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古早,紀伊國(和歌山縣)牟婁郡真砂(往昔是熊野參拜者的宿驛)有位富豪,名庄司。膝下有個獨生女清姬。另有個住在奧州白河(福島縣白河市)的年輕僧侶安珍,每年前往熊野時,途中總是在庄司家過夜。

安珍是個美男子。不知何時開始,清姬竟暗戀上安珍。每年翹首盼望安珍到來。某天,父親庄司喝酒時,開玩笑向清姬說:

「妳知道每年來自奧州那僧侶吧?我跟他說好了,將來讓你們成為夫妻。」

不知女兒心的父親只是逗弄女兒而已,但心中已燃起戀情火種的女兒,卻信以為真,欣喜萬分。

這一年,安珍又來了。清姬躲在隱蔽處觀看安珍,發覺他俊美依舊,更增添幾分男子氣概。當天晚上,清姬按耐不住懷春之情,悄悄潛入安珍房間,單刀直入問:

「一樹之蔭一河之流,皆為前世因緣所促成之果。你什麼時候與我結縭?」

安珍大吃一驚,他根本沒想過這問題,今晚甚至第一次見到清姬,於是只能向清姬說:「我為了達成夙願,每年到熊野參拜,等我參拜完,必定再回這裡。」

翌朝,安珍準備動身時,清姬再度囑咐,參拜完一定要回來。安珍也答應二三天後必定回來。然而,約定的日期到了,安珍卻沒回來。清姬坐立不安,乾脆跑到外面問旅人,有無看到如此這般的僧侶?旅人回說,那僧侶已路經真砂,往前走了。清姬不相信,又問了好幾個旅人,答案都一樣。

發狂般的清姬立即動身追趕,終於追上安珍。不料安珍竟說:「妳是否認錯人了?」

清姬的憤怒再次爆發,形似女鬼。安珍見狀,轉身拔腿飛奔。來到日高川,搭船到對岸的日高寺。當時日高寺有僧兵,眾僧兵原本不相信安珍說的話,女子怎麼可能單獨一人在外面跑?而且目的是追趕男子。但禁不住安珍懇求,湊巧那時正在補修鐘樓,卸下吊鐘擱在地上,眾僧兵便將安珍藏在吊鐘內。

另一方,清姬追到日高川,只見河面沒小船,水流又迅急。她在河邊來來去去,想找河流緩慢之處,卻怎麼找也找不到。急火攻心之下,終於化為大蛇,順利地游過日高川。

清姬大蛇邊噴吐火焰邊爬上石階,尋遍寺內裡裡外外,最後爬上吊鐘,咬著吊鐘頂端龍頭,蛇身捲了七層,將吊鐘燒得火紅,也燒死躲在吊鐘內的安珍。清姬大蛇則流著血淚,昂首沉入附近海灣,自盡而死。





過了幾天,日高寺住持做了個怪夢。夢中出現兩尾纏在一起的蛇,其中一尾向住持說:

「我是在吊鐘內被活活燒死的安珍,因碰到惡女,而在地獄與惡女結為夫妻,無法成佛。請住持幫我們超渡。」

住持真的為他們舉辦了盛大法事,誦經超渡安珍、清姬蛇夫妻。

四百多年後,日高寺寺名曾一度變成「鐘卷寺」,最後改稱道成寺。這四百年間,寺院也曾幾次想鑄造新吊鐘,卻都無法如願。正平十四年(一三五九),新吊鐘總算完成了。這天,傍晚開始舉行吊鐘佛事,附近的男信徒都聚集過來。

這時,有個白拍子(平安時代末期出現的男裝歌舞女藝人,十四世紀衰退)想進入寺內。當時道成寺是女人止步的寺院,當然不能讓白拍子進來。但白拍子說:

「我是紀伊國某鄉村的白拍子,想為吊鐘獻舞。」

因白拍子苦苦哀求,寺僧終於讓她進來。她頭戴烏帽,身穿白水干(狩衣的一種,平安末期為無官位官人制服,一般大眾禮服),在吊鐘前開始起舞。

白拍子舞得太熱衷,直至信徒歸去,寺僧打起瞌睡的半夜時分,仍在舞。待眾寺僧都入睡後,白拍子突然停止舞蹈,奔向吊鐘,大叫:

「我恨這吊鐘!我恨這吊鐘!」

她拉下吊鐘,鑽進吊鐘內。最年長的住持向大家說明,道成寺正是因為清姬大蛇那事,才禁止女人入境。沒想到四百多年後,清姬的遺恨還未消。

於是眾寺僧在半夜進行大誦經。在誦經達高潮時,吊鐘緩緩升起,裡面出現一尾噴吐火焰的大蛇。但因誦經法力阻止,大蛇沒法燒毀吊鐘,反而全身著火,滾落石階,一路滾進日高川。


*****


「道成寺緣起」繪卷是道成寺寺寶,也是國寶,總計二卷(四十公尺)。據說是應永三十四年(一四二七)完成。這繪卷原文中的主角,並非清姬與安珍,只寫著「僧」、「女」。《今昔物語集》卷十四第三話故事中,也是「僧」、「女」而已。能樂「道成寺」中的僧侶和女人、白拍子當然也沒有固定名字,是江戶時代編成淨琉璃、歌舞伎劇時,才為主角取名為安珍、清姬。

又,道成寺在寬永十一年(一六三四)一度成為廢寺,直至寬保二年(一七四一)淨琉璃化以後,才死灰復燃,香火旺盛起來。而淨琉璃化之前,則由住持說給香客聽,或讓行腳僧四處說書,逐漸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