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街上見著一對母子,讓我無端想起一位外國同行的委屈。

兩、三歲大的可愛男童正由年輕媽媽牽著過街,走著走著小朋友不小心一腳踩空,兩條圓滾的小腿順勢跌在熱得發燙的柏油路上,粉嫩的腿硬是給擦破皮出現兩道血痕。受到驚嚇的孩子跌坐在馬路中央嚎啕大哭了起來,牽著孩子小手的母親,則是用一種熟練的溫柔語調斥責:「壞壞,都是這條路不乖,害弟弟受傷對不對,我們不要理他。」話剛說完,就一把將癱坐在路中央的男孩抱上胸口,臨走前還使勁地往地上踹了兩腳:「媽媽打他,叫他下次要乖,不可以讓弟弟跌倒喔!」回到母親懷抱裡的小男童這才破涕為笑;埋在母親胸口的小臉上,盡是委屈得到了平復的安心和滿足。

只不過,引起我聯想的,其實是身邊少了母親呵護的成人葡萄酒愛好者,竟然可以巧妙地讓酒評家,搶去了柏油路所扮演的壞人位置!在全世界影響力最深遠的酒評家之一,美國籍的羅伯帕克(Robert Parker)先生,就是最常「害人」不慎失足的那條壞馬路。

■聽帕克的話購酒準沒錯?

被冠上「葡萄酒之王」稱號的帕克先生,是一位以評定葡萄酒(或說專給葡萄酒打分數)為業的專業酒評人。他以期刊和書籍的方式定期出版自己對酒款的評價,而這些結果也成為影響葡萄酒從業者甚鉅,甚至讓許多一般消費者都奉為圭臬的選購參考。據說,他是一位擁有絕佳嗅覺和記憶力的箇中高手;但另一方面,他應該也是具備上述能力,但和你我一樣擁有個人口感喜好的愛酒人。

而這正是悲劇發生的理由。當許多葡萄酒進口商、銷售人員,動輒提供帕克的分數給消費者作為購酒「唯一」參考的時候;乖乖聽話真的只以某個莫名奇妙的外國人(當然,這可是位「專家」)如何評價一瓶酒來做為選購指標的大男人,就不免在和眾好友齊聚時,興高采烈地打開某瓶被帕克Parker評了高分的酒款,但卻出現這樣的結果:

「這酒怎麼這樣?」通常會有某個不識相的如此開頭。

「不錯啊,這是很高分的酒耶。」主人免不了強調自己的誠意,同時希望嚇阻其他不辨菽麥的類似發言。

「這酒太甜了吧……」通常批評只需要有人起頭……「這是很好的酒啊,這是店裡特別推薦,說是那年分數最高的酒……」主人還抱著希望繼續教化。

「實在太香濃了吧,喝起來比較像糖漿耶。」這時候,面對困境的主人才正要喝下他的第一口。他很仔細地花很長時間細細品味這一口,同時思索接下來該採取的態度。這可能的確是一瓶喝起來相當濃甜,濃縮果汁似地擁有強健單寧的壯碩酒款──或許湊巧也真不是花錢買酒的主人會喜歡的類型──但這確實是專家帕克Parker給了高分的「好酒」。

■專家所愛 難服眾人之口

這時候,主人終於在週遭的氛圍下鐵了心:「我看這什麼帕克也不是真的很懂酒……」這話一出口,當然引來更多附和的聲浪。「是嘛,外國人不一定就比較懂酒啦。」(這倒是)「對啊,我那些常喝葡萄酒的朋友都說,這帕克評酒其實並不怎麼樣。」(這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事實)。總之,比起繼續挑剔這酒可能是國外酒商裝錯瓶、貼錯標籤,或是國內酒商儲存不當;對著一瓶無法符合期待心理的葡萄酒,同仇敵愾地批評一個不相干的外國人,顯然是最恰當的處理方法。

反正這件事情的唯一受害者應該只有帕克先生;況且就像被踹了兩腳的馬路,帕克既不會出聲反駁,也不可能對咱們懷恨在心。只是這些年紀一把還要怪馬路讓自己跌倒的成年人,是真的觸動了我對馬路難得生起的惻隱之心。還是來點德國酒吧!這種既清心、又解熱,況且不需要帕克分數(德國酒素來不是帕克強項)就能選購的夏日良伴,總是能給我帶來單騎行經山間般的清風徐來感覺。不過我可得先聲明,萬一摔車可與我無關!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