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舉行聽証會調查批評者稱為“美國骯臟的秘密”的案件──屠殺馬匹,將馬肉輸往國外。“這就好像吃貓或者狗”,美國馬匹居所組織(Jerry Finch)主席芬奇表示。“在美國我們不這麼做。”(chinesenewsnet.com)

據ABC報道,但是在歐洲和日本很多人喜歡吃馬肉。芬奇估計,美國每天大約宰殺400匹馬,將肉出口到食用馬的國家地區。根據民意調查,大約80%的美國人反對為了食物而屠殺馬匹,部分原因是因為馬是美國傳統的象征之一。(chinesenewsnet.com)

2006年,美國最受歡迎的一則新聞即是巴巴若(Barbaro)的受傷事件,巴巴若是肯塔基的一祇冠軍馬。美國兒童書裡有許多關於馬的故事,西部電影裡也有許多拯救馬匹的場景。(chinesenewsnet.com)

目前,美國有3個馬匹屠殺場,其中2個在德州,另外一個在伊利諾伊斯州。國會目前正在考慮立法關閉這些屠宰廠,禁止向外國輸出馬肉。25日,國會能源及商業委員會成員將聽取馬匹愛好者,其中包括將屠宰馬匹稱為美國“骯臟小秘密”的美國能源巨頭皮肯斯(T. Boone Pickens),以及為屠宰場工作的游說者的發言。(chinesenewsnet.com)

美國國會多數派領袖波訥(John Boehner)表示,國會將在9月就此議題進行投票。芬奇表示,“我們已經為此事斗爭了5年,這次我們自信,一定能夠成功。”(chinesenewsnet.com)



2006年,美國最受歡迎的一則新聞即是巴巴若(Barbaro)的受傷事件,巴巴若是肯塔基的一祇冠軍馬。美國兒童書裡有許多關於馬的故事,西部電影裡也有許多拯救馬匹的場景。
(chinesenewsnet.com)

(chinesenewsnet.com)

據英國BBC報道,到拍賣場競標馬匹的人,大略的來區分,有兩種,一種是來自拯救馬匹的組織和團體,另外一種是馬匹專業屠宰商--甚至連大部份美國人都不知道美國居然也有此一行業。許多馬是從賽馬場上淘汰下來的(chinesenewsnet.com)

每一年,美國境內有大約七萬匹被賽馬場、農場等地方淘汰下來的年老體弱的馴馬,還有從野外捕抓而來的野馬,通過這種拍賣方式,以平均每一匹馬大約不到二十美元的價格,大批的賣給專業馬匹屠宰商,送進了德克薩斯州的屠宰場。(chinesenewsnet.com)

由於美國人本身沒有食用馬肉的習慣,因此這些馬肉基本上都是外銷到將其視為珍饈美味的法國、比利時以及意大利等歐洲大陸國家。 (chinesenewsnet.com)

在美國媒體大量報導這個消息之後,美國參議院現在正在擬定嚴格的法律,打算禁止這個每年外銷金額大約四千一百萬美元的行業。贊成通過這個法律的人士說,美國的文化就是不會吃狗肉,不會吃貓肉,也不會吃馬肉。 (chinesenewsnet.com)

但是反對立法的人士則說,反正馬兒受重傷或者是年老體衰的時候,人們都讓馬兒安樂死,他們現在不過是充分發揮馬兒的利用價值。雖然雙方似乎都是言之有理,但是照目前的情況看來,保護馬兒的組織和團體,起碼現在是佔了上風。 (chinesenewsnet.com)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2002年,一匹1986年肯塔基州大賽馬會的冠軍馬費迪南(Ferdinand)在日本一家屠宰場被結束生命。這個消息給美國反屠馬運動火上澆油,讓兩家比利時屠宰場不得不聘請律師和游說團為自己爭取生存空間。“我們面臨了一個公關問題,”德克薩斯州一家屠馬場的經理奧利弗﹒凱姆塞克 (Olivier Kemsek)說道。(chinesenewsnet.com)

美國聯邦法律並不禁止吃馬肉,但美國國內已不再銷售馬肉供人食用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肉類短缺,美國曾有馬肉銷售,但戰後對馬肉需求的衰退使國內市場幾乎停頓,祇有麻塞諸塞州劍橋市的哈佛教授俱樂部(Harvard Faculty Club)裡還有馬肉出現在功能表上﹔直到1983年,廚師再也得不到新鮮馬肉,而祇有冰凍馬肉,於是就把這道菜取消了。(chinesenewsnet.com)

負責檢查馬肉出口的美國農業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表示,2004年美國共屠宰了58,736匹馬供人食用,向歐盟、日本、墨西哥和瑞士出口了1,360萬磅馬肉制品。10年前,美國約有12家屠馬場從事馬肉出口,現在隨著需求的下降,祇剩下德克薩斯州和伊利諾斯州的兩家。(chinesenewsnet.com)

33歲的凱姆塞克已是這個從事馬肉生意家族的第三代了,他在新西蘭和羅馬尼亞都有屠馬場,但最喜歡的還是美國的夸特馬。美國馬能吃到充足的牧草,使其肉質鮮美,凱姆塞克說道。(chinesenewsnet.com)



2004年美國共屠宰了58,736匹馬供人食用,向歐盟、日本、墨西哥和瑞士出口了1,360萬磅馬肉制品。10年前,美國約有12家屠馬場從事馬肉出口,現在隨著需求的下降,祇剩下德克薩斯州和伊利諾斯州的兩家。
(chinesenewsnet.com)

90年代,凱姆塞克一直生活在德克薩斯州的考弗曼,打理家族在美國的屠馬場。他喜歡這個靠近達拉斯市僅有6,700人的牧區小鎮。“每個人都向我揮手致意,叫我的名字,我過著美國牛仔的生活。”(chinesenewsnet.com)

反對屠馬的人一直把馬肉描繪成外國富人口中的美味,令人聯想起達觀顯貴在巴黎餐廳就著香檳酒和水晶杯享用馬肉的情景。但其實馬肉制品更多地還是作為尼古拉 ﹒肖賓(Nicole Chaupin)這樣的平民百姓的日常食品,他要了一份達魯因剛做好的美式馬肉餅。“味道不錯,而且健康,”肖賓這樣評價道,馬肉比牛肉更紅嫩一些,也更有味道。(chinesenewsnet.com)

從歷史來看,吃馬肉在歐洲意味著貧窮和絕望。這一傳統起源於1807年拿破侖的軍隊在波蘭與俄國人的艾羅戰役(Battle of Eylau),當時部隊彈盡糧絕,祇能宰馬果腹。馬肉也幫歐洲人度過了兩次世界大戰的艱難歲月。(chinesenewsnet.com)

由於馬肉含有豐富的鐵,且脂肪含量低,現在歐洲的醫生常把吃馬肉作為治療貧血的方法。(chinesenewsnet.com)

美國夸特馬協會(American Quarter Horse Association)、美國獸醫協會(American Veterinary Medical Association)等組織支援屠宰馬匹,認為沒有足夠的救援機構來關心被遺棄的馬匹。在華盛頓,許多美國農業州的議員也希望屠馬場繼續存在,部分原因在於關閉屠馬場可能會讓動物保護組織和素食主義者下一步要求關閉牛、豬和羊的屠宰場。(chinesenewsnet.com)

馬“和其他動物不同,”純種馬飼養者以及紐約薩拉托加村溫泉療養地(Saratoga Springs)一家拍賣行的老板約翰﹒海丁格(John Hettinger)說,“我見過英國克萊德馬(Clydesdale)不受驅策就能表演很多復雜的動作,我倒是想看看奶牛能不能做到這一點。”(chinesenewsnet.com)

聯邦記錄顯示,72歲的的海丁格已經花了16萬美元讓華盛頓的說客游說國會關閉屠馬場。他經營的純種馬拍賣行曾賣出過一匹叫“戰將”(Man o War)的馬,它在1919年到1920年的賽季中被認為是美國歷史上最出色的馬之一。“我從馬發家,”海丁格說,“這是我回報的方式。”(chinesenewsnet.com)

據凱姆塞克稱,德克薩斯州的屠馬場也花了差不多金額的錢來游說自己能生存下來。聯邦記錄顯示,這家屠馬場的說客吉姆﹒布萊德休(Jim Bradshaw)已經向支持屠馬場的議員捐贈了2.7萬美元。(chinesenewsnet.com)

就在爭論如火如荼地展開之際,美利堅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航班每天從達拉斯/伏特沃斯國際機場(Dallas/Fort Worth International Airport)起飛,滿載著屠宰後的馬匹飛往巴黎的戴高樂機場(Charles DeGaulle airport)。(chinesenewsnet.com)

通過法國安檢後,從凱姆塞克的屠宰場出口的美國馬肉被低溫貨車運往比利時農村,在那裡進行包裝後運給各地的屠夫。一些特別挑剔的屠夫,如達魯因,會自己到廠裡的冰庫選肉。(chinesenewsnet.com)

馬匹的屠宰方式與牛相同:在它們頭上釘入一個金屬螺釘。反屠馬者說這種方式尤其不人道。“如果我們的比利時朋友想吃馬肉,我不會去管他們,”德克薩斯州人道立法組織(Texas Humane Legislation Network)的斯吉普﹒特林伯(Skip Trimble)說,“但我們美國人對馬的態度不同,不該把我們的馬供他們屠宰。”(chinesenewsnet.com)

德克薩斯州屠宰場的說客布萊德休告訴議員,屠宰場每年要在馬肉運輸上支付美利堅航空公司和其他美國航空公司600萬美元。甚至進入考弗曼鎮時路標上的大號美國國旗都是凱姆塞克的屠宰場出錢買的。“他們想讓我們關門?”凱姆塞克說,“那想想考弗曼鎮的下一面國旗從哪裡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