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盛會背後有隱憂
1972 年8月26日,第20屆奧運會在西德慕尼黑召開。在運動會召開的前一週裏,人們多次從媒體上看到關於這次大會的熱烈評論:這是一次“和平歡樂的盛會”。誠然,這是當時奧運史上規模最大、耗資最多的盛會,參加的運動員及其代表的國家,超過以往任何一屆。以色列也派了一個到當年為止最大的代表團———儘管有些人身上還有在德國納粹集中營留下的肉體和精神的傷痕,但他們對參加這屆奧運會顯得興致勃勃。
運動會開始一週裏,運動員的成績驕人,人們都沉浸在奧運盛會的祥和與歡樂之中。然而,在這場和平盛會的背後,卻有巨大的隱憂:有關決策官員為滿足購買先進體育器材的巨大投資需要,縮減了警衛人員和安全設施的開支。對於嘔心瀝血主辦這屆奧運會的西德官員來說,他們希望這次運動會能讓世人相信,西德已恢復了一個文明國家的形象,人們應抹去二戰和希特勒時代1936年柏林奧運會所留下的陰影。西德的邊防人員和重要的運輸站口都普遍放鬆了對進出人員的檢查,這給了恐怖分子一個可乘之機。
“黑九月”發起恐怖行動
1972年9月4日,以色列隊沒有賽事,大多數運動員在奧運村休息,晚上出去看電影。電影看完了,以色列選手陸續回到了奧運村。5日淩晨約4時,他們還在沉睡,奧運村外面忽然出現了8個模糊的身影,他們拎著沉重的運動包,悄然走向25A門旁邊的一段柵欄。
這8 個人是一個名叫“黑九月”的恐怖組織的成員。他們帶著衝鋒槍、手榴彈,越過柵欄,直奔既定目標———奧運村中以色列選手居住的31號建築物。他們選擇從這裡進去,是因為他們先前察看過,而且知道,一些運動員在外面喝醉了,回來時常常攀越這段2米高的柵欄,保安根本不會阻攔。這8名恐怖分子穿上田徑服作為偽裝。拿今天的標準看,慕尼黑奧運會的安全工作實在是一個笑話:整個奧運村僅用一層薄薄的鐵絲網攔住,當運動員回來晚了,他們都願意翻越鐵絲網,抄近路回家。此外,奧運村內沒有攝像機、探測器,也沒有路障,門口有幾個保安,但居然沒配武器!這些恐怖分子事前也做了周密準備:一名恐怖分子曾在建設奧運村時當過建築工,對奧運村瞭如指掌,另一人事發前一天還潛入了奧運村,詳細偵察了以色列運動員居住的樓層。
他們在幾個以色列人住的一號公寓套房外站好位置,然後用事先準備好的鑰匙打開門。他們的行動被屋內一名以色列運動員察覺。隨後,恐怖分子與以色列運動員們展開搏鬥。25分鐘後,兩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打死,其餘9人被劫為人質。
在雙方搏鬥中,奧運村治安當局接到過一些路人打來的電話,但沒引起足夠的重視。搏鬥時斷時續,幾聲槍響和撕心裂肺的呼叫過後,一切又重歸平靜。剛從睡夢中醒來的人,也鬧不清出了什麼亂子,因為在奧運村,幾乎夜夜都有各種慶祝活動,經常有人放爆竹焰火,喧鬧取樂。
4時55分左右,一名沒帶武器的西德治安警察來察看情況。他打開步話機,朝站在康那利大街31號前纏著頭巾的一名恐怖分子咕噥了一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人沒吱聲,從公寓門後溜了。
拯救人質行動失敗
淩晨5點,慕尼黑警察局長曼弗雷德·施賴伯在睡夢中被報警電話驚醒,於是慌忙組織人力處理危情。
5時10分,西德當局開始了拯救人質的行動。在雙方對峙當中,“黑九月”下達了最後通牒,他們要求釋放被關押在以色列的234名囚徒和西德監獄中的兩名囚犯;最後期限為5日上午9時,過時開始殺人。不過隨後,“黑九月”分子一再修改了最後期限的時間。
9時,國際奧會主席基拉寧和本屆奧運會組委會主席道默發表聯合公告,宣佈從9月5日下午起暫停全部比賽。
西德政府對“最後通牒”作出了反應,表示可以同意他們的要求,但必須就細節問題作進一步談判。西德警方欲爭取時間,為衝進31號大樓營救人質做好準備。
晚上18時35分,雙方進行了第一次直接接觸。西德內政部長、慕尼黑警察總監和奧運村村長進入31號樓,親眼目睹了劫持者孤注一擲的決心,於是決定改變原定衝入大樓營救人質的計劃。
警方於是答應歹徒提出的要求,用飛機把他們和人質轉送到埃及,並決定在慕尼黑機場實施營救行動。
20時30分—21時,西德方面派出3架直升機。
當“黑九月”分子走過柏油碎石鋪成的停機坪時,負責這次行動的指揮官下令開火。兩名狙擊手射出兩發子彈,監視直升機駕駛員的兩名歹徒應聲倒地。機場霎時間亂作一團。隨後雙方展開激戰。
槍戰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才結束。警察在清點屍體時,有5名歹徒被擊斃,西德警官1人死亡,幾名警察受傷。9名以色列人質則全部被恐怖分子殺害。
9月6日,奧林匹克運動場裏,一片肅穆。當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第二樂章奏響時,許多運動員禁不住放聲痛哭。
為了悼念11名死難者,11個座位被空著。倖存的以色列人在這個追悼儀式上,幾乎控制不住自己。
9月7日,奧運會恢復比賽。
營救行動失敗後,世界輿論為之譁然,紛紛指責西德警察無能,抨擊西德政府“視人質生命如兒戲”。這次恐怖事件,讓西德蒙受了奇恥大辱,也使西德政府對日益增加的國際恐怖活動產生了危機感。
從此以後,賽事安全問題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儘管恐怖襲擊事件中也有5名恐怖分子被打死,但是,沒有人會懷疑,慕尼黑事件是恐怖分子的一次“成功”,而且會誘使其他恐怖組織把奧運會作為襲擊目標。
另一方面,慕尼黑奧運會的血腥一幕也喚醒了主辦者的安全保衛意識,使他們看到反對恐怖主義也是舉辦奧運會舉足輕重的一環。在隨後的歷屆奧運會和其他重大賽事中,組織者都提高了安全措施的投資力度。
1988 年韓國漢城奧運會,舉辦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並制定了各種嚴密的保安措施。首先,奧運會組委會同36個國家的情報部門交換情報,將恐怖分子名單輸人電腦隨時待查,以阻止這些人在奧運會期間矇混入境。組委會還特意請來1972年負責慕尼黑奧運會安全工作的慕尼黑警察局前局長介紹慕尼黑奧運會流血事件的經過,從中吸取教訓。韓國政府制定了出入境管理等26個方面的對策,組織了隨身保護隊、場館警衛隊、運動員村警衛隊等16支隊伍,並參考其他國家為奧運會制定的特別法,頒布了《維護奧運會和平法》。在奧運會開幕的前兩個星期,有情報說,有人企圖炸掉中國和蘇聯運動員乘坐的飛機,以製造恐慌,並嫁禍於韓國。還有情報說,20餘名恐怖分子準備向參加奧運會的美國和以色列運動員下手。對此,韓國安全部門都做好了準備,對92架社會主義國家的飛機採取了特別保安措施,將它們停放在特別的停機場,晝夜巡邏警戒,並用儀器和能識別爆炸物的警犬對飛機實行了徹底檢查;此外,還對15個社會主義國家以及12個國內正發生衝突的國家的參賽選手實行了特殊保護。
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隨著地區安全形勢的惡化和恐怖活動的猖獗,各類大型體育賽事組織者更是將安全問題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1994年,美國為迎接世界盃足球賽,加大了安全力度。用目擊者的話說:“採取的安全措施,聽起來像是為打仗而非為運動比賽準備的。”
2001 年11月和12月,專門負責美國鹽湖城冬奧會安全保衛工作的工作組在內華達州一個由政府資助的軍營進行了訓練。訓練的內容包括一切能夠想像到的突發事件:拖車衝撞電線、扣押人質、生物武器襲擊、襲擊核電站等。為了保證運動員、觀眾和當地居民的安全,美國人甚至調用了在反塔利班武裝戰鬥中運用的一些高科技武器。共有5100名武裝人員、7000名警力和2100名消防和急救醫護人員專門負責冬奧會約2300平方公里範圍內的安全工作。此外,當地的商業團體還雇用了6000多名私人保安。
2002年韓日世界盃足球賽更是將安全準備放在首位。在比賽前,人們看到的是鋪天蓋地的關於安全準備的報道和實戰演習。即將舉行的2004年雅典奧運會投入的安保費用為6億美元,是慕尼黑奧運會的300倍!
《環球時報》 2004年6月24日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