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曹操的性別之謎,人們作了大量基礎性研究工作,迄今未得出一個令人信服或較為一致的結論,有關研究仍有待進一步深入。
"曹操原是女扮男裝",這一新奇的說法憑借網絡的途徑在網友中展開了激烈的爭論。為此,我們和提出這一假說的北京女學者蘇二進行了面對面的溝通。我們並非完全贊同她的觀點及表述。我們所看重的是蘇二大膽的探索與想像。歷史本來就具有多重性,它的背後是對話、交流、溶浸和融合。我們歡迎對曹操的性別之謎有所研究的專家、學者能談談對蘇二這一假說的看法。

『正文』

曹操的真實性別是男?是女?這是一個千古謎團。我們被灌輸的知識是:曹操是男性,他就是魏王,是魏文帝曹丕的父親。

但日前,北京一女學者蘇二在一個名為"歷史研究"的網站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破解曹操的性別之謎》的文章,內稱綜合各種資料和猜想,用她家世代家傳的破案偵探方法,得出破解結論。這個生於偵探警察世家的女學者說,有充分的資料可以證明,曹操其實是女性,是一位女扮男裝的英雌。她的這一獨特破解之說,在公眾和學者中引起了巨大的爭議,贊成和批駁之聲互有交鋒。

蘇二此前曾出版過兩本關於歷史人物性別研究和破解的書,即《楚漢之際田橫島五百士性別大猜想》和《向裡、向裡、再向裡》,同樣是爭議不斷,各種各樣的質疑也綿綿不絕。中心電視台以及香埠玄鳥衛視還分別討論過她關於的見解。她提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假說:田橫島其實是恆甜島,世傳自殺的五百壯士其實都是女性,他們都是女扮男妝的日本人,跟從女首領恆甜正香從富士山下來到這島,後來首領恆甜正香愛上了楚漢爭霸獲勝,安定天下的劉邦,認為他是真正的男子漢,一往情深上島深入內地,去往長安,走到河南那裡,悍婦呂后派人阻攔,不能與傾慕之人相見,遂自刎而死,香消甜隕,留下一段佳話。島上的五百留守女子,正在為首領吶喊,"向裡,向裡,再向裡"的口號,聞此噩耗,絕望之下紛紛拔簪自刺或吞金而亡。從膠東往中原西區長安的路,從此響徹了這個向裡向裡再向裡的調調。這也是用它做書名的原因,用以紀念這些日本女子未達成的願望。在中國現有的史料中看不到關於這些日本女子性別的準確記載,但此考證一出,日本人馬上就熱烈響應。有日本人說他們早就在做這五百人是來自日本的女子的考證。

此次破解曹操的真實性別,正是這種假說和偵探方法進一步的延續。今年蘇二已經出版了"破譯暴風"系列的前兩本:《楚漢之際田橫島五百士性別大猜想》和《向裡、向裡、再向裡》。關於曹操的真實性別的研究則收錄於第三本書《性別也瘋狂》之中,目前已經進入掃尾階段,即將付梓。這本《性別也瘋狂》,主要就是闡述曹操的真實性別為女子的論證過程。

那麼,是蘇二女士在故作驚世言論還是真相確然如此?10月8日,本報記者就這些問題對蘇二進行了獨家專訪,這個聲音又甜又美的女性將自己的觀點一一道來,下面是記者的實錄。蘇二說:

首先,我們可以從一些細節問題上找到曹操女扮男裝的馬腳:

一、早在第一回中,三國演義就寫曹操在擔任洛陽北部尉期間"設五色棒十餘條",試問,會有一名男性在置辦刑具的時候還考慮顏色嗎?

二、在第二十回中,曹操遇到了接受漢獻帝賞賜的董承,沒有過多盤問對方, 而是忙不迭的穿上錦袍,寄上玉帶,還向左右賣弄,分明是女性的愛美心理使然, 才有這種"戀衣癖"(相信那些已有家室或者女友的人都會有同感吧),之後銅雀台以錦袍而非金銀財寶懸賞同樣是這個道理。

三、曹操有間歇性的偏頭疼,其實這是她作為女性的一種正常生理現象。知道為什麼曹操會殺華佗?其實是因為這位名醫通過醫療,發現了曹操是女性這一事實,所以難逃一死(相同遭遇的其實不止華佗一個,後面還有論述)。

當然,很多人會提到曹操有孩子、以及長期行軍打仗這些所謂反例,但事實上作為三軍的統帥,又有誰敢隨便接近曹操?這就為她掩飾自己性別創造了最好的條件,至於那些所謂的孩子,也只需要偷偷收養幾個冒充就能做到。

其次,為了進一步證明曹操是女性的事實,有兩個人物是不得不提的:

其一是張濟的妻子,也就是張繡的嬸嬸。曹操在宛城收降張繡之後,如果是一名男性,即使再好色,也不至於在對方的陣營之中勾引他人的長輩,等到調離張繡之後再行事豈不更方便?之所以一向深思熟慮的曹操會"忽視"這一點,正因為她是女性,她找張繡嬸嬸的目的很可能是談些女性的隱私話題,因此沒有考慮到張繡因此會產生的誤會,結果遭到了張繡的報復。

這一事件最大的犧牲品顯然不是那個原本就是領養的>"長子"曹昂,而是典韋,一個深深愛著曹操的癡情男子。作為曹操的貼身保鏢,典韋顯然有機會瞭解曹操是女性的真相(後來的許褚也是知情者之一,這一點下面還會有論述),曹操之所會選擇她,也正是知道他對自己的仰慕,所以才放心將自己的安危交給他(曹操很感謝典韋,但並不愛他,下面也會有論述),而典韋在宛城一戰中,為自己最心愛的女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堪稱是多情種子。

其二是楊修。在談這個人之前,我先要問兩個問題:女人最大的特點是什麼?曹操最大的特點是什麼?答案其實驚人的一致:多疑。不過曹操的多疑不但是因為她是女人,更為關鍵的因素在於她需要時時刻刻在眾人面前隱瞞這一事實,所以不得不加倍提防。所以曹操從來不允許在自己睡覺的時候有人靠近,其實她所害怕的不是行刺(能進入她身邊的,有幾人不是心腹?而且完全可以限制進入的人帶刀劍),而是被發現自己不是男性,因此時常宣稱自己夢中殺人,而楊修對於此事的一些評論,多少讓曹操擔心是否此人已瞭解到真相,因此不得不除去。而且楊修還曾經偷吃了曹操最喜歡的零食,對於男性這或許沒有什麼,但是在女性看來,這的確是極大的罪過。楊修之死其實是又一起的殺人滅口事件,但我們無從得知,楊修這個聰明人究竟是真的看透了真相,還是糊里糊塗的死在一個女人的手裡?

第三,古人云:"男人靠征服世界來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來征服世界",曹操的悲哀在於,她幾乎征服了世界,但卻沒有機會征服自己心愛的男人,因此他始終不願意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成為皇帝,可見這並非她的追求目標。

在三國中,與曹操曾經發生過感情糾葛的人物其實不少,但真正值得一提的卻只有三個人。曹操的第一個男人是陳宮,這名縣令之所以會放過已成為階下囚的曹操,主要還是他發現了真相,並愛上了這個女人,所以與她一起逃亡。他與曹操總計相處了三天後,才發現這個女人實在是心狠手辣,一度想殺了她,但考慮到"一日夫妻百日恩",最終還是下不了手,而是默默的離去。但對於曹操來說,陳宮離開她的行為就是背叛和拋棄,因此兩人在之後勢同水火,曹操在白門樓可以放過張遼,對呂布的處置也是猶豫不決,唯獨是陳宮這個負心漢是非殺不可的。當然,曹操殺陳宮的另一個原因也是為了避免自己是女人這件事情被陳宮所洩漏,不過考慮在昔日戀情的分上,曹操對於陳宮的母親(其實就是她的婆婆)和妻子(其實是情敵)給與了照顧。


如果說曹操與陳宮的這段戀情多少有些為了脫困而被迫開始的話,那麼曹操對於劉備的愛則完全發自內心。當劉備投靠曹操時,很多謀士都主張除掉這個將來的勁敵,曹操自然並非不知道劉備的威脅,但劉備那對性感的大耳朵卻令曹操產生了愛慕之情。這段戀情的精彩之處在書中的第二十一回,曹操與劉備的青梅煮酒分明是曹操小資情調的體現,而他那段關於"龍"的論述,內容其實非常"成人",其真實含義是□□□□□□□□□□□□□(此處刪去N字)。接下來曹擦那句"惟使君與操耳",更是吐露了她想與劉備白頭偕老的願望,同樣是聰明人的劉備自然不會不明白曹操的真實意圖,因此大吃一驚,將手中的刀叉落在地上,而曹操接下裡的一句話則更為露骨:"丈夫亦畏雷乎?",這簡直就是正式的求婚了。如果曹操真的能與劉備結成一對,那麼這或許將是歷史上最為耀眼的一對夫妻檔,但是阻止他們結合在一起的答案,其實同樣在第二十一回中可以找到答案,為什麼曹操無法繼續與劉備調情下去呢?因為關張二人過來找尋劉備,事實上,從第二回中"與關、張食則同桌,寢則同床"的敘述我們就可以瞭解到這三人之間的"同志關係" ,而阿斗不過是一個收養的孩子(所以才故意搞來白鶴什麼的掩人耳目),至於劉永、劉理,分明是劉瑁的遺腹雙胞胎(否則我們無法理解,為什麼劉備在自己的壯年與三名妻子只有一子,而在自己的晚年卻接連生下兩個兒子,難道是四川有什麼大補的藥?)。正因為如此,所以劉備看到趙雲拚死只為相救阿斗而感到氣憤,怪這個不是自己親生的小孩差點令自己損失了一名大將,而孫尚香之所以會在婚後不久就逃回了娘家也正是因為她發現了劉備的這一"愛好",而且這也就能夠解釋為什麼劉備在臨終前,對自己的新男寵諸葛亮表示,對方只要覺得有必要,完全可以取代阿斗的帝位。這些原因使得劉備最終無法接受曹操的愛意,之後兩人的連番爭鬥,其實也是因愛生恨的後果。所以當劉備假借征伐袁術之名離開都城時,曹操派去的許褚不敢對劉備動手,因為這個接替典韋成為曹操保鏢的男人也很清楚曹操對於劉備的那種特殊感情,不敢隨便動手而令曹操不快。

曹操愛上劉備已經是一個悲劇,但更為不幸的是她接下來的追求目標是關羽,早在十八路諸侯的時代,曹操對關羽就頗有好感。(蜀國的張松遭到了曹操的冷遇因為太矮)。在曹操追求劉備失敗之後,她就將目光轉向了關羽,所以儘管她手下戰將如雲,但她還是非要一個活的關羽,而在溫酒斬華雄,更是存心想捧關羽的場,先是故意讓手下的大將失敗,然後再給關羽赤兔馬,讓他利用馬的速度幹掉了對手,其實要是把這匹馬給張遼或是徐晃的話,或許他們做的還可以更出色。曹操刻意抬高關羽其實是一種對於心上人的討好,畢竟經歷過兩次感情挫折的她格外珍惜這次機會。但不幸的是,關羽和劉備的同志情誼不是曹操所能瓦解的,曹操當初故意讓關羽和劉備的妻子同處一室,其實就想試探他是不是有著和劉備一樣的愛好",而關羽當晚的表現已經預示了曹操又一次的悲慘命運。但是在曹操的心理,還是存著對於關羽的一份情意,至少當時關羽為了不傷曹操的心,一直也沒有娶妻,所以曹操在關羽離去之時並未加以阻攔,而關羽在華容道也放過了曹操。其實在和自己相處過的三個男人中,曹操還是對於關羽最為癡情,因此當關羽被東吳殺害之後,曹操特意要來了他的首級,意思就是想看他最後一面。結果曹操也是因為關羽的死而傷心過度,結果自己也不久於人世,在臨死前,曹操還安排設立多個真假墓穴,其目的就是不讓後人通過開棺驗屍發現自己是女流的秘密。

作為一個在感情上歷經失敗的女人,曹操時常有哀歎命運的表現,橫槊賦詩就是典型的一例。在曹操的詩句中,核心內容其實只有四句:"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處可依"。月主陰,所謂"月明星稀"其實曹操在暗示當世由一個女子縱橫天下,卻沒有能與之相媲美的男性。喜鵲本是美麗吉祥的鳥兒,然而曹操卻用了"烏鵲",指的是自己雖然是一個可愛的女性,但為了混跡於男人之中,不得不披上難堪的偽裝而來到南方。所謂的"繞樹三匝"指的就是她與陳宮、劉備和關羽之間的三段戀情,最終卻"無枝可依",找不到女人的歸宿。結果這四句抒發心聲的詩句卻遭到了不識相的劉馥的質疑,也難怪心情本來就不好的曹操會當場槍斃劉馥。在那個男人為主的社會裡,曹操這樣的女性的心事又有誰能懂?

綜上所述,曹操堪稱是中國歷史上最為偉大、最為傳奇的一名女性。

『月末』記者對蘇二的提問

《月末》:你的猜想新奇大膽,因此招來了無數批評和質疑,對此你有什麼回應?

蘇二:這是很正常的,畢竟我的探索非常大膽,我的方法與思維皆非傳統所用,但我的研究態度非常嚴肅。我歡迎一切的正面批評和切磋,我不認為我所有的猜想都是100%正確,我也承認,作為一個非專業人員,我的書肯定漏洞百出。歷史學,尤其是歷史人物性別的探索是一個既困難重重又引人入勝的話題,所有的真相和秘密都長埋於地下。如果能發掘出來他們的墓葬,通過現代基因技術,我想,大多數真相一定都是出乎人們意料的。比如說我就認為秦始皇是個中東人。

否定再否定一直是科學研究的一個重要特徵,但這是許多人沒有認識到的。比如傳統都覺得曹操是男人,我現在一否定,他就成了女人,然後過幾百年,有人再否定我,曹操就又成了男人,然後,,,,就這樣否定來否定去,曹操的真實性別就會變來變去,最終水落石出。哥白尼的學說,布魯諾的學說起初也沒有人接受。大陸漂移假說,否定來否定去,現在也不是科學了嗎?

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認為教科書上寫的就一定不會改變,我告訴你,他們這絕對是個誤解。教科書上寫曹操是男人,但這是一個無法證明的問題,而曹操是女人,這種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聯想到男人和女人的差距就在那麼一點點地方,這個猜想就是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加上中國古代男女的頭髮的處理都是相似的,男人也可以穿彩色衣服,所以,外表實在看不出區別,女扮男裝以後,裡面的乾坤,誰也不能弄清。所以,曹操完全有可能是女人。說實話,這個題目就只有我這樣沒有專業馴練的人,靠天才和悟性才能作出來。我覺得這個課題好像就是留給我的。

對於批評和質疑,我都有心理準備。我的觀點畢竟與國內正統的權威觀點差距太大,批評的人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思想保守,頭腦僵化,缺乏接受新生事務和新生學說的開放心態。這些人要放棄原來的錯誤認識,只需要腦子一開,就可以了,新的學說就進去了。關鍵一點就是願不願意信。也就是接受。先信然後所有疑問都沒有了。第二種人,就是明明知道,恆甜島和五百娘子的事情,和她們往長安也就是向裡向裡再向裡的努力,也知道曹操的真實性別是女性,但是出於政治授意或者政府干擾,他們不敢說出來,他們有意撒謊和欺騙,這完全是出於虛偽。我現在就是要向外國人證明:中國還有一個人敢於說真話!只要有我敢於說真話,中國人還是有希望的!

此外還有,有些專門人士對我的結論當作奇談怪論,不予回答,不予評論。這就是讓我自生自滅。我覺得這是一個陰謀。我覺得他們對於我的結論不作回答,集體沉默,這是無恥!這是一個一開始就存在的三十年陰謀,是集體失語。他們結巴了!可見他們的虛弱!他們必須對我作出回答!

最後,任何新事物要被接受都需要一個過程。只要我不停的說,不停的宣傳,不斷的重複,尤其要借助你們這些新聞媒體和互聯網。我知道你們新聞界的原則是,狗咬人不算什麼,人咬狗就是新聞。我所考證的結論,足以達到人咬狗的境界,具備新聞素材的所有要素。而且話題都是古代的,無法馬上確鑿證明。所以被你們娛記們盯上,也是意料中的事情。通過你們,我的學說已經深入人心了。

通過你們新聞界記者們的努力,實際上,現在狀況已經有所改善,有的專家羨慕我的名氣,對我也變得非常客氣,雖然整體上還是持否定態度的多,但也有些專業人士開始表示支持我的看法。比如上海就有專家,支持我的說法,認為是由於中國人在男女性別問題上抱著陰陽分明的態度,現在才不能接受我的結論。等到科學普及了,當中國人都知道,陰陽人,二一子,兩套生殖器官者,同性戀者,性別錯亂者,這種人再生活中十分普及普遍的時候,他們就會相信我了。這位上海的專家還說,這一個過程,只要一百年了。一百年,想像很快的。現在就連外國都知道了我的考證結果了。我已經具備了世界影響力。

其實,目前大家不承認,這對我來說也沒有太大的影響,我不是自我炒作,不是故作驚世之言,而是確實是這樣認為的。我的目的在於重還歷史真相,我的用心在於拋磚引玉,在於讓整個社會重新審視我們悠久獨特的歷史,並能更明智地建設未來。我的出發點是為了說出真理,我得出的結論則是科學!對於科學,是不能反對的!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