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許是人性,當覺得站在正義的一方時,往往把自己一切作為都神聖化,忘記了對別人的尊重。

倒扁行動準備了三十二座大型重低音喇叭,要讓總統府接受命運交響曲的震撼。包圍景福門的「禮義廉恥」布幅,倒扁總部也說是「景觀藝術」,指文化局不該阻擋。坦白說,這兩件事,很讓人失望。
為什麼要倒扁?因為他無視法紀恣意妄為,有虧職責有欠選民,已經失去了民眾的尊敬與信任。但是,在反對這樣一個人的同時,如果表現出同樣的霸道,如果沒能以更高的文明來說服社會,那憑什麼指責陳水扁呢?

不是要靜坐嗎?為什麼要弄三十二座大型喇叭來?在震撼總統府的同時,旁邊北一女的老師學生、台大醫院的病患,有什麼義務要接受音波攻擊?倒扁總部雖說會盡量不影響學生和病患,這麼顧及他人的話,那打一開始幹嘛搬重武器出來。再說到景福門,它既然是一級古蹟,依法就擁有一級古蹟應有的保護,既不能在上面敲敲打打,也不能張貼東西或被遮掩住。這是法律,法律!懂嗎?就是倒扁人士指責陳水扁不守法的那個「法」字。如果倒扁總部自認目的崇高,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布幅是「景觀藝術」,那又有什麼資格指控別人憑一己好惡扭曲法令?

要批判別人,自己得對自己有更高的文明期許。否則,怎麼能指出陳水扁的錯誤?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