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魚池鄉原本就是日治時期台灣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紅茶茶鄉,種的是日本人引進的印度阿薩姆紅茶品種。

 不久前那個秋日清和的黃昏,我和徐璐約在「冶堂」的何健那試喝一款名叫「紅玉」的魚池鄉紅茶,我雖然早知道紅玉出自日月潭茶葉改良場實驗的新品種台茶十八號,但因為過去幾年我也常在不同的地方喝過台茶十八號的紅茶,自以為對此款紅茶滋味早已了然,卻沒想到當冶堂茶室的主人細心的泡出紅玉後,我們細細品嚐後,都不約而同地讚嘆起那般獨特的薄荷清香味。
 後來我才知道,頂級的台茶十八號就應該有這種薄荷香氣(就像頂級的大吉嶺會有葡萄香),由台灣野山茶和緬甸大葉種交配而成的台茶十八號,兼有野山茶的薄荷清香的飄逸之美和大葉種深厚的底蘊,是前韻後韻兼美的茶種。

 但茶種的品性雖屬基因造化,還需人工後天培育教養才能現出原形,我雖然喝過不少台茶十八號的茶,卻直等到遇上了紅玉,才識得台茶十八號的水沙連真面目。

 原來紅玉有個曲折的身世,南投魚池鄉原本就是日治時期台灣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紅茶茶鄉,種的是日本人引進的印度阿薩姆紅茶品種,因魚池紅茶的品質十分優良,還被選為天皇的御用茶,也一直是台灣賺取外匯的重要農產。

 但從民國七○年代起,因台灣的人力成本高揚,加上不敵國際廉價紅茶的競爭,魚池鄉逐漸廢棄了大部份的茶園,改種起當時可日進斗金的檳榔樹。

 還記得在九二一大地震前,我曾和來自義大利的朋友在南投魚池鄉一帶旅行,當時這位外國朋友就十分不解為什麼原本應當種在海邊沙地上的檳榔樹,怎麼會跑到幾百公尺的山坡地上。

 檳榔樹是沒有抓地力的,根本無法維持水土保育,而當時我也不知道魚池鄉種植檳榔樹的密度竟然是全台灣最高。

 然後九二一的悲劇發生,人們開始檢討農業經濟和生態環保之間的關係,於是,有心人開始企圖找回新的土地倫理。

 於是,在魚池鄉有個叫仙楂腳村落的地方,有一些都已六七十歲的老人,砍除了村子裡的檳榔園,開始用自然農法種起阿薩姆種的森林紅茶和台茶十八號的新茶,以人工採摘一心二葉並且用最講究的自然萎凋與揉捻、發酵、焙茶的過程,終於在二OO六年種出了茶葉改良場評定的台茶十八號的紅玉冠軍茶。

 紅玉的薄荷清香已經成了我鼻頭的懸念,讓我立即起心動念要探訪種出紅玉的茶鄉風土與人物,於是我立即邀約了一些愛台灣茶的好友來個島內小旅行,先去拜訪位於日月潭的茶改場,聽著台茶十八號誕生的故事,看著日月潭水天一色的清美和貓?山的雲霧幽美,果然是好茗出自好山水。接著去魚池鄉的仙楂腳,在村頭吃自由取用的青脆山蕉,看村民用殘甕破瓦拼貼說出的仙楂腳生活史壁畫,再和負責教導村民種茶焙茶的茶改場退休的邱瑞騰課長以及充滿生命力的茶農產銷班的葉班長(葉金龍)、葉大嫂(劉鳴升)等人碰面,聽他們說起種好茶的秘訣就是要懂得聽茶葉說話,絕沒有什麼固定的時間流程,做茶葉是不能靠打卡鐘上下班的,茶農不能替茶做決定,要傾聽茶的想法。

 於是,絕美的紅玉就因人的初心、土地的初心而誕生出來了。

 (「森林紅茶小小市集&點.台灣」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二時起,在台北市師大路80巷10號「南村落」舉行)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