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館裏有兩百把好雨傘


養馬場裏有五百匹好母馬


浩瀚黃河何赫繪

何赫揮毫繪黃河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一個孩子

拿雙鞋子

看見茄子

放下鞋子

拾起茄子

忘了鞋子


八百標兵奔北坡

炮兵並排北邊跑

炮兵怕把標兵碰

標兵怕碰炮兵炮


哥挎瓜筐過寬溝

赶快過溝看怪狗

光看怪狗瓜筐扣

瓜滾筐空哥怪狗


調到敵島打特盜

敵盜太刁投短刀

擋推頂打短刀掉

踏盜得刀打倒盜


稀奇稀奇真稀奇

麻雀踩死老母雞

螞蟻身長三尺七

老頭兒七十牙齒才出齊


史老師 講時事

常學時事長知識

時事學習看報紙

報紙登的是時事

常看報紙要多思

心裏裝著天下事


樹上結了四十四個澀柿子

樹下蹲著四十四隻石獅子

樹下四十四隻石獅子

要吃樹上四十四個澀柿子

樹上四十四個澀柿子

澀死了樹下四十四隻石獅子


四是四

十是十

十四是十四

四十是四十

要想說對四和十

得靠舌頭加牙齒

誰說四十是戲習

誰的舌頭沒用力

誰說四十是事實

誰的舌頭沒伸直

要想說對常練習

十四四十四十四


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

水牛下水水沒水牛腰

羊入楊林羊吃楊樹芽兒

毛驢馱草草壓毛驢腰

沙馬趟河沙打沙馬腿

媽媽騎馬馬慢媽媽罵馬

妞妞哄牛牛擰妞妞擰牛

姥姥喝酪酪落姥姥撈酪

舅舅架鳩鳩飛舅舅揪鳩

書童磨墨墨抹書童一臉墨

梅香添煤煤爆梅香兩眉煤


石榴樹,結櫻桃

楊柳樹上結辣椒

吹著鼓,打著號

抬著大車拉著轎


木頭沉水底

石頭水上漂

小雞叼了個餓老鷹

老鼠捉了個大花貓

從來不說顛倒話

口袋馱著驢子跑


九月九

九個酒迷去喝酒

九個酒杯九杯酒

九個酒迷喝九口

喝罷九口酒

又倒九杯酒

九個酒迷端起酒

“咕咚兒咕咚兒”又九口

九杯酒,酒九口

九個酒迷喝醉酒



有個老頭本姓顧

上街打醋帶買布

打了醋,買了布

抬頭看見鷹叼兔

放下醋,丟下布

上前去追鷹和兔

回頭不見布和醋

飛了鷹,跑了兔

丟了布,撒了醋

滿肚子冤屈沒處訴



廟堂有大鼓

鼓上晝老虎

用勁打虎打破鼓

忙用布來補

布補鼓,布補虎

到底是布補了鼓

還是布補了虎



譚家譚老漢

挑蛋到蛋攤

賣了半擔蛋

挑蛋到炭攤

買了半擔炭

滿擔是蛋炭

老漢往家趕

腳下絆一絆

跌了譚老漢

破了半擔蛋

翻了半擔炭

髒了新衣衫

老漢看一看

急得滿頭汗

炭蛋完了蛋

怎吃蛋炒飯



扁擔長

板凳寬

扁擔沒有板凳寬

板凳沒有扁擔長

扁擔綁在板凳上

板凳不讓扁擔綁在板凳上

扁擔偏要扁擔綁在板凳上



出南門 面正南

有一個面舖面沖南

面舖門口掛著一道藍布棉門簾

摘了藍布棉門簾

看一看面舖面沖南

掛上藍布棉門簾

瞧一瞧,喲,呵

面舖還是面沖南



出西門,走七步

拾到雞皮補皮褲

是雞皮補皮褲

不是雞皮不必補皮褲



我家有個飛禽白淨八斤雞

飛到張家後院兒裏

張家院兒有個肥淨白淨八斤狗

咬了我的飛禽白淨八斤雞

賣了他的肥淨白淨八斤狗

賠了我的飛禽白淨八斤雞



一道黑 兩道黑

三四五六七道黑

八九道黑十道黑

買個煙袋烏木杆兒

抓住兩頭一道黑

二姐描眉去打鬢

照著鏡子兩道黑

粉皮牆上寫川字兒

橫瞧豎瞧三道黑

象牙的桌子烏木的腿兒

放在炕上四道黑

買個小雞不下蛋

圈在籠裏捂到(五道)黑

挺好的騾子不吃草

拉到街上遛到(六道)黑

姐倆南窪去割麥

丟了鐮刀拔到(八道)黑

月窠兒孩子得了瘋病

盡點兒艾子灸到(九道)黑

賣瓜籽兒的沒注意

刷拉撒了一大堆

條帚簸箕不湊手

一個一個拾到(十道)黑



正月裏,正月正

姐妹二人去逛燈

大姐名叫粉紅女

二姐名叫女粉紅

粉紅女身穿一件粉紅襖

女粉紅身穿一件襖粉紅

粉紅女懷抱一瓶粉紅酒

女粉紅懷抱一瓶酒粉紅

姐妹找了個無人處

推杯換盞飲劉伶

女粉紅喝了粉紅女的粉紅酒

粉紅女喝了女粉紅的酒粉紅

粉紅女喝了一個酩酊醉

女粉紅喝了一個醉酩酊

女粉紅揪著粉紅女就打

粉紅女揪著女粉紅就擰

女粉紅撕了粉紅女的粉紅襖

粉紅女撕了女粉紅的襖粉紅

姐妹打罷落下手

自己買線自己縫

粉紅女買了一條粉紅線

女粉紅買了一條線粉紅

粉紅女是反縫縫縫粉紅襖

女粉紅是縫反縫縫襖粉紅



打南邊來了一個喇嘛

手裏提著五斤蛤蟆

打北邊來了一個啞巴

腰裏別著一個喇叭

提蛤蟆的喇嘛

想拿蛤蟆換啞巴腰裏別著的喇叭

別喇叭的啞巴

不願拿喇叭換喇嘛手裏提著的蛤蟆

提蛤蟆的喇嘛急了

拿起手裏的蛤蟆打了

別喇叭的啞巴一蛤蟆

別喇叭的啞巴也急了

摘下喇叭打了

提蛤蟆的喇嘛一喇叭

也不知,提蛤蟆的喇嘛

用蛤蟆打了別喇叭的啞巴一蛤蟆

也不知,別喇叭的啞巴

用喇叭打了提蛤蟆的喇嘛一喇叭

提蛤蟆的喇嘛回家炖蛤蟆

別喇叭的啞巴站那兒

嘀嘀嗒嗒吹喇叭



打南邊來個瘸子

挑一擔子茄子

手裏拿一碟子

地上釘著木頭橛子

沒留神

那橛子絆了瘸子

撒了瘸子茄子

砸了瘸子碟子

瘸子毛腰拾茄子

北邊來個醉老爺子

腰裏掖著煙袋別子

過來要買瘸子茄子

瘸子不賣醉老爺子茄子

老爺子,一生氣

搶了瘸子茄子

瘸子毛腰

撿茄子,拾碟子

拔橛子,追老爺子

老爺子,一生氣

不給瘸子茄子

拿起煙袋別子

也不知

老爺子的煙袋別子

打了瘸子茄子

也不知

瘸子橛子打了

老爺子的煙袋別子



施氏食獅史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是市。氏視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食時,始識十獅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數九寒天冷嗖嗖,轉年春打六九頭,正月十五是龍燈會,有一對獅子滾繡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會,大鬧天宮孫猴又把那個仙桃偷,五月端午端陽日,白蛇許仙不到頭,七月七,傳說是,天河配,牛郎織女淚交流,八月十五雲遮月,月裏的嫦娥犯了憂愁,要說愁,咱們淨說愁,說一回,繞口令兒的十八愁,虎也愁,狼也愁,象也愁,鹿也愁,騾子也愁馬也愁,羊也愁,牛也愁,狗也愁,豬也愁,鴨子也愁鵝也愁,蛤蟆愁,螃蟹愁,蛤蜊愁,烏龜愁,魚愁蝦愁個個都愁,虎愁不敢把高山下,狼愁野心耍滑頭,象愁臉憨皮又厚,鹿愁長了一對大犄角,馬愁韝鞍行千里,騾子愁牠是一世休,羊愁從小牠把鬍子長,牛愁本是犯過牛軸,狗愁改不了那淨吃屎,豬愁離不開牠臭水溝,鴨子愁扁了牠的嘴,鵝愁腦瓜門兒上長了一個“錛兒嘍”頭,蛤蟆愁了一身膿皰疥,螃蟹愁的本是淨橫摟,蛤蜊愁閉關自守,烏龜愁的膽小盡縮頭,魚愁離了水牠不能走,蝦愁空槍亂紮沒準頭。

說我謅,我倒謅,閒來沒事兒溜舌頭,我們那兒有六十六條胡同口,裏邊住著六十六歲的劉老六,家裏有六十六座好高樓,樓上裝著六十六簍桂花油,簍上蒙六十六匹綠縐綢,綢上繡著六十六個獅子滾繡球,樓下釘著六十六根檀木軸,軸上拴著六十六條大青牛,牛旁蹲著六十六個大馬猴,六十六歲的劉老六,坐在門口啃骨頭,打南邊來了一條狗,這條狗好眼熟,好像我大大媽家,大大媽的腦袋,大大媽的眉毛,大大媽的眼睛,大大媽的鼻子,大大媽的耳朵,大大媽的尾巴,大大媽家鼇頭獅子狗,打北邊也來了一條狗,這條狗也眼熟,又好像我二大媽家,二大媽的腦袋,二大媽的眉毛,二大媽的眼睛,二大媽的鼻子,二大媽的耳朵,二大媽的尾巴,二大媽家鼇頭獅子狗,兩條狗打架搶骨頭,順南頭到北頭,嚇跑了六十六個大馬猴,嚇驚了六十六條大青牛,拉折了六十六根檀木軸,撞倒了六十六座好高樓,碰洒了六十六簍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綠縐綢,髒了六十六個獅子滾繡球,東邊來了個氣不休,手裏邊拿著一個土坯頭,來打狗的頭,也不知是氣不休的土坯頭,打了狗的頭,還是狗的頭,撞壞了氣不休的土坯頭,咬破了氣不休的手指頭,西邊來了個禿妞妞,手裏拿著個油簍口,去套狗的頭,也不知是禿妞妞的油簍口,套了狗的頭,還是狗的頭,鑽進了禿妞妞的油簍口,狗啃油簍簍油漏,狗不啃油簍簍不漏油。

甚麼上山吱扭扭,甚麼下山亂點頭,甚麼有頭無有尾,甚麼有尾無有頭,甚麼有腿家中坐,甚麼無腿遊九州,趙州橋甚麼人修,玉石欄杆甚麼人留,甚麼人騎驢橋上走,甚麼人推車壓了一道溝,甚麼人舉刀橋頭站,甚麼人勒馬看春秋,甚麼人白,甚麼人黑,甚麼人鬍子一大堆,甚麼圓圓在天邊,甚麼圓圓在眼前,甚麼圓圓長街賣,甚麼圓圓道兩邊,甚麼開花節節高,甚麼開花毛著個腰,甚麼開花無人見,甚麼開花一嘴毛,甚麼鳥穿青又穿白,甚麼鳥穿出皂靴來,甚麼鳥身披十樣錦,甚麼鳥身披麻布口袋,雙扇門單扇開,我這破悶兒自己猜,小車子上山吱扭扭,金雞下山亂點頭,蛤蟆有頭無有尾,蝎子有尾無有頭,板凳有腿家中坐,涼船無腿遊九州,趙州橋魯班修,玉石欄杆聖人留,張果老騎驢橋上走,柴望推車壓道溝,周倉舉刀橋頭站,關公勒馬看春秋,羅成白,敬德黑,張飛鬍子一大堆,月亮圓圓在天邊,眼鏡圓圓在眼前,燒餅圓圓長街賣,車輍轆圓圓道兩邊,芝麻開花節節高,棉花開花毛著腰,藤子開花無人見,玉米開花一嘴毛,喜鵲穿青又穿白,烏鴉穿出皂靴來,野雞身披十樣錦,鶚麗兒披麻布口袋。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