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夫人宋美齡留給後人最大的遺憾是她生前沒有寫本回憶錄,以她一生的顯赫、伴隨蔣介石總統之久,以及與世界風雲人物的交往,她的回憶錄必大有看頭。蔣夫人自己不願動筆或口述,中外人士想為她立傳的大有人在。中文方面,美國會圖書館前中文部主任王冀和蔣夫人為通家之好,在夫人隱居紐約期間,不時以晚輩身分噓寒問暖,一直有意寫蔣夫人傳,惜迄今未能成書,反被林博文的「跨世紀第一夫人宋美齡」著了先鞭。

先前宋氏二書 錯誤詆毀多
至於英文的蔣夫人傳,上世紀四○年代有美國作家項美麗寫的《宋氏三姊妹(The SoongSisters)》,但此書並非以蔣夫人為唯一主角,許多內幕係道聽途說,絕非嚴謹之作,隔了四十多年後(1985),另一美國作家西格瑞夫寫有《宋氏王朝(The Soong Dynasty)》一書,對蔣夫人和宋氏家族極盡詆毀之能事,夫人甚為氣憤,一度要興訟,控告作者,但後來不了了之。不幸的是,《宋氏王朝》在美成為暢銷書,自是對蔣夫人的形象不利。所幸在她去世三年後,終於有一本完整的蔣夫人傳問世,這本五百五十七頁的《蔣夫人傳(MadameChiang Kai-shek)》已經在美國各大書店出售,紅色的封面加上蔣夫人的玉照,極為醒目。

李著認真 但非蓋棺之作

《蔣夫人傳》的作者是蘿拉李(Laura Tyson Li),原為英國《金融時報》與香港《南華早報》的記者,似乎記者寫蔣氏伉儷的傳已蔚為風氣,前數年《南華早報》的另一位記者樊畢(John Fenby)寫了本《蔣介石傳》,只是著名史學家史景遷對蔣傳評價不高,甚至說幾近野史。更早的時候(1976)英國記者柯洛契爾(Brain Crozier),與前香港《大公報》記者周榆瑞合寫了一本《丟掉中國的人》,是蔣介石逝世後,最早的一本在英語世界的蔣傳,但這些蔣傳都非西方人所說的 definitive biography(蓋棺論定的權威傳記)。

《蔣夫人傳》能否稱得上definitive biography,尚未見有學者專家的書評。筆者初步翻閱蔣夫人傳所得印象是:如先前所說,這是一本完整的傳記,雖不盡令人滿意,但可以接受。至少它是一本認真之作,而非像西格瑞夫那樣的信口開河或捕風捉影。作者訪問了不少接近蔣夫人的中外人士,如恆安石、丁大衛、高立夫(以上三人均為美國駐台資深外交官,常有機會親炙蔣夫人)、錢復、夏功權、衣復恩和蔣家晚輩等,也參考了甚多的中美關係文獻,比《宋氏王朝》和《宋氏三姊妹》嚴謹多了。

皮膚病加躁鬱症 用藥上癮

蘿拉所寫蔣夫人傳,是否為definitive biography,她自己已有答案,譬如她無法取得蔣夫人歷年在美國治病的病歷。此一缺憾已否定她的傳記為definitive之作,據作者稱,蔣夫人一生為皮膚敏感症和bipolar disorder(躁鬱症)所苦,後者較前者更為嚴重,經常得服用具有催眠和穩定情緒的藥物chloralhydrate,而此藥物會上癮,故早在 1943年蘇聯就有報告說,蔣夫人是毒品的使用者(a narcoticsaddict)。

對於蔣宋的結合,作者採用中國的普遍看法,認為這是樁「政治婚姻」,愛情其次,而宋美齡的名聲和權力,也都是靠蔣介石而來,沒有蔣,就不會有宋。

哀哉竟成中國問題一部分

作者對蔣夫人最大的批評是儘管她飽受美國教育,在西方的自由民主環境長大,可是對蔣法西斯、獨裁的治國方式竟未發生好的影響,而後來也變得「思想僵化」(rigid in thinking),成為一把「一度空間的戰斧」(one-dimensional battle ax)。「蔣夫人開始是中國病態的解決之道,而她最終悲哀的成為問題不可分的一部分。」所以蘿拉李的結論:「蔣夫人為一有深度缺陷的女主角」(She is a deeply flawed heroine)。

歷史會怎麼看待蔣夫人?作者認為歷史不會對她怎麼仁慈,並引述邱吉爾的話說:「歷史會對我仁慈,因為我有意自己寫歷史」,而蔣夫人拒絕寫自己的故事,那麼她未來的地位,只好聽由歷史擺佈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