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昨天笑MJ也笑得太過分了吧!」
「呵呵!」老友說:「MJ為人所笑,也不是你我的錯啊!」

我認真地說:「可是,身為粉絲,總不能『帶頭恥笑』吧!應該以身作則,以正視聽才對。」

老友見我生氣了,也正經起來:「你人在國外,我看你根本沒有經歷過那一段吧,『世紀大審』,羅織十一條罪狀,最後一條一條地宣告『無罪。』,可是之前呢,我們這邊天天播,天天鉅細靡遺,播到煩死人,不看都不行…

…你可知道,我當一個長年的MJ粉絲,還會被人,不相干的人喔,給指指點點:『怎麼一個大男人還這樣!呵呵!』異樣的眼光,無情地刺過來,還有人自願在我面前,每天邊恥笑,邊報告詳情的…我和你,和別人,還不是從小就看著他長大的,你說我能怎麼想?怎麼跟別人辯白?有用嗎?若不是我被『為人所笑』,就是我要『跟大家一起笑』,你知道嗎,我的心情…

…哼,他有罪嗎?天曉得?我只知MJ他現在是『無罪之身』,恭喜他了。」老友,冰冷地結束這段話。「本文完。」

我急忙道:「喂!砂山我作者的話才說一句,就被你剪光啦!息怒息怒…不過,這樣的痛苦日子,不會再降臨到我們這些粉絲身上了吧?」

老友埋怨道:「當他的粉絲,真的很痛苦吔!真是一個…一個不懂得為自己辯白的『大白痴』!!加上他本身長期的奇言異行,和偏頗的媒體報導,越來越讓人認不出來的造型,和他專輯愛出不出的態度(炸)…

…喵的!所以說,我們粉絲這樣的行為,是『苦中作樂』啊!不然要怎樣!你說啊!去他家前面舉牌子,喊道:『WE LOVE YOU,MICHAEL!』瘋了,真是瘋了,他們懂什麼?一堆蠢蛋!一群愚忠的白痴!!」

老友喝口茶,接續道:「是人,總是會犯錯,但整件事,我實在想不透,想不透…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有時會想,若我是『他』,我會怎麼做?對世間人的冷峻苛評,會有什麼樣的防衛心理,是戰,還是逃?對自己的看法呢?是不是土崩瓦解了,懷疑自己的一舉一動,動輒得咎,所為何來?和周遭人呢,他有可以信任的人嗎?他會不會如驚弓之鳥,日復一日地擔心誰又要『背刺』他了,虎視眈眈地又要吞掉他了,一個人,何以能承受這些,再怎麼樣,他也只是一個人類啊。」

我說:「在煉獄中行走的人類。」「對,願他能早日安息。」「人家還活著呢!」「喔,我認為MJ他是不會再出來做LIVE了,身體和心靈已經全然支離破碎了。」「你說他在演唱會『EARTH SONG』的『橋』掉下來的那段?他沒事樣啊!」「沒事你個頭,你去試試!三條命也不夠你試!OK?他幹麼這麼倒楣啊!真是災星一枚啊!沒變廢人,我覺得是幸運過頭了。唉。」

我企圖緩頰道:「希望MJ他能在家頤養天年,享天倫之樂。」「難啦!MJ這個人啊,還想『回來』…以我們粉絲的心情,當然大聲說好,但…」
老友在「擔心」了,他是個正真正銘的大粉絲,他怕MJ的復出失敗,LIKE HE DID IN 2001。怕他再受到傷害,怕他以後『真的』永遠不出來了(泣)。

剛好他暫停了一下,毫無招架之力的我說了:「好了,今天太沈重了,休息一下。」只聽到他歎一口氣:「好,休息。」

050523_michaeljackson_hmed_3p.h2

這才是我和老友印象中的「麥可傑克森」啊!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