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 徐海濱 2004-08-23 09:00:53 稿源: 國際線上
  國際線上消息:奧林匹克運動史上,在許多時期,政治、暴力和醜聞始終像陰影一樣籠罩著奧運比賽的競技賽場。而體育,則常常成為政治和暴力所挾持下的犧牲品,以致競技場上演出了一幕幕流血和恐怖的慘劇。1972年的慕尼黑慘案就是奧運史上一個最極端的例子。

  奧運村位於慕尼黑西北角市郊,在奧運會舉辦之前那裏還是一片荒蕪的郊區。自從1966年國際奧會決定第二十屆奧運會由慕尼黑市舉辦以後,西德聯邦政府就在此大興土木,興建了一個設備非常完備的規模宏大的奧林匹克公園。但是誰也不曾想到,在這個德國人引以為傲的奧運村裏,竟會發生一起足以在奧運會歷史上留下黑暗一筆的慘案。

  殺死11名運動員及官員

  1972年9月5日淩晨,8名巴勒斯坦“黑色九月”組織突擊隊員,翻過了奧運村的大門,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計劃,進入了以色列國代表隊的駐地——奧運村31號樓,在二樓以色列隊員和官員的宿舍裏,他們擊斃了一名教練和一名聞聲趕來的運動員,隨後劫持了九名運動員和兩名官員,把他們當作人質,並且提出了他們的要求:以色列馬上釋放在押的200名政治犯和讓他們自己安全離境。

  德國警方和德國政府對此立即做出了反應,他們聯合巴伐利亞州政府共同成立了緊急處理小組,並根據當時的情況提出了很多解決方案。但是面對恐怖分子的強硬態度,方案一個接著一個地被否決了。而在這時,劫持者已經殺害了兩名人質。

  事件陷入了僵持的狀態,但是,“黑色九月”卻不能忍受這種僵持的局面。恐怖分子開始實施他們的威脅,又槍殺了一名以色列優秀的舉重運動員,並警告:如在三小時內不滿足他們的要求,他們將每隔一小時殺死一名人質,直到殺光!而在此時,國際奧會積極同與此相關的幾個城市的政府積極磋商,希望能先將劫持者帶離慕尼黑。埃及在阿拉伯國家的建議下,同意開放開羅機場。但這時,面對“黑色九月”的要求,以色列總理哥爾達·梅厄夫人堅決拒絕了他們要求釋放在押政治犯的要求;“黑色九月”則堅決拒絕了西德危機處理小組和國際奧會方面釋放人質,以換取安全離開西德的條件。

  經過種種複雜的談判,挾持者同意押著9名人質飛往第三國。然而,前西德政府不想為此事丟掉臉面,為了挽回政治影響,他們決心在機場解決問題。當恐怖分子從直升飛機轉向大型客機時,德國特種部隊向恐怖分子開槍,恐怖分子自知上當,炸毀了直升機,射殺了所有以色列人質!8名恐怖分子則在德國突擊隊的亂槍中被射殺!

  比賽是否應該繼續?

  終於,國際奧會不得不宣佈:9月6日,奧運會停賽一天。賽會在比賽場上為事件中的死者舉行了哀悼儀式,所有參賽國的國旗降半旗以示哀悼。當時的國際奧會主席布倫戴奇說:“這是恐懼和混亂的時刻,比賽雖在繼續,但世界不得不承認,仇恨和偏見仍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這是奧運會歷史上的第一次在會期進行期間中斷,原本9月10日結束的運動會被順延至11日閉幕。

  奧運會正常比賽在獲得以色列官員的同意之後才恢復進行。不過,以色列代表隊的所有成員則立即離開奧運村返國。此外,荷蘭、挪威、菲律賓等國的部分運動員也都都因為擔心安全問題決定退出比賽而離開。但是,大多數國家則認為慕尼黑奧運會應該繼續辦下去。

  雖然運動會繼續進行,但以色列及一些阿拉伯國家的代表團因擔心安全得不到保證,中途離開了慕尼黑。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即將卸任的國際奧會主席布倫戴奇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因為他的堅持,奧運會才繼續進行。“The Games must go on ”正是他在這時候說出的奧林匹克名言。

  慕尼黑奧運會恐怖事件發生以後,全世界對此做出了各種各樣的反應,有的人指責營救措施的不當,有的人指責西德政府的不負責任。難道真的要怪德國人嗎?他們已經做得很好了,本次奧運會規模創下了當時的世界之最,來自全世界各個國家的人們都感受到了德國人的熱情好客,而且,從奧運會開幕以來十天的情況看來,一切都是那麼平靜,那麼井井有條,誰會把血腥和暴力同代表了和平和美好的奧運會聯繫在一起呢?當然,德國人還是疏忽了,他們的警衛工作確實出現了漏洞:整個奧運村週邊只有一圈高度不足2米的鐵絲網,村內沒有照相機、沒有探測器、沒有路障,大門口幾個懶散的門衛居然沒有配備任何武器,為數可憐的巡警都不足以點綴那麼美麗的奧林匹克公園,於是讓一些早有準備的人有了可乘之機。但悲劇的真正原因是多年來懷著宿怨的兩個民族之間微妙和複雜的政治鬥爭以及由此而帶來的各種複雜的利害衝突。

  實質上,真正受到傷害的是奧林匹克運動,和平的神話終於被打破了,奧林匹克不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了,這次事件表明,奧林匹克運動被捲入了當代危機四伏、動蕩不安的國際政治格局之中。

  而真正值得人們去紀念的不僅僅是這次事件帶來的奧運危機,還有那9個年輕的以色列運動員的生命,當他們抱著為祖國增光的崇高理想和對奧林匹克精神的嚮往來到慕尼黑的時候,他們可曾想到等待他們的竟會是死神呢?神聖的五環旗沾染上了鮮血!自此,從那屆奧運會以後,各屆組委會組織者均相應的增加了警力和一些必要的防衛設施,以防止類似情況再次發生。

  值得一提的是,事情發展到後來還有後續報道。事發後半年,一組以色列特種兵悄悄潛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對寄居該地的“黑色九月”總部進行了血腥的報復。這次刺殺行動的負責人正是後來成為以色列總理的埃胡德·巴拉克。他對手下說:“殺死我們運動員的那些人將死在他們的床上!”慕尼黑慘案發生後的10個月裏,至少有9名同慕尼黑事件有關的巴勒斯坦人遭到暗殺。這一行動持續了幾年,直至慕尼黑事件的主要幕後人物7年後在貝魯特被汽車炸彈炸死。

  慕尼黑奧運會的慘劇後來被多次搬上銀幕,凱文·麥克多納德Kevin MacDonald于2000年就拍攝過一部反映這起恐怖事件的紀錄片《九月的一天》for One Day in September,該片還獲得過當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

  而就在本屆雅典奧運會開幕之前,曾因執導過《辛德勒的名單》和《拯救大兵瑞恩》而獲得奧斯卡獎的好萊塢大導演史蒂文·斯皮爾伯格 Steven Spielberg,也宣佈要以慕尼黑奧運血案為題材的影片,提醒人們戰勝仇恨,忽略種族差異,遠離政治是歷屆奧運會努力追求的目標。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