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照亞當斯和他筆下的「呆伯特法則」,可以發現他不時牴觸自己在書中侃侃而談的管理法則。

呆伯特法則一:對那些貢獻最少的員工,把他們對公司殺傷力降到最低的方法,就是有系統地把他們移到管理階層。

亞當斯承認「那些我付薪水請他們做的工作,我大多不會做。」他對餐飲業的運作一竅不通、不會做菜、甚至記不得客人點的餐點,但他卻是個老闆。不過他堅持,他的家族五○年代曾在紐約州開過簡餐店,所以他的DNA中是有餐飲基因的。

呆伯特法則二:計畫本身的目的就是掩飾「你其實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

亞當斯的偉大計畫,就是在他個人部落格詢問網友,該如何利用餐廳宴會廳招攬生意。網友的回應千奇百怪,有人認真提供「推理劇場晚宴」的可行方案,但也有存心惡搞的網友留言「辦場裸體排球賽」。亞當斯讓餐廳員工瀏覽一千三百多則留言。

呆伯特法則三:「領導權」是邪惡的產物。如果你願意主動做一件事,那麼你也不需要別人來領導。

亞當斯成了老闆,也做了些令員工火冒三丈的事;他在一個員工的休假日打電話給他,要該名員工到餐廳協助經理接受記者訪問。掛上電話後,亞當斯不懷好意地笑著說:「我喜歡雇用沒有個人生活的員工。」

【2007/11/14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