮這么個講的意思 不能說水皮了
什么呀
不能說水皮了 寫到字面上嘛 水面
我沒問那個 我說的是下聯 下邊的
頂下面的

頂下面那個是 層層浪 就是三點水一個優良的良字 這念浪 水波浪兒嘛
這位許不怎么樣啊 您家裏有門框沒有啊
嘿 這話問的奇怪呀 誰家沒門框啊
這就好辦了

既然您家裏有兩個門框 您這邊貼對子貼上了

風吹水面層層浪
對呀
那么這邊怎么辦呀
啊 這 這 這邊呀

嘿 您這人怎么這么死腦筋呀
怎么那
這么沒學問 這個對子是死的 要明白 人手是活的呀 你不會再寫一個貼到那邊去嗎 嗯
噢 再寫一個風吹水面層層浪貼上啊

那怎么念呀 那個 有倆一樣這么貼的嗎
倆一樣不行
真是的
唉 你要有這學問 貼仨一樣的都行

仨都不行啊
那沒法念 那個
不過 念這個上下聯的對子一樣詩句的 這個念法不同
怎么個不同呢
念上聯那 應當壓音 念下聯應當挑韻

這個就合了
應當是怎么念
上聯是風吹水面層層浪 下聯是風吹水面 層 層 浪
嘿 沒有橫批
風吹水面啊
嘿 沒糟蹋
那 一點糟蹋不了 底下剩仨字拆開當福字貼

一樣
沒有出門見喜呢
貼門外頭

沒有春條呢 把它斜過來
對呀
像話嗎 這個

還對呢 不怎么樣您 喝
怎么
說了半天我就知道是這么回事
什么事呀
光有一個對子上聯 沒下聯 跑這唬我們來了 你到是上北海去了

到那天遊玩去了 完著您看人那邊有幾個學生 正在那邊聯句呢 在那面呢 說對子呢 風吹水面層層浪 您聽見了 光聽了一上聯 沒下聯 就跑這嚇唬我們來了啊 輕視我們呢 你這是 啊 瞧不起我們 告訴你 三人同行必有我師呀 能人背後有能背人 你看 天不言自高啊 地不言自厚 人不言自能 水不言自流呀不能小瞧我們演員 我們相聲演員也是 演員的肚雜貨鋪 買什么有什么
哎呀
呵呵
知道再說 不知道別說呀 啊 知知為知知不知為不知 是知也 不患人知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秋為可知也
你聽 喝
大廳廣眾之下不加思索脫口而出 大家哄堂一笑你豈不羞哉呀 太可惡了 光一個上聯沒下聯跑這來嚷嚷來了
呦喝
告訴你也不白說你 說了你半天了 給你對個下聯 讓你長長學問
您能對個下聯
不可以嗎是怎么著 啊

相聲演員不簡單
給您對個下聯呢緣緣面子你好下場
啊 好好好 聽聽
你這個上聯是什么詞呀
風吹水面層層浪
啊 哦 風吹水面 風吹我給你對雨打 這是對對子的規矩
風吹對雨打

聽著啊

你上聯是
風吹水面層層浪
嗯 好 我下聯是雨打沙灘萬點坑 記著啊 落款的時候寫我的名字啊 跟你一個人說 郭君全寶 嘿嘿嘿嘿

太可氣了
哎呀 原來您就是這個郭君全寶啊
哎 然然

就是我呀
嘿 哎呀 相聲演員不簡單

不容易呀 下聯對的這么好

哦 是什么 雨打沙灘萬點坑
真沒想到 在現在又出了您這么一位聖人
那敢說找不出第二來了
聖人

亂草蓬蒿會顯出您這么一顆靈芝
差不了多少啊 唉
頑石堆中會有您這么一塊無暇的美玉
那就得這么說了
你這下聯太深奧了 不明白怎么講 請您給我講一講
那容易啊 不怎么深奧啊
啊 那您講一講
告訴您 我這下聯是雨打沙堆萬點坑
怎么講呢
這好講啊 雨打沙堆嘛 下雨下一萬點 落在沙灘上砸一萬個坑嘛 這還不容易
這就叫
雨打沙灘萬點坑啊
就您這種解釋
使您滿意
不能滿意
怎么不能滿意呀 雨打沙堆萬點坑 下雨下沙灘下一萬點砸一萬坑
這不滿好嗎
下雨的時候你在沙灘那數著來啦
我沒數著
沒數著你怎么它下一萬點呢 它不許下九千九百零九點 也不許下一萬零一點 尤其是嘛 這雨都下在沙灘上了
馬路上沒有 房上沒落著啊
那個不算 就算沙灘上的
嘿 真能強調

就算沙灘上 就算沙灘上也就下一萬點 準能砸一萬個坑嗎 這個沙灘上有個石頭子兒 這雨點到石頭子兒上崩碎了
沒坑 你拿轉現給轉坑去
您那叫抬扛
我抬什么扛啊
它不論怎么說它也比你那沒下聯還強的多呢 真是的
你怎么知道我沒下聯啊
你有下聯嗎你不說 你有嗎
我們原有下聯 我這下聯是雨打浮萍點點青
哦 有下聯啊
我呀 我剛才看你那樣可氣 本要講一講 你看你那個下聯下聯 緊著一磨煩 我不願意理你 知道嗎 雨打浮萍點點青
唉 那么我們這雨打沙灘萬點坑的下聯能用不能用啊
你這個

雨打沙灘 哎 雨打沙灘當然能用了

可是你得換一個字
什么字啊
你要對雨打沙灘點點坑 這就對了

比方說 我上聯要是這個風吹水面千層浪 你可以給我對雨打沙灘萬點坑

我這風吹水面層層浪 一層一層的 沒有數目 我這沒數目 你為什么給我摳出數目來
哎喲
什么叫萬點坑呢
啊 錯一個字

那沒什么關係嘛
沒 沒什么關係
一個字呀
一個字關係重要啊 一字 錯一個字不行 一字值千金 字面上一個字 有人短你一萬塊錢

把這萬字改個百字 還一百 那行嗎
啊 那不成 那個
那么怎么一個字它沒關係呢
嗯 可說呢
什么 什么可說呢
長的這相貌就是面目可憎 語言無味
是啊
對錯了對子我還沒這么大火

最可氣你剛才那幾句話 先唬我一通 又什么 什么 什么天不言自高了 地不言自厚了 你有多厚啊
沒有多厚啊
還什么 怎么著 什么 知知為知知 不知為不知

你知道什么啊
哦 我都知道糊涂了我都
嗯 又什么這個 演員肚雜貨鋪 數這句話可氣 你這肚是雜貨鋪啊

大雜貨鋪小雜貨鋪啊
小雜貨鋪吧
來半斤醬油
沒預備
沒預備 什么雜貨鋪啊
這清理帳目家具出兌了這
你真有的說啊 嗯 準有這學問嗎 什么叫雨打沙灘萬點坑 嗯 我就問你這句
你那
像話不像話
別往心裏去 別生氣
啊 怎么
它根本我就沒有那么大學問
沒學問你為什么要對對子呢
我這不是一時的糊涂嘛 您想
糊涂

糊涂不對

用詞不當 什么叫糊涂啊 就是渾
啊 好 好 好 您說渾那我們就渾 您拿我們當個渾人您還生氣嗎

誰也不樂意這么講話

怎么了您啊

我說我是個渾人您還生氣嗎


你是什么人
我說啊我是這么一個渾人
你也配
啊 我連渾人我都不配了
這好哇 渾人那是一位古人啊 你哪比的了啊 這不是胡來嗎 這不是
這個渾人嗎是一位古人 那太好了 你講講我聽聽 是哪一位古人呢
你還不知道呢
我還不不知道呢
那我說說你聽聽
您說
在想當初 想當初 楚國霸王姓項名吉字羽 木生叢叢 帳下有八千子弟兵 戰無不勝 攻無不取 只皆因鴻門會劉幫赴宴之時 項伯項莊拔劍侮辱鴻門宴在席前舞劍 多虧大將樊噲保走劉邦幫 從此渡智 肖何月下訪韓信 韓信登臺拜帥 明修戰道 暗渡陳倉 智取三關 九裏山 十面埋伏 困住霸王霸王失機大敗 戰敗之際 前有烏江攔路 後有韓信追兵趕到 抬頭見江中來了一只打魚小舟 霸王點手喚之曰 漁家將孤渡過江去有薄銀相贈 漁家言道你的人高馬大槍沉 我的船只窄小 渡人難渡槍馬 渡槍馬難以渡人 霸王說那有何難 先將孤家槍馬渡過江去 然後再渡孤家不遲 漁家聞聽 順舟靠岸槍支搭在船上 馬匹拉上舟中 一篙之開 船離江岸 約有數丈 漁家言道 項羽聽真 我等非是漁人 我乃是韓元帥帳下大將 奉將令 使計策 特來盜你槍馬看你做大將者 無槍無馬無卒 孤身一人 難道說你還要落在韓元帥之手 霸王聞聽 頓足捶胸 悔當初 不聽亞父範增之言 今日果有此敗 看來我乃渾人也

你比的了嗎
啊 比不了

記住了
恨天無把恨地無環 木生叢叢楚霸王他是渾人你敢比渾人
那我哪比的了去呀
什么叫雨打沙灘萬點坑
你怎么還沒忘哪碴呢
這位 哎
這么大個子就對這個下聯嗎
行了您呀 消消氣

您說楚國的項羽霸王那我哪比的了呀
還是呀
再說你瞧我這么大個呀

你別看我長這么大了

我還淘氣呢 我還一小孩子 就完了 你呢 就消消氣就

我說我還很頑皮呢 我是一小孩子
啊 什么 什么
哦 小孩子
胡說
又怎么了
越比越高攀了啊 啊 小孩子 有這么大個子小孩子嗎
我貪長你甭管我呀 這位 啊
這不是胡說嗎 小孩子 你也配
怎么 我連小孩子都比不了嗎
當然比不了啊
怎么那
那是很多位古人那 你能比嗎
哎喲 這是很多位古人那

您說說都是哪些位古人
不知道
不知道
我說說你聽聽
您講一講
在想當初
哦 這也是過去的事了
宋朝文彥伯幼兒倒有浮球之智 司馬溫公倒有破甕救兒之謀 漢孔融四歲讓梨 懂得謙遜之理 十三郎五歲朝天 唐劉宴七歲舉翰林 一個正字參朋比 漢黃襄九歲溫習奉卿 秦甘羅一十二歲身為宰相 吳周瑜一十三歲官拜水軍都督 統率千軍萬馬 指掌六郡八十一州之兵權 使苦肉 獻連環 借東風 借雕翎 燒戰船使曹操望風鼠串 險些命喪黃泉 雖有臥龍鳳雛之相當 那周瑜也算小孩子中之魁首 這幾位小孩子你最比哪一位
這 哪個我也比不了啊
你最比周瑜嗎
呵 我呀
周瑜對對子就雨打沙灘萬點坑嗎
你怎么還提這碴啊
啊 完不了
行了行 我找這麻煩也不幹什么
沒有相當的答復 今天對你就不客
別介 你那 你瞅你把我嚇唬的這可憐的樣子 說完就完了 我那 你瞅多可憐那 您拿我當個苦人 這還不行嗎

又怎么了
你是什么
我說我是個苦人
你也配 苦人
這怎么樣啊
那也是一位古人啊
哦 這個苦人嘛也是一位古人

那可以 您說說我聽聽是哪一位古人那
在想當初
在想當初 我就怕這想當初 那您說吧 是誰呀
他根本是當初的事情嘛
對對 過去的事了
金宋交兵掃南王藩幫四太子完顏氏金兀術屢發中原 帶領雄兵數十萬 戰將千員 與大宋朝金忠岳元帥會兵於朱仙鎮 那兀術連打數十敗仗 事出無奈才將二世子完顏巫克隆調在陣前 力分勝負 世子只生得面白如 齒白唇紅戴一頂虎頭盔 身穿大月如意連環甲 內襯大紅袍 足登虎頭戰靴 坐騎伯龍馬手使護手雙槍一對 真是威風林凜凜 煞氣騰騰 由清晨戰到日落 直殺得金銀銅鐵八大錘 狄雷 嚴成方 岳雲 何元慶 大敗而歸 元帥聞報 心中大怒明日本帥親自會他 話言未了 由禪鍪閃出一個 此人姓王名佐字文成 朝上搭躬 可稱 元帥 且息雷霆之怒 休發虎狼之威 今日陣前小將非是兀術親生之子乃是我國明將之後 想當年兀術大破鹿安州之時 陸安州總鎮 姓陸明安字子凈 人稱小諸葛 因為寡不敵眾 失落了城池 陸老爺全家進傑而亡陸登遂拔劍自刎 氣絕屍不倒 受了兀術三拜 許下他三件大事 撫養孤兒 不傷子民 與他夫妻並葬 屍身這才倒落塵埃 乳娘抱定孤兒 進了軍營兀術遂將孤兒認為親生之子 撫養成人 一十二歲請來白善文傳其槍法 學藝四年 練就雙槍一對 蓋世無雙 人稱雙槍將 此將有萬夫不擋之勇 不可強戰只可智取 收復此將 卻也不難 三計可成 岳帥曰 何計 佐曰 反姦 詐降 苦肉 元帥言道 恐怕畫虎不成反類其犬 王佐無語 微微而退 數日後元帥並未升帳 王佐私打聚將鼓 處犯軍規 元帥將打責打四十軍棍 直打得皮開肉綻 逐出帳外 王佐無奈 回到自己營中將陸安州之圖畫了一張藏在自己發髻之中 右手持令寶劍 將左背斷下 偷出宋營 來到金營 見了兀術 可稱狼主千歲 我家元帥不仁不義 勸他投降 不降不但 軍法不嚴無故將我責打四十軍棍 是他氣恨不出 又將我左背斷下 使我無處投奔 聞聽人言狼主千歲 仁義過謙 特來投奔狼主 情願以狼主 砸草喂馬 充一小卒兀術一見 慘不忍睹 雖傳下一令 我國金人聽真 王佐所到之處不準阻攔於他 他乃六根不全一苦人 王佐在軍營住了數日 一日偶遇二世子完顏吳克龍世子足問兵卒指王佐曰 他是何人 兵卒言道 他乃宋營投降之人名喚王佐 王佐雖給公子每日說書比鼓 一日遇低 這才挂畫南圖謝破陸安州機關乳娘見圖大放悲傷 忙將公子叫在面前指圖曰 說你本不是兀術親生之子 你父死在金人之手你還不替父報仇等到何時 公子聞聽 頓足捶胸 遂大返金營這一陣將兀術殺的是瓦解冰消 先是王佐之力 後人有失擔之約 洞庭王佐字文成 斷背說降陸文龍 離園有染朱仙鎮 萬古流傳苦人名

你比的了嗎
比不了啊
說書斷背的王佐 啊 什么叫雨打沙灘萬點坑
你怎么還提這碴啊
完不了 沒完
你說王佐斷背那你哪比的了啊
還是的
可是您說了我們半天我們不言語那就得了
啊 得了 得了你還不吃去嗎

夭啊 夭反還來是六

矮啊 矮 你往高處長啊

喝啊 帶湯吃吧
你瞧
我瞧誰練那
您聽哎
我聽誰唱啊
別介
別介你過的去嗎
何苦呢
河苦你吃井水呀
我錯了
你銼 我剪子 鐵鋪買去
我們不好
你不好請大夫瞧啊
你讓我小
你多大了
我六歲
哦 還沒送托兒所呢
我呀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