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7078-1549605

教育部長杜正勝的兒子杜明夷在心戰單位服役,被稱爽單位,國軍到底那些單位爽,那些單位操,當過兵的人大概都能說上一兩個。外島雖是大家印象裡最差的當兵所在,但不見得最操、最苦。

談起最苦最操,當過兵的男生馬上滔滔不絕,但苦單位也有涼缺,爽單位也有苦差事,不能一般而論。舉凡操體力如工兵架橋兵、野戰通信架設兵、陸戰隊步兵都被稱「勞碌兵」;兩棲蛙人如陸軍海龍、陸戰隊兩棲偵蒐和爆破、特種作戰兵如傘兵和特勤隊,賣體力外還有更多的體能戰技要練。

海軍兩棲偵蒐和爆破是志願單位,必須父母同意,訓練簡直可說非人性,淘汰率高,地獄周通過了還有老石「天堂路」磨得滿身是血,潛水和操作炸藥,難度和危險性都極大,陸戰隊出過第一位女蛙人黃蕙芬,還曾赴美受訓完成,相當出名。

若說玩命,則彈藥庫的廢彈處理脫藥廠和各軍團的未爆彈拆除處理小組,面對的是難以預測和不穩定的爆炸物,難得的是陸軍十軍團的未爆彈小組長曾明銖還是女性軍官。

野戰砲兵除了跳砲操,還得練腦袋,砲術和射角等,要立即反應;迫砲兵要會快速分解、架設,當然還得扛著跑。海軍艦艇的輪機兵與鍋爐兵,曾被說成「不是人幹的」,工作環境高溫五十度或油味嗆人,要不然渾身油汙,專業性高,危險性也高。多年前海軍驅逐艦鍋爐起火,一次就燒死七戰士。

大家印象裡多認為外島苦,新兵分發抽籤有人抽中外島籤,其餘新兵一定高聲鼓掌叫好,因為壞籤被人抽走,自己抽中的機會就低。但真正抽到外島,不見得就比本島籤難過,尤其現在當兵的權益較受照顧,休假從外島駐地回台灣,不像十多年前那般困難。

如果說外島苦,那離島更苦。好在近年國軍撤守了很多離島,現在當兵不需要再去受苦受難。但幾個具有戰略價值的離島,還是有不少位置需要時代青年去擔負重任。

譬如東引和馬祖之間的亮島,島上沒有居民。每當冬天東北季風吹掠,溼度很高,溫度十度以下但效果相當零度以下,寒氣可以穿透任何防寒措施。站在海邊峭壁上的衛哨,看著灰茫茫大海,恐怕必須時時集中精神克服跳海一了百了的念頭。

馬祖的冬天又溼又冷,金門的離島東碇和金馬中間的烏坵,則是孤立無援。東碇在多數地圖上找不到,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距金門本島有夠遠,但距大陸可不遠,而且,其所在位置和烏坵一樣,要是中共想拿下它,沒有人幫得上忙。難怪十年前台海危機,島上守軍都有進忠烈祠的心理準備。

【2007/01/29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