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泰COBRAS在六月廿七日對兄弟象的一場比賽中,總共派出六名投手輪番上陣,這沒什麼稀奇,怪的是這六名投手中,竟有四人的「本業」是野手,卻臨時「轉業」充當投手上場應急,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被兄弟們狂掃十二分,賽後媒體、球迷一片噓聲,認為誠泰的教練團太不尊重比賽,漠視球迷的權益,竟把國內棒球最高殿堂當成兒戲!

不過,大伙兒也不須這麼生氣,誠泰的驚人之舉雖不可取,也的確有違職棒精神,卻非戰之罪。從六月十九日起,誠泰必須南北奔波,有九場補賽要打,而碰巧這段期間又有一堆投手掛傷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這場比賽先發投手蔡士勤在二局上投出頭部觸身球被勒令退場後,總教練吳復連不得已只好推出野手撐一下場面,連洋砲手湯姆都上來客串兩局,還好今年郭泰源已卸任,不然可能連他都得重出江湖!而這一切如果真要怪罪,應該就是誠泰一直不願成立二軍,才會導致如此難堪的下場。

這種場景在台灣其實也不是空前,只是過去頂多一場出現一、兩位野手粉墨登「板」,而在美國大聯盟這更不是新鮮事,尤其是當某隊比分在大幅落後的情況下,總教練認為連消耗牛棚的意義都沒有的時候,就會派出野手登板來娛樂觀眾。舉個最有名的例子,巨砲坎塞柯當年在德州遊騎兵隊時,曾在對手遙遙領先時要求上場投球,以一圓他的夢想,雖然投球內容不怎麼樣,坎塞柯更因此不小心受傷,有點得不償失,但當時確實達到娛樂效果,也滿足了坎塞柯的投手夢。

其實撇開勝負不看,光是讓野手上來投球,就是個很有趣的賣點,因為比起正規的投手,野手的表現更充滿了不可預測性,尤其職棒賽又沒有提前結束制,在比數大幅拉開後,要讓觀眾撐完九局也是種折磨,這時比賽需要注入新的元素,畢竟職棒不是只有勝負而已,它更是一場秀,避免冷場出現也是總教練的責任之一。更何況這些出來串場的野手也非泛泛之輩,除了坎塞柯這類的明星選手之外,像這次登場的許聖杰、陳元甲,至少小時候也曾擔任過投手,而且許聖杰還真不是蓋的,不但投兩局沒失分,還三振了「黃金戰士」陳致遠!

至於在CPBL(中華職棒大聯盟)還真的有野手正式轉任投手的例子,二○○一年上半季,當時還在興農的陳文賓就曾轉任投手,投出了三勝五敗的成績,球速也有一四○公里以上的水準,不過下半季轉隊到中信鯨後又再度回鍋為野手,他在投手丘上的風采也從此成為絕響。

既然野手可以中繼登板,那有沒有投手上場代打的場景呢?哈哈!當然也有,當年兄弟象第一次三連霸時期,日籍總教練山根俊英就曾在幾乎確定無法贏球的情況下,派出臂力與打擊潛力俱佳的洋投巴比諾代打!可見職棒雖然有高度的專業分工制度,但畢竟也是一場表演,在適當時機秀出一些讓人莞爾一笑的調度,又何妨呢?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