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台灣的計程車上,經常有快要死掉的感覺。」這是在台灣生活了二年十個月的台灣可果美總經理小林寬久每次搭計程車時所發出的吶喊,他認為台灣運將都具備法國電影《TAXI》(台譯:衝鋒陷陣)中橫衝直撞的本事。

計程車的確是認識台灣最好的媒介,剛到台灣時,小林寬久從住處到五股工業區幾乎天天搭計程車,他和朋友們暱稱台灣計程車是「芒果」,因為黃色計程車有如芒果般,在街頭跑來跑去。他發現台灣運將各個頭腦像雷達,只要說明地址,運將無論如何都能載到正確門牌前,佩服之一;此外,他還觀察到台灣運將「超愛聊天的」,每次一發現他是日本人,就以為日本人一定喜歡演歌,千方百計找出演歌錄音帶播放,也不管他聽不聽得懂,拚命找話和他聊天,佩服之二。

台灣人透過許多偶像劇或綜藝節目而了解日本,往往造成在台灣生活的日本人的困擾。舉例而言,在台灣,因為日本AV盜版十分普遍,小林先生常被台灣朋友以嘲弄的口吻詢問:「日本人的行為就跟AV片一樣,是個很色的民族吧?」可是在他看來,日本人拍的A片在台灣很受歡迎,而且很多色情區都有許多AV專賣店,這樣說來,台灣和日本,到底哪一個比較色呢?

又例如,每次和台灣朋友到日式居酒屋,氣氛漸漸熱絡時,台灣朋友一定會要求他「小林先生,做那個吧!」那個!哪個?台灣朋友指指領帶和筷子,說:「用那個啊!」當他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時,總會讓台灣朋友非常失望。然而,他身為一個被派遣到台灣的日本人,很重要的任務便是要迎合台灣人的要求,於是非常努力去理解「那個」的意思,原來是台灣朋友看多了綜藝節目,以為日本人在酒後一定會把領帶綁在頭上,把兩根筷子放進鼻孔,下端放在下唇部,雖然他拚命向朋友解釋:「現代的日本人,已經不會再做這個動作了。」但是,沒有人相信他。

這些經由日本影片所產生的印象,且因印象不斷擴大所產生的誤解,的確讓被派駐到台灣的日本人遭遇不少困擾。

日本漫畫家弘兼憲史創造的漫畫人物「課長島耕作」,被派駐外地時總有浪漫情事發生,讓人好不羨慕,可是對於被外派的人來說,要到異地生活首先要突破許多心理障礙。小林寬久剛來台灣時,對台灣的「味道」不敢領教,他受不了空氣中飄浮著臭豆腐和八角的味道,不過喜歡料理的他還是透過食物認識了台灣,也愛上了台灣。

曾經因為喜歡滑雪而在滑雪場的餐廳打工的他,一手義大利料理折服不少台灣及日本朋友的胃,對台灣食物的評語是「普遍加太多東西」,譬如前陣子他擔任一項pasta創意料理賽的評審,發覺台灣年輕人創意十足,但美味有限,而且喜歡「亂搭」,讓他無法消受。

因為擔任主管工作,他也觀察了台灣年輕人與日本年輕人的工作態度,普遍來說,他認為一個工作最好待個三年以上,才能吸收到企業文化,但台灣年輕人太喜歡換工作,反而無法從中學習;可果美公司在日本是大型商社,除了商業利益,公司還成立可果美劇團到日本各地宣導「食育」,希望教育孩子們從小注重食物方面的營養與健康,這種實在與認真的企業精神,就是他待了二十一年深深體會而得的,如果常換工作,只摘下表面的部分,而無法領受並包容企業歷史與文化的傳承,自然吸收不到真正內涵。

即將回到日本總公司,小林寬久說,他最懷念的台灣,不止餃子與牛肉麵,還有那輕鬆、自在且充滿人情味的美好時光。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