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窺看日本
作者:妹尾河童(Senoo Kappa)
出版社:遠流出版
譯者:陶振孝
定價:220元

因為看慣了,就會看漏了。只要靠得近,一定看得到。至今為止無人觸及的日本,在《窺看日本》中立體鮮明地浮現了。

視點獨特的舞台美術設計家妹尾河童,從北到南跑透透,監獄、皇居,刺青、祭典,東方快車和機器導盲犬,全部以超細密插圖配上詳盡報導,呈現在《窺看日本》一書之中。

繁體中文版特別附錄河童專訪,以及日文版親筆手寫頁面,完整呈現河童驚人的創作過程。

河童自述《窺看日本》:「雖然告誡自己好奇要有個程度,但隨著興趣走訪各地,結果就變成這樣了。這邊一點那邊一塊的,毫無脈絡,自己看了也傻眼。可真要強找出關連的話,我想就是『日本』二字了。標題名為《窺看日本》真是不好意思,決沒有字面上那麼偉大。雖然只是非常小的一部份,但希望各位讀了之後,仍會覺得『這麼一窺看,還真瞧得出是日本呢』。」

河童新書簽書會

妹尾河童《窺看日本》座談簽書會
時間◎ 2006.10.4 (週三) 晚上7.30~9.00
地點◎ 誠品信義旗艦店三樓 Forum (台北市松高路11號3樓)

《窺看日本》新書簽名會
時間◎ 2006.10.6(週五) 下午3.00~4.00
地點◎ 紀伊國屋書店微風店(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39號5樓)

《窺看日本》新書簽名會
時間◎ 2006.10.5(週四)下午2.30-3.30
地點◎ 金石堂書店大安店(台北市建國南路二段201號2樓)

內容嚴選:河童眼中的視障者長谷川清的身邊

錄音室一角發出啄木鳥般的咯咯聲響,原來是長谷川清在膝蓋上敲著東西。我馬上過去瞧個仔細:「你在幹嘛?」「打點字啊。我現在一邊聽歌,一邊把歌詞打成點字。噯,你這樣盯著瞧,我會打不好啦。什麼?要我教你?果然不愧是河童,對啥都好奇!」點字是聽過,但到底是怎麼組成的卻毫無概念,更何況沒看過人家打點字呀。阿清打得很快,若是一般說話的速度,他大概都能用點字記錄下來。

我終於忍不住,把點字器拿來研究一番。一套點字器分為三部份:細長的尖頭鐵棒——點字筆,打著四方格洞的板尺,以及上有許多六個成組凹洞的字板。「光靠這六個點就能代表所有的字嗎?」「是的。不論數字或外語,全都靠這六個點來表示。設計得很好喔。」「點字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根據記載,是一八二九年一個叫路易.布黑伊(Louis Braille)的法國青年想出來的。嗯,他也是盲人。所以是一百五十年前就有啦。現在全世界都採用這種六點式點字。日本是明治二十三年(一八九○)由東京啟明學校的老師石川倉次編譯成五十音,也就是剛才我打的點字。其實點字是根據一套很嚴謹的系統創造出來的,只要搞懂它的邏輯,誰都能打喔。有點像密碼,你覺得很好玩吧?」

由於我顯露出高度興趣,他後來送我一套點字器和《點字入門》。一收到禮物我趕緊動手,笨拙地打了幾個字。設計實在巧妙,讓人佩服。我也想教朋友,於是用較大的字體把字母表重畫出來。

阿清滑動食指讀起點字,我也學他閉眼摸,只感覺指尖沙沙滑過小凸點。要在三乘六平方公釐的小空間裡以手指辨認出各種由點組成的符號,根本不可能!
阿清說:「那是河童你不行啦。我失明很久了,出於切身需要,是從小練來的……現在食指指尖敏銳得像眼睛一樣,但拇指就摸不出來啦。」聽他這麼說,我才放棄讀點字的狂妄想法,光會打就行。否則一張表拿著不離手,也實在夠怪的了。

荷蘭十盾紙幣的左下角並排著三個直徑五毫米的圓點。摸著很明顯有凹凸感。連我也摸得出來,可見加工十分精細準確。我向阿清提到這件事,他馬上說「給我看給我看!」於是把走過的二十三個國家的紙幣全拿出來,請他都摸摸看,加以比較。「荷蘭的紙幣真讓人感動啊,印得實在棒!這是英國的嗎?印刷油墨凸起很明顯,一摸就明白哩。這也是為了視障者而設計的吧?即使原本沒有這打算,但能讓我們能清楚摸出來,也就很令人感激了。咦?這張怎麼整個兒平平的?」

我請阿清把紙幣分為三組。能以指尖清楚判別的是荷、英、美、比利時、捷克的紙幣。荷蘭特別好。還可以的是希臘、匈牙利、西班牙。根本不覺得為視障者考量的是義、瑞、法、埃及、西德、東德、丹麥、瑞典、挪威、奧地利、愛爾蘭、蘇聯、葡萄牙、墨西哥、韓國。令人意外的是,據說視障者人數不少的北歐各國紙幣居然沒有特殊設計。

那日本又如何呢?我從錢包裡拿出一萬圓和一千圓紙鈔,再請阿清摸摸看。「啊,果然,我們日本的紙幣完全沒為盲人下什麼工夫呢。只能靠鈔票的紙質和大小去判斷。」如果今後日本要設計發行新紙幣,請一定要邀集視障者與工作人員參加,至少要造出像荷蘭那程度的紙幣來啊。據說日本的紙鈔印製水準最高超……要是這樣的話,那能否請相關單位不僅在防偽技術下工夫,而進一步將關照視障者的考量也加進去呢?一方面,普通人不能印製紙鈔,況且這正是政府該作的事情呀。

【2006/09/20 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