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一個業餘的中醫愛好者,第一次在這個網站發言,請多多指教。
我來自台灣。以下發言純個人感想,大家參考即可,不必認真。

倪海廈醫生的事,我可以提供一些自己的經驗,大家參考參考。
我的一個住新竹的朋友,女,是室內裝潢設計師,素患心律不整,
而她的父親,因年事已高,有心肌梗塞的毛病,時常心悶,且有四肢刺麻且失眠的症狀。
她父親吃西藥已經很久了,也開了刀(大約是繞道手術一類的治標法),
目前家中放著氧氣機,以備呼吸困難時急用。

我告訴這位朋友倪海廈的網站,因為上面有傳真和電話,
跟她說反正西醫只是治標,不妨給倪醫生一試,她素來信我,
就傳真過去拜託倪醫生治她父親,文辭懇切。
倪海廈很快的回信,表示願破例為她父親治病,並詳細地問了一些她父親的問題,
要她回答,我朋友喜出望外,立刻回函詳具病情,
而倪醫生很快的就開了藥方來,雖然我朋友一再地在信中表示診金不是問題,
但他從頭到尾都未提錢的事。只說勿再替他找病人,因為他沒太多時間應付。
服此藥第一天,她父親當天晚上就得安眠,不到三天,心悶的症狀就消失,四肢麻刺感消失
而且精神甚佳,一星期後白天在家裡都不見人,
何故?在家閒不住跑出去找街坊聊天下棋麻將去了。

以上,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我和他非親非故,沒有替他說話的必要。
至於我為何會知道那個網站?是因為我的岳母得血癌,太太悲痛不已,以為是絕症,
我上網查血癌一詞,才讓我撞見的,但我的岳母不是給她醫就是了,因為當時誰知道他是不是騙子?
而且加以大家熱情推薦的醫生太多,無所適從故也。
不過,最後我岳母還是給了個台灣南部的中醫治,在高雄的美濃,目前療程快四個月,
白血球數已降至2~3萬。

我對中醫只是粗通,自認識倪海廈後,把他的文章都讀了一遍,
覺得此人個性像李敖,又像金庸筆下的胡青牛,雖然個性偏激了點,
但確有本事,固然,有些人很會胡吹,但中醫要胡吹,真的需要點本事,
他的文章若是胡吹出來的,那此人胡吹功夫實在太強。
尤其他在病理藥理醫理的解說,苟非通內經傷寒本草者,竊以為不易捏造也!
倪醫生的「時事評論」一欄,從2001年一直寫至今,若為欺世盜名,
我覺得沒幾個人有此閒功夫,因為效果不彰!要欺世盜名方法多得很,
他的效率太差,不信者上Google打「倪海廈」三字看看,8頁不到。
而觀其評論內容,其精神一以貫之,他的通篇文字,精神始終如一,未有前後矛盾的。

倪海廈醫生的思想,我讀他的文章略知一二,正確與否可上他網站看看。

1.當醫生首先要知道何謂健康,而健康與否是有六大標準的(詳見其網頁)
連何謂健康都不知道的,不用談醫病人。
2.西醫是微觀醫學,會走入死胡同,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子宮壞割子宮,肝壞換肝,
不行的,試問頭壞脖子壞是否砍頭療之?
3.西藥的副作用遠大於其療效,偶發急症用之則可,長治不宜。
4.一種藥要吃一輩子才能壓的住症狀,就不算治好,以此觀之,西醫的不治之症太多。
5.當西醫說你是遺傳,是過敏,表示他在胡扯,以掩示其無知。
6.女子之"精華"上行為奶水,下行為月水,逆流入心、肺、髓則為紅般性狼瘡、肺癌、血癌。
積於乳為乳癌。
7.補能戀邪。沒事別補。保持心情愉快,天天大便,飲食正常,就是健康。
8.一種學問不以時間上近現代為進步,不以越變越複雜為進步,而以實際效果為主,
治的又快又好的方是王道。
9.經方之所以強過時方(宋元明清以降),因為其效果弘大又迅速。
10.時方至清朝葉天士、吳塘,溫病學大起,傷寒六經辨症衛氣營血論取代。
自此用藥輕靈(或稱不痛不癢),從此以降,人多以為中醫十帖二十帖,半年一年為常事,
經方家之「一劑知、二劑已」自此式微。
11.李時珍本草綱目眩人耳目,作植物典很好,但作藥典則嫌其雜,後人耳目多眩,
以為「多」就是進步,「新」就是好。學者當以神農本草經為主,熟練後再談其他。
12.西醫藥典越寫越厚,病名越取越多,此非進步,乃無用之象徵。
13.傳統中醫學強在以簡馭繁,辨症論治,根本不在乎病名,端在醫者運用存乎一心。
當學者以為中醫藥典越厚即是進步,病理論述推陳出新即是進步,則陷於西醫窠臼而不自知。
孰不知中國文化強在歸納法,故萬變不離其宗,而西學重在演繹,所以書本越來越厚。
病人越來越多。
14.中醫是科學,西醫是科技。
15.中醫是數千年下來的實驗科學,對像是人,把人當人。
西醫是近百年的新興科技,對像是鼠,把人當物。
16.中國文化要順天應人,調和陰陽,中醫亦如此。西醫反之,甚至要取上帝而代之。
所以西醫慣於純化與分離,不用天然物,而高純度的物質對人體不只是負擔,而且有害。
所以,中醫會直接煮金雞納樹樹皮熬湯喝,西醫則是提鍊奎寧。
中醫直接用青蒿,西醫提鍊青蒿素。族繁不及備載。
17.試問青蒿和青蒿素一樣嗎?柳丁和維他命C一樣嗎?
天然物對人體傷害小得多,是故西藥對人體傷害大得多,因為太純。
凡是人「作」出來的東西,大自然不消化的,保特瓶即為一例。
類推之,純化藥物會在肝腎堆積。
18.中西醫的合併不可能,因為風馬牛不相及,除非中體西用。
也就是說,由中醫來診治,西醫負責之前之後的檢驗即可。(金魚:西醫一定不願的= =")
19.西醫的牙科、眼科、傷科可以看。但內科不行。嚴格講,中醫的傷科也比西醫好。
20.中醫生理學需以內經為主、用藥以本草經為主、開方以傷寒雜病論為主。
至於我本人(倪也)的方子,以漢唐兩朝為主。網頁名即指此。
21.感冒在三天內沒醫好的,再回去多讀書。
22.善用仲景方的方是經方家,不能用麻黃桂枝附子石膏皂筴硝黃甘遂烏頭等的,
視之如猛虎的,就是溫病派,或學而無成的經方家。
23.破壞、打擊中國文化不遺餘力的多是中國人。
24.不論西醫中醫、溫病派也罷,經方派也罷、開刀、放射線、氣功都行
若不能令人雙足發熱、睡眠正常、食欲開、二便利者,就是不行,
反之就都可以作。
25.醫生必需誠實,不會治、不能治就要明講。(金魚:講了不就完了嗎?誰會明講?難啊!)
26.我(倪也)在美國從不參加party,不學作人,不交際應酬,全心研究上述幾本書,所以才能如此之強
願學者與我共勉之。(金魚:今之為醫者,多為稻梁謀)
27.西醫打壓中醫,不信中醫,卻打聽中醫的藥來作抗菌試驗
28.西醫研究中藥的方法根本上就是錯的,因為中藥的作用原理和西藥完全南轅北轍。
29.我治血癌的成功率100%,ABC型肝炎通通有治,肝癌末期有腹水的階段治癒率50%,初中期皆可治。
(金魚:信者自信,不信者自不信了…)
30.少有中醫師願意將苦心研究出來的藥方公諸於世,所以必需重賞,由國家出面研究此藥方,
再賣給民眾,不可由民間企業為之,免得富人長命,窮人短命。
31.優良的中醫篩選只能用比賽的,只比誰治得又快又好,其他不用多說。如果能治得又快又好,
我就認輸,並拜他為師,還會到處宣揚其醫術,不分何種派別。
32.西藥是塊大餅,由藥廠研發,送好處給醫生和衛生署,醫生幫他口舌,衛生署快速核淮,
由人民納稅的健保給付給藥廠。這就是利益輸送三劍客。(金魚:江上千帆駛盡只有兩艘,古今何異)
33.我本來要訓練美國人當經方家,比中國人更懂經方的使用,讓中國人到美國來跟美國人學中醫。
(金魚:這主意不壞,因為中醫穿長袍馬褂中國人不屑,穿西裝中國人就會重視了。)
34.C型肝炎不是肝炎,而是感冒病毒入了肝臟,所以治療C型肝炎的症狀是一路醫回去。從厥陰治到太陽
症狀是逆者走。
35.我治一得血癌的牙醫,在美國只收他1250美金,四星期治好,治一心肌梗塞教授,只收他3500美金,
許多美國人都說太便宜了,我總想醫者父母心,不願提高價錢,反而是許多中國人嫌我的藥貴,
吃西藥一輩子願意,吃我的中藥幾天就要治好,如此中國人就是賤!錢被砍了兩刀還叫好,
治這種中國人我永遠不會給他折扣的!(金魚:台灣百姓對中醫也是很不公平…)
36.原方加減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六味地黃丸出自金匱,作者仍然算張仲景。
(金魚:我想溫病條辨的作者掛在葉天士名下原因大概也是如此。)
37.中醫的重點是研究"神",即內函,西醫則是"形",且微觀,越鑽越細。
38.現在的中醫,是中醫西醫化,說好聽是「科學化」,實際上是西醫化。
怎麼沒本事讓西醫中醫化呢?中國人可憐啊!

以上,是「我認為」的「倪海廈的看法」,詳情請自己讀他網站文章,
此外,倪海廈要出傷寒金匱內經的英文解釋本,他大概被中國人氣到了吧…不出中文版。
我大概會去買來瞧瞧。

以下是我自己看法。

1.醫學當以療效為主,不可惑於"新"、"多"二字。不只醫學,其他也是。
2.西醫中醫溫病傷寒家都好,能治的又快又好,能起大症重症的,我就願意學。
3.能有一條理脈絡,而不是見一病背一方,見不知名的病,則不知用何方,若是中醫,當本內經。
4.一病要終身服藥的,不算治好。
5.經方家似乎真的沒落了,試問徐靈胎和曹穎甫有被重視嗎?上Google一打就知了,沒幾頁。
我買章次公醫術經驗集,其介紹中大捧丁甘仁,說他寒溫統一,幾百個字,而提到曹穎甫卻
只有一行,「經方大師,風格潑辣」,這種「放大與縮小」的處理法,「寓貶於褒」的語法,
讓我覺得經方家好可憐。曹穎甫治小病時常三劑內癒,大病鮮醫過一個月者,也算章次公的老
師,十棗湯陷胸葶藶皂筴用來得心應手,苟非聖手孰能用此?結果後人一句「風格潑辣」帶過,
可憐啊。徐靈胎屢起奇症重症,連沒陽具也令其再生,結果被今人目為「保守派」…
到頭來就是一個觀念,「無所謂新舊進步保守,只有強與不強之別」,請注意,我沒說葉天士不強喔
6.經方也罷,寒溫統一也罷,溫病派也罷,我以為善治且快者為佳。但中醫醫理必有其本,
脫離了內經,中醫就什麼也不是了。
7.我想葉天士是很懂內經傷寒的,後來無意作了溫病學的祖宗,我個人以為吳塘寫溫病條辨
有兩個原因,一者捧葉天士,二者仿傷寒論開百代言。這都無所謂,但我個人以為仍要窮
究內經傷寒,再旁及宋以下的醫書,方具辨識之眼。
8.我以為傷寒論的傷寒二字,為廣義傷寒,非專為傷寒而設,廣義傷寒其義有五,包括溫病,
詳見難經。所以南方無傷寒是錯的,個人以為那是書沒讀通。
9.南懷瑾先生有一言「有其事不知其理,乃智慧不足,有其理不知其事,乃經驗不足」
中醫西醫於此義殆不能無感乎?
10.溫病條辨第一方即桂枝湯,我以為此沒有太大意義,也不表示其遵仲景,其本上,
此書的辨症體系已屬另外一套。本質變了,外表再像也不是。
但我沒有說不好,好與不好當以哪套體系能治得「又快又好」為準。
11.有人會說溫病學可補傷寒之不足,我覺得不妨將不足處傳真給倪海廈看看,
看他有沒有辦法用傷寒方加減來治。如果沒辦法,那就是真不足。
12.曹穎甫高弟姜佐景論時人不用傷寒方有三1.不會用 2.不敢用 3.不願用
1.不會用者,沒讀傷寒內經,背背湯頭歌訣就出去治了,現在的中醫素質有國家把關,
諒不至此。2.不敢用,看到石膏附子就嚇死了,遑論硝黃甘遂巴豆之屬,不如用時方,
輕靈沖淡,三分五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3.不願用,明明會用敢用而不用,
此利益薰心,望病家多來幾次,此貪圖診金之輩,不足與論。
13.中西醫合併,我個人以為不必了。根本理念不同的東西,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今日的中西合作,根本不是合作,而是中醫被西化,或者說是西體中用,
搞得不好,中醫變成西醫院的一個部門。最後不知不覺消失。
14.西醫一方面自認科學,瞧不起中醫,得癌症後採氣功針炙中藥的確又好多,
如果有西醫看見此文的,請老實一點,要嘛就老實講,要嘛就去放射加化療,
更有甚者一邊打壓中醫,一邊偷中醫的方子來研究的,嘿!此例甚多,
最後把從中藥提鍊的成份安個英文名,即成西藥!麻黃素是西人發明的嗎?
青蒿素從何來?近來台灣慈濟在提鍊南柴胡,這些西醫居然在偷中醫的東西…
不是不信不屑不科學嗎?連人中白也在提鍊研究…作人要老實,這種態度真的令人
不齒。在台灣,西醫可以用中醫的藥方(只要是被偷走那一種),而中醫不能用西藥,
真慘,不知港、陸是否亦如此?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