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發生了一件爆笑事
發生在我一個人在看『幸運星』的時候
場景:小司在吹直笛…
1.「吹直笛」這件事本身就很萌(?)
2.小司的笨拙(例:換氣)完全顯露在畫面上,好用心的一幕,充滿愛啊!
3.笛聲是如此難聽,但又十分惹笑,真是夠專業的配音,辛苦啦!
4.想像小司的努力,還有小鏡作為一個聽眾的無奈。
5.無奈之餘還努力思考解救的方法,小鏡真是個好心的姊姊。
6.重點來了,我說我是一個人看,忘了提到,其實我家的小白(馬爾濟斯,10歲)也在場,打賭牠是沒在看幸運星的。但聽到了小司在吹直笛…居然不甘示弱,跟著『啊嗚~~啊嗚~~』了起來,表情認真地大吹狗螺…
7.不像小司,小白沒有什麼換氣的問題,而且尾音的微妙上揚,句段間的拉長縮短,都非常的具有創意,有即興的感覺,連吹一分多鐘。
8.小司吹完,小白也停。結論是:以音樂細胞來說:小白勝小司。以萌度來說:小司勝小白。高下立見。
9.我快笑死了。真是多重攻擊啊!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