鸨羽舞衣 子兽:迦具土:
火神迦具土一般以火龙的形象出现,是伊邪那歧与妹妹伊邪那美结合的产物,也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孩子。根据《古事记》的记载,这两位是日本人民祖先的神明。他二人本是兄妹,却担负着产神的使命,不得不在下界做着○○××的事情,以此来繁衍更多的神明。而在产下火神迦具土时,伊邪那美的阴部被严重烧伤,没过多久就病重身亡。

“我亲爱的妻子呵!竟因为一个儿子的缘故,就丧失了你吗?”伊邪那歧遭遇丧妻之痛,迁怒于迦具土,“虽然你是我的孩子,也不可饶恕啊!” ,于是拔出十握剑(即十握长的剑,四指宽为一握),斩杀了烧伤伊邪那美阴部的迦具土神。迦具土的鲜血化为石拆神到暗御津羽神等八神,而尸体化为正鹿山津见神到户山津见神等八神。

迦具土与舞衣的共通点为:丧母。母亲伊邪那美因迦具土的“火”而死。而舞衣的母亲也在儿时为救巧海而死,内疚的舞衣从此担下了如母亲般照顾弟弟的重任。

玖我夏树 子兽:迪兰
迪兰的命名,采用了在英格兰和凯尔特地区流传的『凯尔特神话』。亚里安女神在处女状态下生出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迪兰,他成为了波浪的孩子,被称作海神,另一个孩子雷成为放光和使用弓箭的高手。

其他的HiME的武器都以历史久远的冷兵器居多,不过,夏树和爱丽莎的武器比较现代,分别是双枪和人造卫星,这是因为剧中有个『人造HiME』的设定。夏树妈妈是『人造HiME』的研究第一人(爱丽莎·西亚斯就是她的人造HiME研究完成品),作为半成品的夏树为了挣脱命运的枷锁而策划逃跑,把逃亡地选择了西亚斯财团,并把自身具有『人造HiME』的经验技术做为请求保护的条件。可是结果却造成了西亚斯财团也被『一番地』暗杀的困境。

美袋命 子兽:巳六
『巳六』表示地支12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第6号的支『巳(蛇)』。根据阴阳道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木·火·土·金·水」,套用到12支中的话『巳』表示「水之阴」.

『巳六』与同样的都是由『巳六』中得到的剑都是把精神上的力量具体化,「水之阴」的人,性格本应很老实,不过,命却正相反,也许正是由于『黑曜之君』的缚咒造成的。

藤乃静留 子兽:清姬
出自于《今昔物语》中的《安珍·清姬物语》:一老一少两位苦行僧到熊野修行,一家提供他们借宿的女主人疯狂的爱上了年轻的僧人——安珍,在那晚,她们成为了一夜夫妻……安珍在许下“修行后,我会回来的”的诺言后,丢下清姬而去,从此一去不回……

思念“夫君”的清姬历经艰难找到了安珍,而安珍见到她却撒腿就跑,逃到一条大河前,安珍抢到了最后一只船离开,此时的清姬,化身为一条八尺大蛇,循水路追着安珍上岸。安珍见无处可躲,就将自己藏在道成寺的一口大钟里。大钟坚硬无比,清姬只能用自己蛇的身体缠绕在大钟周围,最后她无计可施,她怨恨这个背弃诺言的男人,便连人带钟一起自焚而亡,与心爱的安珍同归于尽。

风华学院有一位年轻的御姐,一直深深的爱慕着另一位御姐。终于有一次有机会抱得美人回家……美人醒来,依稀记得先前发生的事,又惊又恐……却无法逃避……

“御姐啊!其实我也爱你啊!”饱含着美人的泪水与火焰,两位御姐双宿双栖……消失在无尽的苍穹之下…… (汗……)

杉浦碧 子兽:愕天王
“愕”有因为惊讶而不知所措的意思,直译就是惊天天王之类的意思。(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

要说两者相似之处,可能只有“「愕天王,呐喊~~~!」,小碧跳上愕天王举起战斧时,敌人的末日也就来了。”(关于这个实在是缺少资料)

尾久崎晶 子兽:源内
“源内”这个名字是引自“平贺源内”,日本的西洋学学者平贺源内(1728——1779)也是植物学家,江户的戏作者。由于他身分卑微,始终不能走上所谓的高雅艺术之路,从而转向通俗、非正统的“戏作发展”,并取得了很高的造诣。
乘坐源内(蛙)的忍者叫“儿雷也”,出自日本故事《儿雷也豪杰物语》。“儿雷也”在日本是个能使用妖术的义贼,最早先应该是参考了中国小说里的盗贼每次偷盗之后,都会留下“我来也”这一犯罪声明,这个词流入日本后就变成“自来也”(在日本汉字里面“自来也”也可以写作“儿雷也”)。

女扮男装的忍者,忍者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还没有到16岁的女忍者要当男孩培养,以前还流传着将身体虚弱的男子当女子养的风俗。(谁让晶是忍者呢……)参考一下火影吧

结城奈绪 子兽:茱丽亚
蜘蛛靠张结的网诱捕猎物,当有昆虫误入网中,就很难再有机会逃出升天。蜘蛛种类很多,越是美艳的蜘蛛毒性越大,大部分蜘蛛的生活方式都是“恶妻吞夫”制。成熟的雌性蜘蛛的身上会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在吸引雄性蜘蛛与其交配后,雄蜘蛛依然免不了成为雌蜘蛛口下的盘中餐。在生活条件举步为艰,缺少食物来源的时侯,雌蜘蛛会不惜吃掉其他同伴,来维持自己的性命,是生物进化中典型的适者生存的种族。

就如同双子座善变的个性一样,暗地里结城奈绪无奈的做着与自己的年龄不符的事情。她有着不为人知的悲惨过去,儿童时代的她遭遇了强盗入侵而失去家庭的黑暗过去,母亲从此变成植物人,一睡不醒。仇恨……对男人的仇恨占据着奈绪小小的心灵……白天,她是一个傲慢不羁的国中生,夜里,妖艳的她化身为灯火阑珊的都市里的猎杀者,惩罚着这个社会里想要猎奇的男人们……

在“生存游戏”中,她是最早背叛其他HiME的人,一心想成为最终HiME的她,只是为了能够唤醒自己的母亲,她是一个孝女,也是一个悲哀的孤独者……(而茱丽亚是不是和报复男人的奈绪很像呢?)

宗像诗帆 子兽:八咫鸟
即使是在现代,可能是受了西洋文化的影响,乌鸦还是受到日本人的普遍讨厌。而在日本古代神话里,乌鸦曾以『忠实、诚实、大无畏』这三主义的神使者登场的。

日本神话里最出名的乌鸦就是『八咫乌鸦』,是住在太阳里的太阳神的使者。很久以前,在神武天皇的大军陷入苦战时,突然现身而引导大家走向胜利之道,是个能带给人希望的神物而受到人的爱戴。

据说八咫鸦都是有着三条腿,但诗帆的乌鸦却只有一条腿。因此,从上面这些观点看来,诗帆的八咫鸦是不完整的。原先用来表现『忠实、诚实、大无畏』乌鸦,后来成了『孤独、嫉妒、独尊』的单腿八咫乌鸦,体现在诗帆身上就是她那极度嫉妒舞衣的个性。

菊川 雪之 子兽:黛安娜
黛安娜是奥林匹斯山十二主神之一,月神,三处女神之一,又是狩猎之神、妇女之神,是女性纯洁的化身,同时也是野生动物的主人和神界的主要猎手,与阿波罗是孪生姐弟(在希腊神话里称为阿尔忒弥斯)。

在早期神话中也是植物女神,助产女神。因其神像常被放在十子路口,又称:特里维亚意即岔路口女神;而在《埃涅伊得》这一别名也解释为她有三种权力:天上,地上,地下。
她在空中是:西伦;地上是:阿尔忒弥斯;阴间和黑暗阳间是:海卡蒂。

两者并无太大相似之处,要说有,也只是可能她们的性格吧

真田紫子(修女) 子兽:布拉斯
布拉斯也是反基督教的代名词。后来竟以『圣人布拉斯』的身份出现在基督教。雌马曾经是神的使者,犊马还作为异教的神,象征过男性器。

当然这对基督教修女紫子来说是不太适合的。不过,布拉斯还曾被当作精神的压抑、性欲的象征,所以尽管是修女,在紫子的内心深处还是深深的爱着石上亘,也隐藏着诸如此类的冲动。

日暮茜 子兽:哈利
哈利马奥的真实故事发生在排日运动十分盛行的马来西亚,日本人男性——谷丰的妹妹被华侨所杀,但在英国的裁判里那个华侨最终还是被判无罪,谷丰得知后为了泄愤而学会了盗窃。但当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金钱,所以盗窃来后的东西经常送给那些贫苦人家,因此被人称作义贼。最后就诞生了义贼哈利马奥这个故事。义贼哈利马奥后来接受了来自日本的间谍的请求,为发起反英情感故结成了哈利马奥义贼团,袭击了列车。虽然是百分百纯正日本人,但因一直生活在马来西亚,所以根本就无法融入日本文化。到死为止都生活在马来,为了马来而战。在部分地区曾把他当作传说中的人物。

哈利的胸部就像是一个搅拌机,能把对手送进去绞死,它的实力在子兽中并不弱,如果不是因为深优的突袭,并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也不会成为第一个浮云的HiME……两者的身世较像

姫野 二三 子兽:风花真白傀儡
在日本『一二三祝词』是作为镇魂语的祝词。『二三』这个名字,去掉了里面的『一』,只留下二三,就丧失了原先的镇魂之意,取而代之的是安定。或许是为了安定真白的魂魄吧。如果没有二三,也许会对真白的存在有着极大的影响,毕竟二三的子兽是风花真白傀儡。

不作评价,因为风华真白傀儡并非有历史意义的子兽

爱丽莎·西亚斯 子兽: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密斯是希腊神话里三大处女神的其中一位,太阳神阿波罗的孪生妹妹,她是山神、月亮神和狩猎之神,看样子也挺适合大地母神的称号的。身为狩猎之神的她,自然拉弓术一流,甚至还被称为射远箭的名人。再说阿尔忒密斯的弓箭是神物,她的弓箭术应该是受到很多人的推崇吧。

爱丽莎的子兽是人工卫星阿尔忒密斯,从阿尔忒密斯上射出强力激光束“黄金之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希腊神话里的阿尔忒密斯。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某水兵服美少女战士的影响,以至于用月神阿尔忒密斯来命名。作为西亚斯财团里制造出来的人造HiME,她身上肯定也带有很多夏树妈妈的技术。人造HiME的特征是能够自由的设定成为『贽』的对象的东西,而不像其他HiME必须以自己最思念的人为代价。

答完了,希望对楼主有帮助:)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