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逼近?之二】

「如果你只是一般人,當然?#0124;毫不猶豫地把食物吃下去。但如果你真的是個替身使者,看到了我的瘋狂鑽石把食物變回珍珠果醬之後你? #0124;作何反應呢?」仗助在心裡頭這麼想著,事實上此刻的他恐怕要比那 金髮男子還來得緊張得多。

那男人對著盤中食物端詳了一?#0124;,抬頭向東尼歐問道:「這綠色的是哈密瓜吧?哈密瓜配火腿?這是什麼料理?」

「是的,這的確是哈密瓜,這道菜的名稱叫做『風乾火腿蜜瓜』,一旁的火腿是以生豬肉直接風乾製成,搭配哈密瓜一起食用,非常適合於開胃菜和下酒佐食。」

「啊?這是生豬肉啊?老實講我雖然是日本人,但是卻不太敢吃生的,平時就連壽司或生魚片之類的東西我也很少吃,雖然他看起來的確是相當美味,但可以麻煩你幫我換過嗎?」那男人將盤子推還給東尼 歐,顯得相當困擾的樣子。

東尼歐連忙解釋道:「不,這位客人,我們的食物跟別的餐廳不同,就算是平常不敢吃生食的您也可以接受的,而且這火腿經過風乾處理,衛生品質完全可以保證的。」

「可是就算你這麼說,我也還是覺得……要不然這樣好了,你幫我把它拿到烤箱裡烤一下好了,畢竟生的東西我還是不太能接受……。」

仗助看在眼裡,心想:「這傢伙一值推說不敢吃,說不定是因為他剛才真的看到了『珍珠果醬』,看來我的直覺應該沒錯,這男的果然也是替身使者!」

一旁億泰更是緊張得大汗淋漓,低聲喃唸道:「這、這傢伙在搞什麼,還不趕快吃?可惡,我這個人最沒有耐性了,他一直不吃害我緊張得要命!」

「別急,億泰。他也有可能真的只是不敢吃生的食物,你難道忘記你第一次來這間餐廳的時候也因為不敢吃義大利麵上頭的辣醬而推託了半天嗎?」

「那要是他真的不吃那該怎麼辦?我真的好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替身使者啊!」

「放心吧,億泰。」仗助鎮定地說:「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不敢吃生食,東尼歐料理的魔力自?#0124;吸引他去吃的,等著看吧,那個男人是抗拒不了『珍珠果醬』的誘惑的!」

「客人,您這麼說我?#0124;很困擾的,」東尼歐還在努力說服那金髮男人:「請您相信在下身為一個廚師的手藝吧,我所作的料理絕對不? #0124;讓您失望的。」

那男人略作遲疑凝望著東尼歐,又低頭看了看盤中的食物:「好、好吧,老實說我也覺得很奇怪,雖然說我真的不敢吃生食,但是剛剛看到這些火腿和哈密瓜的時候我卻又有一種忍不住想要去吃他的衝動, 既然你這麼講了那我就?#0124;一小口看看好了。」說著那男人便拿起叉子叉了一片火腿和哈密瓜緩緩送入口中。

「喔喔喔喔喔喔……他終於要吃了!」億泰激動莫名,仗助卻只是凝神觀察那男人的動靜:「來了,他終於要吃了,我倒要看看你?#0124;怎麼辦?『替身使者』。」

「噫!」食物入口的一瞬間,那男人激動地大叫:「好、好好吃喔!這火腿和哈密瓜的組合怎麼?#0124;這麼棒?我從來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接著叉起第二片、第三片,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將整盤火腿 吃得一乾二淨。

「……。」看到那男人大吃特吃的樣子,仗助似是有點愣住了,與億泰互望一眼,心想:「真奇怪,難道是我太過敏感,他真的只是一般的客人?」

「喂喂!仗助,你看他把整盤都吃光了耶,還吃得超快的,害我看著看著好像又餓了起來。你說他真的是替身使者嗎?」

「這……不……我也不敢確定……嗯,可能是我緊張過度了吧。」

「仗助,」東尼歐收拾好那男人用過的餐盤準備回到廚房,走過仗助身邊的時候,用責備的語氣低頭對仗助說:「剛剛你跟我說那個男人有可能是替身使者,要做個實驗測試一下我才勉為其難地答應讓你們 打破一個杯子。你要知道一間餐廳除了美味的食物以及良好的服務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乾淨和衛生,現在這情形看來這個人很明顯只是一般的客人,證明你的假設錯誤,仗助,請你將地上的玻璃碎片收拾乾 淨,還有,賠我一個杯子的錢。」老實說,自從上回闖入東尼歐的廚房被他刮過一頓之後,仗助還是頭一回看到東尼歐的臉臭成這個樣子。

「哈、哈哈,對、對不起,我馬上收拾……。」仗助滿臉尷尬,彎下腰去撿拾地上的碎玻璃。

「慢著!你在作什麼!」東尼歐突如其來的一喝又讓仗助嚇了一跳:「怎、怎麼了嗎?」

「你難道不知道空手撿拾碎玻璃是很危險的事情嗎?萬一割傷了手怎麼辦?」東尼歐此時不知從哪拿出掃把和畚箕交到仗助手上:「用這個!還有,掃起來的碎玻璃要用報紙包好才能丟掉,地上的水漬也麻 煩你清理乾淨!」

「哈、哈哈,這回丟臉丟大了。」仗助一臉無奈地接過掃具,正準備掃起玻璃碎片,卻聽聞億泰一聲驚呼:「開、開始了!」

仗助和東尼歐不約而同順著億泰的視線看過去,洽落在那金髮男人身上。只見男人不斷地搔頭,落下一堆頭皮屑:「咦?奇怪,好、好癢,我的頭怎麼? #0124;癢得這麼厲害?」男人越說就越抓,越抓頭皮屑落得 越多,不多時落下的頭皮屑已在桌上堆成一座小山:「太、太奇怪了,我怎麼?#0124;有這麼多的頭皮屑,這太誇張了!」男人越抓越覺得詭異,臉上汗水頻頻落下:「我、我、我是不是把頭皮扯破了啊!」

「哎呀呀,來了來了,『珍珠果醬』的能力,不過好像嚇到一般客人了。」或許是心有不甘,仗助有點風涼話似地說道。

東尼歐連忙趨前,走到金髮男子身邊:「這位客人不要緊張,您?#0124;掉出這麼多頭皮屑那是因為頭皮的新陳代謝快速運行的緣故,如果沒說錯的話,客人您平常是不是有抽菸的習慣,偶爾?#0124;出現頭暈頭痛的現 象呢?但是現在您掉了這麼多的頭皮屑,血氣運行順暢,應該感覺清爽多了吧?」

雖然東尼歐很認真的解釋,金髮男子卻好像沒在聽一樣,只是呆呆地看著桌上那一團堆了將近十公分高的頭皮屑山發愣。

旁觀的億泰和仗助卻開始細語起來:「喂,仗助,我說啊,其實有一個問題我從以前就感到十分好奇。」

「啊?什麼問題。」

「你說,東尼歐的料理做得這麼好吃,賣得也不貴,但是店裡的客人卻一直這麼少,究竟是什麼原因?」

「咦?這我倒沒想過,你說是什麼原因?」

「本來我也一直想不透,你也知道我的腦筋不好,但是剛剛我突然之間就想通了這個問題。」

「那你說是為什麼?」

「你看,像我們這種替身使者,雖然平常就見慣了各種奇怪的事情,但是第一次來到東尼歐店裡的時候還是不免被嚇了一跳。但要是換作一般人突然間掉下這麼多的頭皮屑,你覺得?#0124;怎麼樣?」

「啊!對喔,要是一般人的話我想大概?#0124;……」

仗助話未說完,那金髮男子已經渾身顫抖起來:「有有有有有有……有鬼啊!」他慘叫一聲之後,便轉身要奪門而出,只是走沒幾步就兩腿發軟跌倒在地。

「億泰,我說啊,其實你的腦筋不算太差嘛。」

「哈、哈哈,我想是吧。」億泰勉強擠出兩聲乾笑,與仗助尷尬地對望一眼。

「啊,這位客人你不要緊吧?」東尼歐倒是滿臉焦慮,急著想上前去攙扶那位金髮男子。

「哇!你不要過來,都是你的料理害的,你這魔鬼廚師離我遠一點!」金髮男子慌忙的大叫。

「啊?魔鬼廚師?不、我不是、客人您請聽我慢慢解釋,我……唉……。」東尼歐的表情很明顯添上數筆落寞,儼然「魔鬼廚師」?#0124;字對他造成的打擊不小。

「喂,仗助,情況看起來好像不太妙。」億泰也察覺到東尼歐的反應不太一樣,對仗助小小聲地說。

「嗯……」仗助向東尼歐的方向走了過去,輕拍東尼歐的肩膀聊示安慰及鼓勵。東尼歐報以一個感謝的微笑,卻還是掩不去眼神中的失望與憂傷。

仗助不知該如何安慰東尼歐,遂走向那金髮男子小心翼翼地將他攙起,代替東尼歐慢慢幫他解釋道:「這位先生你不要緊張,這並不是什麼魔鬼的料理,東尼歐的料理是一種調理生機的飲食,吃了可以健體 養生。你看,你現在是不是感覺頭腦清楚多了?人也精神了些?」

金髮男子餘悸猶存,只是怯怯地看著東尼歐,東尼歐也只是愣在那兒不發一語。

仗助莫可奈何地望向億泰,億泰卻也只能攤攤手表示無能為力。

「真糟?#0124;,我最不?#0124;應付這種場面了。」仗助心裡頭直嘀咕,只好說道:「先生,我看我先扶你坐下吧。」

「嗯……呃……喔,好。」金髮男子似是稍稍恢復鎮定,在仗助的攙扶下緩步走向原先的位子:「真是不好意思,我剛剛表現得這麼失態現在又這樣麻煩你。」

「哈哈,別這樣說啦,我?#0124;不好意思的。倒是你應該要相信東尼歐,他真的是一個好廚師。」

「喔……對、對,我真是為自己感到羞恥,竟然講出那種惡毒的話。」說著對東尼歐投以歉意的眼神,東尼歐看來已經好些了,也回以一個招牌微笑。

仗助心頭鬆了一口氣,且暗暗佩服起東尼歐在這樣的事情不斷發生的情況下竟還可以堅持自己的理想,開自己風格的餐廳做自己風格的料理。< br />
金髮男人在仗助攙扶下緩緩坐回椅子上,開口說道:「謝謝你……東方仗助。」

仗助全身的寒毛瞬間豎了起來,大呼:「你、你說什麼?你怎麼?#0124;知道我叫……」仗助邊說邊想往後躍離金髮男人,豈料話未說完,已發現自己腹部插著一把餐刀。正驚異間,肚子又受到一股巨力衝擊使得 身體往後彈飛,洽與億泰撞成一團。

「我說,謝謝你的愚蠢,否則我怎能如此輕易就偷襲成功呢?東方仗助。」金髮男人昂然立起,面露邪笑。

「該、該死的,你果然是替身使者!」

《To Be Continue...》
--
好了,篇名大抵上是定了
來自黑暗,From Dark

ジョジョ立ち教室才是王道啊!!
>
http://kajipon.sakura.ne.jp/jojo.htm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