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求我去乞求她安慰我,還是我要去安慰她?
是請求她原諒我,還是我必須去原諒她?
是要她停手,還是我要停手?
是她要消失,還是要我消失…」 BY 某夜.老友

「有『獅子生態』可以看嗎?」好戲連臺啊!我又自個兒醒了…BARRY WHITE,真是好樣的,下次「一、二、三、四、…」的時候,就用他的情調音樂助興唄。老友走進浴室,一邊緩慢地脫衣,一邊說:「她還說他聽過歌劇去配呢…死雞貓子鬼叫,這哪門子…」哪門子『女高音』啊?呵。老友啊,人啊,各有其所好啊。「你,快睡吧,我也要…」,老友進入浴缸,全身沉入,躺下,只剩下鼻孔以上在水面上,再睡就要溺死了,你!「YEAH!爽!」,兩隻手撐住邊緣,稍稍調了一下位置,又開了一點熱水調溫,再躺回去,閉目養神「唉~」。

一會兒,SF來了,看著老友,未語先笑,欲言又止,老友懶懶抬頭道:「嗯,好容易放了這麼多水,要不要來『共襄盛舉』一下啊?」(咦?欲縱故擒?)SF平靜道:「唉,不了,我洗過了。」她蹲下,伸手把金鍊子還他,給他戴上。

SF幫他戴好,站了起來,但不想馬上走…,期間,老友繼續閉目養神,SF說:「『她』看到它的時候,笑出來呢…真是…,不過那墜子--還不錯。」老友爽快地說:「那就拿去吧。」低頭,摸摸鍊子,墜子已然收起來了,小聲說道:「很沉地…」(高溫之下意識不清了?)SF隨即離開(呦!欲擒故縱!),去拿那墜子去了。

老友繼續維持漂浮之姿,在熱水中悠哉悠哉…半晌,「唉。」嘆了口氣,起身,調整了一下姿勢,之後繼續倒下來睡…(『這是耐熱比賽嘛?小心你的子孫…熟了。』『去你的!你咒我啊,好,放涼水囉。』)

老友在浴缸中,慢慢靜不下來了,打了手機給SF,無聲電話,SF問:「嗯?你要什麼?」「沒事,想知道妳在幹麼?」SF開心答道:「我在寫日記,是你教我的法子,很好呢…」「振筆疾書吧,讓我聽聽。」「呵,說著電話還能寫嗎?省電,我掛了。」SF可忙著呢,別鬧了吧你,老友。

老友突然問我:「你看過假庫西嗎?」起因是我在一旁喃喃自語說:「好想要一個浴缸,可檜木的動輒一萬。」「上網買吧,說不定可以免運費呢。」「看過才知道啦!」「你年紀輕輕的…還蠻懂情趣的嘛。」「唉,我家的都被我爸打掉囉--節省空間。」「…(忍笑)」「我想學日本人嘛。」「日本人的浴缸,蹲著進去…還真省水哩。你到底看過我家的假庫西沒有?(燦笑)」真是愛現的人,我說:「喔,噴噴嘛,在模擬市民有看過喔。(酸)」「YES!」「癢癢?」「不會,很爽快喔…(背景音啟動)」「奇怪的地方爽快?」「NONO,應該說,全身都變成了『奇怪的地方』了!哈哈哈!WOW!」「……(氣結)」

他心情一好,又想去煩SF「呦!SF!」「嗯?」人家真是脾氣好,好脾氣,「我們家的假庫西,好用嗎?」明明自己正在用了,他到底想表達什麼?「當然!我們家除了你以外,每個人(?)都玩過了,這台是新的啊!」老友爽歪歪,語無倫次「哦,早知到,送來第一天,大家一起來『共襄盛舉』(?!),就可以一次搞定…(啥?)」SF冷靜道:「省電,我掛了。」老友啊!唉唉,您別挨罵了…『伙計,別折騰我了,好不?』,在假庫西之下的老友已然成極樂狀態,又打給了SF:「欸,不錯用喔!」SF笑了,她回:「終於知道了吧!呵…你以前不是說你『不喜歡』?」老友想想,慢慢說:「一點點可啦。」SF:「省電,我掛…」「……」老友又嘆口氣,閉上眼睛。(『為何花錢裝啊?』『別人送的唄!』『啥子!』『唉…』)

一下子差點睡著,好巧不巧,老友被手機驚醒,SF打回來:「喂,你手機小心別濺濕了,放你身後,有一個圍起來的地方…(?)」老友將信將疑,回頭一看:「真的有吔,是誰的IDEA?妙!」「老爺子的吧,老早就再那兒了。」老友好奇,翻動其構造「好,好…」「嘻。」她聽著,輕笑一聲,老友連忙道:「好了,您忙您忙,我省電,要掛了。」浴室一片寂靜,只聽見水聲隆隆,老友不覺…(啥?)

與老友提到,想起某晚,家裏正在看「動物星球頻道」,我白目問了一句:「有『獅子作愛』的鏡頭嗎?有要叫我看喔!」老爸頭也不回,淡淡地說:「唉,才三秒就結束了,有啥子好看的…?」老友聽完:「馬的,觸老子霉頭,可知獅子的『前後戲』,可是一流的『勇猛』呢!」我回他一句:「YEAH!母獅猛啊!」「唉。」公獅加油!我等著看好戲呢!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