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早上九點半,SF就回到家,開門,進去,一抬頭,見著兩老以詭異目光…不懷好意地,瞄了她一眼,並肩竊笑離去。(真愛演啊!),SF不為所動,笑了一笑,意興風發,單手抬著皮箱,就直奔自己房裡,只見老友一人,以大字型攤睡在其床上…

她輕輕地擁抱著老友「嗨…」,他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地說:「妳快去沖個澡,休息一下…」起身想走,SF繼續抱著他,不讓他走,輕笑一聲:「呵,看來你的一天…還未開始呢。」(言下之意是:妳自己的--很.充.實?嘖!)悲啊,老友。SF拍了拍他的背,說:「嗯,真不習慣…」,笑著走開…放他一人,獨坐床上。

老友在心裡偷偷罵道:「喂!得意忘形了啊,這還我教妳的呢!」不滿之神情稍稍露出,SF察覺,問道:「怎麼啦?你?」「昨天在他們面前,我鬧了點小彆扭。」「什麼彆扭?」老友傻笑:「嗯…不知道啊!」(高明啊高明。)(『喔,是你「欺負女生」喔。』『閉嘴!』)又說:「昨晚我忙了一夜,沒睡。」SF柔聲道:「好好睡吧,回頭再叫你吃飯…」說完,翩然離去。留下老友暗自捶胸頓足,一想至其「關鍵處」,只有咬牙忍住…怒極反笑…「哼哼!」

(他對我說:『喂,你夠了,SLEEP吧,孩子,才兩點呢!』想支開我是唄,瞧我礙眼唄!(怒)我回:『不,是一點,才睡2HOURS,一個昏。』)

暗罵一句:「DAMN IT!」老友只覺心中蠢蠢欲動,胸中血潮翻湧(欸!)連忙深呼吸十數下,不斷撫胸,企圖平復自己心情…「其他女人的味道啊!哼!」(沒用了你,媽啊!這是『個人作孽個人擔啊』,量小非君子呦。)他又命令我:「睡!快睡!命令你十秒內入睡,一、二、三…」

隔壁浴室中,SF正在淋浴,由室中傳來了哼歌的聲音,老友維持大字型睡姿,胡思亂想,一會兒,SF圍著大圍巾出來,打開那卡皮箱,自顧自的說了一句:「嘻,帶去的衣服都沒動啊。」呦,意味可深長的啊。老友望著天花板,淡然道:「都脫光了,何必換睡衣了嘛…」SF捉狹笑道:「嘖嘖,你,生氣了啊?」見他不為所動,SF拍拍他的臉頰,又說:「呵,才不告訴你咧!」,俐落地在床邊穿上居家衣服,又飛也似地--走了,期間老友,閉上雙眼,一動不動,恍如禪定狀態,可心裡頭一直哭鬧著,說:「故意的…妳一定是故意的…XXX!…故意的…來氣我的…妳故意的!」

轉換心情,老友如夢遊般起身,打開MP3裡的「BERRY WHITE自選自用集」,從外接喇叭傳來了,既低沉且性感的優雅男低音,「嗯…。」老友專心,調了「一下」等化器,好不容易滿意了,一回頭,只見SF眼角帶笑,說道:「你聽這,幹嘛?」老友背對她,小聲答道:「做愛音樂啊。」放好音樂,走人,SF從背後叫住他:「其實我想說…謝謝你…」老友回道:「我才要『謝』妳呢!」(『3點,伙計,才三點而已,SF一來,您就醒啦!』『絕無可能錯過這場好戲啦!嗯,音樂給他放下去,香水給他灑下去…』『喂!』)老友補充道:「我要謝妳,是因為妳昨天信任我,覺得我可靠…(臉紅)」SF無心機地說:「你才是呢,什麼『人情留一線,以後好見面』,所以我才能…得以如此開心地,度過昨天這一天。」唉,兩人相對,陷入個人思緒之中…老友,您醒了嗎?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