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一百零四歲的布露可.亞斯陀夫人(Brooke Astor)是紐約永遠的第一夫人,她是全美國最有名的慈善女王兼社交王后。在過去半個世紀裡,她已捐出了二億美元,受益最多的是位於四十二街和第五大道的紐約公共圖書館、現代藝術館及大都會博物館,總共有二千多個團體受其雨露而得存活壯大。

惡子虐待 哀哉社交貴婦
令人心酸的是,一年半載前,亞斯陀夫人開始患了癡呆症、皮膚癌、關節炎和其他它小毛病而不再出門。她的朋友季辛吉、大衛.洛克菲勒等人都很想會她、都要去看她,但皆被擋駕。原來亞斯陀夫人的獨生兒子,八十二歲的安東尼.馬歇爾和六十一歲的妻子莎琳,不僅控制亞斯陀夫人名下的四千五百萬美元資產,還控制亞斯陀夫人的日常起居。

他們是一對完全沒有孝心的兒子和媳婦,他們辭退了一批照顧亞斯陀夫人的僕人,拒絕為老媽媽買昂貴的藥、做新衣服和新睡衣、洗頭髮、買Estee Lauder化妝品、買空氣濾清器,也不准老媽媽和她心愛的兩隻小狗接觸。亞斯陀夫人居住的公園大道豪宅已變成有狗尿味、陰沉沉而冬天暖氣不足的貧民窟。兒媳則另住紐約東區高級住宅。

亞斯陀夫人的孫子菲律普.馬歇爾(也就是安東尼的兒子)看到他祖母做了一輩子善事,最後卻被虐待的慘況,憤怒地向法院控告爸爸罔顧他祖母的健康幸福。今年五十三歲的菲律普目前在羅德島州一所大學教古蹟保存,他的控告獲得季辛吉、洛克菲勒、社交名媛安妮特.德拉仁達夫人(Annette De La Renta)和多名護士提供具體證明書的支持。紐約每日新聞獨家爆料後,立刻成為全市的話題,各報並發表社論聲援曾為紐約做出偉大貢獻的第一夫人。

傳奇女性 交好蔣宋美齡

亞斯陀夫人是位傳奇性女人,和中國永遠的第一夫人蔣宋美齡是好朋友,兩個人只差五歲。每逢有蔣夫人出席的重要社交活動,紐約就推亞斯陀夫人為代表,以紐約第一夫人VS.中國第一夫人。亞斯陀夫人常會向蔣夫人提起她小時候隨父母住在北京和天津的往事,她的父親是海軍陸戰隊軍官,後來出任美國第十六任陸戰隊總司令。亞斯陀夫人和蔣夫人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十年前的春天,那時台北故宮館院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舉辦「中華瑰寶」大展,兩位第一夫人在預展會上碰面。

亞斯陀夫人一生嫁過三個丈夫,她和第一任丈夫庫塞生了一個兒子,就是現在虐待她的不肖兒子安東尼。亞斯陀夫人的第二任丈夫姓馬歇爾,安東尼就改用繼父的姓。第三任丈夫即是紐約歷史上最有名的大富豪亞斯陀的後代文生.亞斯陀(Vincent Astor)。

對華貿易 曾擁半個紐約

亞斯陀的祖先約翰.雅各.亞斯陀乃是十九世紀初至十九世紀三十年代紐約最成功的對華貿易商,他在一八四八年去世時留下二千萬美元資產,其中絕大部分是和中國做生意賺來的。亞斯陀家族全盛時期曾擁有大半個紐約,紐約最有名的華爾道夫──亞斯陀大飯店就是他們的家族企業之一,大陸和港台華人開辦的亞士都飯店源於亞斯陀(Astor)這個名字。

涉嫌虐待母親的安東尼.馬歇爾,二戰時曾隨海軍陸戰隊登陸硫磺島,後來做過中情局特務、駐肯亞大使,做過貿易,近年迷上百老匯舞台劇,出巨資當製作人,曾獲東尼獎。

有人說他和母親的關係一向不好,尤其是在一九九二年安東尼遺棄髮妻,在他母親夏天度假地緬因州東北港「勾引」當地教會牧師的妻子後,母子關係更壞。而牧師妻子莎琳嫁給安東尼後,婆媳關係亦糟,因亞斯陀夫人屢次公開表示她不喜歡莎琳,她兒子和莎琳的醜聞使她無顏再去教堂。

兒子偷人 遺禍母親晚年

另一方面,安東尼和他的雙胞胎兒子(其中一個即是告他的菲律普)關係亦不好。菲律普則要求法院裁定,由她祖母的忘年好友德拉仁達夫人照顧她而不要讓其父安東尼插手,她祖母的四千五百萬資產亦交由大通銀行來管。前幾天亞斯陀夫人被悄悄送進醫院治療,情況好轉後又被悄悄地送往紐約郊外老夫人最喜歡的鄉間別墅。

亞斯陀夫人的新聞採訪,紐約時報一度落後,但以挖到一則獨家新聞而後來居上,這則新聞是神智已有點不清的亞斯陀夫人已於數年前把緬因州東北港的夏季度假屋連地五英畝「贈送」兒子安東尼,過了半年兒子又把這塊地皮送給妻子莎琳。紐時說亞斯陀夫人的簽字「歪歪斜斜」。許多人在揣測亞斯陀夫人是在何種情況下把度假屋送給兒子。

安東尼以照顧母親為名為自己定了一份二百三十萬年薪,他口口聲聲向媒體說他深愛母親,絕沒有虧待她,並辯稱每年仍為他媽媽花二百萬元照顧費。不少人明指安東尼的妻子莎琳是亞斯陀夫人晚年受害的幕後黑手。

一生為善 晚景令人憐惜

亞斯陀夫人的不幸遭遇牽涉到一些問題,諸如老年人的照顧,留在家讓看護照顧呢?還是送到養老院?家產太多和太有錢是不是容易引起爭產糾紛而禍及年邁失智的父母?朱門恩怨在許多中產家庭已不是新鮮事,但一生為社會做好事的亞斯陀夫人絕不會想到她的兒子竟不會「老吾老」,也未實踐到西方所說的「慈善事業從家裡先做起」的格言。

亞斯陀夫人和蔣夫人一樣都很講究修飾穿著。身材嬌小(約一六○公分)的亞斯陀夫人每次出門從帽子到鞋子都要求最好的配件、最雍容的打扮。可悲的是,她的好友蔣夫人有溫馨的晚年,而她卻在「杜鵑聲裡斜陽暮」中慘遭親生子折磨!
引用新聞 友善列印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