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唯物主义,主张依照事物的本来面目去解释它,而不作任何曲解或增减。通俗一点说:辩证唯物主义就是老老实实主义,这就是实事求是的主义,就是科学的主义。除了无产阶级以外,别的阶级,因为他们自己的狭隘利益,对于事物的理解是不能够彻底老老实实的,或者是干脆不老实的。只有无产阶级,由于它是最进步的生产者的阶级,能够老老实实的理解事物,按其本来面目而不加以任何曲解、任何加添或减损,不但这样,而且它能够反对一切不老实,反对一切曲解。
在新闻事业方面,我们的观点也是老老实实的观点。这种观点,在我们党开始从事自己的新闻事业时,就有了的。抗战以来,党的新闻事业是大大的发展了,吸收了大批新的知识分子到这部门事业中来。吸收新的血液,乃是事业向前发展中必要的和必有的步骤。但随此以俱来的,则有事情的另一方面:抗战以后,参加党的新闻事业的知识分子,乃是来自旧社会的,他们之中,也就有人带来了旧社会的一套思想意识和一套新闻学理论。这套思想意识,这套新闻学理论,是很糊涂的,不大老老实实的,甚至是很不老老实实的,也就是不大科学的,甚至很不科学的。如果不加以改造,不加以教育,就会不但无益,而且有害,就无法把党的新闻事业做好。
了解这套从旧社会里带来的思想意识和新闻学理论,懂得它的谬误在那里,对于我们,曾经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真正与这一套坏东西作斗争,还是解放日报去年四月改版才开始,这是在我们党的领袖毛泽东同志直接领导下进行的。理论是从实际中来的,与不正确的新闻学理论和实践作斗争,就同时丰富了和发展了我们自己的关于新闻学的实践和理论。这一个斗争的结果,现在已经可以把它在理论上作一个初步总结,这对于我们党的新闻事业的今后发展,是会有点好处的。本文的目的就在这里。希望大家不吝指教。
第一 新闻的本源
新闻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有两种回答。由于对于新闻的本源理解不同,一种人对于新闻是什么,作了唯物论的解决,另一种人则作了唯心论的解决。
唯物论者认为,新闻的本源乃是物质的东西,乃是事实,就是人类在与自然斗争中和在社会斗争中所发生的事实。因此,新闻的定义,就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
新闻的本源是事实,新闻是事实的报道,事实是第一性的,新闻是第二性的,事实在先,新闻(报道)在后,这是唯物论者的观点。
因此,唯物主义的新闻工作者,必须尊重事实,无论在采访中,在编辑中,都要力求尊重客观的事实。
新闻学理论中的唯心论,是很早就有的。唯心论者对于新闻的定义,认为新闻是某种“性质”的本身,新闻的本源乃是某种渺渺茫茫的东西。这就是资产阶级新闻理论中所谓“性质说”(Qualitytheofy)。最早的“性质说”认为“新闻乃是时宜性与一般性之本身”。后来,花样越来越多,代替“时宜性”“一般性”的,有所谓“普遍性”“公告性”“文艺性”“趣味性”“完整性”等等。总而言之,唯心论企图否认“新闻是事实的报道”的唯物论定义,而把新闻解释为某种“性质”的本身,脱离开了某种“性质”就不成其为新闻。
这种唯心论的“性质说”其错误在那里呢?初看起来,它似乎是对的,因为不论从那一条新闻来看,都会是合于或似乎合于某一种“性质”的,例如有些新闻就有“一般性”,有些就有“趣味性”等等,而且主张新闻应有某种“性质”的人.也总能讲出一些片面的道理来的,因而,许多新闻工作者,尤其是年轻的新闻工作者,就会被它迷惑。但是,新闻的“性质”是从那里来的呢?是由什么东西决定的呢?我们回答道;是由新闻所报道的事实来决定的。兴趣是有阶级性的,对于劳动者有兴趣的事实,写出来就成为对于劳动者有兴趣的新闻。但同一事实,剥削者看来就毫无趣味,因而这个新闻对于剥削者也就成为无兴趣的新闻。例如关于劳动英雄的新闻,就是如此。事实完整了,写出来就成为完整的新闻,事实尚未完整,报道这个事实的新闻也只能不完整。事实很“文艺性”,报道也自然会有“文艺性”,否则就相反,例如宣布政府或党的公告的新闻,有什么文艺性呢?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都说明:事实决定新闻的“性质”,而不是“性质”对于客观事实或新闻(事实的报道)有什么决定作用。唯心论的“性质说”,把片面的东西夸大成为全面的东西,把形式当作本质,把附属的当作主要的,把偶然的当作必然的,因而是错误的。照此做去,必致误入歧途。新闻界中的下流坯,提倡所谓“桃色新闻”“黄色新闻”,岂不是以“兴趣性”做招牌的么?借口“文艺性”而把地上的事实夸张成为神话一般的事,在新闻界中岂不也是数见不鲜的么?
这种唯心论的“性质说”歪曲了客观现实,一方面,把人人可以值得的新闻说得神乎其神,只能“吓唬土包子”,一点积极作用也没有;另一方面,对新闻事业还起了消极作用,因为如果相信了这种“性质说”,天天去玄而又玄的研究这个“性”或那个“性”,就一世也不会有结果,必致流入脱离事实,向壁虚造,无病呻吟,夸夸其谈。
这里,我们要专门来讨论一种特别重要的“性质说”,这种“性质说”认为:新闻就是“政治性”之本身。
在阶级社会里,每条新闻归根结蒂总有其阶级性或政治性,这是对的,那末,如此说来,这种“政治性”的“性质说”岂不是正确的么?乍看起来,这的确像是正确的。但如果仔细一看,就知道这种说法不仅是不正确的,而且异常阴险,异常恶毒,竟是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基础。
我们革命的新闻工作者,既然有唯物的社会观,就一定承认每个新闻归根结蒂具有政治性。但是我们认为,这种政治性比起那包含这种政治性的事实来,乃是第二性的、派生的、被决定的,而第一性的东西,最先有的东西,乃是事实而不是什么“政治性”。说“新闻就是政治性本身”就是把事实与其政治性的关系,头足倒置颠倒过来。
颠倒过来有什么害处呢?颠倒过来,立即就替造谣、曲解、吹牛等等开了大门。既然“新闻就是政治性本身”,凡是有政治性的都可以算新闻,那末,政治性的造谣、曲解、吹牛等等不是也就可以取得新闻的资格了么?德意日法西斯“新闻事业”专靠造谣吹牛吃饭,不靠报道事实吃饭,岂不也就振振有辞,有存在的资格了么?
所以,事实与新闻政治性,二者之间的关系,万万颠倒不得。一定要认识事实是第一性的,一切“性质”,包括“政治性”在内,与事实比起来都是派生的、被决定的、第二性的。一定要认识我们革命的新闻工作者必须尊重事实,而且尊重事实是与政治上的革命性密切结合不可分离的。反之,凡是不尊重事实的,那怕装得像很“革命”,实际上一定是反动的家伙。
最近几年,大后方反动派特务崽子们,在提倡所谓“三民主义的新闻原理”,这就是德意日法西斯“新闻理论”的变种。在这种“原理”之下,特务们提倡“合理的谣言”,公然伪造民意,压制舆论。例如河南大灾荒不准报道,西安特务开了九个人十分钟的会就“报道”说西安“文化界”主张“解散共产党”等,就是他们的“新闻大杰作”。
总结上面所说,我们可以明白,唯物论与唯心论在新闻学理论中的一条明确的界线,就是是否主张尊重事实,而且是否在实践中真正尊重事实。
只有把尊重事实与革命立场结合起来,才能做个彻底的唯物主义的新闻工作者。反动的阶级,为什么不能尊重事实,必定要曲解事实,而且要闭着眼睛造谣呢?因为他害怕事实。有些人为什么不能彻头彻尾尊重事实呢?因为他们对反动派有所畏惧。有所迎合。只有无产阶级这个最革命的阶级,不怕面对事实,对反动派没有任何畏惧,也无所迎合,因此就能彻底尊重客观事实。
第二 新闻如何能真实
我们的新闻工作,既然尊重事实,那末我们不但与专吃造谣饭的法西斯不同,而且与一般的资产阶级新闻工作者不同。只有我们,才能实行一个方针,这个方针使我们的新闻十分真实。
资产阶级的新闻理论,也讲到怎样求得新闻成为事实的真实报道的问题。例如,最初步的新闻学,就说到每条新闻必须有五要素,即时间、地点、人名、事实的过程与结果,新闻中有了这五个要素,缺一不可,才算是新闻。再例如资产阶级的新闻学主张记者报道新闻时必须亲自到发生事件的地点去踏看,而且主张摄影的报道等。
资产阶级新闻学中这些主张,我们认为是对的(理由不必多讲了),但我们同时要指出,要想求得新闻十分真实,这是非常不够的,所谓新闻五要素,所谓新闻记者亲自踏看和摄影报道,还是形式的。这些形式是必要的,但如果以为这便是一切,乃是大错的。
先说“新闻五要素”。报道一件具体事实的新闻,必须要有此五要素,缺一不可,这是对的。但另一方面,有了这五要素的新闻,是否一定就是真实的呢?那就未必。解放日报上,曾经登载过一篇叫做“麻县城内家家户户纺织声”的新闻,后来查起来,那时郴县城内原来还一架纺织机都没有。去年征粮时,报上又曾登过一条消息,说延安乌阳区首先完成入仓任务,后来查明,乌阳区在延安征粮中是最落后的一个区,记者写那个消息时,入仓工作还未开始呢!上述两个,是不真实的新闻的最典型的例子。后来查出来,特务分子常常写这种不真实的新闻,想来降低解放日报的信用。但是,这些新闻,就形式而论,则五要素件件具备。
再说记者亲自踏看,这也是对的,而且应该承认这是一个很好的值得采用的方法。但是否亲自踏面就一定可以得到真实的新闻呢?那也未必尽然。因为:第一,记者既非参与此事内幕的人,他即使亲自踏看,难免主观主义,更难免浮面肤浅;第二,有时亲自踏看的记者,为了某种原因,仍旧作不尽不实的报道;第三,每件事都要记者亲自去踏看,则势必没有办法,或是记者太少,或是时间不对。
摄影报道,这是最足信任的办法,要在高度发展的技术条件下才办得到,但甚至这种报道,都还可以伪造。
由此可见,上面这些办法,都是好的,都是有用的,只要技术条件具备,派记者亲自踏看和摄影报道都应该采用的。但如果仅仅限于这些,就会犯形式主义的错误,还是得不到真实的新闻。
要怎样才能得到真实的新闻呢?
只有为人民服务的报纸,与人民有密切联系的报纸,才能得到真实的新闻。
这种报纸,不但有自己的专业的记者,而且,更重要的(再说一遍:更重要的!)是它有广大的与人民血肉相联的非专业的记者。它把这二者结合起来,结合的方法就是:一方面,发动组织和教育那广大的与人民血肉相联的非专业的记者,积极的为报纸工作,向报纸报道他自己亲身参与的事实,因为他们亲身参与这些事实,而且与人民血肉相联,因此他们会报道真实的新闻;另一方面,教育专业的记者,做人民的公仆,对于那广大的与人民血肉相联的人们,要做学生又做先生。做学生,就是说,要恭敬勤劳,向他们去请教事实的真相,尊重他们用书面或口头告诉你的事实真相,以他们为师来了解事实,来检查新闻的真实性;做先生,就是在技术上帮助他们,使他们用口头或书面报告的事实,制成为完全的新闻,经过这种结合,报纸就与人民密切结合起来了。
这条路线,这个方针,就是解放日报的建设报纸的路线和方针。只有共产党的党报,才能这样建设自己的报纸,因为它有共产党的领导,而共产党乃是人民的先锋队,因为它有共产党组织可以依靠,而每个共产党员尤其是共产党的基本骨干乃是与人民血肉相联的,并且是人民中最优秀的分子。
这条路线,这个方针,对于建设一个好的报纸,有头等重要性,比之讲求新闻五要素,记者亲自踏看等重要得好多倍,虽然后者还是仍须讲求而不可偏废的重要的方面。
有了这条路线,这个方针,又有了共产党的领导和以共产党的组织为依靠,再加上忠实于人民事业的有能力的专业记者的活动,我们就可以办出一个头等的报纸,使任何资产阶级的报纸望尘莫及及,开中国报界的新纪元。
任何一个报纸不能与我们竞争,因为它们有的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反动派服务的,有的虽然要为人民服务但没有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也没有共产党这样先进的伟大的组织可以依靠。
这条路线,这个方针,我们行之一年了,结果是得到很大的成绩。现在我们还必需将它继续贯彻下去。为了以后顺利的贯彻,有三点还必须提出来谈谈;
第一点,必须赞成把专业的新闻工作者与非专业的新闻工作者结合起来的路线,而反对那把_二者分裂开来的路线。国民党反动派,特别是那批反共特务,他们企图对新闻工作者灌输一种反动的思想,使他们自己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人,叫他们与人民远远的分裂开来。国民党反动派,特别是那批特务,捧新闻记者为“无冕之王”,为“先知先觉”,甚至曲解历史,说中国自有报纸以来,报纸和新闻记者就是“革命”的(其实,中国最早的现代报纸是帝国主义者办的,目的为了侵略,后来官报盛行,目的是为了便于统治人民,再后来民间起来办报,其中才有些代表人民说话的报纸才是革命的,但在反动统治之下,民间的报纸反动的也很多),另一方面,则对新闻工作者施以法西斯的残酷压迫,不给新闻工作者以与人民接触的机会,不给他们以替人民说话的权利,而且用手枪和活埋,强迫新闻工作者出卖灵魂.去当法西斯特务,袁世凯、曹琨只枪毙几个记者,而国民党反动派则变本加厉,简直是要窒死全体新闻界,枪毙整个人民言论自由! 他们的目的,就在于使新闻工作者形成一种“报阀”,甚至成为一群丧尽天良的特务,脱离人民,脱离现实,而还自以为是,惟我独尊,这样好甘心情愿给反动派新专制主义者当作反革命的工具使用。
第二点,我们新闻工作者,必须时刻勉励自己,做人民的公仆,应知我们既不耕田,又不做工,一切由人民供养,如果我们的工作,无益于人民,反而毒害人民,那就比合虫还要可恶,比二流子还要卑劣。
我们的新闻工作者,是学了些新闻技术的,但万勿以此自满,看不起人,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做专业的新闻工作者的人,却有很大的缺点,因为你对于你所报道的事实,没有感性知识,无论如何不会像亲身参加那个工作尤其是领导那个工作的人知道得那样透彻、了解得那样亲切的。所以在你作报道的时候,你一定要去请教那亲身参加或领导这件工作的人,细细的听,好好的记,写成之后还要请他看过(或听过)和改过,写得不好就要听他的意见重新写过,以便真正求得忠于事实。
对于亲身参加或领导工作的人的投稿,要知道他们写作技术不好乃是应有的事,你的任务,是要一方面向他学,尊重他所写的事实,一方面要做他的先生或者“理发员”,帮助整理修饰。你要用最大的热情去奖掖和鼓励他们,你没有任何权利去轻视和排斥他们。
第三点,我们办党报的人,千万要有群众观点,不要有“报阀”观点。群众的力量是最伟大的,这对于办报毫无例外。不错,他们是没有技术的,但技术是可以提高的,这需要长期的不倦的教育。我们既然办报,我们不尽这个责任,倒叫谁来尽这个责任呢?我们在这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还需要创造许多新的办法出来。
(原刊1943年9月1日《解放日报》)
参看《简史》299~300页,通史》(二)866~867页。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