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前在太平洋落海的近三萬具黃塑膠鴨、綠蛙、藍龜及紅海獺,長年隨洋流繞行地球海洋,最長航程近五萬公里,成為有史以來最佳的「浮動實驗室」,可對研究洋流變化問題的專家提供寶貴資訊。

塑膠追蹤器 勝人造衛星
水體佔地球表面約七成,洋流形態改變時,對地球氣候的影響極巨大。但洋流周轉各大洋,幾乎無法追蹤,因為必須研究的面積太大了。西雅圖海洋學家艾布斯邁爾接受「英國廣播公司」專訪時表示,他們做洋流研究,有些浮筒可使用人造衛星追蹤,但每具要價近四千三百美元,而且撐不了多久。

當艾布斯邁爾知道有兩萬九千多隻印有「The First Years」﹝人生前幾年﹞字樣的塑膠鴨等漂流物同一時間、在同一地落海,直呼真是大好的研究機會。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幾隻塑膠鴨、塑膠蛙沖上阿拉斯加州 海岸,引起艾氏興趣。他很快就了解,這批塑膠玩具雖污染海洋,但對他的研究大有助益。

艾布斯邁爾說服載運這批浴缸塑膠鴨、蛙、龜等玩具的船公司,透露它們落海的確切時間、地點等相關資料。再找電腦專家英格漢幫忙,設計出電腦模型程式,預測這支「鴨子艦隊」的流向,一九九四年把自己的研究發表在學術刊物上,此後「鴨子艦隊」便聲名大噪。

最初三年,鴨子艦隊卡在北太平洋副熱帶環流裡,隨著長一萬一千二百公里的洋流,呈逆時鐘方向流動,由阿拉斯加到日本,再流回北美洲。艾布斯邁爾博士表示,它們的速度比洋流表面水流還快兩倍,所以他開始把鴨子艦隊稱為「超級鴨」。

瞭解海洋汙染 也有貢獻

北太平洋副熱帶環流又被稱為「垃圾帶」,是受污染最嚴重的地區。塑膠物會隨時間一久而分解成小碎片;小碎片再吸收人類倒進海洋的化學物質,最後再被海鳥、魚類或海生哺乳類吃進腹中。追蹤這支超級鴨艦隊的流向,也可讓科學家瞭解海流污染擴散問題。

隨著超級鴨艦隊抵達北太平洋副熱帶環流的邊緣,受到其他洋流影響,艦隊開始分散,其中三分之二以每天十一.二公里的速度向南流去,通過熱帶地區,沖上印尼、澳洲及南美洲海岸。

與此同時,約一萬隻「悍鴨」首途北征。一開始,魚貫通過分隔阿拉斯加與俄羅斯的白令海峽,流入北冰洋,結果「卡」在冰裡成為「凍鴨」,風跟洋流帶著它們走了大約三千二百公里,到達北極。

南征北伐 神奇遊歷寶貴

冰塊慢慢向東向南移動,經過格陵蘭與冰島;浮冰融化以後,鴨艦隊終於解脫,漂流入北太西洋,大部分轉西南往美國流去。

另一些則不然。二○○三年,有位女性律師奈克在蘇格蘭西北部度假,在沙灘上找到一只褪色的綠色塑膠蛙,上頭就有「人生前幾年」這句神奇字眼。奈克不以為意,把東西留在沙灘,回到飯店與其他遊客一聊,才知道她發現的可能是什麼。她寫電子郵件請教艾布邁爾斯,他回信給她說,幾乎可肯定是同一批海漂物之一。

流往美國的鴨艦隊往南到西印度群島後,會碰上大西洋灣流,然後像搭快車似地,橫渡大西洋,明年可能抵達英國。在此之前,這支鴨艦隊航程長達將近三萬八千公里。它們在太平洋的「親戚們」則遊歷更廣,可能達四萬八千公里。

流浪鴨收藏熱 叫價6萬
林克倫/綜合報導

一支因貨輪巧遇風暴意外墜海的「玩具鴨艦隊」,意外引發英美兩國收藏家淘金熱,更有英國電視台訂於廿九日播出其傳奇紀錄片,而這批為數約一萬隻的玩具鴨大軍,市場上已叫價每隻近六萬台幣。

一九九二年,一艘滿載各式玩具的貨輪打算從中國大陸穿越北太平洋開往美國華盛頓州塔科馬港,未料卻在國際換日線附近遭遇強烈風暴,船上一只裝滿約二萬九千隻玩具鴨的貨櫃意外墜海。
傳奇就此展開,這支二萬九千玩具鴨大軍竟自行組成「遠征艦隊」,期中約有一萬隻玩具鴨自願沿白令海峽北上遠征北極圈,更在耗費十四年、歷經三萬多公里的航程後,預計將於明年抵達英國,專家預測,登陸地點應是在英國康沃爾郡海岸附近。

英國電視台將於廿九日播出「黃色鴨子入侵」紀錄片,內容將翔實披露鴨子艦隊的傳奇歷程,並同時報導科學家們近幾年依靠玩具鴨漂流路線所做的海洋洋流與北極冰帽研究成果。有趣的是,玩具鴨艦隊在所經過的漂流處均引發「淘金熱」。一批海洋愛好者自發組成的「追鴨族」專門監視「鴨子艦隊」行蹤,而每當艦隊到訪各海岸時,「追鴨族」即蜂擁至海邊爭搶這批玩具鴨。

據了解,當年從中國大陸進口這批玩具鴨的美國公司也對外開價表示,願意以每隻一百美元的高價將鴨子們收回,但似乎沒有人理睬該公司,因為這批曾航經北極的「鴨子艦隊」成員們現在身價非凡,市場收藏家已喊出一隻一千英鎊、折合近六萬元台幣的收購天價,足足高出玩具公司二十倍。

有學者搖頭 笑看鴨趣聞
李宗祐/台北報導

中國大陸的塑膠玩具鴨在海上漂流十四年,對全球洋流動態研究有什麼幫助?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王冑表示,目前已有許多科學儀器協助科學家進行相關研究,「玩具鴨追蹤法」可以當做有趣的事,不致對科學有太大的貢獻。

王冑指出,十年前開始,美國等國科學家共同利用裝有全球衛星定位系統的海洋浮標進行全球海洋環流實驗,台灣也曾參與,透過隨洋流源流的浮標上的衛星定位系統把海溫和氣壓等資料傳回地面接收站。目前類似這種科學方法研究全球洋流動態已相當普遍。
王冑解釋,國外科學家利用海上漂流的玩具鴨做研究,跟裝載衛星定位系統的浮標做觀測是相同原理,「科學人如果還依賴這種十八世紀的技術做研究,就完蛋了!」大家把這事當趣聞就可,對洋流研究多少有幫助,但未必有大貢獻。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