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onna
宏觀Madonna過去二十多年的音樂生涯,毋庸置疑這位美國樂壇天后在1998年發表的Ray Of Light專輯是她一個重要的轉捩點。當年Ray Of Light投下的重大意義,是她義無反顧地放下樂壇Diva的「尊貴」包袱,從而朝向當今的前線Electronica體系探討。通過英倫電音製作人 William Orbit 為她跨刀,我們欣然看到她全然脫胎換骨而來,教人驚豔是原來Madonna的音樂仍可以這麼酷。

William Orbit的「妙手回春」能耐,令到Madonna深信當今的尖端電子舞曲素材,是足以讓她打破年齡的界限、回復青春的靈丹妙藥。從Ray Of Light到Music到American Life,從William Orbit到Mirwais再到新寵Stuart Price,娜姐的音樂路線彷彿越來越年輕。

2005年,芳齡四十七歲的娜姐帶來她的第十張專輯Confessions On A Dance Floor,更開宗明義重返舞池。歌曲的Non-Stop編制,好讓整張專輯猶如一個DJ Set般而來。

在先行單曲Hung Up的MV裡,娜姐身穿粉紅色舞衣(健康舞衣那種)在排舞室內獨舞,已叫筆者聯想到1983年電影Flashdance(港譯:《勁舞》)的場面。還有片中出現的B-Boy舞蹈員、手提卡式機,皆甚具街頭跳舞音樂文化意味。到了末段連跳舞機也出場,甚至是在娜姐MV裡久遺的「成棚人」勁歌熱舞場面,已交代了她對跳舞音樂追崇的意義。

第三代電音男
Confessions On A Dance Floor是Madonna繼American Life後兩年來的全新專輯,今次娜姐的音樂夥伴,是英國製作人Stuart Price。曾化身為Electro House音樂單位Les Rythmes Digitales、又名Jacques Lu Cont、亦組成了樂隊Zoot Woman的他,已是Madonna身旁的第三代歐陸電音男。

Madonna不僅是一名歌手,她也稱得上是唱作人,但卻不是樂手。所以她身旁的音樂製作人,那無疑佔有重要的角色。我們看到多年來她能夠獨具慧眼地鎽選其音樂夥伴之餘,也察覺到她不會長時間源用同一位音樂製作人,以保持新鮮感。

打從Ray Of Light起,Madonna已轉移視線夥拍一眾來自歐洲的電音製作人(實情是其後她也隨夫婿Guy Ritchie在倫敦定居),看來她深信歐洲一帶的電子跳舞音樂體系能予她更大衝擊。但作為樂壇天后,沒錯娜姐可以走得很前,但她也要照顧市場因素。因而當大家回顧她過去幾張專輯時,可發覺每次都記載了其「新舊交接」的音樂班底,甚至每次總會為下一位「正選」的製作人露出端倪。

像Ray Of Light由William Orbit操刀之餘,其舊拍檔Patrick Leonard亦參與了好幾首作品。2000年的Music是Mirwais與Orbit的交接期,明顯看到來自法國的前者已成為她的新寵兒。來到 2003年的American Life已全然由Mirwais充當監製,但同時又引進Stuart Price跟她合寫了一曲X-Static Process。甚至同年的Re-Invention Tour,乃交由Stuart擔任音樂總監,今天他坐穩第二把交椅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在Confessions On A Dance Floor裡的十二首作品之中佔了十一首是Stuart有份跨刀監製,有九首是他跟娜姐合寫,反之Mirwais則只參與了兩曲而已,似乎這位法國Nu-Disco製作人已準備退位讓賢。

舞出個未來
03年底娜姐出版的Remix專輯Remixed & Revisited,已預言了她將會重返舞池的意向。

Confessions On A Dance Floor以回歸舞池為大前提,她還為其樂風冠以”Future Disco”之稱。要知道,早年初出道的Madonna是來自紐約Club Scene,以Queen Of Clubland的姿態走紅,而她的音樂夥伴Jellybean,是紐約的著名Club DJ兼跳舞音樂製作人;來到她廣為樂迷熟悉的第二張專輯Like A Virgin,其唱片監製Nile Rogers又是七十年代紐約Disco-Funk元老樂團Chic的成員。她跟跳舞音樂體系早有息息相關的關係。今天Confessions On A Dance Floor的取向,其實只是她在還原基本步而已。連Stuart也不諱言,在她頭上是有一度跳舞音樂的光環。

Stuart誠然Madonna在八十年代初出道時,他還是一名少不更事的細路(甚至他要到1997年才「發現」The Human League之81年經典Synth-Pop專輯Dare的驚為天人)。但他日後的音樂取向,卻滿溢著八十年代音樂的基因。比方如當年Les Rythmes Digitales的第二張專輯Darkdancer內找來Nik Kershaw和Shannon等80’s Pop歌手客串;他以Jacques Lu Cont名義為FabricLive 09合輯跨刀的DJ-Mix Set內,又包含了Tom Tom Club、Steve Miller Band、Eurythmics等樂團的八十年代舞池大熱作。他的音樂品味,正合乎今天娜姐的需要。而且同時身為DJ的他,之前更會把他為娜姐製作的作品之純音樂版或Dub版帶到去舞池,來向群眾進行測試,可見他的用心良苦。

何況Stuart與娜姐都同是倫敦市居民,雙方合作起來更有近水樓臺之便。

在Hi-Energy的Bassline下,先行單曲Hung Up已彰顯出她的Electro-Disco取向,曲中更Sample了瑞典流行音樂班霸ABBA的79年名曲Gimme!Gimme!GGimme!(A Man After Midnight)的柔揚笛子主奏,更不要忘記當年此曲亦以用上Euro-Disco式電子Sequence見稱。

再聽她跟Mirwais合作的Future Lovers,那高壓的電子Sequence壓根兒是源自Donns Summer的77年舞池經典I Feel Love,歌曲的神秘色彩,多少回復了Ray Of Light時期的味道。而一曲Jump更踏著如流水行雲的4/4 Deep Techno的步伐而來。還有糅合著印度Tabla鼓節奏的Push,亦可賦予著舞池動能。

舞池深處
I Love New York是碟內的其中一個驚喜,歌曲骯髒的Bassline、流暢的Apache節拍,竟是是很Post-Punk的一曲,大抵是她對近年DFA大軍的 Disco-Punk之音進行迴響。How High有瑞典二人製作組合Bloodshy & Avant參與,這首Electro House作品的先聲奪人之處是引子部分以Vocoder製作出猶如Sitar般的迷魂虛玄音效。

縱然Madonna曾聲言新專輯裡並不含Ballad與慢歌作品,但Confessions On A Dance Floor仍有其深邃的一面,跳舞音樂也可以很Deep。像Get Together的Deep House曲風輕滲著點點Erotic情味;Sorry和Forbidden Love在電子舞曲曲式下,仍可聽到其傷感的調子,前者同樣非常之八十年代Euro-Disco曲風;唱道“Life is paradox”的Like It Or Not在探討人生哲理底下,打造出也是一首較黑暗的Electro-Pop曲目。

另一重點之作,是六分多鐘的Isaac。歌曲由民族Chanting唱詠帶出,來得儼如Frozen般幽悒、神秘而冷艷。有傳此曲是取材自十六世紀猶太神秘主義者Yitzhak Luria(又名Isaac Luria)而備受爭議,遭以色列猶太教教士指責為褻瀆神明。但Madonna已否認了這說法,因為她根本不知Yitzhak Luria是何許人,那又怎會寫一首關於他的歌曲?Isaac只是取自此曲的客席歌手名字。

電子跳舞音樂也有其內涵世界,也能有叫人反思的餘地,舞池上也可作懺悔。那彷彿回應了二十年前,Madonna發表了她的經典Electro-Dance單曲Into The Groove,曲中她唱道“You can dance….for inspiration”。

(原文刊於《Milk》現經重新修改)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