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報導,十六歲的比利幾年來飽受同學霸凌,視上學為畏途,校方漠視和隱匿不報惹惱比利的父母,將教育局和施暴青少年統統告上法院。比利的父母只想讓孩子能快樂地上學。

阿肯色州費耶特維市一天早上,上高二的比利和妹妹在站牌等校車。校車上一對兄弟,一人揮拳痛毆比利,另一人拿手機拍下施暴過程。比利被打得搖搖晃晃,暴力過程在比利妹妹尖叫聲中停止。施暴的兩兄弟帶著手機到學校向同學炫耀。

十二歲起,比利就成為霸凌目標,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許是他長得太高,也許是戴眼鏡,也許打人的學生只是覺得無聊。

比利遭霸凌,最早是一個男孩打電話給比利,要他買情趣用品,比利告訴母親潘妮,潘妮再通知對方的母親。隔天男孩給比利一張名單,上面列出廿個想扁比利的男孩。潘妮通報校方後,比利的下場更慘,被拖進廁所痛打。曾有一個男孩在校車上打了比利,但是校方竟要比利休學。

上木工課時,幾個男孩向一個大塊頭男孩造謠,說比利講他母親壞話。大個子男孩海扁比利,比利當場昏過去,還縫了好幾針。同一群男孩在網站成立一個「討厭比利」的社群,上面寫「沒有人有喜歡比利的理由,他太娘,一個沒人愛的同性戀」。

沃福夫婦收集所有兒子遭霸凌的紀錄、警方備案、驗傷單和照片,可是所有比利讀過的學校都不願道歉。甚至有學校認為比利會被欺負是咎由自取。

忍無可忍的沃福夫婦將教育局和對比利施暴的學生全告上法院。沃福家聘請的律師說,他們要的不是錢,而是要凸顯校園安全的重要性。

【2008/03/26 聯合報】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