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的紐約時尚周,設計師Marc Jacobs的07春夏大秀又再度獲得滿堂彩,好友蘇菲雅科波拉、戴咪摩兒等大明星齊來站台,時尚媒體的好評報導不斷,經銷商也熱情下單。身為一個設計 師,沒有比這樣更值得驕傲的時刻了。

此時,站在人生高峰的Jacobs看來神清氣爽,但七年前,他卻曾因為在時尚界迷失,吸毒、酗酒樣樣來,幾乎毀掉了自己。

1999年,Marc Jacobs的好友兼長期合夥人Robert Duffy飛往巴黎,面見時尚圈最有權勢的人──時尚集團LVMH的執行長Bernard Arnault。Duffy尷尬的向Arnault解釋,Jacobs的酗酒用藥問題非常嚴重,糟到會影響LV及MarcJacobs未來的設計。

Arnault於是明快地決定,將Jacobs送到亞利桑納州的勒戒中心。當Duffy回到 Jacobs紐約辦公室「押人」時,這位設計師又踢又吼,強力抵抗並大聲叫囂說:「難道不能等到這系列的設計結束嗎?下一季再去如何?」

好友幫忙下 戒酒戒毒成功

在這之前,Jacobs早因長期用藥及酗酒,有了情緒管理問題。「紐約」雜誌講到,這位天才設計師夜夜用古柯鹼及海洛英,他爆肥不願見人、在飛機上狂吐,隨意開革員工,讓全公司的人都恨得牙癢癢。Jacobs也承認:「我曾以進度趕不及為由,要求員工放棄休假,周六來我家開會,然後我卻連現個身都懶。」

最後Marc Jacobs在一幫關心他的好友像是名模娜歐蜜、美國版VOGUE總編Anna Wintour的協助下,終於戒酒、戒毒並重登高峰。

講到不堪回首的歲月,Jacobs說,因為太過於挑剔自己,好強、愛比較,甚至當時與Gucci 擔任設計總監的Tom Ford有同儕競爭壓力,於是用藥或酒來麻醉自己,「彷彿這樣,我就會長高點、有趣點、酷一點」,終於壓垮了自己,現在他懂得順其自然,讓事情帶著自己去 體驗,而不是隨時都得緊張兮兮。

Jacobs的不安全感其來有自,生於紐約的他7歲喪父,有如拖油瓶的跟隨母親改嫁3次,每嫁一次搬一次家,小小的Jacobs從紐澤西、長島到布朗區都住過。到了青少年時代,他覺得受夠了,搬到祖母家同住,終於獲得支持與溫暖,而祖母欣賞美的事物,更是影響他的設計至深。

後來Marc Jacobs到知名的Parson設計學校就讀,表現優異,在校期間就屢獲設計獎,1986年與Robert Duffy創立個人品牌,還獲得美國設計師工會的Perry Ellis新銳設計大獎,甚至被邀為Perry Ellis擔任女裝設計,而名模娜歐蜜等人更常免費為當時小牌的Marc Jacobs服裝走秀。

看似前程似錦的同時,卻反倒是一連串惡運的開始。先是Marc Jacobs自己的品牌出現延遲交貨、失竊及火災等災難般的事件,而後又因為設計太過大膽前衛,被Perry Ellis開除,可說是衰神上身。

正當窮途末路時,好運反倒降臨了。LVMH集團尋找新銳設計師為老牌子LV新生,看中了Marc Jacobs。不過當時的Bernard Arnault的想法是,只要設計師,不想要不賺錢的品牌MarcJacobs,但在Jacobs堅持「要就全部接收」下,愛才的Arnault於是將 Marc Jacobs服裝也納入LVMH集團。而Marc Jacobs也不負重望,順利扛起LV的業績,讓當時才剛登場的服裝系列,做得有聲有色。

忠於自己 從不隱瞞同志身分

Marc Jacobs從不隱瞞他的男同志身分,最近更接受知名同志雜誌「PRIDE」的採訪,由於受訪前一天他才與男友分手,難掩落寞的他少見地暢談自己愛情觀與性啟蒙。

Jacobs說,9歲時參加一個營隊,無意間撞見一名男性指導員在洗澡,讓他小鹿亂撞,心想對方「真是性感」,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同志,11歲搬到祖母家後,需要搭公車到當時有非常多gay的紐約上西城上課,周遭隨時有許多年輕帥氣的男同志,讓他更 清楚知道自己和他們是一樣的。

不過,當時Marc Jacobs心裡十分掙扎,「我不怕自己是gay,但對成為小眾而有點擔心。」他說,自己也曾以從沒有與男生發生關係來否定自己同志身分,不過在一次外宿朋友家中的初體驗後,就認同了;而他雖然從未和家人出櫃,不過卻也未掩飾自己就是同志。

在愛情方面,現年已經42歲的Marc Jacobs坦言,已經過了愛得濃烈的年齡,相處上的配合才是關鍵。他舉例說,自己習慣晚上11點半就要上床,但前男友Jason Preston才25歲,晚上還會想去夜店找些樂子,因為清楚知道「愛就要接受對方的全部」,才選擇忍痛放手。

若能給一些為身分認同困擾的同志一些建議,Jacobs說,「忠於自己」似乎有點老套,但是做真實的自己,至少能讓自己晚上好睡點,「有時人們會對我說『你真酷』,但我不是的,我認識那些被稱為酷的人,也是一點都不酷,他們只是誠實做自己罷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