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有比一個外酷內甜、優雅又通情達理的十六歲女生更令人覺得世界無比美好的呢?

 她十六歲以前的生日,我完全都不記得是怎麼過的,我猜她也不太記得。大抵日常的祝福形式都不會缺,所有小小日常的願望都小小日常的實現著。於是在她十六歲生日前夕,她睡了以後,我繼續看完那片影碟,間斷的讀碟就是會有那種讓劇情給懸著心,沒著落的感覺。有的影碟可以從二倍速到三十二倍速快跑,一如這個討厭的選舉季節巴不得倍速快跑到結尾揭曉。但這部片子不容我撒丫子奔,從第一分鐘就把我給定住了。
 這片碟的簡體字幕翻譯一蹋糊塗,看得很吃力,本來隨時準備放棄,OS只要劇情發展讓我賭爛,就關機睡覺。結果竟是來回看,非把這十六歲的丫頭說什麼都弄清楚了,再往下走,我竟是跟JUNO來勁了,拼到最後一個鏡頭。

 第一場戲就是朱諾驗孕,這丫頭看似有點野,有點酷,胳膊上掛吊一家庭號柳橙汁猛灌,到藥房買第三支驗孕棒,在洗手間裡終於確定中獎,靠,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生開始有點慌。坦白說,我也有點慌。

 然後導演交代了兩件事,對我來說,都很重要。其一,這事兒是怎麼發生的?男的是誰?其二,朱諾這孩子的家庭長什麼樣?導演透過朱諾第一人稱的鏡頭敘述,竟讓我的情緒沒那麼波動。那事兒,倆孩子辦得很認真,都是他們的第一次,不浪漫,在一單人座老爺舊沙發上,沒有你愛我我愛你扣死門兒的段子,事發之後那丫頭一肩承擔,沒那男生什麼事。朱諾的爹是個老芋仔,親媽跑了,新媽生了一小妹,乍看之下像是個典型的美式「機能障礙」家庭,問題少女的通俗戲。那有啥看頭?這可是得了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獎的。

 接下來的劇情發展讓我入迷了,好吧,是演朱諾的艾倫佩姬酷得更讓我著迷,怎麼會有比一個外酷內甜、優雅又通情達理的十六歲女生更令人覺得世界無比美好的呢?她的個性和態度使她所面對的似乎不再是一種危機或災難,她和電影裡棒透了的配樂將少女懷孕生子原本可能一件破事兒轉變成了人生、家人與愛情最美好的練習曲。好吧,對我這種瞎緊張的入戲觀眾來說,這比「鬆了一口氣」還好一百倍。

 打從嘗試自行墮胎到接受死黨出的「夭蛾子」決定生下孩子找領養家庭,到跟老爸繼母攤牌,再到跟領養的夫婦度過挑戰,最後最後才跟那男生真情相對,沒有灑狗血雞毛子喊叫,如果硬要挑剔,只能說一切都太入情入裡,太有為有守了,家人朋友都既講理又正面又支持,可這是喜劇嗎不是?我們這個誇張一切撕裂因素的煽色腥重口味社會,難道不正是需要有情講理的喜劇邏輯嗎?朱諾的喜劇是聰慧的個性的喜劇,最讓我折服的其實是這十六歲丫頭開朗向前的大無畏。酷必了,尤其她眼睛嘴巴都說話的時候。

 看完了影片,忙不跌上網訂購劇本,天都將亮了,去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十六歲壽星,我猜她的生日願望是打籃球能繼續長高幾公分,今年當正妹。正妹當然好。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