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以前的事忘的差不多了,或許是因為不太想去看他,就是在這麼一個勉為其難的情況,我翻閱了以前的相簿,有幾件令我重新驚訝的事...

我和我的家人長的很像,不愧是我最親近的、有血緣關係的人們,雖然想法是這麼的不相近,但已經是這個星球上和我最相似的人,很令人高興且安慰。還有我弟的照片比我的多出了十倍,看到一大堆的,當中有著一個陽光般笑容的健康寶寶的可愛照片充斥著版面。另一件事是:原來我那麼早就這麼不喜歡照相啊!意識到鏡頭的存在,而感覺到不自在,稍具俯視的角度,顯示這是一個熱心的大人所拍攝,大中午拍的光線非常強,陳盈安(二歲),站在某一片草地上,穿著黃色的小洋裝,右手拿著奶瓶……似乎很不願意被拍攝似的,嘟著小嘴,瞪著鏡頭……,再翻閱了其他寥寥無幾的獨照、合照,我已經不確定我是一個不喜歡在鏡頭前做出甜美微笑的小孩,還是一個不快樂的小孩了。想到的唯一好處,是我不至於神經質地裝做強顏歡笑,這是以後的事了,因為似乎我那時就很確定,反正以後我再也不會去看這些拍過了的照片了,一直這麼認為著。

可以探討的點如下:
1.一開始的三句的存在:為什麼不能有效地切入主題,在這個重要的報告一開頭,就這麼半推半就地……,(前面的刪節號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不能說:「翻閱了塵封已久的相簿,往事回到心頭。」(好似歌詞。)簡單的來說:因為這篇文章的作者在意識到,意識到有人正在看著這篇文章,而感到非常地焦慮呢。他的心情又猶如回到了那個不情願的當時「站在某一片草地上,穿著黃色的小洋裝,右手拿著奶瓶……」,如果這一種迂迴的敘事方式,能讓他的滿心不情願減輕這麼一點的話,所以請原諒作者的的無力,將這篇報告書寫成「有趣的故事」形式以饕讀者,並請容忍其中濫用的刪節號以及括弧中的文字。在此敬謝。
2.因為最近出外求學的緣故,以及隨著時間的過去,與家人關係變得和緩,因此看到照片中的家人變得常常感觸良多。
3.因為小我四歲的弟弟因為一直是個陽光男孩而受寵著
4.不但當時不想拍連現在也不想看哩,拍的時候意識到他人的注視而不自在,看的時候
5.我不喜歡去看相簿我也非常不喜歡去回憶過去,在那一堂冥想起先很進入狀況進入了「小木屋」之後,看到兩個人,一隻兔子在裡面圍爐,其中一人端著熱騰騰的一碗公食物,招手要我進去吃,突然心中覺得非常溫馨及安慰,反正回想起來的又沒好事,還不如和朋友一同吃喝玩耍……,兩個人是我正在進行的故事中的人物,兔子是一種看似無害的生物,我無法解釋,之後看著他們快樂地猛吃著運作著,我又一次在堅強的防衛機轉下選擇了繼續遺忘,而且也十分了解這為什麼會這樣子--回想起來的又沒好事,真的,好事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舉例來說:



給我建議的人結果我恨他有一位老師很不喜歡我這種迂迴無法直說的敘事模式在話語中無意識地重複出現一直幫我指出來,並認為是我缺乏自信能量無法出去的象徵,但原因是我尊敬他即使他說的我一點都聽部下去了被人一說就會有很悲慘的感覺我忘了這是一位我根本不甩無聊斃了這是我的抗拒他到底要我改的是什麼改變語言模式刻意造成自我暗示的效果可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嗎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