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47684501

老友說:「呀!抱歉,阿兄不是故意要露餡兒的,只是褲子的鬆緊帶太鬆了!」請努力加餐飯啊!老友,又變瘦了嗎?…還是說:「您穿到SF的阿嬤褲褲了?」「你別誇張了,我眼睛不好也有一個限度!」「您再誇張一點,我的眼睛可就可憐啦!」「嘖!」

老友突然,哪壺不開提哪壺:「唉,我真羨慕你可以和『他們』,有如此『親密的關係』啊…」啥子?引人遐想啊。「何必這麼說,您才是『五子登科』,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缺呢!」

「可,我覺得好寂寞啊…」「你有我啊!」「唉…也對。」老友輕嘆一聲,倒頭睡去。

小鐵看他離線,對我說了:「你和他的默契,真是超好的!」「好又如何,我們只是朋友,不是『碰友』喔!」「真可惜,沒法子『陰陽調和』,嘻…」「YOU SHUT UP!(爆)」「好啦,我知道很難笑啦!」

我說:「嘿,聽說你都摸黑在房間行動,摸來摸去不用開燈,是嗎?」老友楞了一下:「啥?聽誰說的?」「有錢人吔!別說你是為了省電喔,會笑掉我的大牙喔!」老友說:「其實我家到處都有很小、很省電的照明,要用的時候隨身攜帶,蠻有情調的。」在我腦中浮現了『冰塊燈』。老友說:「那笨重的爛東西!小子,『燈籠』你有沒有聽說過?」

突然靈機一動,我說:「OK,我瞭了,插電的燈籠,RIGHT?」「對,如果你只是要聽聽音樂、整理房間、跟人聊聊天,用這種燈就夠了,很有情調,比全黑再亮一點,就不用開個醜陋的日光燈了。」「也對,下次去IKEA看看。」「不過你讀書、寫字、打電腦,還是要有充足的燈光,而且不能閃光喔。」「是。」還真有威嚴哩!老爸(?)。

我又問:「嗯。那你白天呢,窗簾會拉起來,暗摸摸,猶如吸血鬼一般地生活嗎?」因為他晝夜顛倒的人嘛,問一下,沒差。「NO,還是自然光卡好,不用錢,又亮,要善用雙層窗簾啊!GOT IT?」「NO!我家只有單層。」「……算了,忘了吧!」

「舔一舔,泡一泡,轉一轉,OOPS!轉的太過分了!」我把整碗黑色的糊狀物端給老友看。「(汗)這是啥?」「芝麻糊啦!唬住你了吧,YA!」「喂!你本來就不是黑色餅乾ORIO!」「欸,我怎麼聽到有人在罵人?」「呵呵,只是個產品別想太多啦!」

唷!ORIO=外黑內白,BANANA=外黃內白,都是很陰險的罵人話。「我外黃內黑呢?芝麻球嗎?」老友噴茶!:「對,你芝麻球哩!哈哈!」

4/8清晨,與老友分享我的煮義大利麵訣竅,起因是,小鐵幫宿醉的小金,煮了一碗類似牛奶粥的白色膏狀物,(小鐵:就是牛奶粥它本尊好不好!)看起來像是直接嗑白醬!恐怖!(這可是很有營養的!好嗎?)跟藏人的『糌粑酥油茶』一樣營養豐富嗎?

老友,透過我這邊,看到我們在廚房聊天,他問了:「為什麼你可以和他們一起玩兒?」小金自然地接道:「他就突然出現在沙發上看電視,或是在我身後散步,反正我看著他,他自個兒醒了就回去了。」老友驚道:「啥!」我說:「他們的大賣場很無趣。」小金說:「不同境界嘛!你會怕是應該的。」我說:「沒什麼,就是一個怪,說不上來,不過她們(小金和小鐵)的公寓還蠻溫馨地。」小金興沖沖地說:「對呀!他們哪邊可是軍事機構唷,大家等級差太多,我們只是平民老百姓罷了。(得意)」老友無言。

我轉移話題,用精描細寫,說了我如何製作白醬,和其他意麵的過程,老友點點頭,覺得還不錯,對細節有聽有懂,大家有問有答,和樂融融,飢腸轆轆,他說了:「我覺得SF很不喜歡跟我講這些,如果講了,又太專業、太詳細了…我外行人真的聽不下去。」他又反省道:「唉,其實應該要多聽聽的,當他們(SF和大娘)在廚房裏聊的時候…」男人禁地,請勿擅闖,小心老命啊!

何況,老友,你對食物一點興趣也無,如同『今之古人』,誰呢?王安石是也,只吃自己前面的一道--『兔肉』來配飯的人…無言了。好大一個人了,還要女生幫他夾菜到碗裏,心不在焉啊!煮菜的人會生氣也是應該的!「欸!『少爺』可不是白叫的,呵呵。」老友自我解嘲一番。

4/8我這枚『死老百姓』,晨運時,與老友提到,之前我的一位人物設定--『M的故事』,『M』這簡稱聽起來,就帶著些許猶如老電影般地陰鬱,既然話匣子打開了,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說不完了!

好笑的是,我晨運,繞操場,每到一特殊的點,就會有令老友『跌倒』的勁爆設定,跟上次的麥可大神占卜一樣喔。有趣有趣,老大哥認真了,居然還作筆記,只是他覺得我的口味卡重,其中一些關節之處,還想上網求証,查一下心理學名詞之意…

他後來談到了他的小孩:老大,最令它放心,為老爸馬首是瞻。老三,根本天然到底,不用管都可以,自由發揮一定很好玩兒。可他特別疼惜老二:「我會去主動的關懷,別以為她沒表現出來,就表示她感覺不到。」「她就是要降生在妳家,專門被疼愛的吧!」老友陷入回憶:「我和SF在一起時,她特別開心…唉…我不想講。」

SF來了,叫老友可以從浴缸中起身、著衣,準備吃飯了。結果老友還為昨天他家老大,在老友他挽留孩子們在他那裡過夜…,可是,被『婉拒』了,真是個識大體的小大人啊!

老友一想起,鬧了點小彆扭,不開心。跟SF又提起舊事,SF嘆口氣:「唉,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你已經虛脫了,OK?你,需要好好休息,他們怎麼會不知道?你自己忙到不行,自顧不暇了,還有時間照顧他們嗎?」

「有。」「少逞強了。」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