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景氣,生意難做,夜店也不例外,但最近台北某夜店發揮創意,成功創造人氣與話題。他們趁著暑假,推出「制服之夜」,讓辣妹店員穿上制服,宛如空姐及護士化身,滿場熱情豔舞,扭腰擺臀high到最高點,挑動現場男客奔放的情緒。空姐之夜和護士之夜都吸引不少型男靚女,夜店生意大好,

白色巨塔裡的護士制服真的非常炙手可熱。英國曾針對十八歲以上飲食男女做過性幻想對象調查,男性性幻想前三名,分別是護士、女僕和空服員;女性則是消防員、軍人和企業家。在這六種最引人遐想的職業,有五種就是穿制服的。如果請日本人接受同樣的調查,穿著水手服的高中女生一定榜上有名,而且名列前茅吧?

同樣是制服,年輕時視為遮蔽青春的烏雲,脫離青澀歲月後,竟然成為性感,甚至於流行的象徵。不只是夜店,主題派對穿睡衣已不夠看,現在流行要求參加者穿上制服的「制服趴」,對為數不少的人來說,重新穿上高中制服可能是酷刑的同義詞,制服也許可以重買,窈窕纖細的身材絕對往事只能回味。

拜制服流行之賜,制服更成為拍賣網路的熱飆商品,名校高中制服的價碼不差,但最難取得的應是空服員制服,不只是詢問度高,競價激烈,因為一旦被航空公司發現,正主空姐可能難逃開除命運。倒是性幻想對象排行榜第一名的護士制服,反正只要是連身白色裙裝,看起來就有幾分像,門檻最低。

回到前頭的夜店,滿場飛舞的賓客愈夜愈美麗,但第二天,被影射的航空業和護理人員,可就不怎麼高興了。

航空公司認為,空服員制服屬於企業識別標誌,不當變造、使用來攬客,有損公司名譽,揚言不排除提告;護理人員更是無奈,醫師護士/護士病人的A片情節已是老戲碼了,從檳榔西施變身清涼護士在路邊營造性感風情,到藝人瑪格莉特扮成性感小護士招大家來打線上麻將,都曾讓白衣天使看不下去,義憤填膺跳出來抗議。

有些人覺得護士們的抗議舉動小題大作了,嗆聲「有那麼嚴重嗎?」就只是穿著比較短的白衣服熱舞,「幹嘛要想那麼多?」也有男士明顯流口水:「好像很好玩,我其實也想見識見識!」

護理人員在白色巨塔裡的地位不高,照護患者已經很辛苦,還要被當人當做性幻想對象,一位護士就很擔心,夜店辣妹裝成護士熱舞,社會上如果都用這種有色眼光看護士,好像意味著護士可以被侵犯一樣,令人很不舒服;有人比較激動,我為什麼要被別人幻想?想到就惡心!

其實,制服和職業本身沒有色彩,是性感、是莊嚴,端看個人心態。適度善用制服,也有增加情趣的效果。曾有情趣商店做過統計,購買角色扮演訂做服的人愈來愈多,不只是護士服,兔女郎和女傭服的銷路都不錯,穿上這些衣服,彷彿把新奇與想像也一起帶上床,也許有人認為穿著衣服嘿咻是多餘的,但角色扮演服絕非床上「長物」。

只是,幻想歸幻想,不宜與真實生活搞混,平常只有病人或家屬有機會接觸到正牌白衣天使,既然已躺進了白色巨塔的病床上,絕對應該對照顧自己的人心存敬意。

【2006/09/03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