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57893
色藝雙全的瑪利亞凱莉姊!YA!出新輯啦!老友和我跟著一起跳!HEEHEE!

4/19晨間,和老友一起聆賞瑪利亞凱莉的新曲,頗悅耳,有古風,唱腔好,很用心,編曲精緻,節拍輕快,令人壓力全消,頗適合我們這種老人,早上做做健康操,室內跟著搖搖晃晃、扭來扭去。

老友:「迪斯可時代又來了!我準備好了!」我吐嘈道:「你根本還沒脫離那個『丟臉』的時代吧!」「你才在海上飄呢!」一大早就在打打鬧鬧,才叫真丟臉吧!

兩人還一邊看著她的新造型(和新體型),品頭論足一番…
老友:「她是怎麼減肥的啊!」我說:「不吃和舉重吧!」老友:「不可能,你這個沒知識的傢伙!這樣是在虐待流浪狗吔!」(?)早上總是語無倫次…嘖!

我說:「我喜歡她的『Touch My Body』的MV,裡面的御宅族VS女神的『終極妄想』,非常爆笑。老弟和我一起看的時候,還真以為那阿宅『美夢成真』,噗!我一下就看出來,只不過是『春夢一場』罷了。唉,男生真傻。」【砂山=1 老弟=0】

老友:「阿宅也能上檯面了啊!哈哈哈!」你以為『你的時代』來了嗎?老友:「不,我想我們麥可教主這麼『宅』,應該更…」「怎樣!你想幹麼?(汗)」「沒什麼…(竊笑),等我整理好,再慢慢告訴你喔,別急!」「啥子?行銷之宅化?」「再等等,別急,好酒沉甕底。呵!」

我拜託他:「別再講出那種,會讓我對你說:『我不認識你!滾!』的這種奇言怪行了!OK!」「嘻,好說好說,秘密是也。」

兩人邊做事,邊塞早餐,邊上網聊,邊聽新歌,邊哼邊唱,邊做運動,老友擺出可笑的70年代舞步,我則是用低八度的『麥可調』在合唱瑪利亞她的副歌,十分忙碌,一事無成,和樂融融,狂笑不止,有益健康咩。反正是禮拜六一大早,沒差。我一下瞄到SF在他後頭,搖搖頭,不發一言,又走了,好冷淡喔(涼)。

我在SF的心中只是『損友一枚』嗎,被無視了?老友開心地作划船動作:「不是,我昨天又偷動她的電腦了,變得面目全非,喔,這一點也不是你的錯。」「……」SF那顆衛生眼我是白吃啦!被她一瞪,胃都痛了…

聽到專輯中間,WOW!某首古風兼悅耳的輕快舞曲,不料,到了某一樂段…老友不期地跳起來!激動地扯著喇叭!「啥子!你聽到沒?」「啊?」「再…再一遍」「哪裡?」「OH!在哪裡?找不到…」

兩人音源不同步,又在大叫大嚷,活像是世界末日到了…喵喵喵喵!好了,我這邊停掉,說:「OH!我幻聽了嗎?」老友那邊的IPOD,,操到80%,轉了Mariah的『那個』樂段一遍,再一遍,又一遍…最後,他哀號一聲:「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友:「『Off The Wall』!啊!」我說:「對!『Off The Wall』
裏的『Off The Wall』!」「YEAH,你好多餘…天啊!『Off The Wall』!」

喵的,各位觀眾一定覺得,我們兩兄弟吃飽太閒,囈語不斷吧!老友快速轉出IPOD中的『MJ POOL』中的那首『Off The Wall』…

老友轉了MJ『那個』樂段一遍,再一遍,又一遍…(老友:喵的!喵喵喵喵,喵喵,我喵,喵喵喵。)

他好不容易坐下來,安靜了,因為SF上來了,順手遞上了杯滇紅。我問老友:「怎麼回事?」老友看都沒看,一口喝掉三分之一,嘆口氣,慢慢吃起了現在很貴的芭蕉,我也趁機塞了一顆昨晚的茴香餃子,吞了兩口綠觀音…「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友搖搖頭,認真地說:「瑪利亞凱莉難道被麥可傑克森教主大人附身了嗎?」(爆)

喵!請注意!一模一樣的詞,一模一樣的曲、一模一樣的速度、一樣的KEY…(不,MJ較高!)兩首不一樣的歌啊!難怪我們的資深教徒『老友』兄的保險絲,霎時燒斷…

各位聽眾,證據在此,請自己找一下,比一比:

Mariah Carey的專輯『E=MC2(2008)』
track06 『I'm That Chick』
2'43"~2'47"
最後一段副歌(變化)中的主要歌詞之一:
「There ain't no rules, It's up to you …」

2'52"~2'56"
最後一段副歌(變化)中的主要歌詞之二:
「Could party all night through the night. All right.」

╪╪╪╪╪╪╪╪╪╪╪(這是強作鎮靜的分隔線(汗))╪╪╪╪╪╪╪╪╪╪╪

Michael Jackson的專輯『Off The Wall(1979)』
track05 『Off The Wall』
2'08"~2'12"
Bridge中的主要歌詞+合音:
「There ain't no rules it's up to you…」

2'17"~2'21"
同一段,也就是Bridge之最後一句的主要歌詞+合音:
「And party on right through the night (all right)」



╪╪╪╪╪╪╪╪╪╪(這還是強作鎮靜的分隔線(大汗))╪╪╪╪╪╪╪╪╪╪

兩人突然安靜起來,果然一大早的,請勿耗費太多元氣,累了,無精打采的兩個阿宅,又想睡了…。

我這邊瞇著眼,看到老友,一會兒喝喝茶,換個歌,上上網,塞塞蛋餅,傳給我檔,看看信件,打掃桌面,整理光碟片,打開窗戶,撢撢灰塵,喝喝茶,換換歌……

你做不完嗎?這冗長如『獼猴理毛』的無聊儀式!為的是什麼?賣關子嗎?耍我很好玩兒嗎?我怒了,攤牌道:

「你到底是說說看!這是怎麼一回事?」

老友喝完最後一口茶,『鏘!』將骨瓷茶杯重重放在桌上,說話了:「其實…」「怎樣?」「這不是件壞事啊!」「怎麼說?」老友開始拿起筆,塗塗寫寫,我的八德饅頭都吃完了,再追加一顆蕃茄+話梅…唉。

老友消失,想必又被SF釘了,可憐。果然是去安撫老婆了,跟她保證:絕對以後不在早上5:30大吼大叫,音量只能開到25,絕不再犯,絕不再犯,絕不再犯…

兩分鐘之後,老友再度出現,
「咳,我告訴你,有三種可能。」「嗯,請講。」吃飽了,心情卡鎮定。

「第一:瑪利亞偷用橋段、小氣鬼麥可告死她,歌迷抓狂,媒體議論紛紛…」「哈!」

「第二:瑪利亞知會過MJ教主大人了,這是對他的『致敬』,小氣鬼麥可,君子一下,酌收點版權費,充實一下荷包也好…」「嗯,正常。」

「第三:呵!教主大人跟瑪利亞說好在先,『這是置入性行銷,免收妳錢好了,FREE啦!福氣啦!』因為小氣鬼麥可沒錢了,不可能反倒給瑪利亞錢,而瑪利亞是『不用白不用』,不客氣了,用得也頗好用。哼!正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咩!」「哈哈!也對。」

「你支持哪一點?」「明一暗三!炒新聞!」「讚!」

這是『單純只是好事』,因為:『好旋律永不死亡!』? 還是『喚醒沉睡的30億歌迷』的狠招? 大家聽聽看我們兄弟倆的結論,心理就有底了吧!

我說:「我敢打賭,這種詭異情形,會在這半年內,越來越多…」「我不賭,因為這根本就是MJ陰謀的事實。大家 WAIT & SEE唄!Ooh, Ooh, Yea, Yea, Yea Now !」老友開心地哼起了完全不像樣的『Black Or White』。

「It's Black, It's White
It's Tough For You To Get By
It's Black , It's White, Whoo! 」

唉,是黑是白,我傻傻分不清啊!
老友說:「HEEHEE,小心,教主就在你身邊啊!WO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bNPotsAFxg

全站熱搜

砂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