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前一天,心亂糟糟,吃飯前出來走走,行至健安新城,遇一張爺爺(86),出來溜狗,犬名:來利(5)黃金獵犬。

來利有52KG,是一條肥胖的黃金獵犬,頭毛是卷的,迎風飄逸,遠看,還以為是萬獸之王「獅子」呢。說是溜狗,還不如說他是坐著吹風,發懶。張爺爺,精神抖擻,思慮清晰,中氣十足,和藹親切,愛開玩笑,口音超重(…),是位風趣直爽的老人家。

這大狗來利,很愛撒嬌,隨地打滾,任人摸肚,會坐下、握手、換手和…躺著握(一個跩)。喜歡撲人大腿和假咬,以表示其天性的「熱情」(媽啊!),如同個『大小孩』一般,令人消受不起,連我小腿肚都烏青了,張老伯每次都快拉不動:「來利,怎麼那麼沒禮貌。」「喔喔,他愛上我囉!」「拿回去養吧。(玩笑)」「養不起啊,你家的寶貝蛋…(汗)」。喔,有一點:他是條狗『公公』,閹過的啦!一身肥驃,在家活動,最是喜歡:1.擠人下沙發,和2.擋住通路(爆),聽說頭上有個「聰明骨」,讓我摸了一摸,嗯,不可信是也。

與「狗主人的對話」重點摘要,可套用於所有情況和狗種,大家紙筆準備一下,記一下筆記吧:喔!好可愛喔!幾歲啦,好乖喔,好聰明喔,好有個性喔,好友善喔,會不會咬人?男生女生?叫啥名字?用力叫牠,來,坐下,握手,提到『特色』很讚喔:好蓬鬆、好多毛、好少毛、好尾巴、臉很可愛,腿好短啊,好苗條啊…,關心健康:要減肥、要少吃,年紀大了要注意疾病,定期做心臟健康檢查…,順便陪著狗主人,裝作天真貌,跟小狗狗「說說話、談談心」,四目相對…,做做人犬之間的『心靈交流』(?),真是個外人看來「愚蠢至極」的舉動啊,內行看「門道」啦,這就對啦,交心啦,福氣啦,玩狗要「看主人」啊,也要懂得「看狗」呦,這樣子,有歡樂到啦!

張先生特別說:「來利他有時看到別人,理也不理。」我身上有狗味嗎?哪來的啊!『白仔』都翹掉整整兩個月囉,唉。上次也是一隻瑪爾濟斯『毛弟』,死巴著我的腳長達二十秒,捨不得我嗎?愛上我了嗎?這些死要飯的小公狗,我可是個堂堂正正的『人』啊!養狗十年,培養出的的眼力和逗狗能力,嗯,自認還有75分吧!

唉,來利這小子,可是個討債的,髖關節有毛病,台北醫不好,轉介到台中去,花了十數萬開刀、復健,欸,說巧不巧,前面來了一位小姐,也拉了一隻英姿颯爽的黃金獵犬,過來了,兩隻好「碰友」(男VS男,開玩笑的,XD),繞來繞去,聞來聞去,打來打去,上來上去(?),繩子都糾纏在一起了,難分難解啊,總算不撲我了,呼。

因為是0321,晚上近18點,離新總統出爐,已然不到24小時啦,張爺爺與我,這一老一小、一外省一客家,一藍一綠,也不知不覺地,話題帶上了政治的色彩囉!精彩了,因為連我,也不知話題會往哪走啊!好端端的,怎突然地…唉,手心冒汗囉!

我發揮了「好聆聽者」的態度,多多學習,畢竟,能和一位86歲、頭腦清楚的長者,又是外省人,一同聊聊政治,真是「砂山」我打從娘胎裏「第一回」啦,福氣啦!呦,真新鮮。拼著飯不吃,也要捨命陪君子啊!不同的觀點,就要以開放的心胸去接受啊!只是,那狗「來利」被晾在一邊兒,有點兒落寞地,望著來往的人車…(肚子餓了,怎麼還不回家啊…爺爺?我肚子餓了…肚子餓了…)

他說說,我聽聽,拉拉雜雜,說了許多,中間夾雜的方言還真難懂…,不過只要有「心」想要理解,自然可以化解許多溝通上的困難。我個人,聽了張爺爺一席話,有點震驚,因為他說的,和我平日自我父母那邊接受的「政治理念」、「意識形態」,實在相差太多,族群之間的歧見之深啊!有機會,怎能不聽?

砂山用心聆聽張爺爺說話,也間或做出「適度回應」。他說了不少,總結就是:他覺得「外省人」受夠「民進黨」了,心中不平至極啊!而不滿主要來自:
①我們可不是自願來的,吃了抗戰、內戰多少苦啊!
②我們隨身帶來的金條作為抵押,才可以向美國借錢,否則大家餓死唄。
③老兵花費青春和生命保衛台灣,建設台灣,不然,要送給中共,早在40多年前,就雙手奉上了,何必等現在才「賣」,真是頂可惡的「紅帽子」,欲加之罪。
④可憐老兵,民進黨要津貼變6000,無房無地無家人,這怎麼活啊!殘忍!又不像老農,有地有房有家庭…唉,用完就丟,沒人性。
⑤綠營撕裂族群,政治言語刺激,罵「中國豬,滾回去!」張爺爺憤愾地說:「都住50年了,大陸那兒怎麼回得去?」「對啊!」「這邊要趕我們走哩!」「嗯,意思就是,就叫你們去跳海吧,台灣海峽吧!」「對啦!叫我們去跳海哩!(怒)」
⑥老蔣保衛台灣、小蔣建設台灣的『豐功偉業』,不可忘呦!
⑦「白色恐怖」是因為真的,「匪諜就在你身邊」(我咧!),假使不動員戡亂,台灣早被匪諜滲透了…
⑧呵,李登輝是共產黨,又是日本人,可惡!出賣自己的朋友,自己平步青雲…(嗯,張來利的爺爺,您是國安局出身的嗎,懂真多啊!)

呼!原來,這就是「外省人」們的想法啊,以小看大,以管窺天囉,平常在全「本省人」的環境,可是難得一聞呢,嘻。

張爺爺語重心長地說:「可大家,我是江蘇人,再這裡住了50年,你客家人,也住了二十幾年,以前你的祖先,不是也從大陸來的嘛?大家原本都是『中國人』(WOW!),在同一塊土地上,大家和和氣氣地,交交朋友嘛。何必你看我不順眼,我跟你大眼瞪小眼哩。現在搞台獨是最要不得的…」我回頭,想了一下,再次面對他,笑說道:「嘿嘿,張先生,我這一票您難拉的,不過,我敢肯定,那小鷹號是…」「是不會來的!」「哈哈(陪笑)不會來的…哈哈…(乾笑)」我XYZ咧,3月18號,就從橫須賀港秘密出發的小鷹號,此時已在台海邊緣啦!哇哈哈哈…他又說,美國最壞,要我們買他們武器,所以制衡台海,不過,和一位八旬老人可以談到「小鷹號」,另我對他之見識,眼界刮目相看…

不過因為他的江蘇口音(上海腔?),爆重的(我有點『乾隆下揚州』的感覺吔,妙啊!例如:「白菜」,他說了十次我才懂啊!),所以我想,他可能也沒有什麼機會,和本省籍年輕人(例如:在下小生我)聊聊天、磕磕牙、談是非吧,今晚啊!對兩人都是個超好的的時機,和超寶貴的經驗呦,我這厚生晚輩見到了長者的風采,也長了不少『見識』,所以,最後,我謝謝張爺爺:「謝謝你告訴我這一些,很多以前我無從得知的觀點。我會好好珍惜此緣份的…」挖到寶囉,了不起啊,大家握握手吧,我先伸手(女士優先),他連忙將右手的狗繩換至左手,兩人用力一握!,相視一笑,交心啊。

臨走之前,我回他一句:「好,我回去,好好考慮一下。」他也笑笑,覺得很好,兩人說了再見,他家人也來了,牽了狗,他說他家住在健安新城幾樓幾號,(真是夠了啊!爺爺!)我說:「肚子餓了,快回去吃飯吧,後會有期。」「你也住附近啊,後會有期啊。」

原來,天天出門溜狗,不但可以讓狗狗交朋友,現在,連「人」也交上朋友了,真是…,怎麼在我們小白「仙逝」之後,我才得以領悟到這一點上呢?命也,運也,時也(嘆)。

今天的感想是: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只是需要晚輩去「費心挖掘」,別把一切,都當做是理所當然的喔!

又,感覺是:人生路上,處處生機,與人交遊,樂趣無窮,YEAH!今日又達成一(元)『不可能之任務』。

最後,老爸聽了我回去,大略一說,淡淡回了一句:「外省人的危機意識起來了。」(驚)玄妙啊!老爸!何等心機,口出此言啊!

我說過:「我回去好好考慮一下。」嘿,我要投綠營,以台灣之名入聯,這就是民主的珍貴,好好享受吧!時候不多了:「伙計們,你們愛投誰,就投誰吧!」THE END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