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維吉尼亞理工學院發生的槍擊事件,有許多社會賢達從不同的角度探討,或說是感情不順而引起,或說是小留學生心理孤寂而導致,或說是不被主流社會接納而被排斥,但也有科學家從科學角度切入,認為其前額葉不正常放電所致,也有幾則新聞報導,趙承熙因為有憂鬱症傾向,而有長期服用抗憂鬱劑的習慣,並有學者推測,這是長期服用抗憂鬱劑的一種後遺症!(不用推測,一定是吃抗憂鬱藥物的副作用造成的。)

其實這類的消息屢見不鮮,但是西方的製藥工廠由於是龐大的利益團體,許多類似的事件只被當成個案報導,鮮少有人敢嚴肅討論,於是愈來愈多的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濫用抗憂鬱劑,我敢說這樣的情形若不改善,那麼問題的嚴重程度將不下於槍枝氾濫。(這位學者很勇敢,敢於面對西藥廠這龐大怪物,我還以為只有我一人在孤軍奮戰。)

如果我們仔細看新聞事件,會發現許多人在自殺時身旁都有攜帶一些抗憂鬱劑的成藥。遠的不說,就拿近期的倪敏然事件,便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還有不久前自殺的精神科專科醫師陳國華,以其專科醫師的背景,對於抗憂鬱劑的取得更為容易,結果這些藥不但沒有改善他的病情,反而加速他走向死亡之路。(我早就說過這問題的嚴重性,可是台灣的檢察官無人敢挑戰西藥廠。)

由此可見,西方醫學在對抗憂鬱的治療上,是有很大問題的,讀者如果詳細閱讀抗憂鬱劑上面有關副作用的說明書,一定會感到害怕,因為長期服用這類藥物的病人,之後所造成的問題,恐怕比當初剛患病時,還要嚴重的多,而那些副作用,例如心悸、嗜睡、盜汗、便秘或是自殺等,每一項都會讓病人在以後更加不舒服,於是更加憂鬱,最後惡性循環,邁向死亡的康莊大道。(讀者現在看到一位真正有良知的學者了。)

其實人體非常奧妙,某些化學物質或神經傳遞物質的不平衡,有可能是中樞性的,也有可能是自律神經方面,西方醫學對這些一概不加以考慮,只要認為缺乏某種激素,就一個勁的補充這類激素,而不從「調節」的角度切入,濫加補充的結果,造成兩種現象,第一就是破壞人體原本互相結抗協調的平衡功能,第二就是病人從此對這種藥品產生依賴性,劑量愈開愈高,而對身體的破壞也日益嚴重。(我時常說西藥是魔,現在大家看到了吧。)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失眠」好了,剛開始只是一個小毛病,或許是自律神經的問題,而自律神經又牽涉到腸胃,或是肝臟方面蛋白質的轉化,可是西方醫學一概不思考說也許這些地方調節好了,失眠自然改善,反而用鎮靜劑強烈抑制中樞神經。如此用藥,使得許多原本應該興奮的大腦區塊也一併被抑制,於是早上醒來頭昏眼花,工作精神不集中,那麼白天工作神經沒有足夠的興奮,到了夜晚才開始興奮,於是更睡不著,不得已又吃更多安眠藥,長此以往惡性循環,大腦該興奮時被抑制,該休息時卻又興奮,不久以後手抖腳冷,而想停藥卻已來不及(服用鎮靜劑習慣之人突然停藥會失心發狂),而西藥廠卻賺進大把鈔票,實在可憐。(西藥廠是魔鬼的化身,我一直在不停的罵,現在終於有學者產生共鳴了。)

漢醫在這方面就比較聰明,可惜這門醫學在陰陽五行的穿鑿附會下使的現代人無法理性看待,老派中醫墨守成規,拒絕改革,成天陰陰陽陽像道士念咒;新派中醫不懂疾病「機轉」,只一味追逐中藥裡的有效成分,於是這門可以救人的醫學,外有西醫打壓,內有自己人扯後腿,也難怪寶玉蒙塵。(我現在就是外有西醫的打壓,內有不爭氣的中醫在扯後腿,我被夾在中間,目前的人紀系列就是這塊寶玉,我將中醫裡最讓人垢病的難懂名詞,用人人都能夠了解的詞句講解出來。)

其實漢醫的藥大部分是巨分子,與西醫純化物不同的是,更容易被人所吸收與調節,因為西醫是直接就缺乏的產物予以補充,容易產生過與不及的毛病,也容易養成依賴性,漢醫卻是對「前驅物」予以補充,學過生化的人都知道,對上游的反應物予以補充,靠人體自行調節最後的產量,實在遠比直接在下游給予補充高明,可惜現今多少人懂這個道理;就算懂了,又有多少人會靈活應用。(這句話說的真正是直中問題所在,此人了不起。)

因此,漢醫治療失眠或精神方面疾病,不從單一的補充著手,而從各方面加以考慮,有的調節腸胃,進而調節自律神經叢;有的補充鈣質的前驅物,讓人體自行製造鈣來穩定神經,惲子瑜前輩曾說,如果能了解病的機轉,何必一定要陰陽五行,蓋機轉不明,儘管像西醫現在病名一堆,也治不好病;又或是斤斤計較於中藥的有效成分,不懂漢醫的妙處正在附方配伍,能夠面面俱到,也是死路一條。(這位學者將來必定是中國人的光榮,非常有智慧。)

比方說治療失眠的名方酸棗仁湯,酸早仁本身有鎮靜中樞神經的功用,方子裡面的知母,對於黏膜消炎多有奇效(古時婦女陰道發炎常以此外敷),川芎可退大腦衝血,茯苓可調節腸胃之電解質,使腸道水分正常,自然讓腸道附近的自律神經叢安定,有些人加香鼓、槴子來減低腸胃發酵,使人更易入睡;如此一來,中樞、自律、腸胃等方面全部顧到,實在較一味鎮靜劑硬幹到底不知高明多少(請參考惲子瑜金匱要略新論)。(這就是經方的精神所在,今年暑假我要講解的金匱,就是他所說的同一部書,也是人紀最後的一部著作。)

其實大腦之不能安定,除了腸胃與自律神經外,肝臟也是不能忽略的一個大環節,蓋人體的蛋白質之製造與轉化,肝臟可謂是大本營,大腦之不能安定,或精神失常,表面看來好像是大腦問題,但裡面的神經傳導物質,哪一個不是胺機酸或酵素構成,所以調節肝膽,也是另一種方法;又治療精神方面的疾病,有時多以昆蟲入藥,實因昆蟲之屬,多有鎮靜安神之效,惜世人不察爾;又如大便不通,使的腸胃蠕動變慢而失眠,若懂瀉下之法,一方面興奮薦部副交感神經,亦可幫助病人入睡,總之方法之多,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也。(觀念非常的正確,這就是真正的正統中醫所思考的問題所在。)

醫學發展到今日,確實要有一些改革,君不見病名林立,汗牛充棟,而能用之藥卻少的可憐,精神病人若經適當調養,實在不須吃那麼多鎮靜劑,抗憂鬱劑度日的,吃了以後便秘、性無能、嗜睡甚至自殺等副作用不斷出現,直到釀成悲劇,才在那裡猜測是何原因至此,太可憐了,趙承熙與倪敏然,難道不是例子嗎?!(讀者看到此處,想想我是否已經說過千百次了,可是迷信西醫的人還是照樣笨拙。)

●東森論壇徵稿區→http://www.ettoday.com/write/●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ettoday.com

(●作者栗子鼠,留美博士候選人,目前在加州唸書。簡介上表示,因為讀書生活有時無聊,所以左手不免風花雪月,右手偶爾談談國家大事,月旦人物一番。作者有個人部落格http://bloguide.ettoday.com/ledeparis,也歡迎有興趣者可進入討論。本文為ETtoday.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評論

這位學者雖然沒有留下姓名,但是我可以肯定他必然是明日之星,世界上只要多幾位像他一樣的有良心又有高智慧的學者,那麼這個世界就有救了,現在美國最前衛的西醫學院,像哈佛與史丹福大學等醫學院中的教授,對於癌症的看法已經逐漸改變,現在只要有癌症病人去找他們時,他們都會建議病人不要去開刀或是做化療了,因為這只會加速病人的死亡,根本無助於延長病人的壽命,都建議用最自然的方法來治療是最好的,而舉世最自然的療法非正統經方派中醫莫屬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