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決定
拖延的策略
期望「它」
在我一天天偷偷的祈禱下
自動的消失
每一次都是做了以後
才知道...
但這也顯示出了
我的另一面

保證
誰能保證
最近才終於承認
自己是完美主義者
每次一有人這樣講
我真不知道它們幹麼要這麼講
喜歡看我的反擊姿態
增加一點刺激嗎
為無聊的生活
又增加一點陳腔濫調
有什麼意義

我說的就是對的
I Make It Right.
與不喜歡的
不完美的自己的一面共存的概念
一直沒有辦法建立起來
在和張老師的電話中
中一直很情緒化地說
我要一個解決

一刀兩斷
腦子裡就一直出現一個影像
我看到(第一人稱)
右手拿刀
把左手砍斷丟下斷
手就看著那個絕塵而去了
我切斷的是與我自己的一種關係
之後將會失控
不然就是絕望地躺在那裡
如果
就為了切下去的那個爽
我不是會失控地那樣跑下去
或是奄奄一息地躺在那
兩種選擇

切除一個習慣的時候
跟人絕交的時候
我會怨恨
書寫自己的事
而且要給別人看
讓我有最後一片人間淨土
又被怎麼了的感覺
你看到了
必定應了你的詮釋
好了
還要打分數天啊
大家都乖乖地寫嗎
告訴我

我在意的
抗拒的
不是書寫或自省的這一部分
而是我虛構的讀者
你順從的做法
我看到有人已經在做自己的編年表了
暫我的可能不是這樣子

火線追緝令兇手的筆記
還要用電腦打很後設呢
紀錄成心情筆記
結集出版賺這個錢
文字的本身
文字背後的意義
寫這個文字時的想法
像筆誤
或是
記憶的本質
夢的電影
費里尼
抑或是
輔導原理與實務課本的
孰高孰低
祇適合味而已

張老師的技巧
有我一點不爽的部分
就是:「教科書」
你學到了什麼?
都會有奇怪的感覺
他難道不知道他在教什麼嗎
還問我我感覺到的
又何其他人不一樣時
師居然叫我退回去重寫兩次
都是這樣
看一些隻字片語
或是一個光明結局
又代表啦
什麼那麼就來個光明結局吧
男女主角結婚吧

後設很對味
知道後設以後的一次實驗品
雖然很久以前
就在用了語言
作為溝通的工具
產生必然會有誤讀在裡面
所以我要做的
到底是要自我辯解
還是不要書寫

記憶的部分
必然有斷裂模糊˙錯置
那麼我寫的
是什麼潛意識
文學類別中有意識流一派
以還要加評論
寫的時候
就會慢慢的出去
如果自我治療失敗
有沒有保險呢
因此不知道

我說過了
沒最討厭半調子的傢伙
失敗了還不負責任
只是今天施行與責任
都是我一個人扛
非常的不公平
我覺得

倒楣的一天
童年的回憶
我發現有人
看著我十年後
發現這是真的
再十年要寫出來
真是緣份

屆滿十年值得慶祝的時刻...黑體字

˙˙˙˙˙˙˙˙˙˙˙˙˙˙˙˙˙˙˙˙˙˙˙˙˙˙˙˙˙˙˙˙˙˙˙˙˙˙˙˙˙˙˙
被機關槍打到
書寫想法
和想法本身的不同

書寫在我手上
必然的成為一種展示
也是我最習慣的書寫方式
喃喃自語
才怪
因為有書寫的對象
對象如影隨形
隨侍在側

別高興
這是要寫給你看的。

註:1999年的舊文,被學校壓榨的很慘,當時寫的抒發文章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