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外快」三個字,聽起來先天就違反工作倫理;這職場上的舊玩意兒如今正名為「阿魯族」,代表一種理所當然的生存選擇。

阿魯譯自日文外來語,讀成「arubaito」,即德文的arbeit,意指工作,阿魯族也就是兼差族、接案族。這個族群近年來繁衍快速,以Jcase外包銀行為例,在該網站上登錄的接案上班族近廿萬,較兩年前增加近三倍。

「老闆不加薪水、公司用人節制、勞退新制增加負擔,加上能升官的職位有限…」六十二年次的Jcase總監周昕妤數著一長串理由,她自己也是個正職外還接行銷企劃和廣告文案的阿魯族,「往上看無望,只好看左右,工作劈腿是道德的。」

或許非關道德,但攸關生存。「阿魯族大增差不多和實質薪資負成長同步。」Jcase總經理徐宏彰說。

主計處預測,今年將是連續第三年經常性薪資成長趕不上物價上漲幅度。104專案外包網今年一月到七月,會員數也較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十八。

此外,企業將工作外包蔚為風潮,使阿魯的供給曲線上揚。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在二○○二年說:「如果你問我,美國成長最快的產業是什麼,答案是委外。」104專案外包網營運長田居正認為台灣亦然,越來越多企業不再包辦一切,「委外的趨勢一定更熱鬧。」

在資訊公司擔任專案經理的徐順國表示,許多小公司不養IT人員,所以資訊工程師接案的很普遍,一個做網站或公司E化軟體的中型案子,可能還有二包、三包到四包。他會五種程式語言,人脈又廣,自己是個發包中心,旺季時焚膏繼晷,最多一個月可賺廿萬元,比五萬多元的薪水嗆得多。像去年底,他就辭職回家當正職SOHO,等手邊案子消化完,又出來上班。

「滿累的啊,可是我有房貸、想生小孩,又對台灣經濟環境不放心,先賺錢比較要緊。」徐順國曾經每天只睡四小時,新婚妻子抗議,他才多睡兩小時。

中正大學勞工所教授衛民說,薪資兩極化,是廿一世紀就業市場薪資結構的特色,可替代性較高的勞工,加薪幅度有限,這些弱勢者,非找第二個工作不可,其結果是苦幹實幹,冒著過勞死的風險。

卅一歲的阿偉是媒體編譯,同時也接案翻譯。他說,當阿魯族的心得是「睡眠永遠不夠,而領薪水的快樂只有一下子,然後就是無盡的疲累。」過這種沒品質的生活,「為存錢嘍。」

根據104專案外包網去年的調查,阿魯族平均每月收入為一萬五千六百五十一元,對荷包不無小補。擁有設計、資訊和文字類專長的,最容易接案。

但案主也有多元化的現象,除了企業,也有個人透過網路呼叫阿魯族。外包網站上出現像是代筆寫書、幫小孩寫作業、教扯鈴、過年大掃除、cosplay主持人、貢寮海洋音樂祭工作人員、幫扇子畫仕女圖、遛狗之類,五花八門的阿魯。

只是門檻低的工作,競爭性就高。「連高中生、甚至小學生都會上網接案,三四年前,一個網頁首頁報價在五千到一萬元間,現在九百元就有人做。」徐宏彰說,靠網路接案,已面臨削價競爭。

試試水溫、尋找轉業契機,是上班族接案的另一個主因。貓眼娜娜本來是彩妝造型師,她最早接案,是為大陸的電信公司寫經由手機下載的情色故事。「平常他們希望妳寫色一點,碰到掃黃,就叫妳修得瓊瑤一點,」這很適合她多變的風格,喜歡文學的她也發現靠寫作能賺錢。

「我現在是專職的文字工作者,造型師反而變成兼職。」復興美工畢業的貓眼娜娜還能為書設計封面、畫插畫,「我什麼都可以做,像阿信一樣。」接案是她邁向自由的跳板。

甦活創業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張庭庭說,接案其實就是創業,要有穩定案源,找客戶、做客服、擬定行銷策略,統統都要,「不要以為兼差就可逃避當老闆的事實」,想永續經營,阿魯族也得付出學習成本。

成為阿魯族,對體力和腦力都是莫大考驗。田居正提醒上班族先檢視自己的能力時間:「不要貿然投入,最高原則是:別傷害了你在正職工作上的信譽。」

【2006/08/14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