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產生,是因人類想要認識自己,從個人認同到國家認同,應從認識「我是誰?」開始,接著思考「我的國家是那一國?」,然後才有「國父是誰?」的問題。

啟蒙時代大師狄德羅說的,思考的人必須「毫無慈悲的踐踏過所有的傳統」、「不怕傷誰的感情」。台灣在邁向新國家的過程,孫中山是不是「國父」?當然可以檢驗及挑戰,並從歷史事實爬梳出真相。

最近的「國父之爭」,問題其實不在孫中山,而是國民黨黨國教育的桎梏,及中國中心主義的枷鎖,「國父孫中山」稱號,本是國民黨專制政權掌控歷史詮釋創造出來的,更以黨國教育強加於台灣人民。

一九一一年中華民國成立到一九二五年孫中山去世,並沒有國父;一九二九年國民黨蔣介石政權將孫中山葬於南京中山陵,碑文「中國國民黨葬總理孫先生於此」,黨葬總理非國父。一九四○年中日戰爭時,蔣介石政權才在重慶通令尊為國父。

九年後國民黨政權敗逃來台,蔣介石為爭「中國正統」,國父成為黨國教育要項,才出現文章寫到國父、總統,前面要空一格,演講提到,全場立正等荒謬景象。

孫中山有革命家的七情六慾,權、錢糾葛、女人都不可免,史料所載,他至少有二妻、一妾、一情婦,國民黨將他神格化,形塑「崇高偉大」形象,這個「國父孫中山」本是一黨專政的產品。

新版高中歷史教科書不再稱孫中山為「國父」,回歸歷史事實,無損孫中山地位,中國情結深重的政黨、媒體,卻以「文化霸權」之姿,意識形態無限上綱的瘋狂批鬥杜正勝部長,這些歷史的跳樑小丑,終將被台灣意識洪流淹沒!

(作者胡文輝,資深新聞工作者)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