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方濟中學 高中部 歷史教師 徐淑貞 從什麼時候開始想當老師?
徐老師是四十(幾)年次的人。她笑說到,以前我們的老師和你們的老師不一樣。從小時候在玩扮家家酒的時候,就一定要當老師的角色,這時可能就是立志為師的開端吧。國小的時候,年紀小,反而看得真切。一個國小班級裡,這樣的小小世界中,老師與學生的關係,是上對下的,等於是家中的家長,至高無上的存在。至於老師與社會大眾的關係,在三十年前,老師這個職業在當時一般人的看法,是地位高、受尊重,是個神聖的行業。徐老師舉一個例子說明,可以明顯看得出來老師的「權威」所在:做父母的見到老師,必然會千拜託萬拜託說:「我孩子要是調皮,老師你盡量給他打、給它罵,沒有關係,不要客氣。」小孩被揍還感謝老師的教導。當老師在當時真的是一個很神氣的行業,雖是在這種情境下生長,但不就此討厭老師,這和她喜歡讀書、成績好,沒被揍過很有關係。在以前,成績好就會被選上班長,可以幫老師收作業、管秩序、記同學名字,成為老師喜歡的的小幫手,代理人,自然也就認同老師的權威,因此也就抱持著一個夢想,將來也要成為一名老師。

但徐老師聲明,她是因為愛教人而不是愛耍權威、愛揍人才嚮往當老師的:「我厭惡肢體暴力與語言暴力。」她說,教學近二十六年來,教過了國中、五專、高中這麼多的學生,但她從未對任何一名學生施以體罰,很大一部份與她的人格特質有關:「我一直都是個心軟的人。」,而在教室中對賞罰的拿捏,她相信是:「規過私室,揚善公堂」,私下規勸、公開讚揚是最好的準則,並絕對要考量到學生的自尊、面子和接受程度,因此她只處罰,不體罰。處罰的方式可因人、地、時的不同,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同時她強調:「受尊重的學生,將會學習到自重。」面對一群自重的學生,教師的班級管理將會事半功倍。

小時後的志願下得早,但後來經由種種機緣才正式走上教師一途。大學聯考選填志願的時候,遵照保守公務員父親的意思,認為女孩子當老師是個「極好」的出路,穩定且社會地位高,在她自己形容為「小心翼翼的乖乖牌心態」下,師大所有科系全填,其他學校「那些古古怪怪的系」(如考古、圖書館)就不填了,只填了英文國文和歷史,她現在想到當時沒進政大英文系,還開玩笑的說覺得有一絲後悔。問到為何對歷史情有獨鍾,徐老師認為,是被高中的歷史老師的想法所影響,沒想到就此影響一生。既然她本來就有當老師的意願,加上分數剛好,放榜分數四百多,由於命運的安排,徐老師也就順利地考上師大歷史系,一生的教師之路,就此展開。

大學上的除了專業科目,還有教育專業科目,名目也與現在差不多,經過時間的洗刷,徐老師笑說:對她來說,當時教科書上寫的那些內容,早已灰飛煙滅了。教學靠的是經驗的累積,一次一次的試驗,找出最好的方法,此外年年面對不同班級、不同問題、不同考題,吸收新知也是非常重要,新進老師欠缺經驗,除了倚靠書本之外,不恥下問,多多詢問資深教師,觀摩她們的教學,是好是壞自己衡量、吸收,才會慢慢進步。

師範教育,和其他學校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公費制度,也就是「讀師大,不要錢」,所謂的註冊,就是拿著單子去蓋章,除了買書錢要自己出,其他的學雜費由國家負擔,甚至新竹以北的非住校生,一個____還有五百元的食宿費可拿,這樣毫不增加家中負擔,父母也相當得意。剛畢業,二十二歲,進入住家附近的*梅國中實習,教的是歷史和英文(?),她解釋,現在看來有點可笑,當時由於是師大畢業,金字招牌,因此校長很放心地叫她去代英文課。當時的實習老師拿的錢和正牌老師一樣多,一個月一千九百塊,加上食物代金,有兩千出頭,算是不錯,她回憶到,當時工廠女工的領班一個月領的比這個還多一點,(不過公教人員年年都會調薪,過幾年就贏過領班),物價指數是牛肉麵一碗五元,牛肉湯麵一碗二元五角。實習後繼續在*梅國中教書,出身為公務員子弟,這樣一個穩定的行業是她最好的選擇,父母也很高興有一個教書的女兒。不過她本人也自嘲,因為太穩定了,所以也沒想到進修或改變環境。她鼓勵年輕人不要向她這樣保守,若有機會可以繼續學業。

二十六歲時相親結婚,婚後,由於先生工作地點關係,生活重心由桃園移至台北,由熟人的介紹進入南港的*華工專教授中國近代史,教課之外還當導師,徐老師說她一點企圖心都沒有,因此一向拒絕當行政人員,步步高昇,只顧著堅守崗位,努力教歷史、帶班級。二十七歲時長女出生,三十歲時長男出生。對於養小孩的辛勞,她說她已忘得差不多,不過很感謝同住的公公婆婆,在她上班時幫她帶小孩,不過她提到,當時若不是家裡還需要她的那一份薪水才夠用,她寧願選擇在家親自照顧小孩。

教書生涯中最大的危機!!!
剛好教到第十年的時候,聲帶長繭。徐老師認為這是教書匠無可避免的職業病,但會那麼早就降臨到她身上,使當時的她感到十分沮喪,深怕自己的教書生涯從此畫上句點。起初就是喉嚨沙啞,原先也以為,這只是如以前無數次的情形一般,不過是喉嚨使用過度的現象,趁星期假日休息一下就好了。但聲音低沉沙啞,聲帶發緊的情形,經過了一個多月,一直未見好轉,甚至早上剛起床的十數分鐘,竟完全發不出聲音來,此時她開始警惕。看過不少同事的前車之鑑,她明白這種嚴重的情形,不是用羅漢果就能解決的,於是看了醫生,得到的建議是開刀治療。她回憶到,雖然理智上知道這是一項成功率極高的手術,但情緒上還是十分驚惶,畢竟再安全,也是要半身麻醉、動刀子,這可不是件開玩笑的事兒。幸好手術成功,加上她遵照醫囑,嚴格禁言兩個禮拜,讓傷口得以靜靜復原。之後聲音恢復,開刀後一個月又兩個禮拜,得以重回工作崗位。
她反省為何自己會教書到喉嚨需要開刀,第一、是教書的內容所致,歷史科不如英文國文,可以讓學生練習,分擔老師喉嚨的勞累,而是需要教師一人細說從頭,從第一分鐘說到下課還沒說完,工作量相當大。第二是因為她是個性情中人,常常講的太高興了,不知不覺提高聲音,以致操勞過度。第三是當時(十五六年前),用麥克風的老師相當少,她說:「不過開刀以後,我就堅持上課一定使用麥克風。」成為他們學校的先驅人物,之後二三年,使用的人才慢慢變多。十五年後的現在,幾乎班班有擴音設備,徐老師建議新手老師:一定要用麥克風。用與不用,對喉嚨的傷害實在差太多。另外上課中上課後補充水分,不吃辛辣刺激食物,使用腹式發音而非用喉嚨喊,這些都是能夠保護喉嚨健康,延長教師生涯的方法。

離開*華工專
待在*華工專十五年,苦多於樂,第一、是當時學校制度未上軌道,教師薪水發的不甚合理,並未照其年資發給,徐老師回憶,從*華工專到*濟高中,底薪從三萬多跳到四萬多,對當時正牌師範畢業,年資將屆十五年的她,這樣的價碼才差不多一點。第二、教學上的無力感:教了近十五年的中國近代史,此種非專業科目,五專學生視之為無物,難以引起學生學習動機,學習成效不彰。第三、是上頭換人了,*華工專的董事長兼校長,大權在握(聘或不聘),將商場的一套搬進校園,並待老師如他自家員工,老師們從早到晚都寸步不離地賣老命,這樣他才高興,並十分不尊重人權,動輒破口大罵,例如她提到一次下午的課,學生浮躁不安,無心上課,徐老師也覺得上的差不多了,便提早一兩分下課,學生四處走動,正巧(不巧)校長巡堂,不分由說,便在門外抓起一男學生的領子,推他進教室,旁若無人地大聲咆叫:「你們老師是誰,你們老師是誰,我要把她解聘!解聘!」當時徐老師就站在講台上,情何以堪……,尷尬地站在上面,並覺得十分受屈辱,完全不受尊重。她自認為是乖乖牌,平日教學認真、關心學生;一次的小小過失(微小到不算是過失),竟搞到「師道尊嚴完全掃地」如此悲慘的後果,面對這種情形,她覺得這個地方還是別繼續待下去好了。就毅然決然,告別熟悉的環境與許多好朋友,另尋新職,經人介紹,進入在內湖的完全中學—*濟中學,教授高中部的歷史科(中國史及文化史)。

到了*濟中學,情況為之一(大)變,因為學校重視升學,歷史一科與國文英文一般,堂堂正正地在聯考佔著「一百分」,校長怎能不尊重,同學怎敢再忽視,真是托了聯考的福。另外,*濟中學是一所天主教教會學校,對學生管理嚴格,紀律森嚴,跟五專學生比起來好教多多,徐老師總算又能拾起教學熱誠,奮力地揮舞教鞭粉筆,誨人不倦,繼續又教了十年,直到現在。

她謙虛地說:「二十五年都待在同一個位置,看來好像沒有什麼生涯規劃。」但她也強調二十五年不算短的日子,若不是有興趣、有熱誠、有兩把刷子,怎麼能一直待得下去?於是我向她請教她的教學及班級經營的法寶。

徐老師的教學,她提到她最重視的就是細節,也就是課本上的每句話。但她並不是教學生一字不漏地背下來,(因為只有頭腦好的學生才有這種本事,*濟中學的學生絕大部分並非此類怪物)課本上充滿著支離破碎的事實,老師要做的事就是用「歷史故事」將枯燥的零碎事實串聯起來,使學生有學習興趣,加深學生印象,並願意吸收消化,當同學回憶起「故事」,就能在腦中生出一幅幅影像,就能聯想起一連串人物與事件。之後老師還要做的,就是幫學生仔細地做整理歸納與連結,具邏輯性地分條屢述(這是為了對付複選題)。有趣的「故事」與有效的「整理」並進,加上安排考試督促學生,詳細講解考題,「細教、細讀」,這就是徐老師的教學法。

徐老師不喜歡高壓經營一個紀律森嚴但死氣沉沉的班級,她喜歡「和學生一起生活」,長達二十五年的當導師帶班經驗,她對於班級經營,十分的有自信,侃侃而談,她的內容大致分為下列三點:
一、先讓學生接受「老師」這個「人」:作為一位老師若能放下身段,不採高姿態、成為學生的朋友,了解學生的需求、接受新資訊,不與他們的生活領域脫節,當更能獲得學生的認同,更有助於彼此的溝通。學生喜歡你,自然喜歡聽你的課,自然喜歡親近你、信任你、與你溝通,門已打開,交流就容易見效了。

二、善用同理心:在老師先表達接納和關心之後,學生才願意傾吐心聲和宣洩情緒,如此才能讓老師了解,才有辦法幫助學生。如果老師只是訓話加批評,不給學生表達機會,每次還誤解學生心思,則注定溝通必然失敗。作為一個老師,必定要多了解學生,而不是總是運用權威,強迫學生改變。

三、善用文字溝通:老師要透過眾多的管道,例如:週記、作文、聯絡簿、便條、信件等等,多寫一點,回應學生的內容。文字有它不可忽視的力量,靈活運用在師生之間,就可扮演溝通上的橋樑。

教學超過二十五年,徐老師有一點點引以為憾的是:未能教到頂尖的聰明學生。大半的時間在無學習興趣的五專學生,或很用功但資質普通的私立中學學生中度過,但她之後又說:「教非一流學生,反而讓我有一種使命感。為什麼呢?天資聰明的一流學生,自主性高,懂得自己唸書、思考、上進,老師是好是壞,OK,影響不大。那些非一流的普通學生,無論在功課上,品德上等各方面,都需要好老師的時時幫助與提攜,這時候老師的重要性就很大了。」能夠影響、改變年輕的生命,引導他們學習上進,也許這就是徐老師能教上二十五年,而不曾想要停歇,轉行的緣故吧。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