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in't BAD!」Max 一把向Darryl的胸口推去,將他摜到柱子上,Darryl抓緊胸口,眼中怒氣猶如即將爆發一般地,回瞪Max,Max見狀,心頭火起,「So, what's up?」一拳卯在他右臉(左撇子),Darryl踉蹌倒下…。一夥人離去,Tip回頭,以憐憫的目光看了他一眼:「Excuse me, brotha...」,Darryl刻意別過視線,慢慢站起來,套上斗篷,回頭,獨自離去,身影消失在寒冷的夜風之中。THE END。】

老友:「喂,下面呢,該不會沒有了吧!還有很多,不是嗎?」我說:「呼!寫這個真累。」他笑道:「對啊,字斟句酌的,像小說一樣。」「這個才是『真』結局呦!如果照常理來推斷…」「歌都還沒唱、舞都還沒跳就完了,啥子!麥克呢?」「下面沒有了。(燦笑)」「喂!你這個『太監笑話』到底要講幾次才爽啊你!不好笑!」「這不是你的『最愛』嗎?」「哪有,是你先講的,你傳染我。」

4/3,今晨之「天啟之聲」很長,我和老友共創一齣:【Darryl的內心劇場--偽.『BAD』結局】,老友HIGH起來,玩得十分高興,一直要問:接下來怎樣,還擅自加了一些無聊的設定,唉,容後再敘。我說:「欸!這一些雞零狗碎的東西,你還玩得這麼開心!幹麼哩?MJ要說的話,早在MV中,也在我們之前的對話中,不就全都說了?其他的,只不過是『狗尾續貂』罷了。」

老友裝白痴道:「我就是喜歡嘛,長這麼大,也沒寫過什麼同人誌的,今天這樣,機緣巧合,完全是因為有『愛』啊!有『愛』,能創造出不可能的事…」我說話了:「好,那麼就來一段Darryl淋浴的場面好了,讓我們看一下他少男的軀體…」「還少年哩,都快30了,熟男一枚,嘖…嗯,尺度是?」「背面全裸,怎麼樣?您的守備範圍?」「內!」「OK!就這樣,說好了!」呵呵,兩人的『粉絲執念之妄想模式』,今天,可馬力全開啊!

【Darryl回到家,看見媽媽已經回來了,正在電視機前打盹,他放慢、放輕腳步,走到廚房,從冰箱裏拿出了三明治和蘋果,拿到了房間去吃,聽著外面電視的聲音,Darryl坐在床上,啃著冰冷的三明治,望向那一箱帶來的行李,嘆了口氣,躺倒在床上,就這樣原封不動,丟著不管算了,反正,總還是要再『回去』的。】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一:老友說:「Darryl只要走在家裏時,都會刻意放輕腳步,因為,從前『爸爸』只要一聽見,孩子在家走動跑跳的聲音,就會開始破口大罵,進而…。」「這,是教主他本人的親身經歷吧?RIGHT?您真內行啊!」我又問:「『爸爸』?」老友笑說:「天要下雨,娘要嫁,沒法度啦!」

老友之無聊設定之二:蘋果。我說:「向Mr. Big致敬嗎?」「他吃花生吧!你!這沒什麼,我以前愛吃蘋果,當早餐、當宵夜,但自從你說『林檎』不能吃以後,我就…」「唉,天底下的水果多得是,少一味不會怎樣啦!」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三:我說:「懶得打開的行李,你在抄哈利波特第幾集啊!」「你聽我說:那邊是那邊,這邊是這邊,他不想要再去『想』了,兩邊,差得太多,他也不想搞混,就這樣。」「可他一個人,要承受這中間的斷裂。」「對。」

【Darryl躺著,瞪著天花板,發呆了好久,一會兒,他從床旁的書堆抽出了一本…(「PLAYBOY?」「沙特的『嘔吐』。」「算了,隨你。」)…抽出了一本「金枝」(The golden bough),雖然Darryl還不想做個人類學家,但他一向喜歡『故事』,喜歡『聽故事』,他打開了檯燈,嗯,還能用,起身,走到桌前,拉開椅子,坐下,隨意翻開一頁,讀了起來…】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一:老友:「沙特的『嘔吐』啊,嘖嘖,您看過嗎?」「那種厭世感,蠻適合我們的主角。」「我看,你只是喜歡『它』的書名吧。那種存在主義的,看了更想死…呵。」「引一句看來的書評:『…對自己做為純粹偶然、隨機的存在,所感到憎惡…』,符合我們Darryl的心情,那麼『金枝』呢?你覺得呢?」「那就像是『教主大人』會去看的書嘛。」「何以見得?證據拿來?」「若非如此,你自己何必有此設定?」「只是我自己個人偏好罷了。」「欸,害得我也想找出來看看了,我們開個讀書會好吧!」「算了,沒那個閒情逸致。好啦,不然這樣:因為教主常常陷入『SHAMAN狀態』,所以應該會對神話、巫術有興趣才對。」「好,算是說服我了。」老友終於服氣。累啊!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二:老友:「躺著看天花版,是『BEAT IT』嗎?」「他可沒衝出去跳啊!」「呵,也對。」

【房間很冷,冷到他無法專注於書上的字句,他起身,再行李中翻出了毛衣背心,套上,再穿上他最喜歡的冬天外套,好一點了,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了白金懷爐,點起,蓋上,放回絨袋,再擺進右邊口袋。】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三:我說:「家裏好冷啊!」老友:「窮嘛,暖氣省點開。」老友又說:「他最喜歡的冬天外套…直接抄『MAN IN THE MIRROR』嘛。」「白金懷爐就不是抄襲了。是我以前有的一個。」「教主大人會有那種高級日貨嗎?」「您真是愛說笑,要是我說:Darryl他拿出了暖暖包,不是挺爆笑的?」「沒有他看「PLAYBOY」來的爆笑。」老友不知在得意什麼?我正色說:「並沒有這回事!」「嘖嘖,真是不懂男人…」「是、是。」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四:「那件毛衣背心,是鮮黃色的嗎?」「真是夠了!唉!」

【看了一陣書,Darryl嘆了口氣,起身,經過客廳,全黑,寂靜一片,空無一人,到了廚房,他找到了水果刀,洗乾淨後,拿張紙巾擦乾,包著,拿進房間,他坐在桌前,拿起了桌上的蘋果,用水果刀,專心一意地削皮…腦中突然閃現:蝴蝶刀向前劃過、刺去…手上削的蘋果皮斷了,他瞪著斷掉的皮,許久,抬起頭,嘆息一聲,鏡頭照著他的背影。完。】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三:看到『完』字,老友氣到了,怒極反笑:「你以為我沒看過小津安二郎嗎?『晚春』還『秋刀魚之味』,直接抄啊!這樣子,不搭軋啊!」「不然你說怎樣?」

老友的無聊設定之五:「Darryl嘆口氣,放下蘋果,摸向床底,一把用手帕包好的蝴蝶刀,還藏在原來的地方。」「喔~」「他打開刀,檢視了一會兒,刀口仍舊非常鋒利,在燈光下閃耀著一線光芒…」「打開?」「他隨便甩,會掉幾根手指頭吧!」「喔~生疏了。」「…一甩,收回,他順手放入右邊的口袋。」「好爛的伏筆,否決。」「…還好吧。」「呵,不然,您等著,我一定會讓您的小Darryl,死的非常慘,非常壯烈!(邪邪地笑)」老友張口結舌,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所以,我看他還是跳下來,變身成麥可好了,更正更正。」「嘖,膽小鬼。」「不准你傷害他少年的軀體,我.不.准!」「呵,您的守備範圍夠廣嗎?CAN YOU DIG IT?哈哈哈哈哈…(悚慄調)」「喵,我寒了。STOP IT,來人啊!給公子吃餅。」

砂山之無聊設定之四:「若MJ不跳下來跳舞,那麼,打賭馬丁史柯西斯會教他們『兄弟相殺』,死到一個不剩,RIGHT?」「50%機率啦。」老友又說:「讓我想一想,OK?」他慎重道:「我餓了,暫停。」「完。」
『終於完了,BABY。』

延伸閱讀:『知音難尋』系列:與老友之『麥可傑克森』雜談手記
◆老友.好奇為何我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上篇)
◆日安.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中篇)-- 德瑞(Darryl)之內心風景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下篇)-- 麥可之內心視界
◆老友.與砂山雜談麥可傑克森經典MV『BAD』【偽.『BAD』結局】
◆砂山的CD塔崩塌--兼談『麥可傑克森之夢幻逸品歌曲集I&II』(上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